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三二章 一亿公债计划
  这个数字直接让慕容翰和蔡公时掉了下巴。

  一亿是什么概念?

  慕容翰最清楚了,因为杨秋喜欢用西历,所以西南财政年度都是按照西历计算的,这个习惯也被张文景带去了南京。

  按照目前西南八省一到三月的财政收入看,其中湖北、四川今年预计可以各自达到史无前例地4000万,湖南较次预计也能达到2000万左右。这其中增长最快的是盐税、工商和矿产,其中光四川盐税前三个月就高达800万之巨,工商和矿产因为湖北、大冶、重庆綦江和湘潭的火热也增长很快。

  杨秋主理西南后,曾命申树楷和国民警卫队狠狠梳理了一下境内杂乱的茶叶、生丝、瓷器和桐油等传统行业,借(安民)行动打压了一批低价勾结洋商的资产买办,采用政府保价收购集中与洋商签订大宗采购合同的办法保护农民利益,加上今年欧洲对这些东西的大宗采购增幅很大,老天爷也格外开恩没大灾大难,所以光三省就能达到一亿元左右。

  西南三省财政虽然月初才刚刚并入,但前三个月的摸查数据显示云南和广西同样存在潜力,今年每省预计都能收入600万左右。贵州稍差,但问题是年初时烟叶和甘蔗种子已经播下,由于此次推广种植面积大,其中烟叶又是管制商品抽重税,数家卷烟厂都在建设中,所以年尾时贵州非常有肯能迎来一个大爆发,财政部预计非常有可能达到滇桂两省的数据。

  至于西康目前正在向畜牧业和马匹繁殖过渡,但这些见效慢,西藏则基本没保证,所以财政部预测两省最多能收入200万,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如果六省能达到预期,那么西南八省今年财政总收入可以突破一亿两千万元、新税制和经济刺激政策初显成效。

  虽然能超过一亿,但那也是集合八省之力,而且年度预算里今年八省支出光是教育、铁路、国有工厂建设和行政开销等就高达1.4亿,还是将出现较大亏空。

  所以!徐秀钧一开口就是一两亿的数字,实在是太骇人了,以至于蔡公时还悄悄拉拉他衣角,提醒他别说大话。

  只有杨秋猜到了一些,问道:“公债?”

  “是。”

  徐秀钧的回答毫无意外,但数字却比杨秋预计高了很多。辛亥革命后国内各省滥发的公债很多,总额超过了五千万之多,但西南字从开始就没发行过,不是不知道公债,而是西南本身并不穷,加上与德国的交易和贷款等暂时没必要,毕竟一下子从市场抽掉那么多钱,非常有可能导致政府诱导的工商投资热潮减退。

  所以他至今对是否发行公债从市场收钱犹豫不决。

  但徐秀钧却不这么认为,说道:“从英国回来后秀钧详细研究过国内经济,其中最大弊病就是资本积压严重,也就是民间说的死钱。这种情况在北方和江浙尤为突出,因为缺乏工业和适合投资的项目,地主和士绅们赚到钱后往往先选择购置田产,要不然就干脆把银子堆在地窖里发霉,我在江苏时就见过很多家资数百万却舍不得拿出来投资的地主和士绅,我计算死钱的比例在国内很高,总存量大约在10-15亿两白银左右。

  造成这种情况一来是因为这十几年来国家动荡,他们都留着钱防身,二来国内缺乏投资项目,尤其是旱涝保收的地主们根本不愿意投入有风险的工商行业。三来各国在华滥发货币,尤其是日本,通过正金银行发行了数千万日元在我国流通,通过货币回笼金银以赚取巨额差价。

  所以我的想法是,以西南铁路干线作抵押向国内募集公债,用5分的高年息加速回笼这些死钱,预计仅此一项就能回笼大约5000万左右。此外再发行国家公债,公开向市场出售,如果能联络美德甚至还可以直接去欧洲发行。当然欧洲市场比较成熟,投资者需要一个稳定且安全的市场,所以这需要等您至少打赢一场决定性战役,让他们看到您肯定能统一中国才能进行。”

  “年息五分!”徐秀钧才说完,蔡公时立刻摇摇头:“这个利息太高了,目前各国对华贷款的年息才7分左右,如果公债超过一亿,每年光支付利息就要五百万,等于江西一年的赋税了。”

  徐秀钧叹口气:“虎痴兄说的没错,正常来说年息三分已经很好,但现在兵荒马乱没有高额利息谁愿意拿出现钱来?依我算年息五分最多也只能回笼几千万而已,但如果年息增加到七分那就至少能募集一亿公债。”

