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零四章 一记闷棍 下
  当晚的旅顺轻歌曼舞,烈酒飘香。随军歌妓们柳腰轻摆翩翩扭动,酒精和即将开赴战场的生死刺激让平日看起来威武不凡的军官们也格外放纵,唱歌碰杯不亦乐乎,到最后连寺内正毅都没忍住,搂着一个歌妓回房享受大战前的美好夜晚。

  士兵们也很快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样,军营内格外安静,不少人都借着最后机会给家里写信,当然也有磨刀擦枪的狂热派,更有排队冲入妓院或者强奸民女,准备在临死前体验一下女人的躁动派。就在此时两艘黑点却悄无声息从旅顺港外浮出水面。

  密封舱门打开后,潜艇内的秽气顿时被海风一扫而空。几十个大男人塞在一个闷罐子里的滋味真不好受,尤其为了保持体力还必须常吃那些高蛋白含量的豆类食物,弄得潜艇内臭气熏天,要不是有通气管,这一路来还不知道折腾成什么样子。

  即使如此还是出现了小意外,由于潜艇支援船被日本军舰连续追踪,加上02号艇无线电故障一度失去联系,导致比预计晚了两天抵达。

  对于第一次将潜艇投入实战,这种错误和意外是可以原谅的,而且一路过来也并非平静,日本海军虽然没有全力以赴,可从上海出发后还是遭遇了多艘日舰,通气管救了潜艇一命。由于日本也没有对付潜艇的经验,所以好几次保持在通气管航行深度都骗过了日本海军瞭望员。

  无论如何总算是到了。

  陈绍宽举起望远镜,这里距离旅顺还有大约五公里,两艘潜艇已经位于主航道中央,远处的城市上空还有零星灯光,最危险的炮台上暂时没发现动静,四周也没出现任何舰船。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钻出来透气的大副还没吟完,陈绍宽就笑着一巴掌拍了过去:“等抓到鱼在念,先开工了。”大副呵呵一笑,立刻带领从其它舱门爬上来的水兵向艇艉跑去,解开滑轨上的水雷慢慢放了下去。

  布雷并不像常人想象的往水里一扔完事,从定深到水下阵列都极为讲究,比如这次出发前陈绍宽就选择放弃对付几百吨驱逐舰,选择定深三米,这样一来2000吨左右的舰船由于吃水深度都不会撞到,而且这个深度在黄海和渤海交界处的浑浊水纹条件中也不易被肉眼看到。

  由于2艘艇只有24枚水雷,如果成一字或者多层拦网型布置不紧密度不够,中间还会出现很大的空隙,所以陈绍宽选择了之字水雷阵。

  顾名思义就是将24枚水雷以每枚间隔30米部署数个连续的之字形行,虽然这点水雷布置不出几个之字,但这种部署方式却有个好处。因为船队来往都是一艘挨着一艘的,间隔一般在三百米左右,只要其中一艘船触雷,那么身后的船只必然要左右偏航,这样就极有可能连续撞击到“之”字斜角上部署的水雷。

  当然这只是理论,一个连续之字形水雷阵至少需要48枚水雷,要想封锁旅顺这种外部较宽阔主航道则至少需要80枚左右,所以大伙都知道这次是赌运气。

  由于害怕惊动炮台,无论是站在围壳内指挥潜艇慢速机动的陈绍宽,还是带人往下抛水雷的大副,都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出,当1号海狼部署完率先撤到旁边后,2号缓慢靠近接替工作,两艘潜艇交错而过时上面的水兵还扬扬手互相打招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最后一枚水雷被投下后陈绍宽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热汗,大松口气立刻带两艘潜艇去远海补给兵充电,他可不想明早回来“捡漏”时因为没电导致失去最重要的水下潜航能力。

  等两艘潜艇汇合十海里外的支援船后,两根粗大的皮管立刻将宝贵柴油输入已经快见底的潜艇油箱,由于国内还无法产柴油必须花高价购买,所以此次出击如果不能干掉一艘的话,绝对是件亏本买卖。

  补充燃油和充电足足花了三个小时,等电池充满后2艘海狼又恢复了龙精虎猛,由于已经身处战区,随时都可能遭遇敌人,熬了这么久的水兵们也逐渐兴奋起来。大概是老天不负有心人,就在陈绍宽摆脱缆绳以通气管深度回头时,一支由五艘大型运输船和三艘驱逐舰组成的编队也迎着晨曦缓缓向旅顺而去。

