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九章 激化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仆人轻手轻脚关上台灯,外面天空开始发白,披着棉衣的西园寺公望匍匐在桌上鼾声如雷,手肘压在大正天皇正式任命他组阁的诏书上。

  动荡、暗杀、谈判、交易与结盟。平行世界中“美好的大正年代”还没开始便销声匿迹。熬过战后第一个严冬的日本并未能转好,反而因为扑朔迷离的政治动荡导致社会问题愈加严重,但随着这份诏书出现似乎迎来了曙光。宪政会的民主派们欢呼雀跃,海军似乎看到了追加拨款的希望,只有陆军部个个脸色铁青,据说田中义一为首的少壮派已经做好弹劾的准备。

  这些都是对即将赴任的西园寺内阁的重大考验,战败使得日本国内很多问题猛然激化,如何平衡陆海之争、咄咄逼人的支那海军军备计划,资源短缺后的工业发展,土地粮食和人口的不对称,货币贬值后的物价飞涨,还有寻找新市场、修复与盟友关系,5年后的台湾问题等等没有一样能看到尽头。尤其是如何摆平山县有朋生病后已经没了压制的藩阀派系,更成为头等大事。

  仆人不关心这些,他只希望主人能好好睡一觉,这段时间他实在太辛苦了。但当他收拾好屋子,轻手轻脚关上门刚准备离开时,奔跑声却从后传来:“伯爵,伯爵阁下!”

  呼喊声将带领日本走出泥沼的美梦击碎,西园寺公望睁开眼急匆匆站了起来,熬夜后声音嘶哑带着几分怒气:“是谁?大呼小叫的?”

  “阁下,琉球遭到了袭击!”

  “胡说!”

  西园寺公望明显睡得迷迷糊糊,根本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袭击二字现在不该出现。但秘书却无情地将他震醒:“阁下,这是千真万确!昨天半夜,庵美大岛的古仁屋和名濑遭到袭击,数家生丝厂和桑园都遭到破坏!东大冲岛上的拉萨磷矿石公司的机器设备被全部炸毁!所有工人和技术员人都下落不明!”

  “这不可能!”

  西园寺公望被消息震呆了连秘书手中的电报都没接,庵美大岛和冲大东岛的情况他太熟悉了!前者产的高级生丝是日本目前最重要的创汇来源之一,在杨秋搞丝绸出口集团并与美国克利夫兰财团联手后,日本本岛的劣质生丝市场就受到彻底打压只有庵美岛的优质生丝才能在夹缝中生存。而冲大东岛对日本来说更加重要,蕴含丰富磷矿资源的冲大东岛是日本陆军最重要的炸药原材料来源地,当初陆海军为了争夺那里的磷矿还爆发了严重冲突,最后经首相府协调并保证海军可以得到向智利购买硝石矿的保证后,陆军藩阀才得以开建拉萨磷矿石公司用于下濑火药的生产!!

  但现在庵美大岛的生丝产业被毁!冲大东岛的拉萨磷矿石公司干脆连机器带人都被彻底毁掉!

  “是谁干的?难道没有一点点先兆吗?”

  “海军已经派军舰前往调查,从电报反馈回来的消息看,在袭击现场发现很多冲绳当地复国组织的宣传单我们怀疑一.。”“愚蠢!”秘书还没说完就被暴怒的西园寺公望打断,怎么可能是那些短视且被绞杀过无数次的低等人干出来的?这分明就是支那人的精锐小股部队。

  但不管是谁干的,事件后果对他和日本来说却实在太可怕了,想到这里西园寺缓缓坐在竟然久久不能回神。

  “退缩!这就是帝国不断退缩的后果!”

  东京的陆军部内,南次郎几乎要爬到办公桌上了。东京陆军圈子里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个家伙典型不学无术,事事无主见只会迎奉拍马,是个见风使舵的投机派以前投靠桂太郎,桂太郎不行就来迎奉田中义一,对外自称是他的忠实奴仆。虽然此人极为不齿但这次大家却一致赞同他的看法。

  东大冲岛,是日本陆军仅存的命根子!没有上面积蓄千年的磷矿石,难道让陆军全体去挖鸟粪?或者铲平积累万年的南桦太岛冰雪层去找?生丝厂没了还能建,桑园毁了两三年又能长起来,但磷矿公司的机器设备全都是从德国专门采购订造的,短时间内根本没法重建!而这些全都是对华退缩的后果,如果不是那些卖国派节节退让,如果不是他们迎奉欧洲签下耻辱的民八条彻底退出大陆,支那人怎么敢如此猖狂?陆军怎么会沦落到连反击都找不到切入口的堤旖!更气愤的是,他们居然还妄想将为国牺牲的陆军派往欧洲替洋人鬼畜当炮灰这根本是变相削弱陆军,让海军得利的毒计!

