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一六章 失控
  时针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那时刚刚赢得甲午正憧憬占领整个满蒙的日本最终在德俄法三家的要挟下,获胜的大军不得不撤出旅顺,将这颗远东明珠拱手让出。那个时候,得到天价赔款已经被彻底震晕的日本只感觉屈辱,却未体会到失去辽东后资源匮乏的问题。以至于后来在扩充军队时不得不向各国采购天价钢铁、矿石和原材料才勉强完成,到了1904年国库竟然空虚的只剩下区区几百万国币。

  那个心疼啊!看着到手钱似流水般涌入别人口袋,换取价格暴增几倍的原材料,对一个缺乏纵深资源稀少的国家来说是无法忍受的,尤其是这个国家还以吝啬守财著称。所以当俄国借庚子年事件侵占旅顺后,日本政府就仿佛坐在了富士山顶,随时随地火焰和熔浆吞噬。四年后,被放在火上烤的日本政府最终坐不住了,在英美支持下与俄国展开国运之战,当时举国上下就没几个人觉得能打败露西亚,能打败世界第二舰队。

  今天,大隈重信政府再一次感觉到了坐在火山口的感觉,全面中断的中日贸易和原材料输入,让这个匮乏的国家再次来到十字路口。这一次没有彷徨,没有胆怯!自信心被日俄战争惯得自以为天王老子第一的军部直接出手干涉满蒙,最终导致了目前的局面。

  身材瘦弱满眼疲惫的内阁首相坐在国会议事堂内,心中是忐忑、不安却又隐隐有些期待。他不是傻子,明白资源链断掉后日本将面临什么,但又深感此时动员全面战争太不是时候,国内的粮食问题,护宪运动,土地改革等等冲突和呼声已经搞得他焦头烂额,至于海陆之争他更是管都不敢管。军部推行增加军备与财政困难的互相对立,严重负债和赤字更是一座沉甸甸的大山。眼看现在欧战即将爆发,正式前所未有整顿内部加速工商建设转型的好时机,但日本却提前卷入了战争!而且军部还试图将其扩大,这会不会将国家带入一个越打越穷,越穷越打最终崩溃的局面呢?

  大隈重信悄悄看了眼坐在中央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翻动书卷的大正天皇,这位留着德皇威廉式的牛角胡子,上面还涂满了凡士林保持整齐的天皇陛下显然不喜欢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或许他没像上次那样将诏书卷起来当望远镜玩已经是日本的幸事了。

  冈市之助微微颤颤站了起来,这位被长州藩派系推到前台的陆相虽然已经七老八十,但腰杆还算硬朗,向心不在焉的大正天皇鞠了个躬后说道:“欧战爆发已经可以肯定,英法德俄的利益全在欧洲,那里才是他们的中心。对我国来说这是个国运转折的最好机会。出兵山东和华北,不仅可以分散支那人的兵力,分散国内矛盾和压力,提振国民士气,还能夺取青岛帮助盟友解决亚洲麻烦以换取他们对我国的支持。所以我们陆军认为,不仅应该出兵,而且兵力还要足够雄厚,集齐12至15个师团,一鼓作气推进到黄河,将支那人的战争潜力彻底打垮。”

  “4个师团就已经丢了一个,12个岂不是说要丢至少3个?看看你们打得是什么仗!既然带回那个没用的小孩子就应该提早准备敌人的报复!没有计划、没有方案,面对敌人的进攻至今拿不出任何办法,除了混乱外再也看不到其它东西!战争应该是连续性的,应该用勇气冲击对方一波接着一波,不能让敌人喘气。可你们现在呢?打打停停,跟着敌人的战略走,到现在居然还在修改计划。这是帝国陆军还是支那人的北洋小丑?还没有取得满蒙优势,就想开始更复杂和庞大战役,这不是英勇而是鲁莽!”阴阳怪气的论调从旁边响起,一听声音大家就知道这是海军在挑刺,西门子事件后海军和陆军的矛盾已经不可调和,要不是大佬们强行压下估计大打出手都有可能。现在逮到机会,萨摩藩怎能不羞辱一下长州藩那群傻武士。

  果不其然,冈市之助被激怒了,脸红耳赤反唇相讥:“那是因为帝国出了一群肮脏的蛀虫!才导致了国内时局动荡没有提前发现支那人的野心。”

  “为何不说是你们擅作主张想靠那个没用的小孩子,才将帝国拖入目前的不利局面呢?”