  津九丸号是八幡制铁的注册商船,排水量7600吨,是日本最大的一艘散装货轮(日本当时没有万吨轮,第一艘要追述到20年的平安丸号,仅比中国第一艘自建万吨轮早三个月),以前主要用于汉冶萍的矿砂运输,失去汉冶萍后一度用于南洋和日本航线,直到增加了宝芬开采量后才又回到旅顺和横滨航线。

  甲板上,来自广岛号称日本陆军最精锐的第五师团士兵们倚栏而立,一队队鹭鸟迎着晨曦时而盘旋,时而俯冲追逐被船桨掀起的小鱼。

  多么和谐的画面啊!这些即将踏足大陆,再次迎接枪林弹雨洗礼的士兵不由自主唱起了家乡的歌曲。大谷喜久藏中将站在士兵们中央,望着这些年轻却没有任何紧张的脸庞非常自豪,这是一个英雄而光荣的师团。甲午第一战就是由这个师团打出来的,甚至还被载入了日本陆军史册,日露战争中又是这个师团,在最艰苦的辽阳会战中一直冲在最前面,以全师损失超过五成的代价从辽阳杀到沙河直至最后的奉天会战,一路走来都是尸山血海!

  鉴于这个师团的赫赫威名,战后天皇还特许保存所有编制,并且常驻朝鲜震慑俄国,直到1911年才撤回广岛将守护大陆前哨的任务交给16师团。

  但谁也没想到,撤回后几个月中国就爆发了辛亥革命,更在三年后发出了挑战日本的声音,至于接替自己的第16师团更是丢尽脸面,居然被中国军队踩在脚下打的丢盔弃甲,还损失了近半兵力,连天皇授予的联队战旗都丢了!

  朝野震动,国民震动!当南满岌岌可危时,日本上下想起的第一支能保卫南满生命线的部队就是第五师团。

  时隔三年后,第五师团终于回来了。

  休整三天,趁关东州全面进攻拖住敌人主力之际直击锦州这是多么美妙的一次合围战术。第五师团的威名将在自己手中更上层楼的。一定会的!大谷喜久藏想的有些痴了,丝毫没注意数公里外两根在波浪中起起伏伏的小点正在慢慢靠近。

  杨秋提出的蓝白相间条纹涂装让潜望镜被发现几率小了很多,镜片后面陈绍宽已经抑制不住兴奋,2艘日本商船,3艘租借的外国货轮,还有甲板上无处不在日军士兵要不是边上有三艘日本驱逐舰,他恨不能立刻扑上去用鱼雷狠狠来几下!

  但就是三艘驱逐舰却让他不敢太过靠近,潜艇可不是装甲厚厚的主力舰,事实上它的防护水平连几百吨的驱逐舰都比不上,一枚76毫米炮弹就有可能葬送几十条生命。

  空气已经焦灼,每位水兵都捏着拳头,鱼雷舱内三位填装和击发手一会看压力表,一会看通气阀,最后干脆拿起抹布把鱼雷管上上下下擦得透亮。

  压力,这就是压力!第一次经历战争的士兵没有不紧张的,如何排解才是关键。幸好德国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和德军一起训练近一年的水兵们也学会了用忙碌和工作来缓解紧绷的神经。在压力和期盼下,陈绍宽眼珠子慢慢亮了起来,通过他手背上鼓起的青筋,拥簇在旁边的水兵们就仿佛看到了水面上敌人正在慢慢驶入水雷阵。

  水兵们猜得不错,第一艘日本驱逐舰已经驶入了水雷阵,吃水不到两米的它不可能触碰到鱼雷,但螺旋桨带起的波浪却能将一吨重的锚雷卷出好几米,而后面的船队又格外死板,如一条直线沿着驱逐舰开辟的航道前进。

  日本海军不愧是训练严谨,即使敌人没威胁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认真的工作方式。眼看驱逐舰已经驶出水雷阵,陈绍宽有些失望了,难道日本人运气真的这么好?驱逐舰螺旋桨带起的水波会将航道上的全部水雷都卷开?

