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四 坦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河南新野有一片古战场,当地老百姓说因为死人太多所以每逢月圆之夜便能听到隐隐哭喊,所以周围方圆数十里都无人敢居住。正因为如此反倒便宜了国防军,将这里改建为陆军武器试验场。

  其实这里并不是最理想的武器试验场,主要还是地方狭窄而且不适合保密,最理想的试验区应该在北方大漠,但因为铁路没通所以国防部选择这里充当临时试验区。为了能将大型武器便捷运至这里,还花一年时间动用上万部队和工兵由国防部出资修建了信阳至这里的铁路支线。

  蒋方震抵达这里时,数辆模样不同样子古怪的小坦克正在进行测试。

  为了尽量模拟逼真战场,车辆试验区按照欧洲西线各类堑壕和障碍尺寸进行布置,还额外设置了不少障碍。但这些东西似乎都难不倒小坦克,只见它们来回奔走一遍遍挑战自己的极限。

  一辆汉口车辆厂自产的仿雷诺军用卡车上堆满油桶停在远处,车旁宋子清和国防军军需官秋恒被一大群技术人员围在中间,里面还有不少蓝眼睛黄头发的洋人专家。蒋方震对洋人专家早已习惯如常,去年冬天贿赂俄国官员走西伯利亚铁路转运回十几家工厂的设备时,就有千余俄奥等国高级技术专家流入,还有数百位大学教授。受益最大的汉阳、重庆、郑州、江南等几家大企业还因此模仿克虏伯开始建立自己的设计研发中心,原本有人建议组建国家科技中心,但考虑到自有人才不足暂缓搁置。和高级专家相比,更多是那些渴望安定的技术工人。其中又以来自俄国的工人最多,光上月陆征祥就从俄国黑海造船厂和库尔茨克炼铁厂挖来各类技术工人七百余人。极大充实了建设中的青岛船厂和奉天鞍山钢厂。

  和其它人才不同,能进入这个实验区的洋人专家基本上没可能在回国了。而且他们的出入住行都会受到严格监视,但面前这些人似乎浑然忘记享受美好生活所需付出的代价,面色潮红指着小坦克手舞足蹈,似乎那是多么了的不得成就。

  事实上那还真是不得了的东西。

  身为国防大学校长,被获准出入总参谋部的人物,蒋方震早就知道国内很早就开始研制坦克,而在锦州昙花一现的碉堡车不过是早期拼凑的试验品,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拿出样品。

  “见过校长。”眼尖的秋恒见到他连忙敬礼,宋子清也暂时丢下测试资料扭头笑道:“百里兄,你怎么有空来?”

  “第一期学员快要毕业了。来找你问问司令什么时候回来。我好准备毕业典礼。”蒋方震说话是眼睛一直没从坦克上收回,他已经从欧洲秘密带回来的照片上见过A7V的身影,但和那个大家伙相比面前这几辆实在是太小了。

  宋子清讶异的看了眼他,忽然呵呵笑了起来:“百里,你怎么也在意这种虚礼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

  “得了吧。”蒋方震摆摆手不理他。说道:“这批学员都是总司令的宝贝疙瘩,又是大学建立后的第一次毕业典礼,他要是没能参加回来还不知道怎么埋怨呢。”说到这里时,几辆测试的不同款式小坦克纷纷停下,等驾驶员钻出来后等待许久的专家和士兵立刻一窝蜂涌了上去。虽然他知道国防部在改装出碉堡车后就启动了秘密研制坦克的项目,但实物却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连忙拉着当初把他请回来,还拜他为师的秋恒来介绍。后者并不太懂技术,只得把坦克负责人之一的汉口拖拉机厂设计师袁钟铨请来。

  28岁的袁钟铨矮矮瘦瘦。带着一丝黑木框眼睛,每每目光停留在坦克上都散发出喜悦的光芒。他是当初杨秋在汉口拖拉机厂介绍流水线生产方式,并且把大量坦克资料拿出来研究的两个年轻人之一。当初他的同学兼伙伴,也是坦克项目研制组成员的吴青度因为郑廷襄出任民国第一任工业部长后,担负起了重庆工业集团总经理的责任。

