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七章 前兆
  逐渐从寒冷中复苏过来的汉城恢复了丝丝生机,但几个月前的大屠杀还是让大家脚步匆匆,工厂仍然处于无限期停工中,煤矿和各类矿场还在枪口下日夜不息为海峡对面提供急需宝贵的原材料。中日战争中损失严重的第5和16师团都被留在朝鲜重建,随着一波波从本土赶来的年轻人加入,两个师团又逐步恢复了骨架,但说到战斗力却依然遥遥无期,甚至重建完毕后都无法确保像老部队那样能打。

  16师被留在汉城,驻地内北一辉正带领大家清点钞票,这些钱可都是从士兵口粮中挖出来出售给平安道那个所谓的支那监督官后积攒下来的。为了筹集这些钱,数万士兵集体节衣缩食!让他无比感动的是,士兵们没有任何叫苦,一些人甚至脱下配发的棉袄换取急需经费。

  多好的士兵啊!

  却被无能腐朽的藩阀驱使,他们本该为了大日本帝国繁荣浴血奋战,现在却不得不用这种方式发动自下而上解救。

  “数好了,一共是483万国币。”将最后一块钱塞入箱子后,少尉带领士兵向北一辉鞠躬道:“北一君,请带我们转告青木大佐,这是我们这些身在朝鲜的忠魂能为帝国做的唯一事情了,请他务必站出来拯救帝国和我们的命运。”

  “诸君请放心!在这里等待好消息吧!”北一辉拎装满钱的藤木箱,上了马车飞快向总督府驶去,一路上他都死死抱着木箱,因为这里面装着日本的未来和命运。抵达总督府推开办公室大门后,却是青木宣纯和筱冢义男瞪大眼睛的怒吼画面:“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站在青木宣纯这些军官对面的是现任朝鲜总督,第16师团长冈外史少将。他低垂着眼皮,仿佛没看见怒气冲冲的青木大佐,右手习惯性的摸摸长达70厘米犹如螺旋桨般的飞机胡子:“青木君,请注意您的身份!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帝国财政困难,所以……”

  “是!将军,我为我刚才的失礼道歉。”青木纯宣向长冈外史鞠躬后,脸上的潮红终于消退了一些,但怒气却还是没平息,问道:“山县阁老答应了吗?现在可是帝国全力以赴为五年后做准备的时刻,派兵前往欧洲将严重削弱我们陆军的力量!如果战争短时间结束还没什么,但如果再打三五年呢?难道要靠一群临时拼凑的新兵去挽救帝国吗?”

  身为长州藩山县有朋派系的将领,长冈外史也非常恼怒陆军战后日渐低下的遭遇,所以对自己辖区内青木纯宣等人的活动睁一眼闭一眼。而海军这个提案更是激起了整个陆军的不满,所以他才没叱责青木纯宣和筱冢义男等人,说道:“昨天发来的电报,山县阁老生病了,桂太郎君出任首相的可能已经很小。”

  “阁老病了?”

  身为藩阀和陆军支柱,掌控着日本大半个政坛的山县有朋元老病了?而且连阻止海军的力气都没了!这个意外消息惊得众人冷汗淋漓,可想而知目前的日本国内政局会出现多么大的动荡!因为谁都无法想象失去支柱后的陆军还怎么对抗中日战争后突然又变得强势起来的海军和宪政会那些人。

  “不!我一定要回去阻止他们!请将军准许我们回国。”青木纯宣和筱冢义男对视一眼,带着十几位激进军官深深地鞠躬等待答复。

  山县有朋病了!

  确如青木纯宣想的那样,日本政局一下子变得极其微妙,由于他生病使得山县派推选出争夺首相席位的桂太郎前途一下子黯淡起来,而西园寺公望重新出山组阁似乎已经十拿九稳。

  医院的门口、过道上、楼梯间全都挤满了人,来自日本各地的藩阀代表和陆军部军官几乎把东京国立医院挤满,大家都心情沉重面色忧忧。中日战争导致陆军颜面尽失,正是需要有人站出来重整山河的时候,却没想到此时山县元老居然病了。这一病可就乱套了!要是他在,陆军和政坛再乱也不过是换个人出来领头的事情罢了,大家都是长州藩随便怎么商量都行,但要是他无法主持大局,那应该选谁来对抗海军和宪政会呢?所以每个人的脸色都阴沉到了极点。

  当病房大门打开,众人立刻呼啦啦将主治医生团团围住,七嘴八舌询问病情。

  主治医生也被这些火急火燎的大官们吓坏了,好在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皇室御医,连忙鞠躬道:“诸位,非常感谢大家对山县元老的关心,前段时间的操劳让元老身体透支很严重,目前他需要静养和休息,还请诸位耐心等待康复!”

  一听山县有朋有机会康复,众人心底的大石顿时落下一半,田中义一越众而出继续问道:“那么如果我们有事,能去见山县元老吗?”

  “最好不要打搅他,他现在身体非常虚弱,经不起太多刺激。”医生说完后,鞠了个躬满头大汗告别了这帮眼神炯炯的家伙,没人愿意面对一帮快要失控的暴熊。

  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大家也只好悻悻退出去以免打搅山县元老的休息,只有田中义一格外积极,又是部署保安工作又亲自关照了餐食,得到山县家人和医生一致赞美后才最后一个向外走去。可推门准备离开,西园寺公望和桂太郎的轿车就几乎同时停在了医院门口。

  西园寺公望率先下车,拉住他急切的追问道:“田中君,元老他怎么样了?”

