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一四章 狂躁 中
  当大隈重信带着美国转达来杨秋希望和谈消息,并与犬养毅和西园寺公望等民主大佬坐下来商量对策时,却并不知道旅顺有一群狂热的军官却已经着手将日本推入深渊。

  同样,在欧罗巴大地上,狂热的气氛甚至可以将常年飘荡在北海上空的雾气驱散。

  时间其实过得并不快,但在度日如年的外交官们眼中,欧洲那根紧绷的弦已经撑不住了。7月12日,费迪南皇储遭遇刺杀两周后,奥匈帝国两个军团开始向塞尔维亚边界运动,与此同时威廉二世正式在国会发言,表示德国将竭尽全力确保盟友利益!

  仅仅四个小时后,尼古拉二世就在圣彼得堡镶满了钻石的王座上口出狂言,认为弗兰克皇帝是个老掉牙的糊涂蛋,因为他没看到俄国已经做好了准备,数百万大军正在集结,骁勇的哥萨克骑兵会踏碎欧洲,更没看到在远东还有30万“灰色牲口”。虽然仅仅一小时后俄国外交部就表示沙皇陛下当时并没说弗兰克皇帝老迈,仅仅是翻译上的误会,但此时还有人相信吗?

  整个欧洲都为两人的言论拍脑门,爱丽舍宫明确发出了战争动员令,著名的英国白厅内将军们已经毫无风度破口大骂这对脑残的表兄弟,大腹便便的海军大臣丘胖子直截了当成了泼妇,而一向言辞辛辣的泰晤士报更表示应该让王室调查一下血统,认真检查这两个还在火上浇油的傻蛋是不是维多利亚的子孙。

  散发着黄油味的步枪被发放到士兵手中,子弹成箱成箱的被打开,一门门大炮被推出,战机在天空游荡,昂贵的威尔士白煤被塞满军舰煤仓,巨大的油轮在一艘艘铁甲巨舰张开的大嘴前仅仅是一朵浪花!民用铁路运输基本瘫痪,列车被征集调用靠在最近的军营旁,青色的车皮外已经被用粉笔写满了各色各样的话语。

  “荣耀属于德意志。”

  “圣诞节回来。”

  “法兰西万岁。”

  “短暂而光荣的战斗即将开始。”

  狂热、焦躁和不安,弥漫在欧罗巴上空,即使是最最底层从不关心政治的人也能感觉到那种大战来临前的压抑和沉闷。战士再向亲人做最后告别,教堂里挤满了前来祷告的人们,梵蒂冈教廷甚至打开全城迎接四面八方赶来的祈祷者。狂热的气氛如同加勒比海最狂躁的飓风向四周发散,此时此刻已经毫不起眼的远东也在进行着最后的外交角逐,计划、交易、利益纠缠,一切的一切都在围绕着越来越紧张的欧洲局势飞速运转。

  “不!我们要一个明确而清晰地答复。”办公室内,蔡公时忠实的记录着伯纳德的每句话,紧急从河南赶来的杨度坐在沙发上,眼睛里透着一丝灼热不知在想些什么。

  伯纳德就这样站在杨秋面前,细细的眉毛让他看起来更像是意大利人,只有微微扬起的下巴才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那股子被大英帝国惯出来的傲气。杨秋对这种态度没有任何不满,这是人家的底蕴,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个时候为国家争取最大利益,所以心平气和的微笑道:“伯纳德阁下,我已经说的非常清楚,我国不会卷入欧洲纷争,如果战争爆发我们将会立刻宣布中立。至于您提出的中日问题,您觉得这是我们的过错吗?如果不是日本蓄意制造分裂,如果不是他们带走前朝皇帝,战争根本不会爆发!说到底,我仅仅是想确保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如果您觉得这样也有错,那么我想我们真的无法继续对话下去了。”

  翻译官用清晰地话语翻译完这段话后,伯纳德格外认真的看着杨秋,慢慢说道:“副总统阁下,大英帝国和贵国有着数十年的友谊,我们不希望在欧洲动荡时有人站出来捣乱。虽然我非常赞同您确保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的事情,但您如何处理青岛呢?您之前和德国的关系并不能让我们放心,如果德国用这个基地袭击我国和盟友在远东的基地,那么谁来负这个责任?而且您的军队目前云集在东北,为此俄罗斯政府不得不加强军备,使得他们无法将军队抽调回欧洲维护和平。还有西南和西藏!您的军队同样驻扎在那里,所以您必须以公开形式确保不会进入这些地区。”

  现在知道自己不是无所不能了?杨秋心地冷笑几声,脸上却还是那副淡淡的神情:“阁下可以放心,我说过绝不会卷入你们之间的纷争,中国是一个弱国,也没实力去卷入。但是!”

  杨秋话语一顿,声音昂然提高几度,他的手臂轻摆充满了个人魅力:“我想说的是,西藏和蒙古是我国内政,任何国家都不应该插手我国内部事务。我的军队为何在东北您比我更加清楚。我国和德国的关系那是之前的事情了,相信汉格尔阁下已经将我的原话带给您。至于青岛我可以向您保证,我国将会在第一时间发布公开声明,决不允许任何国家在我国领土上进行敌对战争,如果发现则等同于向我国宣战!”

