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四七章 俄国的信 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轿车缓缓驶入一座看似普通的庄园,没有斯拉夫贵族们争先恐后的奢华装潢,没有站满每个拐角的仆人。坐在车内的王正廷差点不敢相信这便是陆征祥口中那位能影响沙皇的大人物的住所,如果不是门口站着几个无精打采的卫兵,说不定他会认为这是某人悄悄买下藏外宅的私家别墅。

  但随着车子越过一排树林抵达草坪时,他的眼睛一下子直了!什么都没有,除了女人外什么都看不到,金发、黑发、白发、红发等等,草坪上似乎在开一个美女展览会般,有着不同头发和肤色,长相甜美的女人正在嬉戏玩闹打雪仗。老天爷!这里面住的不会真是尼古拉二世吧?难道这是他金屋藏娇的地方?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不对啊!据说沙皇是个非常惧内的主,所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收集黄金和钻石上,怎么会私藏外室呢?

  一连串疑问从王正廷脑海中升起。他的确不太熟悉俄国,因为他抵达圣彼得堡后不久又辗转德、法和奥匈帝国等国访问,直到前几天得知黑海战争开始后才连忙赶回圣彼得堡,准备趁俄国最乱的时候设法缔结一份让人满意的合约。

  佣人拉开车门,王正廷第一眼就认出他穿的是神职人员的外袍,难道说这里面住的是一位东正教主教级人物?扭过头,陆征祥也走出轿车,由于身体不好所以他非常怕冷,才进入11月就裹上了厚厚的棉袍。带着疑惑进屋后,扑面而来的温暖让人轻松很多,在佣人带领下两人走上二楼,通道尽头是一扇没有关紧的卧室大门,透过缝隙能清晰看到两个慵懒的躺在床上身无寸缕的西洋女人。

  这一幕让王正廷心跳加速连忙扭过头。虽然进入了民国,但国内男女大防的思想还很浓,就算再荒淫的人物也不会在家里佣人满处走的情况下让自己的女人赤条条暴露在外,但居住在这里的这位似乎毫无戒心,给人感觉那些女人只是用于发泄的工具。

  到底是什么人物?这样一个荒淫无道的人能影响尼古拉二世?

  疑惑随着步入书房客厅解开了。书房内,一位将东正教白色牧师袍当成睡袍,胸口挂着十字架,有着一把大胡子的男子赤脚站在地板上,虽然他形象邋遢,但那双清晰透彻却又怪异深邃的蓝色的眼睛却让王正廷猛然提高了注意。

  “欢迎两位,我的中国朋友。”男子的话语低沉,就好像刻意为了保持神秘所以减缓语速。这一幕让王正廷突然想起十五世纪充斥于欧洲贵族和皇室中间的传教士和僧侣们,在那个充满各种各样古怪思想和神秘学说的时代,自喻神的代言人的传教士和僧侣们左右逢源纵横大陆,可现在已经是二十世纪初,难道依然有这样的人物存在?

  陆征祥很快证实了他的猜想,弯腰鞠躬:“尊敬的格拉高利大师,这是我的伙伴王正廷阁下。今天我们特意带来一些礼物,希望您能喜欢。”格里高利四个字一出现,王正廷立刻想起不久前在德国酒会上听过的一个笑话。德**官传闻尼古拉二世身边有位无所不知的先知,连沙皇夫妇都是他的崇拜者,所以有个当真的上尉上书表示应该将他抓来,要挟俄国退出战争。德国当然不会那么傻,但故事却流传开来,他当时也觉得是玩笑所以没往心里去,却没想到真有这样一位人物。

  格里高利-叶菲莫维奇-拉斯普京,俄国最传奇最神秘的人物之一。

  拉斯普京走近两步微微点点头,随着他的动作一股子混着香水的馊味扑鼻而来,差点没把爱干净的王正廷给熏死。反倒是陆征祥仿佛没闻到这股子就好像几百年没洗澡,却撒上无数香水遮盖的古怪味道,递上从出门后就一直捏在手中的锦盒。拉斯普京打开锦盒后也被这份礼物吸引,充满妖媚蓝光的眼睛都直了。

  锦盒内,是一对用玉石雕刻而成的赤身**参研欢喜佛姿势的小人,小人面貌清晰男女有别,男在上女在下,令人出奇的是男子全身玉白而女子翠绿沁人无一丝杂色,当陆征祥打开底部的机关后,这对小人竟然做出了一连串令人面潮耳热的动作。

  在国内这种东西不少,但大都是金属制造。连王正廷这等人物也第一次看到全部用玉石雕刻的欢喜佛,更难得是,这对玉人居然由一块白绿分明的完整玉石制作出来的,所以绝对是个价值连城的宝贝。

  很好奇的亲自试了试机关后,拉斯普京才收回目光放在茶几上,回到刚才那副神棍模样。但不时扫两眼的眼神还是出卖了他。陆征祥见状心底松口气,这东西是他花了半辈子积蓄又派人跑遍全国才买到的,要是打了水漂还不知道懊悔成什么样子呢,不过他心性圆滑,也不问对方喜不喜欢,而是转到另外一个话题:“格里高利大师,我们听说卑鄙的奥斯曼人突然进攻黑海,不知道前线怎么样了?”

