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三八 落幕 二
  

  第二三八落幕(二)

  远东大地风起云涌,原本各界都认为杨秋过于仓促,北伐之事cào之过急,会让北洋有机可乘时,却没料到才进行了一个月原本相持的局面就陡然被打破。//无弹窗更新快//「域名请大家熟知」

  这一切,与其说归功于装甲车和103旅的大胆迂回包抄,不如说应该归功于猎人们那次成功地特种突袭。正是因为倪嗣冲的死亡,致使原本被认为是心腹大患的倪军成了散沙,并在最重要的皖北与河南jiāo界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dòng,陈宦虽派遣王占元补救,但一个旅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两万倪军的作用。

  当潼关第八师投降、广州龙济光被打死的消息传出,整个世界都知道这个远东最大的国家在经历了一场被誉为húnluàn无比的革命后,即将迎来真正统一的曙光。

  对四万万华夏子民来说,人们看到了结束动dàng恢复国家安宁的可能,但对有些人来说情况却不那么美妙了。

  “请恕我直言,我觉得贷款已经不可能了。”

  著名的东jiāo民巷内,朱尔典站在窗口沐浴着chūn日的阳光,微微扭过头一扫坐在沙发上的杨度和梁士诒干脆拒绝了继续贷款的要求:“虽然我与袁世凯阁下是非常好的朋友,但在这个时刻我也无可奈何,我只是为英国政fǔ工作的一位外jiāo官,无法决定银行家们的选择。”

  “尊敬的公使阁下,我们愿意用粤汉线和陇海线做抵押,还可以。”梁士诒急匆匆说出了全部筹码,两条以前能串联南北中国,影响中原和西北的铁路的确很yòuhuò,可商人虽然趋利,但也没人愿意顶着能看到的风险去冒险。就算战局就此稳定下来又能怎么样?无论是陇海线还是粤汉线都必须穿越南方政fǔ的势力范围,北洋也没有了统一中国的可能,就连最疯狂的俄国佬都在摇头。

  望着两人,朱尔典心底叹口气,北洋如此迅速的倒台对一直站在袁世凯身后的他来说无疑是个重创,连白厅都发来电报要求他解释为何如此固执支持北方,没有打好和南方关系的电报,所以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出手,反而必须尽快修复与杨秋的关系,决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彻底倒向德美的怀抱。

  “对不起,恕我无法说服银行家们,不过。”朱尔典沉思了一会,说道:“如果袁世凯阁下愿意jiāo出清室留下的黄金,我想可以说服日本即刻调集价值10万镑的军火提供给贵军。”

  梁士诒心底一沉,袁世凯手里的确有笔黄金,那是满清退位前用湖北战事紧急借口bī裕隆皇太后jiāo出的内务府老底,总计八千两左右。他也打过用它抵押贷款的脑筋,也huā掉了大概三千两左右,但剩下五千两一直留在北京,不是不舍的拿出来,而是之前袁世凯考虑到国家统一后需要足够的黄金储备,却没想到这笔钱居然被英国盯上了。

  剩下五千两就算拿出来又有什么用?10万英镑和希望得到至少五百万的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救不了频死的北洋。

  杨度心底有些恼火,没想到朱尔典非但见死不救反而落井下石,很干脆的拱拱手:“谢谢阁下的接待,那我们先告辞了。”梁士诒知道他的臭脾气,只得向朱尔典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请恕我们无法立刻做出答复。”

  朱尔典点点头没有说话,目送两人离开公馆后才招招手:“约翰你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约翰摩恩替朱尔典倒上一杯nǎi茶,又chōu出雪茄替他点上后,才说道:“欧洲的局势已经非常紧张了,报纸上每天都有人在预测什么时候开战,所以白厅的意见是,希望我们确保我们在华利益不受损害。既然袁世凯的失败已经无可挽回,这个国家又已经要统一,那么有些事情也应该摆上台面,比如关税、继续支付赔款和东南利益等等,应该让一些人做出明确而清晰地答复!”

  约翰摩恩也是老资格外jiāo官了,甚至应该说是朱尔典这些年的最重要幕僚,圆滑的处事手段让他博得了白厅信任,所以他的话语气平缓,口wěn就像在说今晚吃什么那样简单,但老辣的朱尔典怎么会听不出来,既然你杨秋要统一国家,那么很简单,辛丑条约赔款、确保英国东南利益等等事情都必须明确作出答复。

  不过想到那个年轻人的狠辣劲头,朱尔典却有些担忧:“约翰,这样会不会把他bī得太紧导致一些麻烦?”