  津九丸号紧随其后进入了水雷阵,时速只有八节的它如同一座钢铁小山缓缓向旅顺港驶去,行至中段期待的爆炸依然没出现后。看来今天运气不在自己这边陈绍宽苦涩的摇摇头,没有混乱就发起进攻非常危险,但已经无法选择,只得下令:“航速6节,航向11点,鱼雷舱准。”

  就在这时,就在“备”字还在喉咙间回荡时!一阵突然响起的剧烈爆炸声猛然传来,如同一道惊雷让潜艇内的所有士兵都站了起来,疯狂涌到潜望镜旁。

  即使早就在期待这声爆炸,可当听到后陈绍宽还是一愣,眼睛飞速贴上观察镜后,远处的画面顿时刺爆了眼球!只见到,排在津九丸后面搭载了537名日本兵的运兵船船艏被已经被水柱托出了水面,然后又狠狠砸了下来没入海面以下,甲板上很多猝不及防的水兵被这种剧烈颠簸直接抛入大海,浓烟和涡流迅速在运兵船四周形成。

  一枚一吨重的水雷足足可填装450公斤黄色炸药!就算是皮糙肉厚的战列舰遇上也非死即伤,何况是一艘排水量还不到万吨,完全民用结构的运兵商船!嘟嘟嘟急促的汽笛声瞬间就响彻海面,站在津九丸号上的大谷喜久藏下巴都快掉落了,一个劲抓住冲出来的船长怒吼:“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水雷,这里一定有水雷!”船长是参加过甲午海战的老海军,立刻就意识到是触雷了,也只有水雷才会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突然出现在主航道上的水雷让运输船队躁乱起来,尤其是后面三艘雇佣的英荷商船更是纷纷躲避,虽然根据租借合同一旦出现损失日本政府会照价赔偿,可英荷水手眼中生命却是无价的!为了一点点钞票直闯有水雷的航道,这不是找死嘛。

  “去船头!所有人都上甲板观察水下我要准确地航道!该死的!这些黄皮猴子撒谎了,这里有水雷!我们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叼着烟斗,穿着丝质睡衣的荷兰籍船长不顾形象冲入船桥破口大骂,指挥水手观察海面的同时,一把抢过船舵小心翼翼操作起来,这艘货船花了他半辈子积蓄,他可不想白白失去,更不想葬身在这片不属于欧洲的大海里。

  后面两艘货轮也行动迅速,这些常年纵横大海的老海狼的确经验丰富,很快就稳住局面舰艏开始一点点偏航,而就在这时,排在第四位的英国万吨轮左侧却突然出现了两道洁白的高速尾流。

  “上帝!是鱼雷!鱼雷左满舵!这里有潜艇!该死的,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他们骗了我们!”经验丰富的英国船长怎么也没想到,在他身边居然会冒出两枚鱼雷,除了立刻意识到附近有能在水下活动的潜艇外,冷汗更是爬满了背脊。

  如果可以回头重来,他肯定会把那个来租借船只的日本猴子一枪打爆头!因为那个傻鸟根本没说这里有水雷,更没说有潜艇活动!

  此时此刻,第一艘触雷的日本运兵船甲板已经歪斜九十度,数以百计无助的日本士兵死死抓住一切能固定的东西,然而这样做依然徒劳,虽然有些人坚持到了最后,但随着“吱呀”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运兵船猛然一个大翻身,露出了布满寄生甲壳的青色船底。

  船只翻覆瞬间的巨大重力激起足足两米高的波浪,将四周还在拼命挣扎的落水士兵全都卷了进去!这一幕更加刺激了后面三艘货轮加速离开,而英国船长还没解决被鱼雷锁定的麻烦,最后一艘荷兰货船左边也出现了两道尾流。

  疯了!

  这里至少有2艘以上的潜艇!

  两枚鱼雷,以30节的速度如离弦之箭般向行动缓慢的货船激射而来,虽然英国船长勉强避开了第一枚,但第二枚还是击中了船艉。轰隆的爆炸中,数米高的洁白水柱将在那里的水手和日本兵全卷了进去,爆炸还导致船体如同被鞭子狠狠抽了一下,船艏猛然向左偏斜十几度,撞上了一枚未被发现的水雷。

  第三次爆炸响起了!率先脱离危险的津九丸号和大谷喜久藏已经手脚冰冷!几百位士兵还是小事,那艘美国船上不仅有四百多士兵,还有带来的足足六十门大炮啊!