  拉斯普京并非那种完全不学无术的神棍,能混迹于贵族和皇室最起码必须时时刻刻了解外面的情况,所以故作愤怒道:“谢谢两位的关心。奥斯曼只是跳梁小丑,伟大的沙皇陛下已经派遣最英勇地将军去征缴,我昨夜已经看到了那些异教徒被钉在十字架上画面,相信不久后他们就会得到惩罚。”

  神棍就是神棍,稍微说两句都要做出预言。陆征祥心底暗笑。故作放心后忽然压低了些声音:“尊敬的大师,其实今天来我们是有件事想请您帮忙。”

  “两位不惜要客气,我的家乡也在东方,所以我一直很愿意帮助来自东方的客人。”

  陆征祥向王正廷使了个眼色,后者装出谦恭无比的样子说明来意:“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和塞尔维亚达成了一笔贸易协定,用机械设备换取武器。但奥斯曼帝国加入战争后我国前往塞尔维亚的航道已经不通,所以希望大师能帮我们想想办法,我们希望借道贵国铁路线完成交易,如果事成后我们两人必有重谢报答大师。”

  弄几张铁路通行证对拉斯普京来说比玩还简单,但武器两个字却让妖媚的眼睛一亮,最近皇帝和皇后不正在为武器发愁吗?所以立刻眯起眼睛问道:“塞尔维亚是我国盟友,帮助盟友是我们的责任,但武器要通过铁路.......不知道有多少呢?”

  见到拉斯普京终于上钩,王正廷立刻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清单说道:“50万支步枪、650门大炮和24门重炮、3000万发子弹、130万发炮弹、还有机枪......。”一笔笔庞大的数字,让拉斯普京渐渐坐不住!这么多武器给塞尔维亚?要是自己能留下来的话,皇帝陛下岂不是更相信自己了?!但他有些奇怪,不是说东方只有黄金白银没有钢铁吗?他们哪来这么多武器?

  “不瞒大师,这几年我国向德国采购数家大型兵工厂和钢铁厂,目前已经全部投产。而且相信您应该也已经知道,德军使用的很多新式冲锋枪,迫击炮和轻型机枪全都是我国设计制造的产品。我国现在每天已经可以制造1000支步枪、200挺机枪、30万发子弹和10万枚各类炮弹,每月还能制造500门大炮......。”王正廷信口开河一通胡扯,没让拉斯普京惊讶反倒吓住了陆征祥。

  在袁世凯身边几年后他也知道些国家底细。当年满清就进口过各类连发洋枪大约100万支,甲午大概损失20余万,后来汉阳、金陵等兵工厂仿造洋枪总计造了大约30万左右,北洋小站练兵直至倒台又向各国购买30万,这还没算国内私自和这几年国防军自造的数量,全加起来的话国内一次性拿出200万以上还是能办到的。大炮也同样如此,仅1911年前的汉阳就造出各类大炮980门,江南也有差不多数量。虽然其中大部分都是57炮,或者就是老掉牙的钢炮,但林林总总1500门还是能拿出来的。

  杨秋强势上台前就发展起了汉阳、重庆和江南,统一接管全部国家储备和资源后又开始兴建郑州、马尾等数家大厂。加上连续几次收缴民间枪支,所以这批货能很轻松拿出来。真正让他惊讶的是自造的数字实在太骇人了!虽然杨秋格外重视工业而且也努力了三年,但据他所知目前每天只能造大约400支步枪,机枪更是没谱,弹药数字也要缩减6成,至于每月200门大炮中还必须包括简单易造的小钢炮(迫击炮)!何况就算工厂产能能达到,工人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培养起来的,武器制造需要海量的高级工人。所以要是三年后有这个数字他还能勉强相信,但现在......所以他立刻向王正廷使眼色,就算想拉生意也不能胡诌啊!

