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一零章 盖州,我的命! 六
  1914年6月29日,清晨。

  盖州日军攻势被生生遏制了两天后,时针终于走到了这个时刻。

  没人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奉天野战医院内的国防军后勤军医处处长杜文豪则根本不关注外面的世界,一千多个床位上已经躺满了前线送下来的伤兵,血肉模糊的画面让很多刚出来实习的小护士们嘴唇发白。反而那些从辛亥一直跟随国防军南征北战的战地医生们早已习惯这种场面,只要伤兵一到就立刻分类筛选确保都能得到及时救助。

  “处长,百宝丹快没了。”

  “止血钳,快给我止血钳!”

  “处长。”

  踏入手术区后到处是呼喊和忙碌,来来回回的医务人员脚不沾地,和病榻上辗转反折呻吟的伤兵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些看在刚从美国学医归来不久的杜文豪眼中也格外严肃,将士们正在为国家的前途和命运浴血奋战,而这里就是自己这些人的战场!他一边走一边现场解决问题,国防军不再是封建腐朽效率低下的旧军,在这里只要有需要军方甚至会动用一切军事力量去拿到医护人员需要的设备。

  走着走着,一个年迈的背影忽然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位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老者,却身穿着医护人员的白大褂,正娴熟的指挥几位护士为伤兵清理伤口,取出大腿内的子弹。

  “那位是?”

  “是北洋医学堂的林联辉林老。”副手介绍道:“林老听闻北方告急,就带了一百多医学堂的学生来帮忙,昨晚刚到本来我想安排他们先休息,可他坚持要来看看。”

  林联辉是当年李鸿章的私人医生,可以算开创中国西医的先河人物了,这么一位人物的到来自然要去拜访,何况他也是在麻省菲利普医学院毕业,算得上杜文豪的前辈,但刚想过去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扭头看去杨秋竟然和德国驻华公使特劳恩一起走了进来。

  “副总统怎么来了?还这么早?”大家的窃窃私语中,杜文豪只能暂时丢下拜会林联辉的想法,上前行礼:“文豪见过副总统。”

  “不用客气。”杨秋摆摆手直接问道:“这里情况怎么样了?伤兵都得到安置了吗?药品跟不跟的上?”一连几个问题让人看到了杨秋对野战医院的关心,杜文豪迅速一一解答后又带着他们参观起来。

  和欧洲相比这个野战医院条件还非常简陋,医护人员也明显不足,很多人一看就是从军队临时抽调来帮忙的,缺乏专业培训所以还时常帮倒忙。只不过从特劳恩的角度来看,能在远东这个医疗条件极为简陋的地方撑起这么大野战医院已属不错。或许杨秋一大早带自己来,就是为了寻求医疗方面的支持?

  特劳恩的遐想中,杨秋已经步入了一幢特护病房,十几位护士一边查看伤势一边记录着什么,见过杨秋后还亲自介绍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这里一共有180个床位,全都是伤口处理完毕的伤兵,使用新药后伤口感染和发炎的情况已经降低很多,具体统计还没出来但从这些天的情况下,因感染死亡的人员截至目前还没超过10人。”

  “等等!”翻译叽里呱啦几句后,特劳恩和他身后几位军事观察员全都围了过来,立刻喊停杜文豪的介绍问道:“您刚才说什么?”

  杜文豪搞不清楚这帮德国人激动什么,但他也不好得罪人家,因为此时国内和德国结盟的呼声已经越来越高,尤其是战争爆发后很多人认为此事宜速不宜缓,应该早日争取有一个德国这样的外援,才能彻底打败日本将他们从大陆上赶下海。更有人表示可以以租借方式,出钱邀请庞大的德国海军主力舰队派几艘战列舰来解决让海军头疼的日本舰队,所以他耐心的又把话重复一遍,却没注意到杨秋悄然上翘的嘴角。

  上千受伤的士兵,因为感染细菌伤口发炎死亡的却还不到10人!!上帝,这些家伙是不是太会信口开河了?就算医疗条件好过十倍的欧洲也做不到这种情况。几位当年参加过普法战争的老军官更是直摇头,按照当时德国的统计,每百位伤兵中至少会有三分之一出现伤口感染迹象,就算用酒精消毒也至少有5到7人会因为感染病菌引发并发症死亡,放大十倍就是50到70人之多。

  看似不多,但如果放大到千倍万倍呢?而且发炎感染的症状可不仅仅是伤兵才会出现,在民间这个数字更加庞大!目前世界各国的科研人员都在寻找特效药物,可都没有取得任何进展,难道说特劳恩回味刚才的话,想起杜文豪说起的新药,于是迫不及待就询问起是什么药物能如此神奇。

  杜文豪看看杨秋,摇摇头:“公使阁下,目前新药还处于临床实验和绝对保密中请恕我无法回答您的问题。”

  看他的脸色,特劳恩就知道此事肯定要走杨秋的路子,连忙拉住后者语气也变得格外热情:“杨,真是让人太意外了,能告诉我是什么药品如此神奇吗?德意志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医药科研队伍,如果可以我想我们能很快解决产业化并将其推向市场。”大概怕杨秋不明白产业化的意义,还故意加重了语气:“如果真有那么神奇,我想它的价值起码超过上亿美元!”

