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三三章 男儿向天笑 十一
  重新回到山顶炮台的孙传芳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西炮台钢盔帽已经被掀开一个大洞,部署在里面的210毫米重炮炮管断成两截,用于转动的铁轨也高高翘起,士兵尸体和碎片布满了整个山台。

  “是那边。”

  炮长的指引下,孙传芳看到了浮山上空还未散去的硝烟团,但由于烟团前方有矮峰阻挡,所以看不到任何炮兵阵地的影子。这让他不禁皱眉,目前各要塞内的大口径重炮都是加农炮,威力大可弹道平直,没有这座矮峰或许能轻易端掉这个重炮台,但现在打出去的炮弹恐怕九成九都要被挡住。

  和他想的一样,接到命令后贮水山要塞、太平山要塞和京山要塞三座主要塞联袂向浮山发动猛轰,就连汇泉角炮台、太平角炮台和最远的团山炮台都暂时放弃海面目标纷纷对准浮山,但即便是贮水山要塞(俾斯麦要塞)上的4门克虏伯280毫米和2门210毫米加农重炮也因为弹道直被矮峰挡住,而其它口径的野战炮和过山炮因为射程达不到,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浮山上又升腾起两团浓烟。

  轰轰两枚240炮弹再次落在了太平山要塞东炮台前,这次虽没威胁到钢盔帽,但猛烈地爆炸还是震得大家人仰马翻七荤八素。“这可不行!他们是榴弹炮,可以过山开火快联络指挥部,让重炮群试试能不能打到他们。”秦章书反应最快,立刻想到了部署在北面铁路沿线的重炮群。

  其实不用他提醒,部署在白沙河胶济铁路大桥沿线的机动炮团已经飞速行动起来。

  临时铺设的重轨如同一道弯月从胶济铁路主干线延伸而出,标有“铁甲先锋”字样的02号装甲列车四周士兵正在飞快放下驻锄,四门仿造k16的震雷14式150远程加农炮一点点竖起炮管,黑褐色的炮管在雨丝中格外醒目。更远处隐蔽炮位内四门同款拖拽型也同步扬起狰狞的炮口。散布在其它地方的24门战锤14式乙型105远程压制加农炮也飞速抬起,整个机动重炮团都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毒蛇般吐出信子。

  姜泰和韩麟春急急忙忙跑来时,通讯兵已经接通了所有炮位举起了电话机,测距手也爬上火车车顶双手托起德国短炮兵测距仪开始计算距离和角度,风速仪、双脚瞄准镜、还有八倍蔡司望远镜等等全部都开始工作。

  姜泰是国防军资格最老的炮兵军官了,甚至说是国防军炮兵之父也不过分,北伐之前他和蔡德懋,周福堂等二十余位炮兵军官前往德国短期深造了一年,年初才回国继续出任炮兵司令兼机动炮兵旅旅长。机动炮兵旅下设两个炮兵团,除了一辆装甲列车外还各有4门同款震雷14式拖拽远程加农炮,2个营战锤14式乙型105远程加农炮和1个营的150德造榴弹炮。

  如此强劲炮兵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所以只有他能很确定莱阳不会失败,因为当步兵有强力炮兵做后盾时,想要打败就必须集合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兵力。目前云集在山东和奉天的重炮总数已经占到了国防军的七成,可以说炮兵这回是倾尽了全力,但山东日军本身就因为经济、运输等等原因数量不足,所以只要103师能挡住三板斧就可以逆转。

  韩麟春是北伐后加入国防军的新一代炮兵军官,他在日本陆士留学时学的就是炮科,本身又喜欢钻研武器装备,所以头次见到机动炮兵团的装备后差点没瞪出眼珠子,别的不说,光是一个这样的团就要耗资1300万之巨!还不算炮弹不统一控制全国财政资源的话国内恐怕没一个势力装备的起。

  韩麟春熟悉炮兵,业务精湛,很快就成为了姜泰的左膀右臂,冲入指挥车厢后首先问的也是他:“炮击诸元计算出来了吗?”

  “已经出来了。”韩麟春一开始对国防军先是被杨秋调教,又去德国受训完全西化的指挥术语很难适应,直到姜泰回来后开办炮兵进修班才逐渐懂了意思。立刻在地图上标出浮山这个日军新炮兵阵地说道:“距离15公里位于浮山东面420高地低洼处,大致分辨有2门240攻城重炮和3门38式150榴弹炮,目前从青岛方向的重炮射角都被前面410高地挡住无法触及,我们这边过去也有三米左右的落差,地面上只能看到炮口焰和烟团。”

  姜泰皱皱眉,这回出来他本来还想好好让日军见识见识什么叫重炮压制,可来后才发现青岛山地众多,除了弹道弯曲的榴弹炮和迫击炮外,自己手里的重炮很难发挥出优势,只有在之前反复争夺高地时支援过步兵几次。不过他也不气馁,这回日军把重炮部署在山顶机会终于来了!

  问道:“有计划了吗?”

