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四四章 落幕 八
  沪宁铁路南京站内,充斥着各种喧嚣和声音,自从中央政府公布了河南大捷后,北伐到底进行的如何?还要多久才能完成统一?

  各种猜测不绝于耳,消息灵通之辈口若悬河,不灵通的暗暗担忧,汇杂在一起不绝于耳。

  特劳恩就在这样的气氛下钻出火车,与勒夫一起上了前来迎接的轿车。克劳兹回国后,他凭借一开始与杨秋打下的良好关系,已经实质上成为了德国对华关系的大脑,差的仅仅是一纸任命而已,之前的商务参赞勒夫自然也水涨船高。

  无论是德国还是美国,甚至是英国,对华外交走向并不掌握在国内,而是掌握着他们这些公使和总督手中,尤其在欧洲火药味越来越浓的时刻,欧洲的外交家们已经无心关注遥远的远东地区,他们更喜欢站在地图前,手指掐算可以将哪个欧洲国家拉入盟友,当然这张地图上暂时还没有中国。

  所以,特劳恩他们这些公使就成为了实际上对华外交的核心人物,就连威廉二世想要了解远东,也必须通过他们,如果有人故意使坏说杨秋是个好色荒淫、残暴无道的小人,那么威廉二世和德国总参谋部也立即会相信。

  这就是远东外交官们特殊性。

  不过特劳恩却清楚杨秋不是那样的人,他身边的确围绕着好几个女人,但至少目前还没发现他有不良嗜好,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却一而再而再三为了事业推迟婚期,放任未婚妻在湖北守空房自己却每天钻进让任何人头疼的战争和会议中,除了说明他是个工作狂外,也说明他有着极强的权力欲望。

  这是好事,一个对权力没有欲望的人是无法达到德国要求的。

  勒夫将这段时间收集的资料合上,扭头看看窗外问道:“阁下,为什么不让瓦尔德克总督派兵呢?日本向东营派遣部队已经违反了各国一致原则,我们应该立刻断绝他们向胶东半岛渗透的心思!”

  勒夫是个大日耳曼主义者,对小小的日本深恶痛绝,这个国家自从打败俄国后就有些拎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总是以亚洲黄种人领袖自居,除了对英法还有些敬畏外,对德美这些国家鼻孔却翘上了天,实在是个欠揍无比的国家。

  特劳恩戴上一副眼镜,突然成为德国在华实际领导者让他还有些不习惯,为了确保让国内掌握远东最新情况他需要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所以视力也下降不少。微微推了下还不太习惯的眼镜架,说道:“勒夫,如果是两年前,那么我会认同你的想法,也会竭尽全力说服威廉陛下派遣军队教训一下日本,但现在你觉得总参谋部和陛下还会那样做吗?”

  勒夫迟疑了一下后,摇摇头:“每一艘战列舰都是宝贵的,如果我们向远东派遣两至三艘的话,英国佬的数量优势将更加明显。”

  特劳恩点点头:“提尔皮兹元帅和陛下的决定,让我国迅速拥有了世界第二强大的海军舰队规模,但我们的潜在对手同样没有放松过,所以在这个时候陛下绝没可能将战列舰派来远东地区,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森瑙号是我国在远东未来几年唯一可以依仗的战舰,面对日本和英国远东舰队他们并不足以确保胜利。所以,即便我们出兵了,只要他们有英国支持,也最多将他们赶回天津。”

  “那您的意思是?”

  特劳恩目光锐利,冷静分析道:“现在是个极其敏感的时期,如果我们在远东和日本爆发战争,那么英国尤其是法国将会竭尽全力支持日本,借此削弱我们在远东的力量,将我国拖入俄国式的消耗中最终影响到欧洲的战略平衡,所以我认为,与其我们亲自动手,不如打一场代理人战争!”

  勒夫有些明白了,但他对杨秋部队的战斗力还是不太相信,尤其是现在北洋还横在中间,国防军一日势力延伸不到最关键的山海关外,就一天不可能真正威胁到日本的核心利益,而日本想要在胶州大规模登陆,目前来看连英国也不会答应。

  对于他的分析特劳恩却有不同观点:“目光应该更长远些,不要单单放在黄河入海口,那只是一场人为制造的小冲突。”他着重咬了咬小字后,继续说道:“日本并不缺乏明智的外交家,但他们为什么做这种激怒杨秋的事情?显然里面还有我们不清楚的事情。但有一定毫无疑问,日本绝不愿意看到杨秋用强硬统一国家,所以我认为这次仅仅是一次试探!日本在试探杨秋的底牌,两国的关系走向破裂已经是必然,从汉冶萍事件来看,一旦他统一中国,必定会加大对日本资产和原材料出口的限制,这对缺乏资源的岛国来说将是致命的!