  大正时代的政治还算开明,至少各方都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可眼看海陆两家已经超出讨论范围变成了掐架,大隈重信也只能硬着头皮起身:“在天皇御前,大家这么没有分寸,还有没有臣子的风范?我们今天是讨论如何应对目前的时局,多事之秋还望大家能互相勉励。”

  虽然海陆两家都看不惯大隈重信,但毕竟是内阁首相,向大正行礼道歉后暂时都闭上了嘴巴。见此情景外相加藤高明清了清嗓子,他是西园寺公望一系的老牌外交家,长期在英美的大使经历使得他更清楚欧洲的局势,说道:“欧洲战争已经无法避免,此时我们若是要出兵扩大战争必须建立在日英同盟基础上,如果没有盟友支持,在世界舆论上我们将很难得到帮助,国民也会觉得师出无名。我大日本帝国虽然声威赫赫,但在国力上依然比不上欧洲一国,所以就更需要得到盟友支持以免导致他们回来后心存不满,再次出现辽东屈辱事件!我们应该主动联系盟友,告诉他们此次帝国不会抢夺他们利益,更不会向扬子江推进,相反可以帮助他们打击德国在远东的爪牙,帮助维护远东和太平洋的海权。所以我觉得出否出兵需要得到盟友的同意,否则就会将盟友推向支那一边,那样即使军队付出牺牲也不会有太大效果,反而会引起他们的担忧。”

  冈市之助冷哼一声:“现在盟友有求我们多于我们求他,我认为完全可以先进攻胶州拿下青岛和胶济铁路。这样做不仅可以拿下重要的海港和补给通道,还可以宣誓我陆军军威,将战果送给盟友当礼物化解矛盾。”

  大藏相听见几人张嘴就是怎么打,忧心忡忡叹口气,连说话都没多少力气:“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要动员多少人,需要打多久。今年的财政太困难了,因为战争我们在支那的投资已经损失超过两亿国币,为了确保银行国际信用不得不向支那人的挤兑投入了50吨黄金和300吨白银!加上这批黄金和白银本年度的赤字很可能超过一亿五千万国币,我国。”他还没说完,海陆这回居然同时呵斥:“挤兑?为什么要兑给支那人黄金!你这个藏相是怎么当的?不就是牺牲一点点国际信用嘛!”

  面对这两个只会伸手要钱的白痴,大藏相只能选择闭上嘴巴,他们也不想想这些年为了稳定负债累累的经济,日本在华超额发行了多少货币和债券?其中很多都在英美等国手中捏着,要是停止最终导致他们也来挤兑,恐怕付出整个国库都满足不了。

  面对吵成一团的几个人,大隈重信又看了眼如同泥菩萨般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大正天皇,最终叹口气:“诸位再想想吧。我先告辞了,英美特使还在等我的消息。”他行过礼后,匆匆离开国会议事堂回到首相府。

  他到没有说谎,伯纳德和汉格尔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尤其是前者更是脸色不好。欧洲或许下一秒就打开了,但这些日本矮子居然还推三阻四至今也没给任何答复,心底没点怨气是不可能的。但和国内沟通后他也知道目前政府还需要这只看门狗帮助在大英帝国无法抽身的情况下管住远东,并且也可以借此威慑中国防止他们脱离轨道。