  韩麟春点点头:“之前担心海上舰炮榴弹压制营没太靠近,距离上还够不到,所以就算我们这里用纵火弹恐怕也不能起到太大效果,现在的最好办法是强轰这个落差,先用炮弹轰平它迫使日军无法继续进行有效炮击,缓解要塞压力,同时掩护榴弹压制营继续前进3公里,这样他们的榴弹就能越过山脊炸掉这个炮位。”

  姜泰不是不知道其它办法,只是他从德国回来后终于明白杨秋为何很少插手一线指挥,因为只有让一线军官自己思考才能锻炼目前还很稚嫩的各级军官,听闻他说要硬生生用炮弹削平这几米的落差,也为他这种大胆思维感到惊讶。其实对付日军那种完全模仿英国的脆弱炮兵阵地办法很多,不过他却点点头。

  浪费点炮弹没什么,但要是能锻炼出一些人来,能让他们通过自己摸索找到更好办法,打破脑海中固有的旧思维才是关键,所以嘴角微微一勾:“打电话看看飞机能不能起飞侦查支援,其它的你们放手去打吧。”

  “是!”

  韩麟春敬礼后不久,8门震雷14式远程加农炮率先发出了震天巨响。猛烈地炮口焰和声响数公里外都能听得清晰无比,巨大的后坐力更是让数十吨重的车厢都晃了几下。

  “装弹。”

  侧门打开的车厢内炮兵正在操作这种威力巨大的加农炮,由于是分装弹,所以炮手拉开楔式炮闩后先要清理残渣,然后塞入重达51公斤的进口德造海军型高爆弹,最后在塞入两块蚕丝包裹的发射药闭合开炮。想要操作这种大家伙,炮兵们必须经历严格的长期训练,目前最好的炮班每分钟也只能打出三枚炮弹,而这门炮的极限时每分钟五枚。

  不过就算是三枚,威力也是极其可怕的,51公斤海军型高爆弹准确命中15000外那个低矮却挡住了射角的山壁,剧烈爆炸直接在山体上凿出了三米深的大洞,不少爆裂而开的细小石块更是升起十数米高,越过山脊砸在了日军炮位内。

  阵地内,时下日军中罕见面白无须的临时攻城炮司令,渡辺岩之助少将也被猛烈爆炸和石子吓了一跳,但见到炮弹和正面一样被矮峰挡住稍稍松了口气,一边让观察哨注意观察,同时下令暂时进入掩体规避。

  没人知道当时这位渡辺岩之助少将为何选择直接下山,或许他认为岩石能挡住来自北面的炮击,而日军炮兵门开始也没多想,直到北侧炮弹爆炸声越来越密集才开始担忧。可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了,山峰下步兵已经再次发起进攻,如果不能尽快砸碎那些挡大半个月的要塞,这次任务肯定又会惨淡收场。

  明治38式150毫米榴弹炮或许还不算可怕,但240毫米攻城重炮就极其危险了,这些射程超过一万米,炮弹重达200公斤的大家伙威力极其惊人,每一发炮弹就能砸出深达数米的弹坑,加上其是榴弹炮拥有大仰角射击能力,在这种俯览整个要塞的高地内每一次都能给主要塞带来可怕的伤害。

  但北面越来越密集的爆炸和石子让日军炮兵们不得不停下先躲进掩体,试图等对方发现自己徒劳无功停下后再继续开火。虽然没有炮弹直接落在阵地内,但失去重炮掩护后刚刚发起冲锋的日军步兵不得不再次陷入机枪和野战炮的绞杀中。

  日军炮兵们暂时停下支援用沙包忙碌加固掩体时,精度很高的32门远程加农炮却每分钟向北面矮峰投掷足足6吨还多的炮弹!即便是钢铁矮峰在这种覆盖下也会融化,何况是脆弱的山石呢。不到五分钟,观测手首先发现矮峰被轰开了一个直径约5米的豁口,豁口浓烟中一根明治38式150炮管赫然露了出来。

  虽然加农炮弹道笔直,但曲线还是有的,其实要是不下雨有飞机指引具体方位还是能打到的,但因为天气恶劣飞机无法起飞,自身观测高度不足看不到具体位置,所以当豁口打开后,车顶上的观测手高兴地又叫又跳。

  “看到了!看到了弹道修正全速!”

  火力控制班将收集到的各种信息集合起来,再将这些数据手动输入一台美国产机械计算机内,然后摇几下手柄新的诸元就出来了。当然这种“超级科技”对入伍后才在军队晚自习班学习文化没几年士兵来说太先进了,当几个月前采购回来后居然没人会用,最后只能找来几位留美归来的留学生耗了两个月才摸索出炮兵使用方法,就算是目前操作计算机的也是他们。

  此事传出后顿时让炮兵成为大家口中的笑谈,有先进装备居然不会用的“耻辱”让姜泰下了死命令,必须要在两年内普及机械计算机!凡是学不会的火控全部安排扫厕所一年。

  机械计算机让火控班组士兵极其头疼和害怕,也不得不承认这玩意实在太厉害,以前拨算盘珠子半天才能算出精确坐标,现在只要手摇几下就能得出结果,除非开始就输错不然绝不会出一点点岔子。

