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二五章 男儿向天笑 三
  1914年8月10日至17日,北方大地硝烟四起。

  8月11日午时,民国中央政府向德国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即刻将包括青岛、胶济铁路和各地租界在内的德国在华资产交给国防军管辖。消息一出日本政府愈加急迫,当夜在增援的第2师团陆续抵达后寺内正毅再次下令进攻九连城和海城,日军20师团从朝鲜抽调来不少伪军后冒着密集的炮火再次渡江,付出重大伤亡后虽然勉强渡河成功夺回了安东至新义州大桥,但由于大桥破坏严重导致重装备始终过不来,只得坚守安东待桥梁修复。

  寺内正毅见状知道突破九连城和凤城一线已经不可能,干脆让20师团向西沿海岸进攻大孤山要塞和岫岩,争取打通安东至金州的道路,而自己亲率2万日军和4千余满蒙独立军进攻海城,但却在营口外围遭到了东北战区三个步兵师的顽强阻击,加之后面的岫岩始终没有拿下,使得他不得不再次停下陷入一场乱战。

  与此同时大谷喜九藏在连番消耗后终于拿下锦州城,但因为日军开始重点进攻山东,所以原本就弱小的海运力量几乎全部投向了那边,导致严重缺乏支援的他也只能据城坚守,最终于15日被山海关上下来的4师和陈宦率领的16师总计4个旅团团包围在城内。虽然截断了铁路线,但还是没挡住国防军源源不断向奉天投入的预备师,仅12至16日四天内就有走热河徒步抵达奉天。

  东北军事力量开始向大幅倾斜国防军时,山东却仍然混沌不堪,白川义则占领胶东半岛以东后联合日军近卫师团三个联队一起猛攻莱阳和即墨,同时从龙口登陆的18师团也抽出一个联队配合,试图彻底截断半岛和胶济铁路。

  神尾光臣也加紧进攻青岛,18师团主力和先抵达的第6师团一个步兵联队、一个工兵联队总计两万余人在舰队和两个攻城重炮大队的支援下向青岛发起猛攻,与平行世界里以极小代价拿下青岛不同,为了赶在国防军和德国谈拢前拿下青岛,这回日军几乎不惜代价往上冲。

  由于驻守德军在胶州湾入海口和大公岛内侧总计部署了数百枚水雷,加上后期蔡锷又让人洒下了足足三百枚,导致日本舰队只得在大公岛外海水域用重炮进行远程打击,虽然炮弹威力惊人但失去了观测气球和侦察飞机后命中率一直不高,反倒是占据要塞厚厚水泥掩体优势的德军利用要塞重炮群击沉和击伤两艘日本观测驱逐舰和一艘巡洋舰,足足10门280、240和210重炮,外加6门150和8门120远程加农炮和水雷大阵,再加一直在海湾内活动被充做临时炮台的奥匈帝国伊丽莎白皇后号装甲巡洋舰的袭扰,让被给予胜利希望的日本海军也不敢太靠近。

  面对这种情况,日军开始在李村一带为2门240陆军攻城炮铺设简易运动铁轨,试图用陆军重炮来解决战事。

  而这轮进攻争夺最激烈的莫过于四方山和太平镇堡垒(德军称第四步兵堡垒),尤其是四方山因为德军在这里缺乏工事,只有一百多人驻守所以日军开始全力进攻,试图早日将大炮架到高处进攻要塞群。

  从伊尔其斯山要塞看去,被毛尔提克和俾斯麦山夹击的四方山方向到处是尸体和鲜血,一枚枚重型炮弹已经彻底将地貌改变!隆隆的爆炸中马克沁重机枪发出特有的哒哒声挥舞死亡彩练,密集的弹雨将一波又一波冲锋的日军挡在了山坡上,但局势依然不容乐观。“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从远处响起,覆盖着一米多厚水泥的伊尔其斯要塞掩体内也被震得烟尘弥漫。瓦尔德克已经换了身军装,原本闪闪发光的少将肩章在此刻却灰暗了不少。