  其实王正廷说这些话时心里也发虚,不过由于出来前杨秋就着重关照必须坚持这些数字,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把实际产能数字放大两到三倍忽悠拉斯普京。但这可不是小事!要是俄国最后相信并根据这个产量下订单的话,到时候无法完成恐怕会非常麻烦,甚至还可能导致中俄两国的关系并爆发战争,所以陆征祥越听越困惑不安,但拉斯普京眼睛却越来越亮。

  德军内有中国武器的消息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段时间英法各自向中国购买专利更早已人尽皆知。虽然俄军内部也讨论过购买专利自己制造,但一来国内产能不足,二来虚荣心让那些将军们更愿意使用法国武器。

  但现在不一样了!坦能堡的噩梦还没走远,奥斯曼加入战圈又导致俄国需要进行三线作战。这种情况下别说莫辛甘纳了,将军们为了多得到一支左轮手枪都能吵得天昏地暗。现在自己面前居然出现了50万支步枪现货,而且听口气似乎还有更多!要不是顾虑身份拉斯普京或许直接就做主了。

  “真是一笔大买卖。”拉斯普京故作镇定,手指不停波动胸口的十字架,说道:“不知道塞尔维亚付出了多少代价?”

  上钩了!看到他拨动十字架的动作,陆征祥连虚报产量的事情都暂时抛诸脑后,把脸一沉故意心痛道:“哎!大师还是别问了吧。这或许是您最后一次见到我们。”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批武器!虽然它们有些旧但都是可以立即使用的,而且我国还为所有武器更换了零件并进行保养,完全不需要考虑使用问题,所以它最少值5000万美元。但塞尔维亚人骗了我们,他们没有那么多钱只能用旧机器交换,所以我国政府要求我们两人自己想办法将武器和设备运回去。”陆征祥说得眼泪汪汪,好像自己马上就要被撤职一样。

  拉斯普京才不管这些,他甚至要的不是武器,而是沙皇夫妇的最大信任!所以立刻笑了起来,蓝眼睛雪亮似乎看到了尼古拉二世丰厚无比的奖赏,笑道:“两位请放心,最多三天我就可以给你们一个非常满意的答复。”

  陆征祥和王正廷立刻交换了一个会心眼神,感激涕霖离开了庄园。

  虽然拉斯普京说的肯定,但两人心中难免还有忐忑。毕竟就算没有后续订单这批武器价值也超过5000万美元,而且这笔钱对国内非常重要,因为王正廷已经和德国国内的容克财团达成协议,他们将以4000万美元的超低价打包将从比利时缴获并对德国无用13家工厂机器设备全部卖给中国。

  当然,德国现在不提供运输。

  原本商务部和总参的想法是走奥匈帝国然后转到意大利,因为意大利目前还保持中立,而且两边都在拉拢他所以就算英法知道也会睁只眼闭只眼,但没想到奥斯曼开打了。意大利参战的可能已经非常高,所以能否利用此次机会和俄国搭上线,使用欧洲至远东西伯利亚铁路就格外关键。虽然这条线漫长无比,火车也要开一个月,但最起码能将13家工厂数千台机器设备运回国。

  两人心焦等待消息时,南京玄武湖畔的杨公馆内也迎来了客人,伯纳德和新任英国驻华公使艾斯顿爵士携夫人一起踏入了这栋修缮一新的西式别墅。

  壁炉内木炭时不时发出噼啪轻响,茶几上一如既往是热气腾腾的速溶咖啡。英语流利的苗洛和芮瑶当起向导,在卫兵保护下带英国公使夫人去领略初冬玄武湖的美丽景色。杨秋伯纳德对面向坐,艾斯顿爵士坐在旁边端着咖啡细细品尝,浓郁的香气飘荡在会客厅内。

  两人前来的目的非常简单,随着奥斯曼帝国参战,至关重要的地中海和苏伊士运河开始受到威胁,已经非常糟糕的俄国更要面临三线作战,所以国内催促加速中日谈判的电报一封接着一封,用词更是带上几分申斥的味道。在这种大环境下伯纳德和艾斯顿也不想浪费一点点时间,等三个女人离开后前者立刻直入话题:“副总统阁下,您掌握着一把神奇的钥匙,但请恕我直言......贵国此次要求显然有些过分。”

  “过分?”杨秋端起咖啡不急不慢:“阁下是在说民八条合约吗?和马关条约相比不知哪里过分了?”

  “时间、地点和结局均不相同,不能用以前的方式来约束思维。”曾任朱尔典助手,英国驻上海领事的艾斯顿爵士说起话来文绉绉的,手臂随话语运动仿佛一位正在向学生加强语气的教师。说道:“请恕我直言,贵国并没有完全打败日本,如果不是我国约束他们的海军,我相信现在上海和广州都已经化为废墟!当然除非副总统阁下您认为在茫茫大海上,靠几艘潜艇就能对付一支武装到牙齿的舰队。”

  杨秋瞥了他眼,记下了这位新公使后说道:“是的,感谢两位为亚洲和平做出的卓越贡献,但不知道两位有什么新建议呢?”