  “或许吧。”约翰摩恩笑着摊开手:“不过对这个国家威胁最大的可不是大英帝国,而是。”

  “俄国和日本?”

  约翰摩恩点点头:“我相信,我们这次会得到普遍的外jiāo支持,至于那些美国暴发户和该死的德国佬他们在远东的力量太弱了,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他们不会站在杨秋那一边,因为没人喜欢破坏者,所以只要配合一点点贷款,他在压力面前应该会有个正确的选择!”

  朱尔典端起茶杯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微微一笑:“约翰,去会会他吧,回来告诉我他的脸sè!我想这一定非常非常的jīng彩。”

  东jiāo民巷又传出算计声时,杨度已经走出公馆,本来梁士诒还准备上车后和他说说怎么办,可刚钻进车厢就猛然发现不对劲!不仅司机换人了,座位最里面居然还坐着一位将宽檐帽压得很低,看不清面貌的男子。

  “开车。”男子自说自话中,轿车缓缓驶出了东jiāo民巷,他这才摘下帽子lù出了一张年轻的脸庞:“国家安全局方瑞,见过两位大人。”

  光听这个稀奇古怪的名字,两人也能猜到他是谁派来的,但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胆大包天居然敢hún到北京来,还在英国公使馆前劫车!梁士诒愤怒道:“我不管你是谁,速速离去我们就权当没见到,否则。”

  “不用否则了。”方瑞将帽子都在指尖,鹰目冷冷扫过梁士诒:“在开始之前,有件事不妨先告诉梁大人,您派去新加坡的人因为一点小意外暂留在了上海,他让我带句话给您,谢谢您多年的栽培。”

  这句话让梁士诒脸sè大变,他的确安排了两个心腹转道上海去新加坡,还让两人带走了jiāo通银行内的大部分周转金,准备万一有变自己能有条后路!但现在听方瑞的意思,两人明显是落在了杨秋手里,这要是传出去,光袁世凯和段祺瑞就绝不会放过自己!

  杨度心知肚明梁士诒肯定是被人抓到小辫子了,他是北洋的财神爷,jiāo通系的掌mén人,手里肯定掌握着不少北洋秘密和钱款,不说别的光是段芝贵等北洋高级官员早年响应袁世凯号召,为了支持jiāo通银行存入的钱款就有几百万了,吸口气问道:“方兄此次来难道就为了一点小钱吗?”

  小钱?方瑞微微一笑,梁士诒可不是小财神,光是在上海堵住的两个心腹手里就有上千万的款子,所以不紧不慢说道:“出来前副总统对我说,北洋为国建树颇多,如果完全葬送实在可惜,所以希望两位大人能多为国家和自己的未来想想,现在局势已经非常明朗,难道两位真要走到有国不能回,客死异乡这条路上吗?我知道两位都是忠肝义胆之辈,绝不会出卖袁世凯,所以夜不会要求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国家本就已经积弱无比,何必到最后全便宜了洋人呢?难道真要打到血流成河方才罢手?!”

  杨度和梁士诒对视一眼,明白方瑞的来意了,除了劝自己这些人倒戈外,也盯着那批黄金呢。

  方瑞说道:“民国已成,这是大势所趋,任何逆流之人都会被历史大cháo撞得粉身碎骨,日本窥视满洲,英国霸着东南,滋扰西藏,俄国对méng古、新疆和唐努乌梁海虎视眈眈,两人大人切切要三思!”说完后敲了敲车mén,等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后,才mō出一张纸条:“这是我们的联络地址,希望两位能做出一个明智且正确的选择,否则无论到哪个国家,我们都会追杀到底,绝不姑息!”

  车mén关上前,方瑞的白牙让梁士诒心底一震,知道这些话其实是在告诉自己别试图出国避难,一想到杨秋对待民党的那些狠辣手段,就心底发寒,扭头追问杨度:“皙子,你看这如何是好?”

  杨度也是苦笑,人家都杀上mén了还能怎么办?不过方瑞说的也没错,既然都败了,就不妨败得爽气一点,血流漂杵到最后伤的还不是国家元气,叹口气道:“走吧,既然人家都能找到我们,宫保那边也肯定派人去了,咱们走一步看一步,对得起良心就行。”

  “密切注意北洋这些人的动向,实在不行宁愿处理掉也别让他们跑了。”望着车子重新开走,方瑞目光一寒重新带上帽子:“剩下人跟我去奉天。”

  ps:推荐好友新书《僵尸问道》。

  地址:

  !@#

  重要提示:如果书友们打不开78xs.com老域名,可以通过访问zwku.com备用域名阅读本站小说。备用手机站点: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