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四四章 民八条出炉
  西元1914年10月8日,这个时间距离施佩舰队被摧毁还有两个月。

  两个月,一个看似漫长实则很短的时间差,甚至能精确到几分几秒的福克兰群岛海战资料就在资料机内躺着。对于海战迷来说这是荡气回肠,是热血激荡,但对杨秋和民国来说,那天将是太平洋军事力量转变的重大时间点!福克兰之前,施佩以两艘装甲巡洋舰牵制了英法在太平洋上的全部力量,近百艘各类舰船为搜索和抓捕他竭尽全力。福克兰之后,这股力量就将被彻底释放出来,而想要继续牵扯住这股力量需要等1915年中德国潜艇大规模下水,如果不能在这个时间差之前完成谈判或者结束战争,那么谁也无法保证英法不会改变态度,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处处掣肘。

  这些事情杨秋无法与人分享,所以回南京后他格外心急。幸好奉天青岛和朝鲜连环三箭终于击碎了日本赢得这场战争的信心,严重损失让大隈重信内阁不得不为结束战争做准备,和黎元洪等人商量后他也做出暂时搁置强行收回租界法案,同时下令西北军停止脚步,但拒绝在谈判完成前停止在山东和东北的军事行动。

  得知消息后,英法美俄等国终于松口大气,正式介入调停谈判。

  10月8日当夜,加藤高明抵达上海才五个小时,民国外交部长伍廷芳就在伯纳德举办的晚宴上当着各国代表的面正式向日本递交了谈判草案,由于条约总计八条,又有人将这份协议称为“民八条”,条约简略如下。

  第一,日军必须无条件放下武器,撤出所有中国领土和租界。

  第二,即日起中止所有中日两国间不平等条约,归还包括旅顺、台湾、琉球在内的全部日占中国领土和租界。

  第三,交出满蒙叛军首领,并交出包括寺内正毅在内和白川义则在内的17名战犯。

  第四,赔偿战争给民国政府和人民带来的总计三亿美元损失。

  第五,将朝鲜北方包括价川和新义州在内的整个平安道建立成两国军事缓冲区,将安东至新义州大桥交给中国政府管辖。

  第六,。

  林林总总共计八条53款停战和平条约被提出的第二天,就引发了日本国内的强烈反弹,大量激进年轻人包围首相府和国会高呼不能签署这份辱国条款的口号,藩阀们掌握的报纸更是鼓吹继续战争,绝不能向中国妥协。

  但随着北方即将进入寒冬,又有神出鬼没的潜艇封锁航道,加上英法俄美都不支持日本继续战争,急于撤回远东驻军的俄国公使也再次趁机要求日军即刻退出南库页岛,甚至表示如果日本不答应将保留携手中国国防军进军朝鲜的可能。此言一出别说日本就连英法都直挠头,对尼古拉二世这种异想天开的思维方式叹为观止。很显然,英法是绝不会让沙皇陛下此时分心染指亚洲的,但面对德国越来越猛烈的攻势,深陷泥潭的法英两国不得不首先作出表态。

  10月10日,英国驻日本大使拜会大隈重信,表示只要日本签署合约,将可以免除一亿美元贷款并保证提供资源以便让日本海军完成因为需要优先供应陆军且资源不足后,已经减缓建造速度的后两艘金刚级战列舰,同时还旁敲侧击表示战后可以将原属德国的太平洋岛屿让给日本,弥补在远东的损失。

  大英帝国一出手就击中要害,损失严重的日本海军对于陆军挪用已经非常有限的资源早就不满,之前因为国运使然不得不咬牙答应减缓金刚级后两艘建造速度,以便为陆军建造更多急需的重炮和机枪。但现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打不下去了,除非真要耗死熬干最后一滴血,所以悄然取消了第一舰队出动的命令,并首次派遣金刚号为首的三艘战舰表面帮助英国搜索施佩舰队,事实上准备趁机先把英国答应的岛屿先占住。这种转变让陆军愤恨无比但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在此时得罪盟友吧?于是不甘心失败的青木纯宣等激进军官立刻把矛头全部对准首相府,试图通过不间断示威向政府施压。群情汹涌的人潮密密麻麻围满了首相府和国会,即使坐在国会议事堂内依然能听到厚厚石板外雷鸣般的呼喊和叫嚣。

  这是开战后日本政府第二次进行五相会议,大正天皇仍旧面无表情的坐着,手指有意无意拨动自己的怀表,掏出来放进去似乎那是个让人留恋不舍的神奇宝贝。和上一次五个人碰碰头就算决定国家命运不同,这一回内阁和元老院能走动路的人物几乎全到齐了,激烈的争吵从开始就没停过。

  “战争已经到了尽头,没有希望的消耗不如缩起拳头。”海相斋藤实一开口就是雷霆,当然这位老实巴交的海军最高长官也没忘记萨摩藩和长州藩的仇恨:“应该立刻发布紧急令,取缔外面的非法集会,我国已经被一次以下犯上拖入不可收拾的局面,决不能允许再出现。”

  “喂!你在说谁以下犯上?”七老八十的冈市之助维护陆军连年纪都忘记了,起身大吼大叫:“要不是你们海军无能,在青岛被敌人偷袭后竟然像老鼠一样后撤躲起来,神尾君和18师团又怎么会失败呢?”