  “我们被出卖了!我们去见山县阁老,让他出来主持局面!在这样下去,九段坂将躺满屈死的冤魂。”南次郎声嘶力竭煽动这些本来就处于爆发边缘的军官们,他的讲话将陆军撤出支那满洲后积累的怒火全部诱发出来,火山口的盖子一下就被彻底掀翻!

  当西园寺公望拜见天皇汇报情况坐车驶出皇宫时立刻就感觉到空气中可怕的气氛,一眼望不到头的抗议人群将车子堵在道路中央,虽然宪兵们竭力阻挡但各式各样的标语无一例外都在要求政府严惩琉球复**,惩罚幕后黑手。“国贼!你这些国贼!你们在东京享受美酒佳肴,却看不到我们在泥地和鲜血中浴血奋战!我们不需要美酒,不需要佳肴,为了帝国我们甘愿与支那人血战到底!为帝国赢回国运!但是你们出卖了我们!出卖了为此牺牲的十万忠魂!国贼!天诛!”一位身着染着血的旧军装,参加过青岛战役断了一只胳膊侥幸逃回来的老兵将鸡蛋狠狠砸在轿车玻璃上,这个举动顿时引来无数叫好声,臭鸡蛋烂菜皮如密集的子弹般砸向轿车。

  一位只穿着单薄和服,头上绑着“国魂”字样白布条的浪人一手拿着明晃晃的倭刀,一手擎着一杆大旗,旗帜上血淋淋写着两行大字“日本不是亚细亚二流,必须诛灭国贼恢复国魂。”当轿车在宪兵开道下缓缓驶近后,这个浪人居然用刀猛指轿车,高呼一声天皇万岁后突然扒光衣服用雪亮的尖刀切入腹部。刚烈没吓到围观百姓,反而让四周响起一片悲嚎,负责警备的宪兵队和警察中有不少人同样热泪纵横,将空隙拉大些让更多的杂物砸向轿车。

  鲜血狂涌的瞬间西园寺公望就感觉背脊仿佛爬上了一条毒蛇!五色斑斓吐着信子毒牙森森散发着寒气!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像来沉稳的他竟然完全没了主意,可怕的火山终于要爆发了,现在谁还有能力来压住它?对华强硬?谈何容易!什么证据都没有,只留下一堆琉球复**的传单,凭这个就算欧美相信榧.们也不会准许开战甚至不愿意挑起冲突。何况一.目前的日本那还有实力去进行一次战争?至于海军也恐怕根本不会出手,他们恐怕还巴不得陆军再次送死·要不然怎么会提出派陆军去欧洲当炮灰换取建造一批新式军舰的资金呢。

  一个个死结,让西园寺公望如从坠入蛛网的飞蛾,越是挣扎越是找不到出路。

  195年4月旧,西园寺公望出山组阁当天,发生在琉球的两起事件将日本彻底搅乱。人群中,望着车窗后西园寺那张惨白的脸庞,陈浩辉暗暗高兴,失去高桥是清后的他就如同断了一只胳膊!不过·这还没结束呢.微微一笑后,抱着年幼的川岛芳子快步消失在人群中。

  五天后,西园寺内阁向英法美抗议中国支持琉球复**肆意破坏日本财产的消息传到上海·引起了不小的骚动,曾几何时一向用大炮和军舰说话的日本,却选择抗议这种软弱的嘴炮方法,让所有人都察觉到日本的虚弱。

  外滩的英国总会内,轻歌曼舞旋律悠扬,让人根本感觉不到这栋大楼的主人正在进行一场事关国家生死的战争。苏格兰威士忌,俄国鱼子酱、波尔多葡萄酒和丹麦甜点。只要你想,包着头巾的印度侍应生可以将任何美味送到你身边。

  大厅角落里两位上海大亨谈笑风生,眼神全盯在舞厅中央一具曼妙-旋转的娇躯上,尤其是被包裹在旗袍下来回扭动的浑圆丰臀·让鼻孔里都冒着火气。其中一位实在耐不住开始借机打探:“黄老板,听说你最近发了笔大财?”

  “小生意,去贵州搞了点烟草卖给洋人,谁让现在..一呵呵,热火朝天什么都缺呢。”

  “烟草生意?你不是做烟土的吗?”

  “杨老板不要瞎说,烟土这个东西我是不做的。”胖胖的黄老板连忙摆手·压低了声音:“现在做这个是要掉脑袋的,除非你一辈子躲在租界里不出去,那个“杨杀星”还是不要惹!”