  要是杨秋在场肯定能分辨出这几种坦克,或者说这些还仅仅是底盘加个铁皮盒子的试验品。

  一辆好坦克底盘非常关键。所以在组建坦克项目部时杨秋反复关照不要着急,先耐心实验底盘和子系统,最好能在沙漠、草原等全国各类地区都跑上几圈测试。得到大量坦克资料后袁钟铨早已视杨秋为天人,而他也是国内少数几位知道德国A7V坦克出自杨秋之手的人之一,所以坚决执行多试验慢装备的策略。

  目前眼前几辆要说模仿什么款式的话,那应该是法国雷诺FT17、捷克LT35、英国卡登洛伊德、德国一号坦克和缩小的三号坦克五种不同类别底盘。其实换任何军迷来肯定会选三号坦克采用的扭杆小负重轮底盘,因为后世绝大多数坦克依然在采用这种结构和维修都非常简单的底盘构造。但杨秋再这点上却没有任何说明,因为他清楚,资料机虽然能帮助国家军事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但如果滥用将会导致出现依赖和创新力消亡的后果,所以在使用时往往将一大堆资料丢出去后不做任何解释,任由设计师们自己折腾寻找最佳方案。

  他这个笨办法效果还算不错,袁钟铨他们面对那么多资料也没好大喜功,而是先分析国内工业实力、制造能力、道路桥梁通行能力等等综合后,选择从较为简单的五吨级底盘入手,拿图纸依葫芦画瓢造出这五种不同类型的底盘,还根据杨秋的建议,将在这里的初步检验结束将底盘运往全国各地进行为期两年的野外测试。

  “以我们现在的能力,一个月能造多少这种.......坦克?”蒋方震显然对坦克很有兴趣,不仅认认真真看过每个细节甚至还亲自坐进去体验一把,但对这个杨秋亲自取的古怪名字却很不适应。

  说起制造能力,原本还踌躅满志的袁钟铨一下子没了精神:“有能力造的有好几家。汉口、九江、湘潭、重庆和郑州都能造,江南、马尾和青岛技术上也没问题。可产量不好说。按照我们造拖拉机的速度看,全国加起来每年的产量还不如美国一家拖拉机厂一个月多,光面前这几辆就花了两年时间!按我的计算要是现在开始建造,每月能产20辆顶天了,不过要是能让工人熟练一段时间翻个倍倒也有希望。”

  秋恒到没有他那么悲观:“倒也不见得那么差。现在我们有专门造拖拉机的厂有三家,汉口、湘潭和九江,产量虽然不大但要想扩建也并非难事,何况奉天和郑州都在建设大型拖拉机和车辆厂。听工业部说总司令要求那两家按照每月100辆拖拉机产能建造,要是将来把现在的三家也升级到这个水平,每月也有500辆了。”

  “500是拖拉机。不是这种死沉死沉还有厚厚钢板的坦克。”

  见蒋方震对自己不成器的“弟子”直瞪眼。宋子清也觉得好笑。这位国防大学校长还真有些孩子气,就爱事事较真,所以笑问道:“百里怎么那么关心产量了?钟铨不是说了吗,光全国测试就要两年呢,我们还有时间慢慢打磨国家工业。”

  蒋方震不瞪弟子改瞪宋子清了。瞥了眼走开的袁钟铨,哼道:“两年?两年后你怕是早就急着不管不顾要求大力生产了!”

