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六章 算账的来了
  《南北携手,国家一统》

  眼看就要进入6月,一条消息却提前点燃了盛夏,四万万国民翘首以盼的统一与和平终于尘埃落定,纵横晚清数十载的北洋随着第一军被包围在河南,袁世凯卧床不起后轰然倒塌,从武昌起经历了18个月的乱局后,新生的中华民国第一用铁与血实现了目标。

  年轻人走上街头尽情欢呼,年长者躲在街角里出口长气,报纸连篇累载宣传国家大一统的好处和对未来的憧憬,似乎一切都开始慢慢好转。

  但就在举国欢庆的同时,不和谐之声如针芒般扎透了所有耳膜,首先是英国表示因为还未与民国政府达成如何处理清政府时期债务和关税等问题,拒绝了唐绍仪提出的先承认再谈的要求。英国老大一开口,小弟们自然全部抱大腿,法俄比利时荷兰等等在对待承认民国政权的问题上全部三缄其口,任凭驻各国公使费劲口舌都没用。

  就连与杨秋关系较好的德国对待在这个问题上同样处于观望,因为德国也觉得民国政府必须继续履行清政府时期的一切债权,并继续给予各国优厚待遇。至于正处于大正初期政治动荡中的日本,受了一肚子气的山本权兵卫很干脆表示日本不会承认民国政府。

  在南京答应未来时间内逐步开放国内市场的诱惑下,美国终于释放出了积极信号。

  6月1日当天,美国率先退出英国主导的四国银行团,这个消息还未散开,当天下午唐绍仪就代表民国政府与美方代表司戴德在上海签署了中美《贸易补偿贷款协定》。根据协议,美国花旗银行为首的四家财团将向民国政府提供总额一亿美元的九六折贷款,然后南京以这笔贷款向美国订购包括一套年处理能力5万吨的石油加工设备用于延长和汉江油田的开发,为湖南湘潭订购一个中型化工厂所需的全部设备,为重庆钢厂订购钨钢和锰钢烧结炉和轧机各一套,为当涂钢厂订购无缝钢管挤压机设备一套,扩建马尾船厂,订购42台蒸汽机车,1200台工业机床(含36台六轴高精度机床),合资修建包括新安江在内的三座水电站,湘潭、水城等四家中型火电站,联合兴建36家技术学校和10所大学并提供师资力量等等,总金额5713万美元。

  同天,由西南银行改组而来的民国中央银行向湖北、重庆和江南三家公司提供1500万美元贷款,以货到付款的方式用于向德法两国订购包括一个蒸汽轮机,一家锅炉厂、一家卡车厂、两家合成氨化肥厂,一个磷肥厂等在内的生产设备和技术。

  远东地区有史以来最大的单笔商业订单让美国幸喜若狂,虽然被德国瓜分了1500万,但这份协议也意味着中国开始逐步向美国开放其庞大的国内市场,消息传到华尔街后当年,包括西屋公司、洛克菲勒石油机械公司,美国钢铁公司在内的股票纷纷上涨,华尔街控制的美亚协会也再次向美国参众两院递交了承认中华民国主权的草案,不过由于美亚协会只是民间机构,所以南京对美国依然保持着冷静。

  当这个消息传到伦敦时白厅都被震动了,首次电报严斥包括朱尔典在内的驻华外交官们,询问为何碌碌无为的法国都能得到300万美元订单,而英国却一毛钱都没拿到。

  为此朱尔典不得不亲自出面施压民国政府,要求给予英国至少1500万美元的订单,对此南京立刻给予了积极答复,直接抛出了两艘战列舰的订单。就算不顾欧洲紧张,英国也绝不会帮助中国制造战列舰,连其它国家的帮助建造都别想,所以根本不可能答应,最终经过谈判只拿到可建造10艘货轮的价值300万美元的民用蒸汽轮机和小水管燃煤锅炉的合同。

  当合同细节被敲定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浪。

  但杨秋却很清楚,国家统一并不代表就安稳了,大订单也不代表欧美就从此会帮助中国走向富强,只是因为欧洲已经让脱不开身,不得不采取经济上大捞特捞,政治上冷眼旁观的策略。

  忙完贷款和订单后,驻各国机构的易帜,外派人员的调整,各地官员的任命等等让南京仿佛成了平行世界里上足发条的兔八哥,就连休假中的杨秋都慢慢开始向工作转移,首先处理的就是国社党全国布局和第三家工业集团建设。