  “将军,是四号步兵堡垒。”

  军官的指引下,瓦尔德克抖落泥灰走到了观察窗前,只见四方山左翼两公里处的四号步兵堡垒东面两层铁丝网已经被这枚305毫米炮弹扯开了一个大缺口。以这个缺口为中心,来自海面的炮弹开始迅猛落下,短短十几分钟堡垒所处的东大山就仿佛被狗啃过一样,到处都是深大可怕的弹坑,好几个厚实的掩体都被炮弹炸飞。等到重炮火力结束后,密密麻麻的日本步兵顶着子弹越过缺口向两翼扩散,试图夹击至关重要的四号步兵堡垒。眼看堡垒岌岌可危,驻守在此的德军士兵又推来了3挺马克沁机枪,与此同时藏在地堡内的两门120毫米炮也降低炮口猛烈开火。

  但日本士兵实在是太多了,没有铁丝网阻拦部队迅速分散后六挺重机枪火力被稀释,而120重炮原本用于防备远程目标,在这种近战中效用其实并不大。

  “为什么不发动地雷?”瓦尔德克刚喊完,身后拿着电话机的军官就痛苦地摇摇头:“将军,发电机刚才被摧毁了,埃尔上尉正在带人抢修,但他说引爆地雷的可能性已经非常小。”

  眼看预设在山坡上的地雷阵无法发挥效果,瓦尔德克气得跺跺脚:“告诉埃尔躲避起来!告诉亚力克少校五分钟后向四号堡垒山坡炮击,别吝啬弹药了,我们的时间不多!”

  瓦尔德克下达命令后不久,四号堡垒上的重机枪就逐渐停火,当士兵带着重机枪重新躲回掩体时,海岸堡垒、伊尔奇斯要塞、俾斯麦要塞上轻重火力全开,尤其是两门掉过头来的150重炮和4门75速射炮更是不停将炮弹砸在刚才已经被日本海军蹂躏过的山坡上,一团团火球中大量日军步兵被压制在了山坡上不能动弹,而在伊尔奇斯要塞发动炮击后不久,海面上的日本舰队也向要塞投掷下数十枚炮弹,尤其是金刚号战列巡洋舰上的356毫米舰炮非常可怕,短短几分钟整个山体都仿佛深陷地震区中央,指挥所内的德国军官更是人仰马翻叫苦不迭。

  “要是施佩还在这里,会不会好些呢?”再次被震倒的瓦尔德克忽然升起了这种想法,但很快又否决了。远东舰队的两艘重巡洋舰留在这里恐怕只能给为日本舰队增加军功章,所以还不如冒险搏一把看看能不能回到大西洋。

  “将军四号要塞恐怕守不住了。”军官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只见满山遍野的日军在舰炮帮助下又开始向四号堡垒发动冲锋,由于四号步兵堡垒位置特殊,是仅次于俾斯麦要塞的高地,一旦失去那么后面的四方山也会失手,那时日军就可以轻松将重炮架在山顶炮击各个要塞和堡垒!“将军!布森中士的电话,李村附近的日本杂种正在部署240毫米攻城重炮!”

  “上帝!”瓦尔德克立刻摊开地图,由于要塞重炮使用的导轨滑动,只能面对180°扇形,所以位于青岛东面的李村就成为了盲点!如果让这两门240开火的话,那么最近的四号和三号堡垒很可能会立即被摧毁,而导致整个要塞群崩溃。

  就在大家最悲观的时候,两道闪电陡然划破了天空,豆大的雨滴在酝酿了数天后猛烈洒下,大雨使得日军步兵进攻视线受阻,老辣的德军趁此机会再次推出了全部7挺重机枪。同时近在咫尺的三号堡垒上的两门77毫米速射炮在士兵的拖拽下终于转过炮口,对准了东面山坡。

  轰隆隆的炮击和机枪交织在一起,整个太平镇四号步兵堡垒仿佛变成了地狱,血肉被子弹轻而易举撕碎,炮弹更是将已经死去的身体炸烂,顽强的德军趁着暴雨洗礼爆发出了震惊欧洲的战斗力,当夜幕即将落下时,日军不得不丢下上百具尸体再次失望地退守李村。

