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七九章 在欧洲 中
  同日。

  余晖下的基尔港内,同样有一群黄皮肤黑头发的年轻人在忙碌,在用他们自己的眼睛和双手感受这场旷世大战,汲取经验、学习海战,寄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煎熬等待中的中国海军破茧成蝶。

  笃笃笃。

  塞德利茨号战列巡洋舰舰长,奥利佛-哈坎的办公室大门被敲响。

  “请进。”

  房间里,和杨秋私交不错的哈坎正和军官们讨论塞德利茨号维修进度表,他心爱的宝贝在几个月前的多格尔沙洲海战中有两座炮塔受损,不得不送入船坞修理,几个月无法登舰的枯燥生活让他非常痛恨,所以每天都会看几遍维修进度表,掰手指计算还有多久才能下水。

  走进来的是秉文,这个随同杨秋从汉阳走出来的少年已经完完全全换了副模样,笔挺的德国海军军装,擦得锃亮的皮靴,嘴唇上淡淡地胡渣更让他洗去青涩多了几分成熟和从容。两年理论,一年驱逐舰实习再到塞德利茨号枪炮实习官,他走了一段艰苦而光辉的旅程。“舰长,这是我的报告。”秉文敬礼后,将自己撰写的多格尔沙洲海战分析报告放在了办公桌上。四周军官都知道,哈坎对这位在中国认识的年轻人有着莫名的喜欢,当得知他选择海军还来德国学习并结束驱逐舰实习后,就利用关系将他带上了自己的战列巡洋舰。

  对一位落后国家的海军实习生来说,能够登上一艘28000吨的巨型战舰并亲身参加多场海战和行动是多么宝贵。而他也没有让哈坎失望,甚至远远超出旁边军官们的想象!不久前的多格尔沙洲海战中,在枪炮官受伤舰载电话失灵无法协调全舰火力的情况下,是这位年轻实习士官果断冲如二号炮塔吗,指挥2门舰炮逼退试图靠近的英国新西兰号战列巡洋舰,使塞德利茨号免受更大伤害。

  所以当哈坎认真看报告时,军官们都向他致以微笑。

  打开后进入眼帘的是一份工整的德语总结报告,寻常人光是学会德国口语就需要好几年,可这个小伙子却仅用了半年就过了语言关,现在更能书写长达几十页的海战报告。报告非常详尽,从出发至结束一点一滴都被完整记录下来,连塞德利茨号遭遇第一枚炮弹的时间都非常准确。更难得的是,从海战过程到损失情况,都进行了非常细致的分析,比如驱动炮塔的液压马达设计缺陷,遭遇炮弹撞击后炮塔会变得无法转动,防火隔舱需要重新加固等等,都显示这位四年前还纯粹是门外汉的小伙子已经成为非常优秀的海军军官。

  “非常棒,我想你的导师一定会很满意。”纸面上的东西再漂亮也是马后炮,所以哈坎合上报告准备考考他:“有人说,我们失败了,因为没能为德意志打破海上封锁。”

  秉文没有立刻答复,从结果来看德国海军在多格尔沙洲海战中几乎是完败。布吕歇尔号沉没,塞德利茨号重伤,一千余将士死伤。反观英国却只有狮号战列巡洋舰轻伤,所以外界对这场海战微词颇多。加上海战进行时又恰逢施佩伯爵和他的舰队在福克兰群岛折戟沉沙,连同他的两个儿子全部牺牲,所以德国海军已经陷入了严重的信任危机,要不是潜艇部队的杰出表现,或许海军早已颜面无存。所以他稍稍整理一下思绪才说道:“我们中国有句俗话,有得也必有失。失去布吕歇尔确实让人遗憾,但通过战争我们不仅发现了敌人的弱点,也知道了自己的不足!诸位请恕我直言,我个人认为德国以前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海洋国家,虽然已经拥有媲美敌人的强大舰队,经验、使用和作战计划上却不如对手。所以对我来说,多格尔沙洲只是一次中考,虽然分数很低但却得到经验,验证了德意志海军正在崛起的事实,我很期待下一次再遇上贝蒂将军!”

