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一七章 饮鸩止渴
  隆隆的春雷,划过北京城上空。

  相比南京城内诡异、激烈甚至影响深远的政治变革,北京城却弥漫着一股如死去般沉闷的暮色,就连雷声都无法打破。

  整个四九城都充斥着颓败的气氛,“卖国贼”、“汉奸”、“北洋误国”等等,或骂人不带脏字,或直言不讳,或骂娘辱人的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警察们领着水桶来回奔刷,可这边刷完那边又贴了出来,忙得头晕眼花不说,好几个伙伴还被人打了闷棍。

  几天前南京自说自话的一份通电,直接废掉了北洋的中央权威,更结束了北京作为国家首都的地位,南京在经历了数百年的沉寂后被确立为民国新首都,风水转移让很多北京人一下子变得迷惘,失去了首都地位,这里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这些天不停有人叫嚣要打过长江,甚至连复辟立宪的声音都一下子高涨了不少,更多人开始把矛头指向北洋,认为正是北洋的无所作为才导致了北京失去首都地位。

  昔日繁忙无比的石狮子胡同门可罗雀,南方公告一出,跑官卖官的游戏暂告段落,政客们是无比现实的一群人,尤其是此刻大战在即胜负未分的时候,宁愿熬着到时候出点血也比现在就表态好。

  卫兵无精打采的耷拉眼皮,平日里跑官的进进出出谁不要塞几块大洋,现在没人来后连他们的腰包也瘪了一大截。

  段祺瑞的马车停在了门口,卫兵敬礼致敬可这位北洋陆军现任掌门人连眼都没斜就越过了门槛,几个心里不畅快对着他整日挂在胸口,据说每天睡觉前都要把勋章擦几遍放在枕头下,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北洋三杰的行为暗暗啐了一口。

  段祺瑞匆匆步入后院卧室,见到杨士琦和杨度正在病榻前聊着什么,一个英国医生正在给袁世凯检查身体。从他的角度看去,老爷子真是严重了,圆圆的脸瘦了一圈不说,精气神也仿佛不见了,脸颊明显多了不少黑褐色斑块,据老人说,这叫阎王斑,说的是阎王要来拘人了。

  这幅模样不禁又让人想起袁家男人活不过六十的事情,好像没几年了吧?挤到杨士琦两人中间,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样了?有没有起色?”

  “还是那个样子,原本上次就没好透,这回心病怕是难了,身体上医生建议开刀,可大总统不愿意只能这么拖着。”杨度摇摇头叹口气。随着赵秉钧和王揖唐的事情被曝光,两人都已经渐渐淡出了北洋核心,袁世凯只得把他召来,所以段祺瑞对他在场没觉意外。

  “芝泉今日来有什么事?武胜关打开了?”

  “也就是这两天的事了。”段祺瑞瞅了眼还在检查的医生,将两人拉远些说道:“我今天来还是为了钱的事。那个梁士诒躲在天津法租界里,老子派人去他不见,打电话又不回话,眼看河南都乱套了,这月的饷银还没找落!你们说让我怎么办?”

  杨士琦眸光寒澈,老爷子这一病,引出了多少幺蛾子?南京自说自话就废了中央,黎黄陂那个无能之辈居然被捧上了大总统,杨秋又不知耍了什么手段短短几天内就控制了国会多数!办成了北洋当初最想办的事情。内部也是不太平,先是河南已经乱了套,张镇芳三番五次要求派兵支援剿匪,姜桂题的毅军没法入陕后明明就驻在河南却不肯援手,信阳又根本不能动,眼瞅着京汉线周边打成一锅粥。

  梁士诒避居天津,以老爷子没命令为由死死攥紧交通银行和手里英国人给的两百万英镑款子就是不拨,打什么主意谁不知道?赵秉钧和王揖唐最近也在加紧活动到处刮钱,应该是想逃亡日本了,眼看大战在即,这些家伙一个个都露出了怯色,该怎么办呢?

  他看了眼袁世凯,恨不能有什么灵丹妙药能让这位北洋擎天柱马上好起来,要不然别说打了,恐怕自己内部就要先乱了。恰好此时医生检查完毕,袁世凯翻过身见到段祺瑞,让人垫高枕头,又吩咐搬来几张凳子后问道:“河南怎么样了?”

  大家都清楚,这一仗的关键在河南,只要能护住河南拖死国防军几个月,他后面那些民党就要造反了,但想要拖死谈何容易,段祺瑞苦笑道:“姜桂题倒是答应让毅军帮忙,只是命令下去好久也不见有动静,还一个劲催促要军饷。张镇芳也发了三封电报与我,让我把直隶的6师派往河南剿灭这股叛匪。”

  “6师和1师身负拱卫京畿重责,要是抽走了就剩下1师和23师,后者还在山海关呢。”杨士琦提醒了几句,但袁世凯没做任何表态,继续问道:“徐州那边呢?”

