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零章 新武器和改革
  书桌上,一盏煤油灯散发出刺鼻的味道。

  河南有煤却没电厂,军队虽然有备用发电机但因为汽油现在是战略资源,就算杨秋都必须尽量节省。延长“油一井”虽然已经控制在手中,但每天近10桶原油与源源不断增加的飞机和车船需求相比实在是杯水车薪,万幸的是雇请的美国石油探测队已经锁定了另外三个油井正在加速勘钻。

  汉江油田勘测也传来了好消息,第一口油井已经喷油,不过这两地储量实在太小,而且地质复杂运输不便,所以美国石油公司代表认为就算是建设起来每天也最多只有500桶,当场就拒绝了进行深入石油合作的可能。大庆太深技术上办不到、胜利油田容易引来日本觊觎,唯一有希望就是玉门油田,这也是他迫不及待进军西北的重要原因,如果能在20年前修好陇海线西段,就可以缓解国内用油压力。

  当然,最好的油田在海外,只是现在他就算找出来也会被别人吞掉,不如继续埋在地下等待良机。

  灯下的杨秋此刻还没有太关注石油,毕竟国内石油消费基本是空白,还有时间一点点去弥补,他现在看的是安国梁送来的东营交战报告。

  区区一个日本大队就让精锐骑兵团损伤近半,而且最后日军七成以上都选择了战死,可见日军战斗力非常顽强,就算是最精锐的国防军几个旅正面相持都不一定能占到便宜。从安国梁的报告看,骑兵团之所以损失这么大,在于被步兵抢占工事后缺乏有效的重火力,尤其是直射火力仅靠7.62毫米机枪无法做到有效压制,所以建议给骑兵团配发70毫米步兵炮。

  70毫米步兵炮重量轻分解容易,但毕竟也有数百公斤,会严重影响骑兵的长距离机动能力,何况陆军各部队还眼巴巴等着换装大量57和75毫米野炮呢,所以决定让刘庆恩仿造m2hB型12.7毫米重机枪和85毫米无后坐力炮。m2hB对目前已经能自造马克沁的湖北来说已经没有技术壁垒,无非就是产量速度罢了,早点造出来除了可以申请专利外还能给配给装甲车部队,但无后坐力炮就比较麻烦,虽然它一战时期就出现,但弹药技术真正成熟是在40年代的苏联,以目前国内技术就算是对着图纸仿造也需要一定时间。

  吴佩孚和韩勇等四人鼻青脸肿站在旁边静静等待,他站在这里快半小时了,可杨秋却连眼角都没抬一下,既不说让他们离开,也不询问任何事情,就仿佛面前四个刚从禁闭室放出来的大男人是空气般。

  这让他和彭寿莘很不习惯,但见到韩勇和戴金唐神色不动就这么站着,也不好擅自移动。

  轻轻地敲门声响起后,陈果夫和戴天仇联袂出现在了门口,端着咖啡的陈果夫对站在边上的四人明显没反应过来,愣了下后才把咖啡放在桌上。

  他现在是国社党党务处秘书长,帮助杨秋处理党务,虽然很多人都说他太年轻可杨秋却坚持用他,一来是因为党派在此时的中国还属于新鲜事物,需要勇于拓展年轻人,二来国社提倡的是在国家社会主义的基础上进行民主化改革,提倡大国家概念,着重提升工农阶层的地位并致力于国民教育和国民福利,打击保守派、废除等激进思想,所以也需要敢于站出来说话的年轻人。

  陈果夫做的也很好,一年多来加入国社的年轻人曾爆发式增长,仅仅登记在册的18至30岁党员就超过250万,大部分都是学生、士兵和工人阶层,提倡的军国民教育和大国理念很受热血年轻人欢迎,甚至影响到了国会正在草拟的民国教育法案。

  当然,国社能发展如此迅速,也离不开戴天仇的那支笔,他现在是国社最重要的喉舌之一,影响力已经堪比笔锋辛辣著称的申报无党派人士黄远生。

  带着苦涩味道的黑咖啡让戴天仇避开两步。说来好笑,他之前见到杨秋爱喝咖啡,也托人从美国买了一些,但他不懂调配方法就这么磨碎直接加水喝,后果当然是舌苔发麻几天都尝不出其它味道,所以对这个味道格外忌惮。

  杨秋笑笑他,扭头看了眼陈果夫,发现他最近瘦了很多,知道他的心思问道:“英士兄还好吗?”