  “你这是再说自己吗?!无能的陆军就是这样浪费帝国资源的吗?要不是加藤将军誓死压制敌人要塞火力,要不是他在遭到袭击后还果断派船接走士兵,你认为18师团还能保留下4千士兵吗!”

  一个老实巴交一个吵几句就气喘吁吁,倒真是异样精彩,只是这种精彩对大隈重信来说却很苦涩,头疼欲裂后终于发怒喝道:“停下你们的嘴巴!当着陛下的面你们不觉得羞耻吗?现在是决定帝国未来命运的时刻!”

  首相的权威让两人迅速逼上嘴巴,坐在冈市之助身边的山县有朋抬抬眼皮,看向满脸愤怒的大隈重信的目光就像是一只野兽在进食前戏耍猎物,但这道目光没等旁人看到又迅速闭了起来。大隈重信没看到这一幕,即使看到或许也没有心思关心目光中的含义。因为对他来说,无论这份合约签不签署都意味着政治生涯已经进入倒计时。

  他何尝不想搏一把,没人喜欢失败,更何况这还与他的政治生涯挂上钩,于是他并未立刻表态而是转向进门后就没说过话的大藏相。

  “喂,首相再问你呢。”冈市之助喂上瘾了,拐杖戳戳大藏相说道:“能告诉我们目前的经济情况吗?”斋藤实为首的萨摩藩也首次没拆台,目光全聚集到大藏相身上。

  上次还没人在乎的大藏相眼泪哗哗起身,心中暗想你们终于记得我了吗?向大正天皇鞠躬行礼说道:“身为帝国臣民,我不想说丧气的话。但目前我国财政确实到了非常危险的地步。继续战争或许还能坚持两三个月,但冬季即将来临,根据日露战争经验冬季消耗将是夏季的三倍以上。原来帝国还可以从朝鲜获得一些补充,但现在朝鲜。”大藏相看了眼陆海两位,说道:“所以我的意见是,无论是继续战争还是停止,都应该先解决朝鲜问题。”

  对这种明显扯皮的话让大隈重信更加挠头,他倒是想解决朝鲜,可现在国防军通过图门江每天都在向朝鲜游击队输送武器装备,江面又因为两艘炮舰沉没被堵塞航道,何况就算去了也过不了九连城虎山要塞可怕的重炮群。所以最后干脆一咬牙看向闭目不动的山县有朋。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如何选择就在这个人一念之间,既然都到了这种地步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一时间整个议事厅都安静下来,山县有朋花白的眉毛挑了两下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起身,走到中间向大正天皇深深鞠了一躬。

  但就在他结束这个动作前,从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的大正天皇突然跳了起来,看着山县有朋就仿佛见了鬼般,掸掸袖子扯开了公鸭嗓子:“喂!你们这样太无聊了,这件事就交给这个老头决定吧!他说打就打,他说不打就答应盟友。”说完后拍拍屁股起身向外走去,留下满屋子明治元老们大眼瞪小眼。

  什么叫“他说打就打,他说不打就答应盟友?”

  即便是决定国家命运的会议上,依然有人忍不住喷笑出来,脸色发黑的山县有朋扭头看去,怒火硬生生停在喉咙里。因为坐在那里的是他也惹不起的人,萨摩藩的重量级元老东乡平八郎!

  像个农民的东乡平八郞自从日露战争后就淡出海军,更从不涉及政治圈,这次要不是事关国家前途命运也不会出来。但隐居生活却无碍他听说过天皇陛下很不喜欢山县有朋,甚至还把那张永远没表情的脸称为纸牌脸的笑话,所以看到天皇陛下居然见到纸牌脸就吓得避开,也忍不住笑了。但笑完后也发觉自己很不像话,向大家一弯腰:“请恕我先告辞了。”

  有东乡元帅在前面顶着,海军萨摩藩个个嘴角抽抽,只有大隈重信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他的话就是最终决定?我的天皇陛下这不是要了命了嘛!

  山县有朋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虽然天皇说听自己的,但他却知道自己决不能代天皇做决定,要不然还不只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只是大正天皇这句话却一下子把他推到了浪尖上。他也知道再打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但总不能亲口说不打了吧?就在合格进退失据的时刻,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救了他。

  进来的是陆军参谋长长谷川好道,向众人弯腰鞠躬后急匆匆说道:“各位首相,阁老。支那军队开始进攻锦州和安东大桥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