  新坐标被快速通过电话线告知各个炮位后,炮手们根据刻度表开始修正,当两分钟修正完毕即将完毕时,渡辺岩之助少将和他的炮兵们还没意识到一场可怕的灾难已经降临。

  轰隆隆。

  选择了齐射的32门远程加农炮完完全全将那个豁口彻底掀开,同时前方得到坐标的150榴弹炮压制营也开始怒吼,能难住加农炮的隔山炮击在它们面前却是小菜一碟。当第一枚105炮弹触及阵地掩体后,这个花了数天时间,耗尽上千士兵体力才勉强修建起来的炮兵阵地完完全全陷入了火海中,渡辺岩之助少将第一时间就被直接砸在头顶沙包上的150榴弹炸成了数截。

  数以百计的日军炮兵惨叫着希望冲下山,但炮弹却不停地从天而降封锁了所有道路,当一枚炮弹击中堆积成小山的炮弹掩体时,浮山420高地上空猛然升起一股高达百米的蘑菇云,方圆数百米内的山石树林顿时化为齑粉!第一攻城炮大队371名日军精锐炮兵更是死的一个不剩。

  “将军。”

  正在指挥步兵的神尾光臣呆呆看着蘑菇云嘴角发苦他都不知道现在是该召回步兵撤退还是继续进攻。难道真要“玉碎”了吗?这个念头升起的同时,远处的国防军重炮群内却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

  韩麟春挠挠头,高大魁梧的他望着蘑菇云突然想到一件事,竟然有些腼腆起来:“司令其实这么脆弱的炮弹掩体120迫击炮上去就可以了对不对?您为何不提醒我,导致浪费这么多炮弹?”

  “反炮兵作战不是炮口越大就越有效现在你自己想到也不晚。”姜泰取下帽子,学岳鹏的标志动作在手指转了一圈,微笑道:“其实吧刚才也算是实战锻炼了。”

  没人知道后来后勤部有没有去找姜泰算账,但据说后勤部哭诉后不久,这位炮兵司令就带着一个大脚印从总司令办公室狼狈逃了出来。但现在杨秋却还不知道这家伙居然把昂贵的重型炮弹用于锻炼部队,望着浮山上空那团暴雨都没法迅速扑灭的蘑菇云,他甚至有些抑制不住想冲入战场看个究竟。

  “大捷!大捷!莱阳大捷!”

  突然,一个高亢甚至变得尖锐的声音从电报室内传出,从北京跟随而来的李宗仁猛然踢开大门冲入了操场,站在大雨中又跑又跳这个举动顿时引来了无数目光,就连蔡锷听到呼喊也冲出会议室,高级军官们都疯狂扑向了暴雨中的年轻身影。

  当看完电报后,所有军官都欢呼起来,蔡锷更是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看到了!

  经过半个多月,双方总投入兵力20余万国防军总伤亡已经超过万人的青岛绞肉机战役终于看到了胜利曙光!蔡锷用力挺起瘦弱的身躯,在大雨中向杨秋敬礼,声音洪亮似金锐穿石般回荡着。

  “报告,莱阳大捷!在我第103师的阻挡下,白川义则部被成功吸引在莱阳三个小时!最终被抵达的装甲部队拦腰凿穿主阵!目前已经确认我方死亡1671人,受伤2347人!但他们却打死敌军6700余!抓捕俘虏4900余!缴获大炮31门,各类枪支1.3万支!弹药辎重不计其数!

  确认!号称日军王牌的第五师团第九旅团已经完全丧失战斗力!

  确认!自称不败的精锐日本陆军正在亡命向龙口逃窜!”

  当最后一个字从蔡锷口中清晰蹦出,整个军营都仿佛炸开了般,无数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将士冲入大雨欢呼雀跃互相拥抱,连伤兵营内都响起了叮叮当当东西落地的声音,即便是躺在病床上无法行动的伤兵都情不自禁高喊一声。

  陡然躁动炸开的国防军将士们不仅让旁边难民营内的数万从各个战区逃出来惶惶不安的百姓诧异,更让还未全部撤离的数千放下武器的德军和侨民奇怪,每个人都在打听出了什么事情。

  片刻后,莱阳大捷的消息疯传而开,整个营地也全都陷入了疯狂。

  不需要太高深的军事知识也能明白,白川义则部几乎全军覆没,意味着日军截断胶东半岛的作战计划彻底失败,无法会师得不到支援的青岛日军即使有海上支援,也已经成为一潭死水!

  望着那些得知大捷后脚步愈加坚定开赴青岛前线参与今夜反攻的将士,杨秋目光中同样晶莹闪闪,扫过坚持了一个月的将士,用力挥动着坚实臂膀。

  “追!不停地追!让逃跑中的白川义发不出任何电报!我们还有12个小时这一次!我需要每个人全力以赴!”

  “今夜我会在这里等待,等待明天太阳升起后听你们凯旋的歌声!全国四万万同胞正翘首以盼!去吧!让全世界看到一个真正属于我们的青岛,看到一个挺起了脊梁的中国!”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