  伯纳德动动嘴皮,忽然发现这个年轻人几乎堵住自己全部的话语,但为何总觉得笑容里充满着虚伪和让人不安的感觉呢?难道东方人的笑容和西方不一样?伯纳德深吸口气,行礼道:“我会督促日本政府尽快打开对话通道,但我希望在这之前您必须停止军事行动。”

  “当然。”杨秋起身最后安慰这位已经快神经断裂的远东事务特使:“只要没有子弹飞过来,我的军队绝不会开枪。”

  伯纳德并不满意的离开了,他前脚刚走蒋百里又将特劳恩带了进来。短短两周这位年近六旬的老资格外交官就看起来苍老了很多,莱因哈特亲王离开前突然从南京传出的不结盟声音让他明白这个国家已经和德国渐行渐远,但他今天还是来了,来做最后的努力。

  杨秋挥挥手,让蔡公时和杨度暂时离开后又亲自替他倒了杯咖啡,还拿出了他最喜欢的古巴雪茄,只可惜咖啡和烟草的香气却已经让他无法再安心享受,盯着杨秋的眼睛说道:“今天,我能得到什么?”

  “特劳恩阁下,我想其实您应该已经非常清楚。作为一个民主国家,不仅仅是我,任何人!都不能违背人民的意愿。如果没有该死的刺客,我想此刻我们已经可以做下来一起喝下午茶,但现在像我们这样一个贫穷弱后的国家,一个仍然在战火中煎熬的国家,能有心思去做别的事情吗?”

  缓慢的语速却让特劳恩有些愤怒,望着杨秋神色激动:“副总统阁下,也请恕我直言!从一开始,如果没有我国的全力支持,您或许根本无法坐在这个位子上!三年来,我们一直抱着两国友好的宗旨,为贵国提供了价值上亿美元的机械设备,数以百计的军官为您培训军队!您的军队能挡住日本同样离不开我国出售的武器,难道您就是这样对待一个尽全力帮助您的人吗?古老的中国谚语中有这样一句话,滴水之恩想涌泉相报!现在,欧洲的确发生了令人痛心的事情,局势也到了一触即发的时刻,但您不考虑结果吗?如果最终获胜的是我的国家,那您将如何面对我们之间的关系?”

  特劳恩像头被激怒的雄师,在只有两人的房间里咆哮着,门外蒋百里向蔡公时要了支烟,脸色也是阴晴不定。正如隐约传来的咆哮那样,如果最终获胜的是德国,该怎么办呢?作为在德国受训和学习了多年的他,深知这个国家的底蕴和实力,所以比身边两人更加担忧如果杨秋判断失误,未来的路又将艰难很多很多。

  杨秋没有被激怒,甚至没有任何表情,等到特劳恩发泄完所有怒火才淡淡说道:“阁下说的非常对,滴水之恩想涌泉相报。所以直到刚才英国特使从这里走出去,我都没有答应他解除青岛武装!我不想和德国为敌,您无法了解我此时的感觉,事实上我会穿上这身军装也是受了贵国军队的影响,当我第一次听说普法战争中那些感人事迹后,我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

  话语很轻,却给人一种无法辩驳的深信。事实上他没有撒谎,平行世界中他参加军队,完全是因为学生时代迷恋上的用钢铁和鲜血交织起来的德意志国防军,无关政治、无关思想,仅仅是纯粹的军人。遍观历史还从未有过这样一支军队让他着迷,所以选择了军装。如果没有心中那份执着,如果撇开洗刷百年耻辱的沉重,他甚至想立刻飞往德国,加入德意志国防军去攻克一座座堡垒要塞。然而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似乎察觉到自己的情绪,杨秋借香烟稳住心神,才继续说道:“特劳恩阁下,我们都身处于一个漩涡中,如果您在这个位置该如何选择?至于您说的援助,我想我有必要更正!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就都是对等的交易!那些技术和资料为贵国带来了什么我想您比我更加清楚,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依然帮助了贵国,日本已经被我拖住,三十万俄国陆军滞留远东!还有比这个更加现实的友情吗?

  公使阁下,我觉得两国之间有些东西未必要摆到桌面上。我可以很清晰的告诉您,除非贵国打通地中海至东印度航线,贵国的强大舰队能辐射两大洋确保航道安全,否则您不可能得到您想要的东西!”

  特劳恩张张嘴巴,又颓然的坐了下来。其实杨秋说的没错,之前所有合作杨秋都付出了德国想要的东西,截至目前十余万围绕在山东半岛以外的军队没有进入也同样算给足了面子。而且他也的的确确拖住了英国的走狗日本,还将尼古拉二世的叁拾万军队拖在远东。

  但自己该如何向还在期待结盟的威廉陛下交代呢?难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到头了?