  瓦尔德克稍稍松了口气,筋疲力竭的军官们也慢慢坐下若有所思,忽然一阵清脆铃声打断了平静,参谋官急匆匆拿起电话后不久,带来了一个消息:“将军,是特劳恩公使打来的,威廉陛下已经答应用设计协调器和新式飞机交换青岛和胶济铁路。”

  深深地暮色中,方玉秋躲在几乎埋入地面的藏兵掩体内,将卷烟扯开挖出烟丝放在嘴里嚼了起来。梅园距离最近的太平镇堡垒只有不到10公里,稍微一点点火星都会被日军发现,所以大家这几天吃的全都是硬邦邦的窝窝头,至于抽烟更是不可能。

  “娘的!还等什么?老子宁愿被炮弹炸死也不想再窝在这个耗子洞里了。”雨水哗哗砸在雨布上,掩体早就成了泥潭,没人喜欢这种潜伏,所以机枪手也唠叨了起来。

  “再忍忍吧,我估摸着也是这两天了。”身为连长,方玉秋深知此刻责任重要,安抚大家笑道:”没听见这炮吗?就日本小萝卜头估计还没炮弹高呢,呵呵德国佬还真是玩了命了。要说还是德国厉害,昨个我去开会你们知道旅长说什么?”

  方玉秋把士兵们的注意力都吸引开,故意买了个关子后才轻轻一拍大腿:”他娘的!五天,就五天!把当年替咱修京汉线的比利时给灭国了!””啥!五天就灭国了!””废话,旅长亲口说的,会是假话?姥姥的,人家这才是打仗!这回打赢了咱哥几个干脆上书,直接渡海也尝尝灭国的滋味。””听说日本歌舞伎滋味不错,要不先吃了再灭?””狗日的,整天想女人!也不怕燥死你。””哈哈。”

  士兵们的注意力渐渐从潜伏的牢骚中转开,方玉秋见状心底终于松口气,但望着青岛的眼角中还是露出了焦心,像这种潜伏要是时间太长,就算部队拉上去估计也没多少战斗力了。就在他琢磨是不是回团部建议开进强攻时,布置在正面的哨兵突然冲了进来。”连长,你快去看看!”

  方玉秋几乎想也没想就跳了起来,冒着大雨冲向了前面,人还没到就听到一连串的细碎的脚步声,然后就见到一队队德国士兵低垂着头向自己走来。

  脚步声惊动了所有人,越来越多的士兵钻出雨棚和地窖似的掩体围了过来。德军同样没说话,两支信仰不同的军队就这样慢慢地擦肩而过,四目相对没有一丝对话。片刻后,一副副担架出现了,和担架队一起行动的是数以千计面色苍白的德国侨民。方玉秋见到担架上那些为了隐蔽忍着疼痛咬着的德国伤兵,心底突然被塞入了什么东西,向他们敬了个礼。

  保护的德军士兵默默地看着他,片刻后也举起了右臂,军人的语言开始迅速传染,片刻后所有人都互相敬礼致敬。

  无关民族,无关利益,仅仅是军人之间的一次短暂交流。望着漆黑中看不到头的德军队列,方玉秋狠狠挥动手臂!

  “弟兄们,看我们的了!出发。”

  8月18日,在最后时刻,特劳恩在接到威廉二世和国内总参谋部准许放弃青岛和胶济铁路的电报后,立刻和杨秋达成了用要塞和铁路,外加50吨黄金(由德国从市场上购买筹集)交换海东青和射击协调器。得知消息的瓦尔德克立刻下令三千余守军,并包括奥匈伊丽莎白皇后号装甲巡洋舰在内11艘舰船全部向国防军缴械。

  当夜,瓢泼大雨中躲在梅园的两个前锋团在德军向导的指引下,逆流而上迅速接管青岛要塞和各个堡垒。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