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四七章 场外的失败 上
  日本大阪,有一幢两层的红砖建筑,每个来大阪的人都会来这里看看,不是这座建筑有多奇特,也不是门口硕大的国旗多么吸引人,而是这里正在成为那些狂热日本年轻人最向往的建筑之一。

  这里就是著名的日本士官学校。

  川岛西平夹着书本,踩在煤渣铺成的道路上神情悠闲。他最近的确是很自在,自从投效川岛速浪后那个家伙已经把他当成重点培养对象,反而把唐继尧等人赶去了朝鲜,连头山满都希望自己能为日本出力所以特别送他来陆士学习,学的也主要是情报分析等科目。

  国内战火正旺,也不知道司令和战友们怎么样了,可惜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想尽办法往上爬,所以没有任何任务,连在日本的队员都很少联络,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

  “对不起,对不起。”

  一位挑着菜担的日本老农没注意撞到了川岛西平,见到军装吓得连忙鞠躬道歉,本来他还想说没事,但扫了眼门口的同学后立刻摆出盛气凌人的架势:“八嘎!瞎了眼睛吗?快离开这里!”他的日语本来就不错,故意隐瞒几个月假装学习后终于慢慢发挥出来,还让川岛认为他有很高的语言天赋。

  老农吓得赶紧加快脚步,远处门口的陆士同学似乎对他欺负人毫不在意,因为这里是陆士,是日本精英的地区,菜农一个肮脏的下人而已。

  凶悍的模样吓得四周农民和普通人纷纷离开,连愤怒都不敢表现出来。让川岛西平不由哀叹一声,这就是日本,现实的日本,在国内很多人恐怕都无法想象,打败了满清、打败了俄国,拥有亚洲最强海陆军的日本国内居然如此穷困潦倒,据说仅国家负债,平摊到每个国民身上就超过50日元,去年粮食歉收后国内局势更加动荡,大街上乞丐成群结队,据说还发生了饥民闹事的事情。

  大日本帝国?哼撕下强盛的面具后或许还不如自己的家乡。

  川岛西平故作冷哼快步向校门走去,还没进门里面忽然呼啦啦涌出了一大批士官生,这些人高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不少人还脸色涨红,神情愤怒。

  出什么事情了?谁敢惹连浪人都要避退三尺的士官生?!

  “花谷正同学,出了什么事?”

  川岛西平拉住一个矮矮瘦瘦的同学,由于入学时川岛西平主动帮他隐瞒了身份,主要是想让他彻底接受日本式教育,所以一般同学都不知道他是华人。

  年轻的花谷正很激动,挥舞拳头叫嚷道:“是那些该死的中国人,他们无端进攻了我国屯军基地,大岛康夫大佐和他的军队全部牺牲了!这些丢尽了亚细亚脸面的蠢货,不想办法打败洋人鬼畜,却来进攻给亚洲带来了繁荣的帝国军队!”他匆匆说了个大概后,追上了要求严惩中国的示威队伍。

  听完这些话后川岛西平既激动又担忧,激动地是部队赢了,既然能和日本驻华屯军交手就说明很可能进入了北方,而担忧的是日本国内贫穷,但军队实力还是很强的,这会不会酿成一次大战呢?

  至于那些被洗脑的言论他直接忽视了,因为他自己也每天在接受这样的洗脑。

  想想后,他也快步跟了上去。

  中日交战,驻华屯军一个大队全体被歼的消息震动日本,被故意煽动起来的学生和浪人挤满了大街小巷,高呼口号表示应该惩罚中国,派海军炮轰沿海城市,派更多的部队进入满蒙和华北。

  随着越来越多日本年轻人被煽动起来,汉冶萍的老账也被翻了出来,在一些人的引导下,开始有人将矛头直指两次冲突中毫无作为的海军,如果第一次汉冶萍还可以用扬子江不适合大型战舰作战来解释,但这次交战位置就在渤海边二十公里范围,海军就算舰炮够不着,也可以出动陆战队进行登陆,甚至可以派出小型舰只沿黄河逆流而上进行直接炮击支援,所以很多人都开始怀疑每年占据了军费七成以上的海军是不是还值得继续扩大。

  一张张报纸刊登的都是德国记者拍摄的大岛康夫大队死亡士兵的照片,海军不作为的指责声越来越强。站在窗口,就可以清晰看到那些挤满了大街请愿开战的狂热浪人和年轻人,不时还有身着陆军军装的军官夹杂其间,只看这些人,新任内阁首相山本权兵卫就能理解是谁发动了这次对中国和日本海军的申讨行动。

  “这些混蛋,他们是在拿帝国未来做赌注!”

  山本权兵卫没法不愤怒,西南战争后海军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有今天,日本开天辟地终于第一次有了海军首相,却没想到自己才没坐几天那些人就又跳了出来!让他愤怒的是,发动这件事情的人比他还清楚目前日本根本无力一战!付出二十亿日元,牺牲十万精锐年轻人,一场堪称震动世界的胜利后却是国家满目疮痍的巨大代价,比这个更严重的是因为俄国没有支付任何赔款,满蒙地区又需要和中国、俄国犬牙交错互相争夺,所以根本没有拿到一丁点战争红利!

