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二六章 革命该结束了
  进入三月底,天气开始转暖,长江对岸隆隆的炮火似乎没影响到江西和南昌,反而因为表面上的河宴海清,让大街小巷都显得热闹很多,然而在这种祥和下却已经暗流涌动。

  大中午的,民国江西银行门前依然有不少人排队,铁栅栏后面的职员已经忙得脱掉了夹衣。眼瞅快到农忙季节,不少人都急着把钱提出来购买种子、农具和畜力,所以这个时节忙碌些也正常,但像今天这样绝非寻常,早上开始排队就没断过,这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挤兑。

  掌柜知道挤兑风潮非常容易闹出事情,当初长沙一场挤兑风波不仅连革命都督都被杀,还壮大了国防军,奠定了国防军统一西南的基础,所以他不敢怠慢,亲自跑到外面询问大家为什么都来取钱。

  “陶老板,今天怎么自己来了?您可是我们的大储户,派人支应声我给您送去不就完了”掌柜拉住了一位米行老板,兵荒马乱粮食生意最红火,江西又是鱼米之乡,所以诞生了好一批米行新贵。面前这位陶老板就因为大舅子在湖北做木材生意,消息灵通和国防军做成了几笔大买卖,腰包鼓实了不少。

  陶老板见他亲自出来问好,没开心反而沉下脸担忧道:“余掌柜,你这里不会没钱了吧?”

  这句话引来了四周齐刷刷一片不善的目光,余掌柜汗都出来了,连忙摆手解释:“怎么会呢,我们江西银行后台谁不知道是李都督,徐老板手面广也是人尽皆知,大家尽管放心,今天完全是敞开了兑。”

  有他这句话储户稍稍安心了些,但陶老板是什么人?南昌工商圈子狭小,江西银行有多大家底他会不清楚?原本想戳穿,但想想后还是忍住了,拉了下余掌柜一把放低了声音:“老余,你今天是怎么了?早上没看报纸吗?算了,往日你也照顾我良多,我提醒一句,还是去看看报纸吧。”

  “报纸?”余掌柜有些纳闷,才想起今天好像是没看报纸,连忙回办公室让秘书拿来今天出版的西南日报。

  看名字就知道这家报纸是谁在背后支持,但却挡不住大家爱看。除了规模大外,还因为人家把分社开到全国各地,所以消息非常齐全,更重要的是这里面有发财的机会!就像外面那位陶老板,最早也是因为看到国防军公开刊登求购粮食的消息,最终价低质优做成买卖,一夜发了大财。

  所以秘书拿来报纸时还自作主张把经济版放在了前面,各色各样的招商和采购消息让人眼花,平时或许还能瞅两眼看看有什么适合的,但今天余掌柜却完全没心思,立刻翻到头版。当看到头版上硕大的《告江西同胞书》标题后,脸色刷一下子白了。

  杨秋要对江西动手了!

  难怪会有这么多人来兑钱,眼看兵灾迫在眉睫,谁还愿意拿着纸币啊?银子才是牢靠的东西!

  此事非同小可,一旦开战江西必定是天下大乱,小小的江西银行放在全国都不起眼,怎么能和西南对抗呢?所以他赶忙找来伙计告诉大家尽可能满足储户要求不要闹出事端后,立刻从后门向裕生街匆匆跑去。

  裕生街紧邻都督府不远,是南昌也是江西最繁华的地段之一,洋行林立、商贩众多。街道尽头的江西公典行是最近异军突起的一家公司,由于价格公道所以吸引来很多人典当换钱,也趁此机会收拢了不少明清时期的古玩字画。

  典当行二楼办公室内,徐秀钧与蔡公时、欧阳武悄声交谈着什么,眼角时不时看向正对一幅字画细细欣赏的詹天佑,似乎若有所思。

  詹天佑这次出来是专程考察当涂钢铁厂建设的,由于西南铁路网进展迅速,尤其是组建了铁道兵部队后更是一日千里,路基建设中的枕木和碎石他还能想办法,但钢轨却实在没辙,湖北钢铁厂至少要到年底才能逐步恢复,所以只能一边向美国订购,一边奢望当涂早些投产。

  当涂钢铁厂的进度还是不慢的,但架不住心急,看完后他又想起杨秋提到过要将株萍铁路延伸至南昌九江,并南下浙江和福州建立南方铁路网的事情,所以借机回一次老家,顺便考察一下萍乡。