  “离开这里,离开!这些该死的黄皮猴子!上帝啊,我做了什么!”英国船长一边叫喊一边带手下冲向救生艇,为了争抢逃生机会英国水手还和日本士兵发生了冲突,当一个性格火爆英国水手二话不说掏出左轮枪打死了两个抢救生艇的日本兵后,一场火并发生了!虽然很快被军官和船长制止,但还是有五位英国水手和七位日本兵死亡,这也导致了后来这位英国船长在控诉中国潜艇袭击商船的同时,也把日本一起带了进去,指责他们撒谎并且在混乱中为了逃生不顾国际惯例肆意屠杀英国水手。

  任何商船都无法对付一枚装450公斤烈性tnt炸药的水雷,当船长座上救生艇指挥水手奋力向岸边划去时,这艘8770吨的商船只有桅杆还露在海面上。

  虽然这一切看似漫长,但实际上三声爆炸的整个过程还不到五分钟,当最后一艘荷兰货轮也被鱼雷击中船体舯部水线以下时,三艘日本驱逐舰已经向潜艇鱼鱼雷出现方向猛烈炮击,而最后的荷兰商船同样没摆脱噩运,高速涌入船体的数百吨海水导致甲板瞬间倾泻翻覆沉没。

  一枚枚炮弹在潜艇头顶剧烈爆炸,发射完鱼雷后2艘海狼实际上就已经潜入水下,一声比一声响亮的爆炸让水兵们兴奋地跺脚叫喊时,密集的炮弹就开始砸下。

  剧烈爆炸让两艘海狼如同处于了狂风暴雨中,兴奋地心情也一下子跌倒谷底,每个人都紧张万分。

  “左满舵继续下潜。”陈绍宽虽然紧急下令规避,但也被如此多在头上爆开的炮弹吓了一跳,所有水兵都摒弃凝神,很多人甚至掏出了出发前祈求的玉佛和平安符死死攥在手心里,祈求脚下的大家伙能快点脱离危险区。

  浑黄的海水加大了驱逐舰的搜索难度,但被深深刺激的三艘驱逐舰上炮手还是一刻不停打开所有舰炮横扫四周,从76毫米到47毫米哈乞开斯机关炮,甚至连马克沁机枪都加入进来。就当他们疯狂报复,发誓一定要击沉这些偷袭者时,远处的旅顺要塞内也乱作一团。

  剧烈爆炸惊动了还光着身子肉体纠缠的寺内正毅,连忙抛下昨晚让他找回年轻的动人肉体冲出房间。

  “怎么回事?”

  “报告大将阁下!第五师团搭乘的运输船队在海面遭到了袭击,已经有两艘船沉没!”

  “等等。”大概是昨夜耗尽了太多力气,已经六十多岁又急促从房间跑出来的寺内正毅只感觉脚下发软,然后目晕眼花,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和耳鸣,停顿一下后才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这位少佐显然不知道大将阁下昨夜是多么“操劳”,大喊道:“大将阁下!第五师团搭乘的运输船队在航道上遭遇袭击,已经有两艘船沉没。”

  “什么!”

  总算听清楚噩耗的寺内正毅如同感觉脑门上被人狠狠砸了一棍子,眼前一阵黑眩。昨晚他还在说后面开始发动全面进攻彻底拿下满蒙,今早第五师团就在旅顺外海遭遇偷袭损失两艘运输船!这简直就对自己的赤裸裸羞辱!

  轰轰远处海面上又传来了几声爆炸,紧接着就是一阵密集无比的炮击声,这让寺内正毅更加疑惑,难道那支比歌姬还柔弱的中国舰队全来了?

  ps:小历史(字数不算钱)上海江南造船厂在1918年至1919年接受美国订货,制造四艘同一类型的万吨轮,都是全遮蔽甲板型散装蒸汽机货船,动力采用求新造船厂自行设计的立式三胀往复蒸汽机(这种蒸汽机虽然不如先进的蒸汽轮机马力大,但却能节省30%燃煤,是当时不要求高速的货船的普遍动力选择)和江南自产小水管锅炉。分别命名为“官府号”(mAndAriiAl)、“东方号”(orientAl)、“震旦号”(cAthey)。

  船长135米,宽16.7米,深11.6米,航速11节,排水量14750吨。其中第一艘“官府号”于1920年6月3日下水(比日本第一艘平安丸号晚三个月),四船都经美国运输部严格验收后交付。

  与首航触礁的第一艘“跃进号”相比,这四艘中有三艘都投入风高浪急的大西洋航线并使用到二战前夕。无论何种说法,历史就是历史,晚清至民国前十年经过洋务运动后的中国工业水平和技术还是能勉强跟上世界脚步的,但因为国内动乱且没有任何需求,所以才导致制造业慢慢萎缩直至49年的一穷二白……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