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七五章 西华门外

第二七五章 西华门外

  五月初最重大事情莫过于进行的中德联合军事演习和直辖市建设,前者主要是国际政治的博弈,后者则是继续深化国内改革的重要序章。

  阎锡山坐在火车上不算很开心,他不是那种勇于开拓的人,所以离开山西老家根据地后总觉得不踏实,北京是什么地方?保守势力盘根错节不说,还是洋人和日本虎视眈眈的地区,虽说改直辖市后北京市长和各省省长同级,还非国社党官员不用,应该算被认为是国社中央嫡系了,可怎么感觉总有事要发生呢?

  他叹了口气,随着火车一点点靠近北京车站,开始收拾随身行李。

  除了他带来的人外,此次来北京赴任的还有位“插班生”,这位华侨子弟名叫廖仲恺,新任北京市财政局局长,国社第四期政治培训班学员,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不是国社而是死对头的民党成员,在民党高层被接连曝光丑事和勾结日本的事情土崩瓦解后,是他在民党内率先提出放弃争议全面与国社合作的倡导,并且还以民党干事的身份主动前往国社政治培训班学习。

  河南与陕西曝出国利用打击土匪之际进行土地改革的事情后,全国上下无不指责,但他却公开以民党的身份表示拥护,甚至撰文指出应该在全国推行,以实现土地均分,提高农民种地积极性。这种表态得罪了很多民党保守人士和士绅,身在新加坡不敢回国的胡汉民等人甚至骂他是民党叛徒。

  杨秋敢大胆地将死对头民党成员放到北京出任市财政局局长,既有告诉世人他用人只看才能,也释放出了不想把民党彻底整死的想法,更有用民党来牵制自己,不要对财政乱下黑手的想法。随着晋军第六步兵师交给一心要洗雪前耻的吴佩孚,财政局又是民党的人,他这个前任山西都督算是领教到了杨秋三权分立的厉害。

  “仲恺别看了。”阎锡山深吸口气,招呼看报的廖仲恺下车。既来之则安之,起码这个北京市市长还是大有可为,尤其是天津也被改为直辖市却不派市长后,他这位市长其实应该说是大京津地区最高政府官员了,比之前窝在山西总算是踏出了步入中央的重要一步。

  一行人才刚踏入车站,阎锡山就看到胸口满是“零碎”的段祺瑞带着北京留守府各级官员和军方要员前来迎接,里面竟然还夹杂着几位洋人。

  “百川啊,总算是把你盼来了。”段祺瑞换上了国防军制式军装后,却依然把北洋那些零碎勋章挂得满胸都是,阳光下晃得人眼晕。

  “锡山见过司令。”阎锡山连忙赶上去几步,笑道:“让您在这里等我,实在是罪过,罪过。”

  “呵呵,都说百川你把山西治理的仅仅有条,今日来我们北京赴任可要继续多用用心思,偌大的京津是我们这些人的根子,可不能再衰败下去了。”段祺瑞话里有话,什么叫“我们这些人的根子?”明显是不满被调走,要阎锡山继续保护北洋剩下的那么点遗老遗少,但他越是这样越是让廖仲恺暗暗发笑,难怪都说北洋三杰中以这位最刚愎自用,明明斗不过杨秋却要用这种方式来暗示,岂不是更加恼人厌恶。

  阎锡山也是玲珑心,怎么会听不出他的话,敷衍了句后说道:“段司令尽管放心赴任,既然大总统任命阎某当北京市市长,怎么说也要守住这一亩三分地做出点成绩的。”他这几句说得滴水不漏,虽然天下人都知道他是杨秋安排来的,却偏偏推到了黎元洪身上,那意思就是说你要有什么委屈找总统去,别和我这么个小市长较劲。

  段祺瑞嘴角抽了几下,此刻人多也不好发作只拉着他的手说要给新任市长接风洗尘,阎锡山也拉不下脸来拒绝,所以带着廖仲恺等人就准备赴宴,刚要上车身后却忽然响起了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百川兄,日本一别数年,你还是风采依旧。”

  阎锡山连忙扭过头,却见到身材矮小,圆圆脸鼻子下留着一撮小胡子的土肥原贤二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后。

  “土肥君?你什么时候来北京了。”

  阎锡山没想到会在北京遇上土肥原贤二,两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老同学,当年在日本陆士学习时土肥原贤二还缠着他学山西话,他本人也去土肥原家中做过客,还多次就日本和中国关系进行过讨论,算得上比较好的朋友。

  “我是去年来的。”土肥原贤二避开了自己目前的工作,只说在公使馆任武官,最后他还故意用上了山西口音笑问道:“百川兄看我的山西话说得还可以吗?你离开日本后我可练习了很久。”

  “好。比我说的还顺溜,要是来在两坛老陈醋泡泡就更地道了。”