  听到这句宋子清脸色微微一变,但转瞬间又恢复正常,遣开众人后掏出烟递给他问道:“百里,怎么说这些?上次开会时总司令部不是说了吗,当前我们的任务就是准备收复台湾。”

  “哼!真没想到你宋大参谋长也开始打迷糊眼了!”蒋百里冷哼一声,不悦道:“收复台湾,骗鬼呢!台湾在北面?向法国派50万,让萧安国出两个轻步兵团去保护的事情还没完。自己又跑去北面视察,还把蔡松坡和岳鹏都叫去,让李烈钧去乌拉尔山保护劳工打前哨,他还真把我们当傻子了?我蒋方震不懂政治上的弯弯道道,可起码“故意放风”几个字还能认识。为什么现在英法代表天天往南京跑,汉口租界这边也是隔三岔五询问他什么时间回来。还不就因为借派遣劳工和去北方视察放出的风?我看这是早有预谋,心里怕全国上下不支持,所以故意躲得远远地让你们猜,把声势先造起来。”

  宋子清心底苦笑,这个蒋大嘴巴还真什么都敢说。其实派兵的事情其实杨秋已经告诉他,但因为时机不成熟,而且就连国社内部都有很多人认为应该继续中立,利用战争发财建设国家,所以才故意去北方借此防风试探,却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猜到了,连忙辩解道:“怎么会呢,就算总司令想派也要国会授权通过才行。”

  “国会?能挡得了他想干的事情?”蒋方震说起参战的事情脸色凝重了很多,深深吸两口烟停下脚步说道:“我说子清,你也是在德国留过学的,出兵参战此事非同小可,怎么任由他独断独行呢?”听到他一直在用他他来称呼杨秋,就能猜到对杨秋这次准备独断独行出兵欧洲很不满。但他这个人脾气就是如此,所以宋子清也不怪,问道:“百里觉得我们不应该参战?”

  蒋方震没回答反而继续瞪着他,这个古怪的举动搞得宋子清直接求饶:“说话就说话,你总是瞪来瞪去干吗?”

  似乎对自己把宋子清搞毛很满意,蒋方震居然笑了起来,说道:“向法国派兵我没意见,咱们这代人不来那么一次,永远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战争,什么是世界强军!可俄国不同,十年前穷党就闹过一次,现在国内的罢工和起义也都是他们在背后搞鬼,要是局势糜烂下去卷土重来指日可待!一旦俄国内乱表面看确实是好机会,可你想过没有!不管是谁当家俄国,他首先就要确保东面安稳,所以这是我们和俄国解不开的死结!

  我们强俄国就东面就危险,俄国强我国北方不宁,趁此机会削弱俄国我赞成,但直接派兵正面冲突的后果你想过没有?欧洲不可能一直打下去,俄国再烂也有500万吨钢产量支持着,我们有什么?没五年之功根本追不上人家!何况你别忘了,日本暂时还死不了!就算我们拿回台湾,英法回过头来也不会愿意看着日本完蛋,所以两国牵制和对抗的态势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我敢与你打赌,一旦我们和俄国交恶,那么日俄联手夹击的态势肯定会出现!就算日本这几年缓不过来,看着我们借此削弱俄国,但后勤你准备怎么解决?从奉天出发,南满线、中东铁路、西伯利亚铁路都是动辄上千公里的路程,库伦和新疆那边连能走的路都没多少,光是维持一个西北军每年就要耗去千万军费,打一场仗......需要多大代价?把刚刚开始好转的国家资源全扑进去恐怕都不够。

  再说了,就算我们帮英法打赢德国,他们就愿意看到我们强大起来?我看他们恐怕还巴不得我们和俄国交恶,打个天翻地覆谁也不讨好!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为了锻炼部队去法国也无妨,但要是想借此解决北面却非十年二十年不能成功,所以这回你一定要劝劝他,决不能操之过急。”

  宋子清默默望着蒋方震,心底暗暗佩服他不愧是国内屈指可数具有战略眼光的军事家。其实杨秋当初把计划告诉他时,也说过不可能立刻与俄国开战,至于为何在不能开战的情况下还要推动派兵却没说,所以这段时间他也是心中忐忑。

  但有一件事却很明确,指指坦克说道:“百里还没明白吗?这东西我们比德国更早拥有!要是他在德国,拥有德国那么强的工业能力,法国早就没了!所以说到打仗和谋略,我们这些人都不及他。至于你说的事情我也问过,他没说具体想法,只说了一个字......拖!”

  “拖?”

  “拖!”

  宋子清点点头。<!--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