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七八章 当你的面打!
  西华门事件后第三天,回国休整的埃姆登号在发出嘹亮的汽笛声后,缓缓驶入了扬子江黄金水道,当须发皆白的老莱因哈特亲王带着普鲁士皇帝陛下的期望,神采奕奕走下舷梯时,立刻被闻风而来的中外媒体彻彻底底包围起来,而这位纵横普鲁士的老资格外交官也以最简单最直白的方式道出来了来意,那就是德国希望与中国建立更加密切的友好关系。

  除了这句话外,他还展示了威廉二世皇帝陛下的善意,包括一次性向民国政府援助5个陆军师的全部装备,由克虏伯、莱茵金属牵头对汉阳、重庆和洛阳三家重工业集团提供技术升级,帮助修建一家大型造船厂,合资建设其它各类工厂9家,其中就包括杨秋念念不忘的黔滇边界的百万吨水城钢厂计划,援建玉门至新疆、包头至库伦两条铁路,还将提供总价值5亿马克的复兴贷款。

  大手笔!绝绝对对的大手笔,而且全部打在了杨秋的软肋上,如果不是知道历史进程,他肯定会毫不犹豫投入德国怀抱,只可惜再有一个多月枪声就将响起,这些东西将注定是镜花水月。

  但这么大手笔显然对英法震动不小,谁也没想到神经质的威廉二世居然脑子坏到了这个程度,对一个半殖民地国家进行如此大的工商援助。

  记者们同样是疯狂地,尤其是国内记者,那些之前还在叫嚣杨秋不够明智,不应该联盟德国的记者全部调转笔锋,加入了支持联盟的呼吁中。如此神速的转变没有别的原因,完完全全是利益驱动,报纸也不是说能开办就开办的,身后都有一些老板或者势力支持,这些人实在是太眼红这份德国清单后面的商机了。

  别的不说,就以湖北工业集团为例,经过整合和采用分包采购的新工业模式后,就养活了国内一大批私人企业,从木质枪托到手榴弹木柄,从大炮的车轮到铆钉,很多都被承包给了有能力的私营工厂。最近一桩大买卖就在上个月,上海大亨朱志尧拜会工业部长申树楷后,求新机器厂就立刻拿到了一笔总价值300万的大炮脚架的合同,江南造船厂还订购了8台他设计的66吨大型蒸汽机,光这两笔就保证求新厂几年内都不用担心生意,还能赚上百万!谁不眼红?

  通过这些事例,国内工商界终于是彻底的明白过来什么叫实业,实业不是说你建一家厂从铆钉、铁丝、钢板全要自己搞,而是可以单做一项,然后将这些单项运输到类似湖北、重庆这些大厂,再组装成成品,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只要你挂在链条上那么就不愁没饭吃。

  德国一下子合资援建9家大工厂,就意味着9条产业链,这个时候不使劲鼓吹把自己困在链条上,难道等链条都挤满了再削尖脑袋往里钻?所以这些大老板和势力立刻就让下面的记者调转炮口,连民党最后据点新加坡《南洋日报》都一下子改了口风,只有几家独立运行的报纸和洋报纸还比较客观。

  当全国上下风向陡变时,那个决定者的一举一动开始微妙起来,整个远东都知道能决定是否走出这一步的人不是大总统,也不是总理,虽然他们两人也都是国社执委,但却无法遮盖那个从辛亥年枪林弹雨中走出来,横扫西南、奠定民国根基,北伐统一全国,早就可以坐上那个位子,至今依然掌握着全国军财大权的年轻挺拔身姿。

  嘚嘚有力的皮靴撞击地板声,让等在东交民巷美国公使馆大会议室内的朱尔典一阵皱眉,身为在座最有权势的外交官,一度以个人威望建立起各国对华统一原则的他,却从未感觉如此不安,那清脆的声音似乎怎么也挡不住,一声声往耳朵里钻。

  两位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推开门后,刺目的阳光立刻从门口撒入晃得一阵眼晕,阳光下让众人等待了足足五天的修长身影终于出现,杨秋带着微笑走进了会议室,礼貌地向每位公使和代表点头致意:“非常抱歉,青岛要塞的海风似乎太猛烈了,让诸位久等实在是杨某的过错。”

  “副总统阁下太客气了,想必您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吧?”已经从汉格尔密电中得知杨秋还在犹豫结盟后,窦麦乐起身代表大家欢迎。他无疑是在座最轻松的一位,因为就算中德真的结盟,杨秋和民国政府也已经答应绝不会放弃与美国的良好合作,反而准备开放更多地区建立类似汉口和重庆的中美贸易区。

  “谢谢诸位的关心,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在陪同的汉格尔指引下杨秋坐在了最中间,伍廷芳和助手在他左边,右边留给了蔡公时和蔡锷等人。

  “副总统阁下,我们今天希望能从您口中。”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愿意耽误时间,但朱尔典刚准备单刀直入却被打断:“对不起公使阁下,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想先和日本代表聊聊。”说完后,目光缓缓扭向了日本公使临时代表松平恒雄,因为日本公使山座圆次郎重病无法行驶公使职责,所以由他暂代。

  这位有着会津藩武士血统的一等参赞毫不畏惧的将眼神对了上来,甚至不愿意承认杨秋的公职,冷傲道:“阁下有什么话对我说?”