  “这是我能为德意志和威廉陛下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特劳恩的脸色全被杨秋收入眼中,慢慢拉开抽屉将一份厚厚的资料摆在了他面前:“这是您想要的新药的全部实验报告,其中还有贵国两位医生的签字,他们已经证实新药可以对感染和发炎等疾病有非常好的疗效。您应该比我明白,它能挽救多少士兵,有多少人因为它而不必截肢,不必在没日没夜忍受痛苦。”

  “我需要付出什么?难道你想要青岛?”特劳恩不会傻到认为杨秋会白送,事实上这份实验数据他早已从派去的医生那里得到,国内也已经授权不惜代价得到新药。

  “还有两份新式武器资料,一种是射程达到22000米,保证可以压制目前欧洲全部该级别火力的15公厘火炮,一种是可以轻松碾压步兵的新式武器,包括他们全都交给贵国,至于代价我需要所有贵国在太平洋和印度洋的运输船只,还有一百吨黄金!”

  “您不认为这是趁火打劫吗!”特劳恩刚熄灭的怒火又蹭蹭冒了上来,虽然大部分船东都已经得到开战消息正在赶回欧洲,但还有部分没有回去,保守估计在太平洋地区活动的德国和奥匈商船还有至少20艘以上各类船舶,其中光万吨轮就至少有11艘之多!按照每艘万吨轮最低100万美元计算,也至少价值千万美元,至于100吨黄金那足足是1400万英镑,7000万美元,1亿4千万民元!

  但他刚想拒绝,杨秋却如同勾引开门的巫婆般掏出了染毒的红红苹果:“阁下,您认为一旦开战这些商船还能回到欧洲吗?就算他们全部集中到中立国同样会被扣押,或许不需要多久就会插上别国的旗帜,一分钱都收不回来。”

  特劳恩咬着牙,狠狠瞪一眼这个专挑自己软肋的家伙:“50吨黄金!至于商船我需要向国内汇报,或许战争不会爆发。”

  50吨黄金!换做平常这个数字足够打动任何人了,但现在可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因为现在的欧洲脑海里已经没有了代价两个字,你死我亡的时刻谁还在乎付出区区一点点黄金,所以立刻摇摇手指:“阁下,上回您亲口说至少值1亿美元。”

  特劳恩牙齿都快咬碎了,当初自己怎么就那么嘴贱呢?!也不客气说道:“难道做生意不可以还价的吗?”

  “哈哈。”杨秋第一次爽朗的笑了,从这句话至少证明德国已经对磺胺心动了,其实换做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出手,毕竟这是能挽救数万甚至数十万士兵生命的东西。

  “好吧,就50吨外带商船。”

  特劳恩挑挑眉毛,没想到杨秋居然这么爽快,但还没等他高兴面前这个年轻人却又抛出了条件:“不过嘛这份专利授权仅仅给贵国和贵国盟友的,而且您还必须为我进行一次免费的宣传。”

  望着他嘴角的那抹狡黠,特劳恩迅速明白了意思,毫无疑问这种药品他也会出售给英法,其实换做自己这个时候也绝对会趁机捞钱。不过他也没生气,如果德国不能率先拿到配方而被英法得到,被封锁航道禁运后再要获取就会很困难,所以这种战略性的东西是决不能耽搁的。

  何况,德国出了这么大代价,也应该让英法也出出血才行!所以他立刻就答应会在欧洲大肆宣传新药价值,不过他也提出了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出售给英法必须在三个月后。对他这种小算盘杨秋没任何不满,因为他很清楚,目前欧洲都认为战争会在三个月后结束,特劳恩无疑是想借此机会恶心自己一把,让药品价值大幅贬值。

  很快两人就达成了协议,杨秋授予德国制造和生产磺胺用于本国和盟友的专利权,还将德国2年后就能自己研制出来的k16加农炮和A7v坦克提前出售后,德国立刻从国内调集50吨黄金走奥匈帝国,然后用意大利的快速商船在半月内运抵上海完成合约。

  特劳恩带着合约起身,虽然还是很失望,但这份价值不菲且极具战略价值的东西总算是让他对国内和威廉二世有了些交代,而且杨秋也没说假话,目前中国的国家实力就算完成结盟,在德国无法解决航道提供现实支援的情况下,他们也顶多能挡住日本而不可能向北进攻拥有数千公里纵深的俄国,至于从云南和西藏出兵东南半岛和印度虽然可以办到,但那样就要承受东南沿海全部被英法日舰队炸烂的现实,所以任何头脑清晰的战略家,就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对了。”

  特劳恩堪堪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杨秋从背后站了起来,走到地图前扭过头道:“有件事我想提醒阁下,我已经得悉情报,日本陆军已经做好了进攻青岛要塞的计划,并准备将其作为换取英国支持他们继续并扩大对华战争的礼物。您觉得我应该寄一张敌国军旗插上俾斯麦山顶要塞的照片给威廉陛下,还是给他一封信,告诉他我欢迎德国赢得胜利后重回远东维护地区和平?”

  特劳恩肩膀微微一震,神色复杂的看了眼后没有任何话语走出了办公室。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