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五章 张宗昌的光明大道
  大连,终于进入滴水成冰的季节。

  不远外历经日俄两国多次修建的大连港深水码头上,一艘日本特设破冰船正在解缆。

  “他娘的。海军那帮海老鼠可真够狠的,一口气干沉了人家11艘大海船。这不,为了赶在洋年前接走滞留的人,连凿兵船都开来了。”码头旁的仓库里,一小队士兵聚在一起望着缓缓离开的日本破冰船边烤火边闲聊。

  “蠢货!啥凿冰船?那叫破冰船……”小班长正起劲胡扯呢,身后突然传来几句笑骂,刚扭头就见到一双熟悉的长脚慢慢走来。

  塞了棉花的军靴、带护耳的军帽,厚厚的军大衣微微敞开,露出了插在武装带上的日本南部式手枪。肩膀上耀眼的中校肩章,让天生腿长的张宗昌格显得格外精神。

  放过牛跑过堂,扛麻袋修铁路,会扳道懂淘金,一口俄语连常住西伯利亚的人都不如他地道。当了淘金工头后还练出一手不比陆白衣差多少的枪法,这便是他的前半身。国人恋土,号称海参崴华人老大的他也不例外,有了钱就总想着衣锦还乡让当初那帮瞧不起他的人也见识见识开过洋荤的“张大人”。

  于是在得知武昌起义后,他便带一百多手下回国撑起大旗准备干“革命”。和平行世界稍有偏差,由于胡瑛在武昌时不受杨秋重用,尤其是任命更年轻的王正廷为西南外事部长后,这位民党元老最后只得跟着谭人凤等人避居广东,后虽有反复但随着广州动乱,国社一统江山他们这些人要么改旗易帜,要么隐居乡里,最惨的就像孙大炮那样避走海外至今连个民国国籍都没能拿到。

  张宗昌回国后先到江苏,投在现任国防军13步兵师师长冷遹(冷御秋)名下,在当时的江苏陆军中当连长,后来见没什么前途又跑去上海跟了陈其美。谁想好日子还没来,陈其美便因卷入宋案被判15年只得另寻东家。他到底是混迹社会底层多年阅历丰富之辈,看到杨秋崛起不可阻挡便投奔国防军,虽然正规军没捞上却阴差阳错成了国民警卫队连长。

  即便是低一等的国民警卫队,那也是日日操练夜夜学习,年轻人尚且叫苦他那里吃得消。于是走关系混入后勤部门,恰好当时国防军和国民警卫队奉天基地开始建设,需要熟知东北的人,通过考核他就名正言顺成为了陆军奉天基地的后勤采办。国防军军纪严格,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天天挂在嘴上,这种大环境下他也着实积极了一把。采办这种事情说简单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尤其是军务采办一般人初干绝对两眼抓瞎,可他偏偏因为人头熟又混迹底层多年,尤其是俄国关系众多,所以还真给基地干成了几件大事。其中最大贡献便是通过贿赂当年在海参崴认识的几个毛子军官,以耕种马匹的名义一口气搞来两千匹优质顿河战马,直接就被提升为中校。

  中校,在陆军里最低也是个团长级,放在地方上那是比县长还厉害的人物。

  别看他本领不大,但眼光却毒辣的厉害。回地方?现在杨秋实行的是中央大权一把抓,地方分权让你自治的新政。回去混上一官半职倒也不稀奇,可问题是眼下是乱世!乱世里的地方官狗屁不如,再有本事又能咋样?当个县议员?或者省议员又咋样?等你一级级升上去头发都白了,何况那杨秋实行新法后又搞司法独立,万一出点事吃不了还得兜着走。所以他宁愿在军中混着,最起码军队比外界封闭,加上锻炼出来的手面广,人头熟这些优势,指不定再过几年肩膀上就是少将军衔了。

  只是军中也实在是太清苦,眼瞅着难熬之际,中日战争爆发了。

  开始他还战战兢兢甚至做好带人回西伯利亚自立山头的打算,却没想到居然等来日军38联队被全部剿灭的消息,连联队旗都被拿去南京展示!那时他就想到可能会赢。开始时他是格外卖力,组织运输队,采办粮食物资样样不落,但随着他被分配到搜缴日本遗留物资的任务后,老毛病终于犯了。

  最先遇上的便是投资千万的日资抚顺煤厂。当小金库打开露出里面白花花的银子和一叠叠钞票后,他眼珠子都快瞪直了,实在忍不住就悄悄弄了好几千。开始时还担忧几天,但混乱战局给了他胆子,第二家、第三家……不到三个月就敛起了十几万家底。敛财时他还总结了专讹被捕日本人,别碰由宪兵和专门官员处理的东西,机器设备摸都别摸等等经验。

