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零三章 塞瓦斯托波尔的故事 上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西元1916年9月15日,黑海沿岸的塞瓦斯托波尔迎来了第一场寒流。

  60年前的克里米亚战争让这座小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沙皇下令在这里修建第一座要塞后,整座城市的发展便和要塞、巨炮、基地、战舰这些词难解难分。耻辱的《巴黎和约》不仅让俄国丢掉“欧洲宪兵”的美名,也给这里造成了可怕的伤害。但雄心勃勃的沙皇又怎会甘心失败?短短几年再次将这里武装起来。但当两年前索罗钦率他那艘出售给奥斯曼的戈本号战列巡洋舰突袭这里后,这个战前俄国贵族们最喜爱的度假地再次衰败,海水将垃圾和碎屑冲上海滩,满目疮痍。

  两辆悬挂着民国国旗的轿车向市政大厅缓缓驶去,车窗外是一圈圈锯齿状战壕和随处可见的沙包工事。即使今天是周末,士兵们依然麻木的抱着枪蹲在堑壕内,凝望天空那架孤零零的侦察机飞来飞去。枪炮取代了农具,爆炸淹没了歌声,俄罗斯的天空灰暗阴霾!在这样的沉闷和压抑中,几个士兵鬼鬼祟祟从战壕这一头走到那一边,脸色涨红用力挥动胳膊,似乎在向战友说些什么,但当宪兵的哨声响起后他们却如鬼魅般迅速消失在密密麻麻的兵海中。

  陆征祥知道那些俄国士兵在宣扬什么,事实上从各方面回馈的消息看,随着俄军节节失利各种各样的思想多了很多,人心思变潜流涌动,这让他恍惚回到了国内辛亥革命前的岁月,也开始担忧国内大军抵达后会不会卷入复杂的俄国内部冲突。两声汽笛打断了他的思绪,不远处一辆拖着12节车厢的机车喷着黑烟缓缓向北驶去。车厢上肉眼可见的巨大卷扬机和机器让他暂时忘记了烦恼,这些就是在源源不断运回国内的俄**工机器设备。塞尔斯托波尔正在被搬空!而他此次来就是查看具体进度并见见一位重要人物。

  “先生,这是上月送回国的专家名单,37人连同他们的家属、朋友和伙伴一共612人,国内让我转告您已经全部安置好了。”车厢内,年轻的驻俄大使秘书陈世杰将清单递给了他。旁边一位六十多岁金发碧眼却气质不凡女人正在看报,充耳不闻两人的对话。她是陆征祥的夫人培德-博斐,一位出生比利时的世家女子。两人当年的结合还引发了政坛和家庭战争,但爱情最终跨越了国界。不仅两人走到一起,培德夫人还以自己的才华成为了他最好的外交助手。甚至在中欧外交界都小有名气。

  报纸上是关于杨秋访问美国并在国会山发表演讲的详细报道,还有他抵达旧金山首次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看望海外侨民的采访记录。培德看着照片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但中国热潮显然还没有退去。随着第一批2万中国国防军士兵昨天从马赛上岸。这股热潮似乎越来越烫,而这也让她看到了打败德国收复祖国的希望,虽然她已经加入了中国国籍。

  “弗-格-费德洛夫、伊戈尔-伊万诺维奇-西科斯基、拉基米尔-尤科维奇......。”陆征祥从贴身内兜里掏出一份长长地大名单。然后拿送回国的小名单逐一核对,凡是对上名字的就勾去。旁边的培德夫人似乎早已见怪不怪,头也不抬用一口流利中文问道:“世杰,一路上还安全吗?乌拉尔那边的工人生活还好吗?第一批部队什么时候能抵达?”

  陈世杰是1898年陆征祥出任俄国公使馆翻译时救下的华裔孤儿,后来培德夫人更因为自己不能生养将他视为己出,随陆征祥回国后还把他还托付给比利时的祖父照顾并让资助他在法国继续学习直到三年前才回国。因为陈世杰长期在海外反而不熟悉自己国家文化。所以陆征祥推荐他拜在章太炎名下学习国学。也因为这次推荐,陈世杰第一次听说杨秋并从侧面了解了他改变国家的决心。最终在老师推荐下加入国社青年会。由于当时陆征祥支持的是袁世凯,两人还爆发过口角,好在培德夫人站出来劝和了两人。

  陈世杰也非常尊敬培德夫人,由于他是坐火车直接从乌法抵达这里会面,所以还没来得及向两人汇报,借机回答道:“铁路还是非常混乱,大量从美国运来的货物都被堆积在叶卡捷琳娜堡和乌法......官僚们趁机中饱私囊,还有好多枪支被偷偷运走去向不明。我们派往乌拉尔的工人总体上还算太平,粮食和冬衣储备充足,但也遇到很多黑心的矿主和资本家,发生过几次冲突还死了一些人,最后都是李烈钧少校派部队介入才缓解。至于军队......我来时正在长春进行最后训练,据说最迟下月初第一批就能抵达叶卡捷琳娜堡。”

  陈世杰回答的很详细,看得出他非常尊敬培德夫人,倒是后者见到陆征祥拿着名单勾勾画画,探过头来问道:“子欣、招揽了多少人了?”