  杨秋冷冷的看着他,身子慢慢前倾:“他,到旅顺了吗?”

  松平恒雄还以为他会出什么奇招,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早已胸有成竹的问题,直接摇头:“我不明白阁下的意思。”其实每个人都知道那个他是谁,对于日本擅自带走那个小皇帝的事情,朱尔典和法俄两国公使也非常生气,虽然他们从未想过要与中国结盟,但也不想激化矛盾,只想保持目前的政策采取拖延方式不要被德国渔利,为此英法等国甚至做好稍稍让出些利益的准备,但日本这手却无疑将杨秋推到了敌对面上,要不是身陷欧洲无法脱身致使必须继续维持英日同盟,用这条看门狗来维护这几年的远东利益,说不定白厅都有了取消结盟的想法。

  “很好。”杨秋也不恼怒,转头看向了朱尔典和法国公使康悌。

  实际上他最清楚英法两国的心思,在战前兵力、国力、态势都全面占优的情况下他们一直认为自己只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也和德国一样认为即使爆发也将是光荣而短暂的,所以只要日本能用牵制住中国,等掉过头来远东还是殖民乐园。历史上北洋政府一开始就打算加入协约,但由于日本阻挠,加上英法国内也没人认为需要一个殖民地帮助,直到法国被德国打的人力资源都出现问题后才开始认真考虑,那时日本也占据了青岛辐射整个山东,加上美国也已经无心在远东继续牵制日本而是全力准备参战,这才有了五十万劳工和差点派出的欧洲远征军。

  所以他现在也不急,先不说就算现在想进去也进不去,光是日本就绝对会阻挠自己加入,对此刻的英国来说,日本的话远比他说的话有效多了,于是立刻按住了正打开记事本,准备记录会谈详要的伍廷芳:“伍外长,我有些累了,就不参加此次会议了。”

  伍廷芳被他按得一愣,这算什么意思?虽然坐了一夜火车,下车后又立刻赶来但也没到才说两句话就累了的程度啊!眼看自己准备了几天,想依靠此次谈判拿回些好处的计划全泡汤,他再次急了,还好前几天被骂几句后才没直接发飙,问道:“副总统,您这是。”

  杨秋也没回答,扭头看向了朱尔典:“请转达我对阿斯奎斯首相的敬意,代我告诉他,大英帝国最大的错误就是任命了阁下为公使!”

  啪!

  哪怕是再好的涵养,朱尔典也动了真怒,他没想到杨秋竟然当着这么多国家使节的面对自己羞辱,狠狠一拍桌子:“副总统阁下,请注意您的用词!别害了您的国家!”

  “是的!我很清楚,但我更加清楚,您应该知道那个人为何会被带往南满?对任何一个试图分裂我的国家的人,我没有必要去尊敬!”杨秋傲然自语:“我会失败,没有人能长盛不衰,也没有国家会永远保持胜利!对于各位想知道的结盟,我想我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告诉诸位,因为目前诸位还都没有承认我国政府!在你们眼中我们只是草寇,只是远东破坏者!

  至于为什么至今没有得到承认?我想阁下比我更加清楚,您在其中的作用不需要我来讲述!你无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诞生,无视四万万中华儿女的呼喊,您想尽一切办法遏制这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为此,您甚至坐视一个试图分裂我国的人坐在这里!”

  “如果我支持德国分裂爱尔兰,阁下会愿意和我坐下来谈判吗?”杨秋的手指狠狠指向了脸色铁青的松平恒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没有实力前英法根本不会考虑让自己加入,所以只有打赢日本让他们看到自己的实力后,才能真正坐下来,所以干脆把想骂的话全骂出来,也省的自己心里憋屈。

  这番惊天动地的叱责让各国公使目瞪口呆,就连窦麦乐都怀疑之前他之前说还没考虑结盟是不是敷衍,直到见他向汉格尔眨眼微笑,才稍稍松了口气。但在跨出大门前,杨秋脚步却又猛地一收:“蔡锷将军!传我命令,任命岳鹏中将为东北战区总司令,从此刻起他可以采取任何手段,确保国家统一和完整!”

  当人家面向满蒙独立军宣战?!还没从刚才的惊天怒斥中清醒过来的蔡锷愣了愣,看看伍廷芳又扫了眼四周面色难看的各国公使,在已经快要气炸的松平恒雄脸上逗留片刻后,才慢慢举起右臂敬礼:“是!”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