  站在他身后的犬养毅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皱了皱眉,虽然他也是元老,但一直比较客观,还支持了护宪运动,也因为此事和山县有朋等人闹出了一点点小麻烦,不过相比这点小麻烦,他更在乎此次陆海能不能达成平衡协议,要是闹出更大矛盾,日本甚至有可能出现分裂!

  但他又不好直接表示,所以立刻看了眼旁边矮矮胖胖的高桥是清。

  高桥是清是宪政会成员,山本权兵卫组阁后为了对抗陆军军阀拉拢宪政会,邀请他参加内阁,也算是海军和政友会联合的主要人物。见到目光有些担忧道:“首相阁下,我想应该做出一些适当的妥协,比如停止削减枢密院席位。”

  山本权兵卫组阁后,立刻开始削弱凌驾于国会上的枢密院,由于枢密院是陆军元老们干涉国会的毒瘤,所以他想把席位削减,现在工作已经展开,如果不继续的话一切都白做了,而且不削弱枢密院,海军就永无出头之日,所以坚决摆摆手:“不,枢密院席位必须削减到24个,除非我们愿意一辈子被别人压在水底无法呼吸。”

  “如果这样的话,我想很可能无法达成协议。”高桥是清扭头看了眼犬养毅,因为对方也是宪政会极不喜欢的元老成员,所以说话委婉了一些:“如果陆海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更加会不利我国渡过这段难熬的时期。”

  山本权兵卫何尝不知道这点,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转向了犬养毅:“他需要什么?”

  犬养毅是山本权兵卫内阁中唯一能和那个人说上话的人,理所当然成为了此次事件中的联络人,说道:“在朝鲜增加两个师团,确保我国在满蒙的利益。”

  确保满蒙利益?鬼才信!西园寺公望被这个要求逼得下台的。

  这个条件让山本权兵卫难以接受,陆军已经有了十几个常设师团,虽然大都未满员,但军费可都是按照师团规模拨付的。两个陆军师团虽然花不了多少钱,但日本如今财政紧张,不可能再增加军费开支的情况下增加陆军师团数量,势必要从海军军费中扣除才行,这不是挖他的肉嘛!他还想着利用海军控制内阁的机会,完成八八舰队梦想呢。

  何况给了两个师团就能安稳了吗?陆军那些家伙明显唯恐天下不乱,朝鲜已经有一个16师团,再增加两个的话明显超出了正常防卫需要,必定会引起中国的戒备,一旦再次爆发冲突势必就是一场涉及满蒙甚至整个华北的大战,海军也会被彻底卷入进去!赢了还需要面对虎视眈眈的俄国,输了就是灭顶之灾。

  所以这明显就是拿两个师团做借口打压海军,要赶自己下台!所以外面一波又一波要求海军报复的呼声让他坐立不安。英国大使已经来表达了不希望看到战争扩大,导致俄国插手的严重后果。别看联合舰队已经是亚洲首屈一指的海上力量,甚至不逊色英国远东舰队,但技术上却还被人家捏在手里,眼看金刚号战列巡洋舰即将回国,剩下三艘也已经快完工,这个时候是决不能违背盟友的意思的。

  何况在海军看来,身为岛国就应该走英国路线全力发展大海军,而不是去搞大陆军浪费宝贵的国家资源!

  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头疼,对十一岁就参加了萨英战争,在弁天炮台帮着搬炮弹,和炮手大山岩、伙伴东乡平八郎(这个炮台可谓价值连城~~)一起齐心协力打败英国舰队,并将旗舰尤里亚勒斯的舰长和副舰长送去见了上帝的他来说,现在这个局面比几年前面对压得日本喘不过气来的俄国远征舰队还棘手。

  当然,面对那个人的步步逼近,他也不是没有反击手段,海军中同样有一位威望比他还高的人,只要他能出来,一切都会烟消云散,只是。

  才想到这里,敲门声就让他的最后希望破灭。

  进来的是新任海相斋藤实,见到他后先向犬养毅等人行了个礼,才说道:“他拒绝了我的探视,说他不想再管这些事情。”

  犬养毅知道斋藤实口中的他是谁,日本目前唯一一个能让山县有朋都不敢得罪的人,东乡平八郞!

  但他不出来又有什么用?山本权兵卫恨不能把那个小老头揍一顿,好歹大家也是海军一员吧?你崇拜王明阳(王守仁)可以,但也不用学他研究那些深深奥奥的东西吧?扶着额头山本真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手下都是些什么人啊!岛村速浪稍微正常点被安排去大学教书,秋山真之自从日俄战争后就絮絮叨叨像个疯子,至于东乡干脆隐居避世了。

  哎。

  外面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让满腹委屈的山本权兵卫只得长叹一声,对斋藤实挥挥手:“去准备车,我去见见他吧。”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