  “我们可以说服日本政府归还所占贵国大陆全部地区,但台湾需要例外。考虑到日本国内粮荒还没过去,需要一个稳定的粮食来源地,所以台湾由两国共管五年后逐步转交贵国,而贵国也必须保证撤出进入朝鲜的全部军队,至于琉球不属于贵国所以不在讨论之列。赔款也不可能,日本目前的经济状况根本拿不出三亿美元,何况贵国此次缴获已经超过数亿,我们可以说服日本政府放弃这些财产。至于以前签订的合约可以全部作废,同样贵国必须允许日本企业的正常经商行为......。”艾斯顿自说自话间直接把民八条改的面目全非,偏袒日本的意味明显,尤其是日本租界和台湾问题更是让杨秋心底冒火。

  共管台湾五年?大概以为五年后能打回来吧?杨秋心底哼了声,双手环抱咖啡杯声音变冷:“租界和台湾问题没有商量!否则结束之前的不平等条约就是句空话!撤出朝鲜可以,但琉球数千年来均为我国保护国,应该交与我国继续托管。至于赔款......。”他稍加停顿后双眉一挑:“胜利者难道不该得到补偿吗?如果日本没钱的话,那么我也可以退让一步,只要他们将两艘河内级战列舰交给我国海军抵债就可以了。”

  “这不可能。”伯纳德摇摇头,日本敢于提出台湾共管五年就因为潜艇无法完成保护陆军进行跨海登陆这个劣势,所以要他们交出两艘主力战列舰这不是要命嘛!

  杨秋有些恼火了,将杯子放下起身说道:“两位!也请恕我直言,此次战争不是我国挑起的,完全是日本的责任!百万国民无家可归,数万将士血洒战场,如果最后的局面是既不能拿到赔款,又不能夺回全部失地,让杨某如何面对他们?如果这是最终条件的话,那么别说我,四万万国民也绝不会答应!”

  “取消赔款,台湾共管五年......大英帝国可以作出承诺将全部关税都交给贵国,取消所有辛丑赔款并承认贵国的合法地位!反之我国将立刻将退出调停!”心急的伯纳德很干脆摊开底牌顺带祭起武力威胁大棒。

  左等右等,就是在等这句话!

  关税自主!世界承认!多么简单的八个字,却是一个政府和国家独立并被世界接受的象征。尤其是前者,除了每年可以为国家带回数亿元的收入外,更是保护和促进国内工业发展的重要壁垒。如果拿不回关税,等到一战结束英美商品重回亚洲,自己花大代价打下的工业基础就会被强大的世界资本冲散。可惜.......这需要用五年的台湾利益换回。”

  “租界不可谈!如果没有赔款的话那么租界内的所有东西都不得带走,我必须给国民一个交代!琉球我们可以暂时搁置,台湾......。”杨秋走到窗前,呼啸的北风让话语停在这里看向墙上的日历,内心挣扎有些痛苦。

  日历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11月15日,距离施佩被消灭还有半个月,半个月后英法太平洋力量将全部释放出来!羸弱的海军毫无可能挡住那么多军舰,所以半晌后最终点点头:“五年共管,但在此期间我军必须继续掌握新义州,建立平安道军事缓冲区!五年后台湾实际归还我国将全面从朝鲜撤军。”

  这番话让伯纳德两人兴奋地溢于言表,事实上日本租界他们都知道保不住,而且租界内的钱和工厂再打下去也迟早是人家的囊中物。帮日本保住五年的台湾控制权可以让日本政府和国会减小通过条约的压力,至于新义州已经被国防军实际控制也无力拿回来,对日本来说还不如建立一个所谓的缓冲区先稳住朝鲜局势。

  所以两人迫不及待告辞搭乘军舰赶回上海,当夜就向日本特使加藤高明下达了最后通牒。

  “副总统,俄国来信了!”两人刚走,蔡公时就扑进了客厅兴奋地大喊道:“俄国答应了!5000万美元买下全部军火,还额外下了价值4.2亿美元的大订单!而且还答应,只要我们和日本和平条约签署一结束,就立刻签署中俄友好条......约。”

  蔡公时停下了嘴巴,因为他发现这个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工业订单并没让这个年轻人动容,反而愁眉紧锁嘴角阴郁,半响后才接过信,狠狠深吸口气:“联络汉格尔,我国希望能立刻向美国订购两艘大型战舰!”

  ps:没特别原因,就是陪孩子难得出去玩了一天。明天如果有空河马尽量补上今天欠下的一章,如果没时间下周也肯定会补上的。<!--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