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七章 打服吴佩孚
  帐篷内,行军包被仍在床尾,生活用品散乱的到处都是,可吴佩孚也懒得收拾,就这么躺在行军床上眼神涣散凝望头顶。

  北洋败了。

  当初袁世凯决心打这一仗时,他就做好奋战两三年的准备,想依靠北洋发挥所长打出个流芳百世来,却没想到才几个月时间北洋完蛋了。外面的吵杂告诉他,一场大清洗已经开始,几十万北洋和附属军到最后仅留下4个师,这还包括已经投效杨秋的奉军14师,加上6师和14师各有一个北洋旅,满打满算才给了11个旅的配额。11个旅撑死也就五万余人,连三分之一都安置不了,这个杨秋,真敢下手!

  吴佩孚翻了个身,满心不是滋味。

  没人会想到盛极一时的北洋会败得如此迅速,其中国防军战斗力增长是原因,更大原因却要归咎于倪嗣冲的突然遇害,使得处于南北两线中央的安徽出现了一个上百公里的大漏洞,被人家一个旅强行横插郑州,大桥失守后第一军上下近十万人从此没有归路。

  此外北洋军纪律差也是大问题,因为纪律差导致得知河南大桥失守后,绝大部分士兵都无心再战,毅军更是干脆无比的拔下军装逃跑,甚至第二军军长段芝贵都直接逃回北京,最终导致全线崩溃。

  被杨秋毫不留情扇一顿耳光扒掉皮后他才发现,原来这支自认的强军早已暮气沉沉烂到了根子上,士兵混一天是一天,王士珍和徐世昌避世不出,段祺瑞刚愎自用,冯华甫不想打内战,剩息曹锟李纯之辈只顾着捞钱,要知道这还只是内战,如果遇上强大的日本陆军还不知道会败得多惨呢。

  败就败了没那么多废话,只是自己该怎么办呢?到现在还没有委任下来,前路茫茫难道真要回家做寓公?梦想和事业不要了?练出一支世界强军的理想也放弃?他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第八师啊!好不容易当上师长拉起了一支队伍,两月心血硬是弄出了几千好苗子,现在全被别人吞了,哎。

  吴佩孚叹口气,想睡觉却发现比不上眼睛后正要起身出去走走,就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暴喝。

  “吴秀才,算账的来了。”

  叫嚷声也惊动了四周的北洋军官,不少人见到两人身上的军装还有不屑,可韩勇和18旅旅长戴金堂管不了这些,他们今天就是是专程来找吴佩孚晦气的。

  两人是同乡,又都是当年湖北武备学堂的师兄弟,前者大军挥戈西南时被吴佩孚偷袭襄阳,后者更是在潼关上损失了几百号兄弟,虽然现在两军合并但这口气一直没出出来,加上又得到了授命,就理直气壮联袂来找吴秀才算账。

  彭寿莘见到两人来势汹汹开始还很担忧,但见两人身上一件武器都没有,拱拱手问道:“在下彭寿莘,两位是?”

  韩勇和戴金堂都对彭寿莘的动作皱皱眉,两人已经知道他要出任21旅旅长的事,但今日自己穿的是军装,怎么能用江湖礼节?不过两人也没多说,敬了个礼道:“国防军42团团长韩勇(第18山地旅旅长戴金堂)见过彭旅长。”

  听到他们自报门号,彭寿莘心底咯噔下,暗道原来是来找场子来了,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不知两位兄弟找吴师长有什么事?”

  其实当初襄阳被偷袭42团损失并不大,可韩勇却一直觉得自己被偷袭不舒服,何况彭寿莘也是主要参与者,干脆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吴子玉。”

  “在下就是吴子玉。”

  韩勇刚说完,吴佩孚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见到他戴金堂气就不打一处来,敬个礼后说道:“没别的事,就是想和吴师长切磋几下,也好告慰几百兄弟在天之灵。”

  他说完后很干脆的挽起袖子准备开打,吴佩孚是秀才,行伍生涯里虽然也练过拳脚但和高高大大的戴金堂站在一起明显矮了一截,所以不等他答复彭寿莘就恼怒起来:“当初大家各为其主,生死各安天命,今日已经联合统一,为何还来找麻烦?”

  戴金堂眼睛红红:“军令如山戴某不敢违抗,但几百兄弟我总要给他们个交代!”

  “正好,兄弟我也有份,那就一起来。”彭寿莘这几天一郁闷呢,正想找谁掐一架泻泻火,吴佩孚虽然也是满肚子火苗蹭蹭往上冒,但看两人的体格就知道是长期训练的好手,开打肯定吃亏,所以强压火气说道:“你们死了几百兄弟,吴某也丢了不少兄弟,两相扯平罢了。”

  “既然扯平了,为何你吴秀才这几日连参谋部的门都没迈进过?是不是还死抱着北洋不放?”韩勇几句话戳到吴佩孚伤心处,一扭头冷哼道:“没有命令,我去参谋部作何?”