  根据杨秋的意见,包括广州、马尾、金陵、安庆、山东、大沽、北洋德州机器局在内的全国七家制造局将合并,其中马尾制造局和江南一样改为更加专业的船舶制造,其它制造局在将主要军工设备运走后将改为民用工厂,其中金陵厂将改为南京车辆厂。

  虽然七厂的主要设备都技术落后,但总数依然有2000余台,这些设备将被全部运往郑州,并在这里合并为类似湖北和四川的河南工业公司,选在这里是因为河南紧邻陕西和山西,陕西有待开发的石油,山西有丰富的煤矿,可以充分利用三省资源,而且这里出于京汉线和黄河的交汇点,交通也更加便利,为做大做强杨秋还把俄国买来的设备交给郑州,由于里面大部分都是用于制造列车的,所以这里也将诞生中国第一家机车厂。

  汉阳有底子,重庆是老汉阳和江南联手,马尾造船经验丰富,但缺乏工业技术的河南要想发展起来远比三地就困难多了,虽然七厂的技术骨干也都会被合并起来,但就和大订单上的一家家工厂一样,何时能真正建设没两三年根本不可能,还好国家至少名义上统一了,也有足够时间去一点点打磨。

  南北谈判结束的同时,中日东营事件谈判也立刻展开,几乎和想象的一样,除了互相扯皮责任和赔款外根本不能指望达成协议,日本政府只派来一个外交次官也说明对此次谈判毫无诚意,唐绍仪也很干脆把女婿顾维钧派去权当锻炼,自己则跑去上海和美德谈贸易采购细节。

  在国内政治构架和工商建设小荷才露尖尖头时,军队整编却已经已经开始深入。

  许昌,这个被京汉条路横穿而过的城市北方,已经修建起了一个巨大的临时军营,毅军、乡勇、北洋只要能想到的旧军队都能在这里看到。

  大操场中央,几位国防军上尉坐在桌子后面,数以千计的前北洋和附属军队士兵列成长队,维持次序的宪兵荷枪实弹站立四周。

  “蒋虎。”

  上尉抬头上下扫了两眼面前体格魁梧一脸黝黑的前北洋第八旅士兵,和旁边军训官交谈几句后对叫蒋虎的士兵说道:“山东人?身体不错,想继续当兵还是回家?”

  士兵想想问道:“是不是有钱可以拿?”

  少尉不想放过好苗子,和颜悦色说道:“选当兵的话,要先进行四个月的步兵基础训练,训练时期每月5块钱,结束后如果分配到正规军每月可以拿10块钱,分配到国民警卫队每月8块钱,你要是有本事练出技术或者考入军官培训班,还可以拿到更多。”

  “那回家呢?”

  士兵脱口而出后,少尉皱皱眉晃晃巴掌:“签署退役协议,一次性安家费50块钱。”

  50块钱可不少,在这个年头差不多可以买两头牛,家里有田的士兵完全能靠两头牛过上安稳的生活,所以这个士兵也有些意动。但当兵也快两年,忽然放下枪又觉得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左思右量拿不定主意时后面排队的同伴可急了,纷纷叫嚷让他别磨蹭。

  士兵被人一起哄,咬咬牙说道:“当兵。”

  少尉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迅速拿出印泥和已经准备好的入伍书:“按个手印,明天去火车站集合。”士兵看到还要按手印,又有些犹豫想选退役了,但架不住后面越来越响的催促,迅速按下手印后才走到旁边等待后面的同乡伙伴。

  少尉松口气将入伍书交给助手,开始报下一个名字。

  站在远处的彭寿莘将这一幕完全收入眼中,心底里也叹口气,作为军官他不需要向这些士兵这样做出选择,国防军总参谋部早早把第六步兵师21旅旅长职位送到他手上,但面前这些选择当兵或退役的士兵明确无误告诉别人,赫赫北洋正在被快速瓦解。

  从老北洋中有名的大嘴巴到步兵旅旅长,不仅没降职反而应该说升职了,因为国防军是三三制,一个旅有三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营,加上他这段时间已经看出来,国防军团旅级别军官与北洋相比拥有很大的指挥权,所以还是比较满意这个安排的。

  其实他自己还好说,哪怕当个营长都不挑,但老友吴佩孚这回居然什么都没捞到,要知道除了王金镜被免职强行退役外,陈宦和靳云鹏第15和16步兵师师长的位子,徐树铮更是被直接调往总参谋部任作战参谋,可他至今还没有任何安排消息下来。

  难道说潼关打得太狠了?

  彭寿莘一边想一边向不远处的军官临时营地走去,但还没见到吴佩孚,就见到两个年纪不大的国防军军官扯开了嗓子。

  “吴秀才,老子来找你算账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