  “不不,你饶了我吧。”听到老陈醋的名字土肥原贤二就浑身发麻,因为当年阎锡山刚入学时从家乡带来一小坛陈醋,他为了学习中国文化被骗得硬生生灌了一碗,结果足足几天都感觉舌苔发麻,以至于在那以后他滴醋不沾。

  亲切道:“多年不见,百川兄现在已经贵为北京市市长,恰好我也要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还望多多照顾。”阎锡山不疑有它,在他眼里土肥原贤二为人非常不错,又喜好中国文化所以两人越聊越起劲,还把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廖仲恺拉来介绍给他认识。

  这一幕让前来迎接的季福成不禁暗暗皱眉,没想到阎锡山居然和日本人关系这么好,不禁暗想杨秋是不是错了,把他安排在北京会不会到最后闹出通敌事件。

  就在土肥原贤二和阎锡山聊得欢畅,一路同车参加段祺瑞为新市长准备的接风宴时,另一辆黑色福特轿车也缓缓向西华门驶去。

  西华门是当年八国联军入京后老佛爷和皇上出逃的地方,今天这里又挤满了不少人,最前面是一排孔武有力的太监,他们一人背着一个大包袱,里全是皇家古玩珍藏,腰里还插着昨夜隔墙扔进来的左轮手枪。在他们身后,小皇帝已经换成了一身太监装束,满脸懵懂的望着两位太傅和四周的太监们还很好奇,不时摸摸这个抓抓那个,还想拿一把枪玩玩。

  伊克坦连忙按住顽皮的小皇帝,问道:“怎么样?车子可来?”

  “还没呢大人。”

  伊克坦心里也急,但又怕这些太监到时候不顶事,鼓劲道:“一会外面闹起来后你们就使劲往外冲,这包袱里物件就算给你们的酬劳,愿意回老家去的也不追究,想去旅顺的到了那边报上老夫名字自然有人招呼,将来复国成了皇上保证不会忘记你们。”

  “奴才谢谢大人。”太监们哪有心思去旅顺,他们想的就是包袱里这些好东西,这可是有钱没处买的皇家珍藏!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连鸟都没了,搏一把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纷纷表示会给皇上打掩护,保护他们顺利上车。

  就在这些太监表忠心时,一阵轻微的汽车声忽然远远响起,隔着门缝只见到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向西华门这边驶来,两人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

  北洋倒台后国防军迅速接管了北京防务,先是2旅代管了几个月,直到国民警卫队和101师抵达后才北上奉天。为了杜绝之前的盗卖古玩等事件,国防军加大了对紫禁城进出的监管,杀了一批人后这股风总算是被稍稍遏制,但私底下还是有不少珍藏流出。

  今日带队的是一位班长,手下的人数也比昨天明显少了一截,不少人都被抽走去迎接和保护新来的市长,当然为何从这里抽人的原因就不足外人道也。

  北京不比国内其它地方,达官贵人不少所以汽车也时常能见到,驻守西华门的士兵也没太在意,只要车辆不靠近就行,但就在战士们保持警惕时,远处斜刺里却突然窜出了一大帮地痞,大呼小叫追打喊杀,看上去倒像是两拨人在抢地盘斗殴。

  “嘀嘀。”带队的班长迅速吹响口哨,见到几个士兵跑来立刻喊道:“去几个人全控制起来,派人去联系巡警,别在这里闹出事情。”

  班长生怕在这里闹出事情,所以就想带人阻止这些地痞斗殴,却没刚冲到那些地痞前,身后紧闭的西华门就猛然打开,七八位背着大包袱的太监突然从里面冲了出来。

  守在门外的士兵注意力都在远处那些地痞身上,触不及防下眼看就要被这些太监跑掉,见到他们背着大包小包大伙眼睛都红了,这些东西要是流散出去,轻则他们受罚,重责整个部队都要面临大过处分!所以连忙对天鸣枪让这些太监停下。

  满包袱的皇家珍藏只要带出去一件那就是几辈子吃喝不愁,何况还有人煽动,所以这些太监亡命了,纷纷掏出手枪一边跑一边向士兵开枪。啪啪的枪声顿时让西华门口乱做一团,士兵们怎么也没想到太监们居然搞到了手枪,顿时有好几个士兵被打中,剩下的立刻和举枪还击进行武力抓捕。

  班长还以为这是内外勾结的武装抢宝而已,所以立刻组织大家追击那些太监,士兵人多片刻后就逐步扭转了劣势,好几个太监都被打死。但大家都没注意到,就在最混乱的时刻,刚才还好像被吓得停在路边的轿车却猛然加速冲到了西华门门口,将木质岗亭连带一位哨兵直接撞死后,门内再次钻出几个人影冲入了轿车,这一幕顿时让班长目赤欲裂,连忙大喊堵住汽车。

  但这已经太晚了,当几个人影钻入车内后,车子里陡然扔出了几颗手榴弹,剧烈的爆炸烟雾中,这辆没有任何标志的福特汽车突然加速向东交民巷方向驶去。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