  九江下船时恰好遇见徐秀钧,两人在修京张铁路时有过合作,当时清室从东北调集一笔款子过来应急,是他和詹天佑交接,而且当时还给铁路建设提出了不少经济上的好点子,就比如他还主动揽下铁路枕木供应的项目,回奉天办起了铁路木材加工厂,光这一项就给京张线节省了三十余万。

  徐秀钧此刻的心思早已飞到了西南,但在去之前还是想多方面了解一下杨秋,正在犯愁时詹天佑的出现给了他好机会,所以见到他还在看字画,笑道:“眷诚兄,品出味道了吗?”

  詹天佑明白他的心思,呵呵一笑扭头看向了蔡公时:“子鸿这不是寒碜我嘛!我那里懂什么字画,铺铺石子还成。要说书画,我们这里也就虎痴老弟最为擅长了。”

  蔡公时32岁,矮矮瘦瘦留着一撇小胡子,辛亥起义后追随李烈钧至今,开始曾在军中效力,还帮都督府管过钱粮,但这些工作实非他所擅长,所以自荐出任江西交通司司长,希望能为家乡修几条路。他年少时练得一笔遒劲的魏碑体,高雅俊逸连谭延闿都夸奖过,说他是江西难得的书法大家。

  听到詹天佑夸赞,蔡公时连忙摆手:“眷诚先生这么说可要让我等无地自容了,修造铁路乃是国家根本,为万民造福的大事,如今您身兼西南铁路总办,集亿万国民强国之梦与一身,实在是让吾辈钦佩。公时添为江西交通司司长,需要向您学习才行。”

  说起铁路詹天佑仿佛换了个人,走到办公室旁的江西地图前说道:“詹某也是江西人,虽说在外修了多年的铁路,但江西也考察过的。我省虽多丘陵山地,但深峡高山比起西南却是小巫见大巫,修建铁路从技术上说并不算困难。且江西居于六省中央、若是修建铁路必然是南方最主要的中转点之一。现在广西镇永线已经动工,武昌至郴州的干道也已经修了五十多公里,最多五六年就能并轨全线通车。如果能以株萍铁路为起点,北接株洲湘潭,东至余杭、南接福建、泉州,西面走赣州联系上郴州和广东,那么不仅将杭州湾、福建沿海和广州富裕之地联系起来,还能并轨西南实现长江以南主干道全线贯通!江西也会因为居中位置,带动经济和建设发展,惠及家乡千万同胞。”

  詹天佑眼神亮亮,似乎看到了南方铁路网贯通的历史瞬间,徐秀钧和蔡公时也被他的雄心吸引,就连欧阳武这个纯粹的武人都不禁问道:“眷诚先生说的真好,我等都是江西人,也真是希望看到那一天到来。”

  欧阳武是江西著名武师,22岁考入江西武备学堂,24岁时赴日留学,3年后入著名的日本陆士学习步兵科,和李烈钧、胡谦、余松鹤一起被人称为江西陆士四杰。起义前是江西混成协参谋官,兼炮兵营管带。江西独立后他被任命为陆军总司令,南京政府成立后率部去南京准备北伐,后因北伐取消士兵哗变黯然撤回。

  虽然赣军哗变使得他名声大挫,但依然是江西军中依然是仅次于李烈钧的第二号人物,此次杨秋釜底抽薪他不仅保住了少将军衔,还被委任国防军第九师师长。别看他和李烈钧都是陆士同学师兄弟,但徐秀钧很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那么好,主要矛盾就是对国防军和袁世凯的看法不同。

  徐秀钧今天请蔡公时和欧阳武来也是有自己的意思,三人都接到了杨秋“招安”的公函,欧阳武出任第九师师长,他出任西南行行长,而蔡公时将接任副总统办公室主任的高职,可谓一下都攀上了高位,但偏偏中间横着一位至今依然不肯松口的李烈钧!三人都希望能从被外界认为是杨秋铁杆詹天佑身上获得一些信息,所以他顺着话扫了眼焦急的两人,问道:“眷诚先生说的太好了,但此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恐怕太难了吧?按照您的说法,遍布东南四省的铁路网怎么说也要好几亿款子,如今国家困难,要筹集这笔款子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詹天佑其实猜到了徐秀钧挽留自己的意思,眼睛一瞪说道:“没钱就不干活了吗?国家困难一句话就能不建设了吗?西南成立之初,财政同样是困难,至今也算不上富裕,但副总统还不是咬着牙干了?如今西南铁路开建已经一年有余,通车的已经有三百余公里,沿线经济发展比之前快了数倍有余,货物来往顺畅不说,仅铁路沿线赋税增收就达到五百余万!这还是刚开始,今天内通车路段至少要增加到八百公里,三年后要达到至少两千公里,俺目前趋势将带动西南至少三千余万的财政收入,这还是看得到的,看不到的更多。”