  杨秋明白为何徐秀钧说要下决心了,如果换做其它人肯定拒绝发行这么高利息的公债,因为一旦时局继续不稳,或者未来经济增速低于支付利息的速度,那么国家财政将背负上巨大无比地负担,极有可能导致财政破产引发剧烈的金融动荡,最终导致整个货币体系的崩溃,就像平行世界里的民国法币那样彻底完蛋。

  不过他不是普通人,还有一年多席卷世界的超级大战就将上演,光是疯狂出口原材料就有把握获利至少数亿美元,要是工业公司能再提升一下质量和产量,将自己交付的几样武器弄出来向欧洲出口武器也不是不可能。

  平行世界里日本能从战前负债17亿日元一举逆转还成为资本输出国,就因为一战中大发军火财,加上其趁英法收缩以极其低廉的价格盘剥中国,将原材料源源不断转售欧洲赚取差价。话再说回来,连当时的北洋政府在战争期间都创造了经济年增长13%的奇迹,自己为什么不能呢?只要完成统一,不要那么快表态加入哪一方,就绝对有希望分享部分战争财富。

  但他还是没立即下决心,这里面还有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不确定的日本!

  日本是绝不愿意看到中国统一的,一个统一且强硬的中国意味着日本原材料采购价格将翻倍,所以只要蔡锷过了徐州推进到山东,日本就非常有能做出反应,而这点他在北伐前就想到了。

  从目前中日打一场民族大战的可能性很少,毕竟日本还背负着17亿的外债,国内也有辛丑外债的压力,可毕竟经济总量大,底蕴足,不是日本可以媲美的,此时宣布全面开战的话,日本除了海军占据优势外陆军并不能保证胜利,甚至还会有失去南满和朝鲜的可能。

  大正初期的日本政坛精英们可不是东条英机那一代的偏执狂们,国内萨摩派和长洲藩派为代表的海陆依然互相掣肘,这就给爆发全面战争带来了不确定性,此外英法等国虽然受限于欧洲,但也绝不想此时看到日本扩张太厉害,尤其是美国更是不愿意日本扩张,何况这里面还有俄国,一旦日本全面侵华,以尼古拉二世的性子肯定会大幅抽调欧洲力量来远东趁火打劫,这是英法绝不愿意看到的。

  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可地区冲突却肯定无法避免,光是如何处理引发战争的青岛就头疼死,德国是不会主动退出的,日本也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有英国支持的好机会,入侵山东和东北非常有可能发生,如果战争无法迅速解决,那么必然会给财政带来极大压力,即便赚了战争财也会被战争消耗无法偿还公债。

  这个险值得冒吗?

  一边是急需建设资金,一边是公债发行后一旦战争规模扩大等因素导致继续不稳。难怪徐秀钧说需要决心,他看不出欧洲但国内和远东这块却很清楚。

  杨秋想想说道:“子鸿,如果我现在取消银本位,改为汇兑制你觉得?”

  徐秀钧被这句话吓了一跳,虽然上面还有临时大总统黎元洪,下面还有国会牵制,但举国上下都知道这个国家的未来就捏在这个年轻人手心里,所以正在思考他会不会冒险,却没想到等来想现在就币改的话,连忙摆手:“不可!”

  “币改是一定要做,但绝不可能现在就动!银子还是目前国内的主要流通货币,纸币普及才开始,贸然币改只能引发国民对货币的担忧。金银储备又不足,会引发挤兑危机!”徐秀钧怕他贸然币改,继续说道:“现在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超额发行少部分纸币,然后用这批纸币专门在市场购买同等价格的白银和黄金进行储备,平衡后再发行,不断地这样循环,用纸币逐步收拢国内金银,只要纸币到了老百姓手里他们就会使用,等三五年之后储备充足了,再行币改才是上策。”

  “不逼你是不行,明明有这么多办法却藏着掖着。”杨秋呵呵笑了,望着开始安装的设备说道:“正好我要去南京一趟,我们一起回去找文景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先发行一亿。”

  慕容翰年轻到底沉不住气,听到这个数字不由吐吐舌头。蔡公时见到他调皮的模样呵呵笑道:“子鸿,我觉得这回发行对象应该集中在国内和海外华人身上,最好采用记名制,没必要钱都给洋人赚了。”

  他的话的确有道理,一旦战事出现重大转折,五分息绝对会吸引很多洋行,会绞尽脑汁捏着这笔公债算计西南铁路干道,所以徐秀钧用力地点点头,忽然扭头一笑:“副总统,听说夫人的爷爷是留美华商?”

  杨秋先是一愣,转而狠狠瞪了眼,笑骂道:“好你个徐秀钧,算计到我头上了,真该让你去前线督办粮秣。”

  “哈哈。”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