  这些士兵正是当初跟着他一起从海参崴回来“干革命”的成员,几年颠沛流离使得绝大多数都吃不了苦走了,就剩他们还在身边,所以江湖义气极重的张宗昌自然不会亏待。见到他来,士兵连忙点头哈腰:“还是老大知道得多,连破冰船都知道。”

  “这种船海参崴有好几条,专门冬天破开冰面用的,就那艘也都是当年日本从毛子手中抢夺来的。”别看张宗昌本事不大,但记性却格外好,当初在海参崴混饭吃随几个俄国水兵逛了圈军港后,一下子就对军舰型号头头是道。

  “呦,老大?这枪你怎么别腰上了?”一位手下认出了他腰里的南部式样、手枪,还以为是忘记遮掩连忙过来讨好想替他扣上扣子。毕竟这枪来历不正,是从一个日本商人家里抄出来的,同时抄出的一万多日元都被他们几个瓜分。张宗昌却不怕,一把拍开手:“滚犊子,老子是那种不知深浅的人吗?这枪我已经去登记过了,没事。”

  张宗昌并非喜欢这把南部式手枪(非后期南部十四),这玩意打不准不说还质量奇差连日军都不用,他无非是贪图新鲜,外加也有炫耀的心思才插在腰上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对日急先锋。

  “怎么样?”张宗昌岔开话题,问道:“今个有收获没?”

  “哪还有收获!”手下满脸晦气叹口气:“这不,这是最后一艘船。这下除了朝鲜那边除外,咱这块连根日本毛都见不着了。这几座仓库里都是不值钱的洋灰,刚才还有人来看过不好动。”

  眼看自己的“钱袋子”全都撤走了,张宗昌也满心不是滋味。多好的财神爷啊!要是再多打几年别说十万,百万都不是问题。但既然走了也没办法,看来还必须另辟财源才行。一个胆大的士兵见他面色失望,干脆道:“老大,照俺说也别遵守那么多规矩了,这如今的东北正是发财的好机会,干脆瞅准了干两票大的再说。”

  张宗昌那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他何尝不想干票大的,可想到军规心底就直打鼓。因为他算是看出来了,杨秋和他那帮手下绝非善类,宰起人来比宰头猪还利索,从武昌起全国上下少说二三十万“不合作”或者“不守规矩”人马被直接拉出去砍光。这是个狠人!抢日本人还能留条命,要是抢自己人,估计查出来就是个死字。

  壮志未酬还没当将军呢,他怎么舍得死。

  刚才说话的班长见他良久未语,猜到心思忽然朝仓库里努努嘴:“老大,去里面看看。”

  里面?张宗昌在士兵带领下步入内间,只见墙角里几个朝鲜人被捆绑着,诧异道:“抓他们干嘛?这些朝鲜人能有几两油水?”

  “老大这回你可错了,这些可都是肥羊!他们当初都跟着日本人做事,日本人撤走那会带他们,所以东北这边起码好几十万朝鲜人,不少都是跟着日本发了财的主。”小班长眼睛都红了,好像见到了无数朝鲜人被抄家挖出金灿灿的宝贝。听完这些话张宗昌也是眼睛一亮。对啊!这些朝鲜人当初跟着日本主子可没少做坏事,自己抢了他们……既算是替东北百姓报仇,也算是替天行道!

  “干得好!”一条发财的光明大道出来了,张宗昌也兴奋起来。走进这些被困住手脚的朝鲜人后发现,里面居然还混着两个长相不错的女人,顿时心痒痒的伸手就要摸。

  还没等朝鲜女人发出声音,这时!一个声音却陡然从后响起。

  “中校,我敢打赌要是你摸上去,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个突然传来的陌生声音,吓得张宗昌和士兵连忙扭头,才见到身后早已站着一位穿着普通棉袍的男子。男子戴着礼帽将帽檐压得低低的,让人看不清面貌。旁边几个手臂上有宪兵标志的士兵手持冲锋枪,枪机大开枪口已经对准自己。

  小班长这伙人可都是从海参崴打出来的混混,训练大半年后身上那股蛮狠的凶劲不减反增,所以立刻就想拔枪对峙来个鱼死网破。但张宗昌立刻拦住他们,想起刚才那句话沉下声:“这位兄弟,不知你们是那支部队的?在下张宗昌,奉天基地采办处处长,用枪对准一位军官……难道军规都忘了?想造反不成!”

  男子哑然失笑,情报说的还真对,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混混,都这样了居然还想着倒打一耙。

  男子拍拍屁股也不和他废话,掏出证件晃了两下:“中校,还要多说吗?”见到证件,张宗昌终于害怕了!冷汗瞬间就从额头滚落下来,因为他看到证件上有五个猩红大字。

  军事情报局。

  “走吧,有人在旅顺等你呢。”男子不紧不慢收起证件,一挥手宪兵们便将这伙人解除武装带了出去。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