  “你很会说话。”哈坎微微一笑,取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大副:“也说服了我。所以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大副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1914款铁十字勋章,望着每位德国军人都渴望拿到的勋章,秉文呼吸急促。

  “这是感谢你拯救了塞德利茨号的奖励。”大副替他佩戴上勋章后,哈坎和大家一起敬礼:“恭喜你,从现在起你已经晋升为少尉,并且我决定正式让你担任我的枪炮参谋助理。听说你的祖国已经向美国购买了两艘战列巡洋舰,或许战争结束你回国后就能成为真正地指挥官。”

  “谢谢您,舰长。谢谢诸位。”秉文激动地差点想跳起来。枪炮实习管和枪炮参谋助理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主要学习危险的甲板枪炮协调和指挥,而后者却意味自己能踏入战舰舰桥和司令塔,交战时能有更好的观察视角,并且学习从航海、编队、作战指挥的所有技巧!

  “不不,不用感谢我。事实上杨已经做出了感谢。”哈坎哈哈一笑,从抽屉里掏出一大盒上好的古巴雪茄,炫耀似的发给每个人:“上帝,我真想搂着他亲上两口,你知道吗?他给我带来了整整一箱的古巴雪茄。昨天我去开会时你猜猜看到了什么?一片绿油油的眼神。”军官们美滋滋接过雪茄,秉文也被他逗乐了。随着北海封锁日益严密,德国已经不可能获得古巴雪茄这种奢侈品,所以整整一箱子极品雪茄别说塞德利茨号军官了,恐怕就连威廉二世都会嫉妒发狂。

  但这箱雪茄是从哪里带进来的呢?

  “法国。”哈坎望了眼大家,语气有些低沉,因为这箱雪茄是杨秋让赴法劳工代表走瑞士转道送来德国交给他的。

  “非常抱歉。”

  “抱歉?不。这和你没有关系,从一开始我们每个德意志人就都做好了孤军奋战的准备!何况换做我也会那样做,为了国家利益。”哈坎摇摇手,拿起雪茄放在鼻子下享受烟草的味道,深吸口气:“我只希望不要在战场上看到他。”

  向法国派遣劳工的事情已经在欧洲传得沸沸扬扬,德国国内一片哗然指责的同时,协约国却欢欣鼓舞,认为这是中国向欧洲派遣军队的前兆。所以秉文也不知说什么好,其实他心底也不希望杨秋宣布正式参战,因为一旦国内向同盟宣战他们这些人将肯定会脱下军装,对于渴求通过更多海战来锻炼自己的他来说将会是终生遗憾。他敬礼刚准备离开,忽然想起国内发来的加急电报又转过头,目光巡视众人。

  哈坎看出他有话要说,挥挥手解散会议并主动关上门:“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秉文眼皮跳了下,他不知道杨秋为何有那样的猜测,因为德国在密码管理上非常严格,但还是说道:“舰长,有件事我觉得非常奇怪。英国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去多格尔沙洲?如果是偶然巧遇,为何会一次出现四艘战列巡洋舰,还包括最新的虎号呢?难道英国海军已经奢侈到让虎号战列巡洋舰担负日常巡逻任务吗?不担心我们的潜艇吗?”

  话语让正准备点雪茄的哈坎身躯猛然一震,这个表现让秉文暗松口,看得出杨秋特意让自己嘱托的事情已经有了反应,继续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建议海军部检查一下无线电,最好能想办法关注遗失的电报机和密码本是否还完整。”

  哈坎若有所思坐了下来,其实多格尔沙洲后他也有类似怀疑,以为内部被人渗透出现了间谍,但现在秉文的话却带来另一个可能。无线电失密!这并非不可能,从开战至今德国已经损失多艘战舰,有些还丢在了浅海区,如果没及时毁掉密码本非常容易被潜水员打捞起来。

  此事非同小可,如果真出现这种局面意味着德国海军一切行动都已经被英国监视。当然,仅靠无端猜测统帅部是不会相信的,必须采取一次针对性的试探行动来分析。秉文也知道不能仅靠猜测,建议道:“舰长,能否说服海军部,派轻巡洋舰出击一次,却用主力舰呼叫代码来试探呢?”

  这个建议让哈坎颇为意动,威廉陛下和统帅部最近产生了一些消极的保舰思想,没有很好机会绝不会让主力舰行动,但用轻巡洋舰伪装成主力舰出击也许能行。“我会向舍尔将军汇报的。”说完后他的双眉逐渐散开,点上雪茄突然问道:“我听说杨准备采用美国配件组装两艘战列巡洋舰,为什么不自己建造呢?”