  夫妻俩每每说起这份招揽俄国高级专家的名单,陆征祥总是眉开眼笑,这可都是国家急需的人才!换在一年前这些人怎么都不会离开俄国,自己的招揽行动说不定还会引来仇视。但现在不一样了,随着俄国社会萧条连粮食都出现问题,通过承诺条件、给予金钱,收买甚至故意找俄国官员打压等等方式,已经送回去数百人和他们的家属。

  这次也不例外,陆征祥指着名单眉开眼笑:“看看,这个费德洛夫设计了一种国内汉阳也在研究的能自动连发的步枪,可惜送到军队却被踢了出来,多次找官员帮忙也没能通过,听说我要买他的专利并请他回去继续研究就带全家和十几个设计上的朋友一起去了汉阳。还有这个西科斯基先生,去年初报纸上介绍的那个轰炸德国的飞机就是他设计的。听说他已经设计了15种飞机,这么好航空设计师却因为得罪人连轰炸机专利都被人抢走。我给他开出一个独立实验室并保证充分资金后,他就去了重庆。还有这位......尤科维奇。呵呵!黑海船厂停工的伊兹梅尔战列巡洋舰就是他组织设计的,连英国人都说他是最具才华的设计师,却因为他的儿子反战连累逮捕,我从监狱救了父子两人还保证每月1000美元工资,他已经和江南厂签了十年合同。”

  见到自己丈夫越说越兴奋,培德夫人也禁不住扑哧笑了出来,瞪一眼道:“挖俄国的墙角还这么开心,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出来的......还口口声声说是盟友呢!”

  陆征祥很清楚自己这位洋夫人,别看他嘴上责怪挖盟友墙角。可事实上只要是能帮国内的事情比自己还积极百倍。何况这次也是因为她去俄国皇宫参加了皇后举办的舞会,才靠枕边风最终说服沙皇将战前耗巨资从法德两国引进全部设备的敖德萨和塞瓦斯托波尔兵工厂打包运往中国换取直接军事支援,黎元洪得知后还亲笔题字“巾帼不让须眉”送来。所以拉住她的手笑道:“亲爱的夫人,中国太穷了。我们错过了工业革命。缺乏工业人才所以......哎!只能挖墙角了。”

  旁边陈世杰见两人说笑,将压在腿上的大箱子塞入后面,笑道:“先生、夫人。这是出发前副总统夫人让我特意带给你们的。”

  “哦?”两人从未见过苗洛,更想不到她会带东西给自己,连培德夫人都好奇起来暗想箱子里是什么。当打开箱子后,才发现是两件厚厚的裘皮毛大衣,而且女士那件还比男士稍大些,明显就调查过两夫妻的体型。陈世杰继续说道:“听说先生怕冷。所以副总统夫人特意让张宗昌大人从朝鲜收购狐皮亲自做的,还说要是您不合身就让人带回去。她帮您改。”

  这几句话让陆征祥心窝子都热了!满清时期他们这些外交官出来还要自己掏腰包租地建大使馆,吃喝用度更是提也别提,很多人甚至不得不靠做兼职来补贴开销,可现在呢!外交和使馆开销每月都定额汇来,如有特殊用度还能申请追加,而且每月还会让国内来人带些土烫禚。这回......虽然这肯定是杨秋听说自己怕冷特意关照的,但苗洛现在是何等身份?听说还大着肚子......居然不辞辛苦帮他们倆夫妻做大衣。就连培德夫人都很感激,眨眨眼睛不知为何却忽然不忿道:“副总统夫人真是太好了,可是副总统阁下却太气人了!”

  “嗯?”陆征祥挠挠头,不明白夫人发什么邪火,还以为又是关于杨秋在美国没实现中美继续合作的事情,问道:“夫人怎么了?是不是演讲中没提排华法案的事情?我不是说了嘛,美国不是那种愿意听从别人建议的国家,主动提出来反而会给他们留下指手画脚的感觉,这件事需要长时间的民间交流。至于中美合作的事情我认为是美国见我们出兵怕站错队,所以......。”

  “我哪里说他演讲不好了?他胜利了,因为他抓住了欧洲最传统的文化价值观,用契约来解释国家和政府信用,我敢打赌事后肯定会有很多美国人去东方投资!”培德夫人打断后横了眼丈夫,娓娓说道:“他比袁世凯更年轻,也是我见过中国人中最具有世界眼光的人!一个英明的领导者,如果在十八世纪的欧洲他或许能成为最好的君主!所以他能带领中国是子欣你们的荣幸,更是上帝的恩惠。我不开心是!他有一位全世界最美的太太却还犯了男人最大的毛病!”

  培德夫人说完后举起刚才看的报纸,报纸上赫然是吕碧城陪同在杨秋身边,和唐人街孩子一起玩耍的照片,灿烂的笑容中是始终没离开的美目。

  陆征祥愣了下,然后猛地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车队停在了塞瓦斯托波尔市政大厅门口,市长和黑海舰队司令高尔察克将军从里面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