  “是啊是啊,歇歇几年再说吧,反正现在卖点草纸给洋人都要,也懒得去搞了。”瘦瘦的杨老板吸吸鼻子,望着那具丰腴娇躯靠到法国公使身边,鼻子里气顿时粗了几分,终于言归正题:“黄老板?那个一.是那位名媛?怎么没见过?”

  黄老板也不认识,摇摇头眼馋道:“杨老板,看样子¨你今晚又要有活动了。”

  “呵呵彼此彼此,女人嘛,搞到手也就是那个意思。”杨老板得意几声,见到女人穿梭于英法公使之间,颦颦婷婷,巧笑嫣然,更加心痒难耐:“小婊子够风骚的!这回一定要弄到手多玩几天。”

  “小心祸从口出!”两人正淫笑商量怎么把那个女人弄到手,旁边一位中年男子端着酒杯慢慢走来。见到男子两人脸色一变,上海滩现在谁不知道这位?求新造船厂老板朱自尧,听说手法通天能和政府联系上,所以这两年工厂扩大几倍,下面光是洋员就有上百人了,最近还接了美国四艘5CCC吨海**生意,钢铁都是当涂钢厂直供还不涨价。所以在这样真正的大亨面前,两人哪还敢摆谱,连忙点头哈腰收起淫笑:“原来是朱老板啊,怎么?你也看上了?”

  “哼!”朱自尧不愿自降身份和这种人结交,但看在平时两人也没什么大恶迹,又都是上海工商圈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物,提醒道:“华辰石油公司女老板..也是你们能惹得?”

  “华辰原来是吕小姐啊!”

  “看看我这双狗眼。对了,在下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等等,我也有点事。”两位大亨听到华辰这个名字顿时吓得脸色发土,现在全国工商界谁不知道华辰石油公司后台老板是杨秋“杨杀星”!谁不知道他和那位漂亮女老板有着道不清说不明的关系,动这个女人连英法鬼佬都要掂量掂量!

  吕碧城不知道身后有人非议,唇角一弯带起弯弯的弧线,悄悄避开法国公使康德的咸猪手,心里暗骂老色鬼脸上却娇笑道:“公使大人,有笔生意不知有没有兴趣?”康德悻悻收回手,礼貌笑道:“吕小姐找错人了,我可不是商人。”

  吕碧莲将金丝檀木扇哗的收了起来,如同亲昵说笑般靠近几步,忍着难闻的古龙水味道凑到耳旁:“三十万工人一¨公使也没兴趣吗?”康德听到这句话身子猛然一顿,幸好他也算久经考验稳住心神,望着这个光彩照人明艳无比的女人暗暗思量这句话背后的含义。难道说¨杨秋答应向法国输出急需的劳工了?用酒杯作掩护和她轻轻碰杯后,压低声音问道:“我能理解为这是杨副总统阁下的意思吗?”

  “您说呢?”几年的商场锻炼,让吕碧莲早已习惯和这些奸猾的洋人打交道,而且也学会利用女人的天赋去争取一切利益,所以白了眼康德,就仿佛娇嗔佯怒般,用糯糯甜甜的声音说道:“我想在内志买两块地探油,公使阁下有办法吗?”

  “内志?波斯湾?”

  “您是知道的,我的公司是石油公司,听说那里有石油,所以想去碰碰运气。”

  康德皱皱眉,波斯湾那个地方是英国传统势力,近些年的确是发现了一些油田,但规模都不算大。如果杨秋想要去倒是有可能,毕竟中国国内缺乏石油,随着他开始扩建海军,石油将会成为最大掣肘。这个忙平时他肯定不愿意答应,但三十万劳工却很让现在的法国很难拒绝,问道:“这件事非常困难,恐怕.一。”

  “五十万劳工,只要您提供十万个初级工岗位,每人每月20法郎¨怎么样?”

  就连康德这样的人听闻数字都直咽口水,五十万劳工啊!这要是涌入法国,该带来多么大的帮助!至于十万个初级工岗位和20法郎月薪根本也不算要价太高,但问题是:“吕小姐,您能代表副总统吗?”吕碧城望着他突然笑了起来,旗袍下的隆起一震晃动,连康德都差点眼花了,更别说四周早已被他吸引的男人。但她早已习惯这种不怀好意的目光,擦着康德的肩膀走过,并肩时故意一停:“公使,您听说过劳工许可证吗?而且一.那么多人,总归要派人去管理和保护的,您说是不是?”

  康德身体狠狠一震!。<!--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