  上月初当安海级大型巡洋舰前两艘同时在美国伯利恒和纽约造船厂铺下龙骨加速建造后,欧洲各国都不无嫉妒,连英国报纸也公开说美国是利用英国脱不开身的机会从远东挖走了本该属于他们的利益。秉文他们这些身在欧洲的中国海军人既羡慕也暗暗为美国的勒索不齿,因为这四艘巡洋舰的造价完全可以建造5到6艘德国最新的马肯森级战列巡洋舰了!

  说道:“您应该知道,我国没有建造主力舰的经验,即便有经验也缺乏设备。”

  身在远东几年的哈坎其实很清楚目前杨秋手中的工业实力和水平,就算自称已经挤入欧美的日本都必须依靠英国提供主要设备才能完成金刚级的建造。所以想想后悄悄从抽屉里取出一份资料递给秉文:“我国那位背叛的情人(意大利加入同盟后,德国公开称其为背叛的情人)最近发了笔小财。”

  秉文接过资料后,眼睛瞬间就直了!

  卡波雷托!意大利居然在三天前占领了卡波雷托!!秉文已经不是海军菜鸟,发疯似的学习让他能将目前欧美哪怕是摩托艇型号都倒背如流,所以听到这个地名后脑海里立刻泛起奥匈国内规模第三的“cnt造船厂”“君主级战列舰(联合力量级,欧洲称君主级)”“战舰设计师”“德国公制标准”等等这些字眼。

  “我知道,杨还有别的任务给你。不过我可不是帮你们,我只是觉得那些东西落在意大利人手中会侮辱了它们!请带我转告杨,战争中的女人最需要不是爱情,而是面包!”哈坎风趣的打了个比方。望着他眨动的眼睛,一阵狂喜直冲秉文脑际。

  他的确没说错,来欧洲学习的这批青年会军官和学生都有自己的任务,除了好好学习外他们也是中国观察和了解欧洲的眼睛耳朵,其中秉文、刘明昭和张彩三位旅德青年会干事更肩负帮助国家搜罗一切需要技术和人才的使命。

  秉文学习海军,负责的也和海军造船有关。比如随着国内马上要铺下第一根战列巡洋舰龙骨,造船业即将迎来腾飞的背后,是至今还没有一套用于建造大型军舰所需的机床和热处理床,所以国内最近就一直希望能搞到一套大型造船设备,就算是二手货也没关系。

  尤其是动辄百米的大型造船机床和同样庞大的热处理炉是限制国内海军工业的最棘手问题,而且由于还必须和之前引进的设备匹配,所以只能用公制设备!就是说采用英制标准的英法俄设备就算运回去也不能用。德国不仅有不少这种设备而且随着资源紧张造船业逐步荒废很多都闲置着,问题是除非战败不然他们绝不会卖掉这些宝贝。

  但现在哈坎这份资料却给了一个机会!!

  他才不管被欧洲戏称为“面条”的意大利军是如何拿下卡波雷托的,他想的是意大利国内吃不下一个造船厂,即使吃得下由于他们采用英制所以也没用处,完全可以联系意大利买下cnt船厂里面的设备。而且地中海还保持着畅通,国内派往法国的劳工船也可以立刻将设备带回去。

  更高兴的是,哈坎也已经指明了方向,意大利这几年一直深处严重粮荒中!

  “我现在就去见舍尔将军,希望你的猜测别是真的!我可不想帮你佩戴蓝色马克思勋章。”哈坎这句话说的很认真,如果最终确定密码失密是真实的,无疑挽救了整个德国海军大舰队!所以别说一家需要付出代价的船厂,就算让德国无偿提供也非常值得。丢出一张通行证继续说道:“拿着这个,从这里前往奥地利一路畅通。你只有3周的假期,迟到我会亲自把你踢下我的军舰!”

  秉文激动地敬了个礼,他知道哈坎这么做仅仅是为了杨秋这个胆大猜测的回馈,也有给同盟一点恶心的心思,因为法国也看上了cnl船厂,想说服意大利把工厂交给法国。虽然如何从虎视眈眈的法国眼皮底下弄到手还需要动动脑子,但这却给困境中的国内海军造船业带来了一丝曙光。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