  “所以!”詹天佑一挥手,顾目四盼隐隐露出铁路之父的傲然:“说国穷我信,但越是穷就越是要建设,只有让国家人口和资源流动起来,才能创造更多的财富,促进国家富强和进步,这些岂能用一个困难就遮盖不去做了?”

  这番话让三人听得暗暗点头,但还是不太相信这么庞大的计划能坚持下去,尤其是欧阳武,问道:“眷诚先生说的很好,但就算我们坚持,拨款也捏在别人手里,万一岂不是全功尽弃了?”

  詹天佑呵呵一笑:“南雷老弟你太不了解副总统了,按照你的说法,现在大战开始,铁路岂不是要停了?”

  “难道不是吗?”蔡公时问道。

  “不仅没停还加大了投入,光是上月我就拿到了500万铁路款子!”詹天佑一扫众人,吸口气目光闪闪:“三位,你们也不用兜圈子,詹某虽不懂政治,但看在大家都是同乡的份上还是想问一句,你们未来想做什么?”

  未来做什么?

  这个问题让三人都愣住了,说实在话三人还真没仔细想过,从加入同盟会起他们就追随孙文先生革命,以推到满清建立共和为毕生目标,但现在民国建立了,按理说自己应该觉得满足了,但为何总觉得不是滋味呢?

  三人脸上的迷惘没躲过詹天佑的眼睛,事实上这个国家很多人都和他们一样,都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只有杨秋和他的国社,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让这个国家步入现代化,实现人民富裕,带领国家重回世界强国之林。

  他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詹某自幼留美,初到那里时总觉得美国人不务正业,为了蝇头小利争来夺去。可后来有个人告诉我,人生在世,利来熙往。农民想要自己的田地,想比别人收成更好是小利,商人绞尽脑汁,互相倾扎是逐利,官员不管是为国还是中饱私囊也是为了利!一个利字,害人无数但也无可争议的推动社会进步,人与人的竞争,商与商争夺,军与军的拼杀,国与国的较量都是为了利益!孙先生是吾辈楷模,但他的天下大同、均分土地就真能实现?实现后国家就富强了?就能造巨舰大炮,就能和英美平起平坐了?

  满清无道被革命了,北洋你们看不惯也要革命,现在杨副总统和国防军势力大有些人又说要革命,革命能当饭吃吗?把所有人都革命了,那些人自己登上了高位后难道也等着别人来革命他们?

  孙先生回国说筹款多少,军械充足,可后来洋人捅出来他一分钱没带回来!袁世凯授予他铁路公司高位,他说要修二十万里铁路,还得到拨款五百余万,若是詹某起码可修造一百公里,但他呢?醒醒吧!这个世界没有大公无私,口号救不了国家!人都是自私的,杨秋也是自私的!他在西南几家工厂都有重股,江南船厂更是他独资的,他也在逐利!但他逐利后却用钱买更多的机器,培训更多的工人,为这个国家带来了更多的重工业!

  你们说,他这个利逐好不好呢?詹某有个梦想,就是未来中国的每寸铁路都刻上詹天佑监造几个字,这是不是逐利?别再整天把革命挂在嘴边了,就算不为江西数千万国民,为了你们自己也该好好选一条路。现在杨秋已经给了你们一个施展的机会,要是错过再回头就难了。”詹天佑说完,抓起帽子走到门口,推开门之前回头微微一笑:“忘记告诉你们了,那个提醒我的人就是杨秋,这番话也是他告诉我的。”

  大门关上后徐秀钧忽然笑了出来,这个詹天佑居然还有脸说他不懂政治,这些话几乎是句句诛心!扭头看看身边两位,摊开手决然道:“两位,徐某决意现在去见都督,不管如何都最后劝一次。眷诚先生说的很对,革命是该结束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