  此外此次来也是希望能租借到金刚号战列巡洋舰和马上就要服役的第二艘姊妹舰,以增强英国海军实力控制北海将德国压在里面永远出不来,所以见到大隈重信立刻起身追问:“尊敬的首相阁下,现在可以给我答复了吗?我国政府不希望远东继续战争,因为这会将中国逼向敌人那边,严重威胁西伯利亚、东南半岛和印度平原的安危,所以俄国和法国已经发出明确信号,希望我能带回你们立刻停止一切军事行动消息,以方便俄国将远东驻军调回欧洲。还有租借金刚级战列巡洋舰的事情,这关系到我国北海安危也希望现在得到明确答复。我可以向阁下保证,如果两艘军舰出现损伤,我国都会帮助建造两艘新舰或照价赔偿。”

  别看伯纳德用了“尊敬”两个字,但口吻中却没有一点点尊敬的意思,反而显得咄咄逼人。汉格尔自然也不希望看到日本继续战争,杨秋赢了或许还能维持中美关系,实现远东刚刚开始的门户开放政策。但如果日本赢了,以他们日俄战争后的表现只会更加排挤美国,还会利用中国的庞大资源制造出更多战舰威胁美国在太平洋上的利益。

  当然,日本彻底败了也不行,虚弱远东是个长期且必须坚持的政策,所以也起身走说道:“威尔逊总统阁下也让我转达我们美国的意见,只要贵国愿意停止战争,那么我们可以去说服中国继续对贵国出口原材料,也会让他们归还之前的损失。至于是否能保住关东州我想我们也会做出努力。”

  大隈重信深吸口气,同时面对英美两家说没压力是假的,这也正是他犹豫继续战争的最大因素。说道:“关于金刚级战列巡洋舰的事情,我国海军还在商讨,但就目前来看我国暂时需要它们帮助防御德国远东舰队。”

  伯纳德的脸色一下子更黑了,自从情报得知德国在15寸舰炮上突飞猛进,巴伐利亚级居然比女王级要早服役后英国海军就坐不住了,一直希望租借包括两艘金刚级战列舰在内的数艘日本主力舰帮助以数量压倒口径,但却没想到日本居然直接就拒绝了!还以德国远东舰队为借口。上帝知道,对付那两艘装甲巡洋舰只要出动一艘鞍马级战列巡洋舰就能办到了,何必要最新的金刚级。

  这分明是不给面子嘛!

  伯纳德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问道:“租借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再等等,希望贵国能考虑到我们两国的传统盟友关系。那么停止远东战争的事情现在能告诉我了吗?”大隈重信刚要说话,秘书长突然冲了进来,看了眼两位身材高大的洋人后将一份加急电报塞入手心。拿起电报才看一眼,他的身子就猛地晃了一下!

  他这副古怪的神情让伯纳德和汉格尔都颇为诧异,但几乎同时冲进来的两人的助手却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消息!日本陆军第九旅团居然已经开始在龙口登陆!

  伯纳德脸上顿时感觉火辣火辣的,这几天他一直在劝说日本放弃战争,以便让俄国集中精力对付德国,却没想到这些小矮子一边对自己弯腰鞠躬谦卑表示正在考虑,一边却悄悄发起了新战役!居然还在距离英国控制区烟台不远的龙口直接开始登陆了!“我想,我已经没必要待在这里了!”伯纳德气恼的狠狠扔下电报,带着助手离开了首相府。而汉格尔也是摇摇头,没说一句话就离开。现在谁也没有办法了,只能看着远东局势继续滑向谁也无法预测的地步,而尼古拉二世想抽回三十万精锐远东驻军的想法只能是泡影,甚至英法都不得不必须保持远东驻军,以防局面完全失控后危害到东南半岛和重要的印度大平原的安全。

  大隈重信呆呆地看着两辆轿车驶出首相府,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任由着电报纸从指尖滑落。他现在大脑里已经一片空白,此时此刻已经没有第二条道路可走,要么跟随军部的脚步继续战争,用胜利解决杨秋和中国陆军的武装,确保盟友们在远东的利益以弥合英日同盟已经出现的裂痕,要么将权力交给那些只懂得打仗的武夫!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