  田中义一心头冷笑,恐怕你巴不得山县元老死了吧?当然脸上却还摆出一副恭敬的神色,毕竟随着山县病倒这个人出任首相已经十拿九稳,说道:“阁老暂时没事,医生叮嘱需要一段时间的休息和静养就会康复。”

  “那就太好了。”桂太郎被人搀扶着从车内走出。这位平行世界里中因为承受巨大压力死去的老人却因为中国巨变国民转移注意力后,反倒心情好了很多一直挺到现在,但他的身体也被摧残的厉害,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需要人搀扶,但由于山县派目前还没有能与他媲美的政治人物,所以此次推选首相不得不再次把他祭出。

  看到他这幅样子,田中义一狠狠皱了皱眉,暗暗感慨自己在山县有朋心中还是差了点分量,如果推选自己对抗西园寺公望该多好。西园寺公望同样神色复杂的看了他眼,桂园时代的美好和默契已经一去不复返,战争失败后藩阀和财阀已经彻底撕破脸,加上海军从中渔利,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和长州藩们纠缠下去,说道:“既然不能立刻拜见阁老,两位不妨一起走走吧,怎么样?”

  桂太郎看了眼面无表情的田中义一,点点头钻进了他的车子,但田中义一却拒绝了:“非常抱歉,陆军部还有些事情要处理。”说完头也不回离开了医院。望着他的背影,西园寺公望脸色不太好,进了车子冷哼道:“这个田中,越来越放肆了!”

  桂太郎虽然也是山县派,但他性格和施政手段都比较温和,因此不受军中那些骄兵悍将待见,要是山县有朋在那么对他的胡言蜚语都会压制,可现在……就算他上台估计军队里都不会有人听话。

  西园寺公望收回目光,望着脸上黑斑如云的桂太郎,叹口气:“桂太郎君,我们多久没坐在一起聊天了?”

  “我也忘记了,明治天皇殡天后我们好像还没座下来喝过茶。”桂太郎喘着粗气,也很缅怀那段美好的岁月。但他急促的喘息声还是出卖了身体不佳的现实,连西园寺公望都关切问道:“你的身体……”

  桂太郎摇摇头,似乎不想说这个连他自己也担心的问题,问道:“西园君想对我说什么?”

  见他不想谈自己的病情,西园寺公望也只好收起打探的念头,说道:“最近支那改选的事情您知道了吗?对于杨秋没有出任总统您有什么看法?”

  “对日本来说,这是个糟糕的决定!”桂太郎虽然身体很差,但头脑却依然保持着清醒,尤其是政治上更比以前多了几分冷眼旁观的视角,缓缓道:“这个人太难捉摸,他对我国的敌意太大太大!我甚至在想,他是不是有亲戚死在我国军队的枪口下!人们只看到他不出任总统的可惜,却没看到他那颗祸心和政治上妄图延续数十年的私心!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声望,故意不立刻出任就是想延续自己的政治生涯,将支那至于他掌控下更久更久!二十年,或许三十年?谁知道呢,以他的年纪完全可以做到。可惜现在我们找不到对抗他的人,或许找到也会被他立刻抹杀。”

  “这也是我担忧的!一时的失败并不重要,但如果让他长期把持支那政坛,那么就很有可能成为……”西园寺公望看了眼越来越远的医院,停了下后说道:“真正的元老!一个对我国怀有强烈敌意的元老级人物,会影响到我国未来的发展,限制我国也将成为一个长达数十年的政治政策,当两三代人后这个政策或许就会成为常态……这正是我最担心,也是可怕的景象!”

  “那西园君准备怎么办呢?”桂太郎知道他话里有话,问道:“你真打算向欧洲派兵吗?”

  “那是个好办法。高桥君临死前也向我建议,还说除了军队外还应该派出劳工,最好以劳工换取资源和代加工订单,从而迅速扭转我国目前的窘境。他预测只要坚持这个计划两到三年,我国的经济就会彻底好转。如果能筹措足够的资金,我们就能建造更多的战舰!你应该知道,下一场战争的主要就是海军,支那杨秋也很清楚,正在疯狂增加海军力量,还一口气订购和建造四艘战列巡洋舰,并且最近又下水了两艘我国还没有的大型驱逐舰,船厂还做好了批量建造的准备!我们不能在落后了,所以必须尽快找到办法增加实力,只有那样五年后我们才有能力保住台湾和朝鲜,重新再来!”

  “忘了这个计划吧!”桂太郎深吸口气,平抑自己激动地心脏后摇摇头:“我知道这是海军的建议,但你们却在罔顾陆军的利益!在你们无法控制……他们前,这恐怕会带来很可怕的后果,因为你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破坏力。

  西园寺公望没想到桂太郎会如此斩钉截铁要求他取消计划,也知道他口中的他们是谁,但正如高桥是清说言,现在根本没有第二条路,要么牺牲一部分人挽救国家,要么就眼睁睁看着被一群疯子将这个国家带上一条不归路。

  “我想,我们已经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西园寺公望靠在座位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桂园时代的默契在这个时刻也已经失去了效果。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