  戴金堂早听说他清高自傲,见他现在还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呵呵几声:“脾气还挺大,既然有脾气为何不敢去见参谋长?怕是装清高吧!”

  “胡扯。”彭寿莘天生大嘴巴,骂道:“子玉不去参谋部大家心里都有数,连靳云鹏都能继续当师长,为何子玉的任命迟迟未来?依我看你们这是打击报复,故意报复潼关的事情。”

  戴金堂可不怕彭寿莘,两人军衔一样所以骂起来更加犀利:“放你娘的屁,想要报复的话老子今天就带人来了!不错,你吴秀才是有本事,回马枪一招堵住潼关差点让我们前功尽弃,可你想过没有?要不是你去潼关,左翼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空档?我们怎么能短短几日就突破洛阳?参谋部不是不安排,而是不知道怎么安排!因为你吴秀才本事太大,无令擅自撤退,将侧翼兄弟部队暴露给敌人后自己却去抢功劳!自以为是妙计得逞,却不知牺牲了多少兄弟!要不是你放开洛阳正面,陈宦将军那需要调二师补防?二师不离开,开封正面就能至少多一个旅!我们也不敢说一定能突破!一个不值得信任,不懂得保护兄弟的军官,谁还敢用你?

  话说开了,戴某也不妨直接告诉你,我们国防军讲得是令行禁止,命令死守便是战至一兵一卒也绝不后撤半步,命令进攻前面哪怕全是大炮机枪也要死了命往上冲!今日你我只是兄弟相争,玩命死掐也只是让人看笑话,但他日呢?!要是遇上日本,遇上俄国谁还敢要你配合?连这点也不懂的人,就根本不配穿上我们国防军的军装!”

  这通大骂让吴佩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当时横插潼关他的确是存了抢功的心思,一直认为要不是倪军出了问题,卡主潼关肯定能拖上几个月然后就此改变战局,一战闻名天下无人不识君,但现在被骂后才知道原来自己错得太离谱。

  旁边的北洋军官个个面带嘲讽,这个吴子玉以前就恃才傲物目中无人,今日总算是遇到对手了。彭寿莘更不知道怎么回答,当初他就提醒过回缩潼关会导致防线出现大漏洞,现在被人抓住了把柄,难怪迟迟没有任命下来,自己去找被视为北洋一系的副总参谋长冯华甫,他也对此不闻不问。

  “吴秀才,少说废话!你要是有种就去参谋部挨骂,要么就和兄弟掐一架。”见到他不说话了,韩勇这个好斗分子愈发气势高涨。吴佩孚气得狠狠一把拽下帽子,戴金堂几句话总算是让他明白了原委,原来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自己,因为没有军官喜欢自说自话不顾兄弟部队死活的伙伴,一个不能相信的战友连士兵都会唾弃。

  自认才智过人,却没想到原来一文不值,这种天上地下的落差让他羞愤难当,很干脆挥起拳头怒吼一声冲向了韩勇,彭寿莘虽然知道人家说的对,但吴佩孚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也加入了“战圈”。

  眨眼间,噼里啪啦四人就打在了一起。

  军营远处的杨秋见到这幕顿时笑了起来,吴佩孚的确是人才,可这个人太刺头,如果改不掉身上的毛病宁愿从此不用也不能让他坏了纪律,所以才故意让韩勇和戴金堂去闹闹,看看能不能打醒他。

  身后首次见到杨秋的陈宦也对他这种手段暗暗好笑,但也必须承认这是个好办法,吴佩孚是北洋年青一代里难得的好军官,但就是为人太清高,太自以为是,偏偏又是秀才出生,和他论理只能越说越糟糕,这个苦头他从他当上第一军军长就尝到了,所以还不然干脆打一顿,只有扒掉他的傲气才堪大用。

  “这帮野小子,放出去就是祸害!”远处韩勇狠狠一拳打中吴佩孚肚子,顿时让他脸色涨红半晌没恢复过来,宋子清见状哭笑不得:“下手也没个轻重,万一打坏了可不好办。”

  杨秋不以为然,被自己人打总好过将来被敌人打。国防军是他辛苦建设起来的新式军队,决不能掺入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别看这回是打吴佩孚,但却可以狠狠震慑一下那些混吃等死的米虫。

  见到吴佩孚疼完后又鼓着腮帮子一脚扫开韩勇,笑道:“总算还有些脾气。等会让宪兵把四个人关到一起去,三天再带来见我。”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