  特劳恩一脸期待,但很多天后他就为自己说出的这个数字懊悔无比,只是现在还没意识到。杨秋望着他揉揉鼻子,今天他的确是故意带特劳恩来这里的,此时此刻欧洲应该已经被枪声搅得天下大乱,所以是时候拿出磺胺这颗重型炸弹了,可惜的是配方到成药这段路药厂花去了太多时间,至今才初步解决产业化的问题,而且产量和规模也严重不足,要不然他也不会舍得把这个下蛋金鸡拿出来卖钱。

  既然自己无法实现大规模生产,至少两三年内做不到的情况下,拿来换东西无疑是唯一选择,不然错过这场大战的话就算自己想卖也要跌价不少。何况磺胺也不是什么无法破解的东西,就算没配方只要买到成品,以欧洲目前的技术最多一年就能分析出来,所以很干脆的说道:“这是我国科研人员最近才合成的一种西式新药,我们也正在进行实验,等试验过后就考虑全面推向市场了。”

  和杨秋打交道多了,特劳恩很清楚这个全面推向市场是什么意思。中国才几家药厂?产量连自己国内医药都无法满足,推向市场的唯一途径就是出售技术专利。而且欧洲战争什么时候爆发没人知道,但除非上帝站出来重新分配世界,不然迟早会打的,所以如果新药真效用的话,那么将至少能挽救数万甚至数十万士兵的生命。想到这里他就有些迫不及待,但没等试探询问是否有购买专利的可能时,只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叮铃哐镗的坠物声,扭头看去只见蔡公时如发疯了般撞开几个医护人员,连道歉都来不及只摆摆手就猛然继续向这边冲来。

  出了什么事?

  这几天汉格尔一直和杨秋在一起,所以对这位文质彬彬的秘书已经非常熟悉,以至于看到他像头公牛般横冲直撞还以为看错了人。只有杨秋心脏猛缩!如同被什么东西砸中了脊骨,一道电流猛然从尾椎骨袭遍全身。

  “副总统,副总统!”蔡公时跌跌撞撞的跑到众人面前,来不及喘口气就大喊道:“欧洲是欧洲发来的加急电报!”

  蔡公时已经傻了,昨天傍晚起杨秋就交代他24小时守在无线电旁,亲口告诉他欧洲会发生一件重大事情。当时他还觉得奇怪,但当译电员将一封来自奥地利的电报翻译完交给他后,即使政治嗅觉再差的人,也能感觉到电报中那种紧张和大战弥漫的气息。他结结巴巴,话语从未有过的紧张,更把杨秋看成了神仙:“昨晚,奥地利皇储费迪南大公在视察演习军队时,遭到塞尔维亚激进派的刺杀!他不幸身亡了!”

  什么!

  什么!

  这不可能!

  一声声惊呼,从汉格尔和他身后那些德国军官们口中喷涌而出,蒋百里等人还在细想费迪南大公遇刺会导致什么结果时,他们这些人却已经一个个脸色凝重,甚至呼吸都变得格外困难!

  费迪南是谁?他是奥匈帝国的皇储!

  用屁股想也知道!奥匈帝国和塞尔维亚之间本来就龌蹉不断剑拔弩张,现在皇储被对方刺杀,就算是普通人都知道战争爆发不可避免!如果仅仅是两国也就算了,问题是俄国为了把手伸进巴尔干,早早就宣布将保护塞尔维亚的利益不受侵害,如果奥匈动手的话,尼古拉二世那个疯子必定会履行权利。

  靠奥匈帝国自己可搞不定拥有数千万灰色牲口和上百万彪悍哥萨克骑兵的俄罗斯帝国,所以弗兰克老皇帝势必会寻求德国帮助,两国联手尼古拉二世打不过,所以肯定要求助法国,俄法同盟又是欧洲最重要的结盟之一,如果法国也掺合进来英国势必也会卷入!

  上帝!

  这些该死的塞尔维亚蠢货!

  巴尔干的臭蛆们,他们应该被扔进地狱永不超生!

  汉格尔和军官们大声诅咒着,毫不吝啬一切能想到的脏话。没有人喜欢战争,即使他们都在为德国服务,身上穿的大部分都是德国军装,但当战争真的来临时,始作俑者的塞尔维亚和巴尔干人全被诅咒了几十遍。

  “对不起副总统阁下。”汉格尔从未如此严肃,但离开前还有意无意的点了一下:“我需要立刻回青岛,希望不久后我们能以更加亲密的关系走到一起。”

  杨秋呼吸沉重的点了点头,即使他早就知道,但能亲耳听到二十世纪改变世界的重大事件依然无法保持冷静。

  汉格尔走了,步履匆匆甚至来不及询问磺胺。望着他的背影,杨秋却猛然呵呵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片刻后连蒋百里等人都大笑了起来,让赶来汇报的雷猛一阵发傻:“司令,海城电报,日军向盖州发起了全面进攻!”

  “打吧!让岳鹏放开手来打吧,现在已经没人能阻挡我们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