  陈其美被爆料在明知有人刺杀宋教仁时,却故意不告知后还派人准备去灭口后顿时声誉扫地,就连民党内部对他也是喊打喊杀,认为正是他导致了民党最终分裂和落寞,于是落井下石重新翻出刺杀陶成章的案件,加上与青帮牵连太深涉险贩卖鸦片等等犯罪,上月在上海被判刑15年。此事对陈果夫影响很大,很多人都觉得他不应该在出任党务秘书的职务,幸好杨秋却没在意这件事,不仅继续留用此次还派他来河南与慕容翰搭档,准备借在河南竖立改革使点的机会,进一步巩固国社独大的地位。

  “二叔他人倒还好,就是消沉了很多。”想到以前陈其美对自己的关怀,陈果夫说话时眼眶还有些红。

  杨秋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叔叔是叔叔,工作是工作,在美国父子分数不同党派的事情多得很,至于英士兄我能做的就是关照让他少受点苦,希望他能借此机会反省。”

  陈果夫当过一任杨秋的秘书,深知的脾气,能关照上海监狱不让陈其美在里面受苦已经算破天了,连忙感谢道:“谢谢主席,我会劝叔叔安心反省,争取早日减刑回家。”

  杨秋点点头,端着咖啡走到了鼻青脸肿的四人面前,忽然向戴天仇招招手:“天仇,相机带了吗?来给我们的大英雄拍张照连留念一下。”

  戴天仇当场就捂住嘴巴笑了起来,连心绪不佳的陈果夫都莞尔乐了,四人这副模样要是见报那还不知道要打击多少想加入国防军的年轻人了,韩勇和戴金堂还好,但吴佩孚终于忍不住了,傻站在这里半小时不说,现在居然还让拍下自己最狼狈的照片,带着一丝怒气说道:“士可杀不可辱!总司令何必作弄佩孚。”

  “恩,总算还有些脾气。”杨秋故意没看他,扭向了彭寿莘:“彭尔刺,北洋三镇有名的大嘴巴,作战勇猛善待下属,曹锟都多次被你气的说不上话来,怎么到我这里一句话都没了?”

  彭寿莘张张嘴,腮帮子上的青印还没散去,说道:“老彭我没别的本事,就是觉得总司令您不该对子玉有偏见,他的本事我知道,绝对在那个陈二庵和靳云鹏之上,当初我们回缩潼关的确有欠考虑的地方,但子玉看破战局总归是对的吧?”

  杨秋没有回答,却转向吴佩孚盯着他的眼睛忽然提高声音:“我打了李烈钧三个巴掌的事情知道吗?”

  两人没想到他忽然提这件事,见到那双不善的眼神竟然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三耳光暴打李烈钧这件事早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就连洋人报纸都转载了这个消息,三个耳光配合三个理由,着实打醒了很多还沉静在革命中的人,所以不仅没人说他粗暴,反而引来一阵叫好声。

  吴佩孚可不想被人打三个耳光,但还没点头杨秋就发飙了,指着鼻子骂道:“抢占潼关的确是好棋,但再好的棋也必须服从棋盘的安排,擅自跳出棋盘的天马行空不是军队需要的东西!军队要的是纪律,是服从!擅自修改军令放在我这里足可以枪毙你七八次!想当名将?好啊!从明天起就给我去训练营和士兵一起操练三个月,要是还不懂什么是军人,什么是服从,就和李烈钧一样给我去边关当班长一辈子别回来!”

  杨秋一把将桌上将调往汉阳新兵训练营的命令扔到了他怀里,看看上面国防部和总司令的大印,吴佩孚心底苦笑,这回自己真是踢到铁板了,但相比回家养老还是新兵营吸引力更大些,起码能让自己从最底层看看国防军和老北洋到底有何不同。

  将四人大骂一通赶走后,杨秋却微笑了起来,从桌上拿起了他写的河南土地改革试点方案交给陈果夫:“你们俩即刻起郑州,慕容翰那边肯定需要帮手,而且这也是个扩大国社在国民心中地位的好机会,你们俩一定要好好把握。再代我转告他一声,该狠的时候就下狠手,该放下时就放下,大胆去做,我在南京给他撑腰。”

  陈果夫和戴天仇接过文件,一刻都不敢耽误立刻上火车赶往郑州,此时刚刚接任河南省省长的慕容翰也对着一大堆土豪名单磨刀霍霍,由于杨秋决心将河南和陕西作为推行改革的试点,所以他这两天一直在研究先从哪里下手。

  慕容翰虽然年轻,但特意被派来辅佐他进行改革的杨度可不敢轻视,年纪轻轻就敢被杨秋摆上省长高位的人岂能简单,所以见到他一直在遴选从哪里下手时,微微一笑从众人名单中挑出了一个。

  “齐耀琳?”

  “袁世凯的心腹,前北洋河南行军大总管,利用职权贪没钱款数百万之巨,还勾结土豪侵吞上好水田数万亩之巨。”杨度嘴角一勾,笑容里带着几分狡诈:“这可是一条大肥羊。”

  慕容翰知道杨秋派他来河南的意思,乱世重典是少不了,所以很干脆一拍桌子:“就是他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