  日俄战争后,美国对日本也开始不满,因为他们提供的巨额贷款帮助日本打赢俄国后,日本却没有按照承诺帮助美国进一步打开市场,反而与英国携手封锁远东,所以华尔街和美亚协会一直认为日本其实已经成为了阻碍美国商品进入这里的最大障碍,他们国内正在采取一系列限制日本移民的措施,对日本的资源出口也收缩了很多,如果杨秋用主动开放市场,那么美国或许会非常乐意看到一个被套上缰绳的日本,瓦解英日同盟关系。”

  不愧是远东资深外交官,短短几句分析让勒夫眼前豁然开朗,但还有个非常大的疑惑:“请恕我直言,中日开战或许会给英法带来一些小麻烦,但并不足以改变什么,而且杨秋的海军只是摆设,一个没有海军的国家并不能确保打败日本,既然无法打败日本海军,那么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呢?”

  特劳恩望了眼勒夫,这是位勤恳的日耳曼外交助手,但他的目光却还需要锻炼。笑了笑,露出了森寒的白牙:“在亿万先生官网上,有一本《三个国家的传奇故事》(当时的翻译版三国志)你需要看一看。海军永远不可能开上陆地,日本海军就算打沉全部中国舰队又有什么用?整条沿海目前都是英法和我们控制中,日本海军难道敢炮轰天津?上海?或者广东?对英国来说他们连越过台湾海峡南下都不会被准许,因为那样就会牵连英国在远东的利益,所以陆地才是远东角逐的主战场。

  对我们北海的邻居,还有该死的法国佬来说,无论日本输还是杨秋输,他们都会非常倒霉!因为这将给尼古拉二世提供一个最好的机会。试想一下,那个贪婪地疯子如果从欧洲抽调五十万,甚至一百万灰色牲口来远东,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勒夫眼睛豁然亮了,甚至恨不能中日立刻全面开战!因为特劳恩的预测绝对正确,威廉陛下的那位表兄弟对土地的贪婪之心是无与伦比的!中日大战无论是谁都不可能获得完胜,虚弱的远东上帝!尼古拉二世绝对会报几年前的一箭之仇。

  当尼古拉二世将目光重新投向远东后,以俄国的国力根本无法同时应付两面,日俄战争后英法故意纵容日本将俄国打回欧洲的想法计划将被重新改写!一旦俄军疯狂涌入远东,在欧洲就势必要收缩!至于中国最后会被打成什么样?这和德国没有关系。

  现在的问题是,杨秋会打吗?他虽然有几十万陆军,但装备、素质和精锐程度与日本陆军相比却差了好多。

  这点连特劳恩都不敢保证,汉冶萍事件中杨秋虽然对待日本态度强硬,但涉及国家未来他会不会冒险呢?轿车很快抵达了国防部,他甚至直接忽视了近在咫尺的总统府,因为谁都知道这个国家的实际领导人是谁,直到卫兵告知杨秋去了总统府后才重新开车。

  抵达总统府时,这里进进出出显得很忙碌,和一年前相比,来办事的官员面孔年轻了很多,也多了几分干练,这幅景象甚至让特劳恩想起了杨秋主政西南的景象。很显然,他在江西和广东的杀伐已经吓到了很多人,所以官员们也不得不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干练和勤快。

  “慕容。”特劳恩很快见到了杨秋的秘书慕容翰,两人见过好几次了,所以双方都显得很热情,但奇怪的是,这个年轻人居然拎着小包似乎要出门,不由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谢谢您的关心,我要去河南赴任了,原来的工作将由蔡公时先生接任。”慕容翰介绍了身旁的新任秘书蔡公时,特劳恩记下了这位新人后,继续问道:“河南?那你的工作是?”

  蔡公时第一次和驻华公使打交道,不免有些局促认真介绍道:“慕容翰已经被任命为河南省省长。”

  “恭喜你。”特劳恩没觉得慕容翰出任河南省省长是多大的事情,任用亲信可是这个国家的传统。慕容翰倒是苦笑两声:“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几百万灾民,还有流窜的土匪,我的头还疼呢。”

  “但这也信任和锻炼。”特劳恩看出了杨秋要借此锻炼慕容翰的想法,暗想回去后要好好收集一下此人的资料,或许未来某一天他就会重新回到中枢。

  寒暄了几句后,特劳恩问道:“我希望现在见见副总统阁下,能否为我通报一声?”

  “非常不巧。”蔡公时指了指总统办公室:“总统和副总统正在会见汉格尔和司戴德先生,可能需要等一会。”

  美国人?这些暴发户动作挺快的嘛。特劳恩点点头正要去偏厅等待,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冲进来一个拿着电报的年轻少尉。他见过那个少尉,以前是杨秋身边的警卫之一,见到这个警卫兴奋之意溢于言表,也好奇起来。

  出什么事情了?

  还没等他询问,外面等待的德国随从也带着一位驻南京的德国外交参赞跑了进来,旋即一个消息猛然爆开。

  袁世凯下令放开津浦线,让国防军北上支援东营!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