  段祺瑞回道:“香岩(段芝贵字)昨天来了电报,说第二军已经准备好,就等您一句话。曹三傻子和李纯几个也和陈宦一样,要求尽早发兵,只是。”他斜了眼杨士琦,咬咬牙:“梁士诒窝在天津,卡住款子就是不拿出来,说没有您的话谁也不能动这笔钱,眼瞅着这月又要关饷了,军心总得先稳住。”

  袁世凯仿佛没见到他咬牙切齿的模样,叹口气道:“看来老夫病的真不时候。晳子,前几日英国那边不是说可以继续贷款吗?有消息了没。”

  杨度扁着嘴巴摇摇头:“原本英国都表示可以继续贷款,但前几日南京决议一出,他们就改口了,依我看是想等局势明显后再作打算。日本倒是来了两船的军火,看样子是不希望您倒台,可贷款的事情却没提。”

  “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老夫真算是瞎了眼。”听说英日又把贷款计划收回去,袁世凯也不禁拍拍床沿。他明白,只要自己一句话梁士诒就不敢继续扣钱,但问题是两百万英镑换成银元也不过两千万左右,明显填不满这个窟窿,没有后续款子支持,这场仗就非常难打了。想到这些他猛烈地咳嗽了几下,挥挥手说道:“芝泉和晳子先出去吧,我有事和杏城说。”

  段祺瑞本来还想多说几句,但见到他神色不悦只好和杨度一起退了出去,两人一走袁世凯立刻长叹口气:“杏城,看来这回我们是要吃苦了。”

  杨士琦抽抽鼻子心底里也不好受,想起当年的那些事情含泪道:“大总统您别说这种话,咱们手上还有十几万人马呢,没沦落到被人随便捏打的时候!杨秋也不是没后顾之忧,李烈钧已经和他彻底吵翻,江西就在湖北边上,他不得不防。广东龙济光和陆荣廷是世仇,他除非不要广西太平了,要不然就只能先过龙济光这一关。安徽那边我已经去电了,倪嗣冲向我保证肯定能拿下。

  现在重要的是您要快点好起来!

  梁士诒和段祺瑞最近为了争那笔款子就差没翻脸动手了,毅军那边也得您亲自发话,否则姜桂题就是个两面倒的主。还有河南!几千土匪其实就是杨秋的人,绕山西过来,阎锡山说得好听要彻查此事,还抓了几个军官顶罪,可他是什么人谁不清楚?要是我们赢了,我敢打赌他必定第一个来电报的。

  京汉线河南境内足有七百余里,听逃出来的士兵说杨秋派来的人足有好几百机枪,再被他们闹下去要出大事了!现在大伙都等您病好,您只要发句话毅军和河南那边就不敢耽搁,区区两三千人既无粮秣补充,又被十万大军包在中间,足可让他有来无回。”

  他说的急促,袁世凯心里也明白,无论是梁士诒还是段祺瑞,或者是姜桂题其实都在看自己,只要自己能好起来这些不过是跳梁小丑尔,可自己好得起来吗?想到这里,他看向了旁边的柜子,对杨士琦指了指:“左边第二个抽屉。”

  杨士琦打开抽屉,见到里面只有一个小巧的银匣子,取出摆放在了被子上。袁世凯刚要打开匣子,脚步声从外传来。

  卫兵在门口向杨士琦招招手,后者走过去攀谈几句后,眼神一亮,脸上也多了几分喜气。袁世凯见状问道:“杏城,出了什么事?”

  “好消息!好消息啊!”杨士琦急匆匆走进来,激动地说道:“刚得到消息,江西李烈钧发了通电,表示江西不接受黎黄陂的命令,不会参加北伐,也不会把军权交给杨秋!”

  “呵呵是个好消息,老夫躺了这么久,也算是等到机会该起来了。”袁世凯听到这个消息脸上也不禁闪过一丝红润,强撑着身子慢慢打开银匣。

  杨士琦一直在注意这个从未见过的匣子,见他打开自然格外关注,可等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却猛的瞪大眼睛,因为里面居然是一团大烟膏。他知道袁世凯从不抽大烟,怎么会留有这东西呢?再看看憔悴的脸庞和失去了神采的眼睛,猛然明白了,他这是要用大烟强提起精神!

  放在平常或许没什么,但此刻他的身体已然很糟,连英国医生都说必须尽快开刀治疗,这种情况还用鸦片,那就是饮鸩止渴啊!吓得连忙跪了下来:“宫保,不可啊大烟危害甚大,只有那些愚民才以为能治百病!”

  一声宫保,让袁世凯手也微微一哆嗦,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要么自己爬起来,要么北洋就先内耗死。他又何尝愿意走这步?他自己最清楚自己的身体,没得选了!只能搏一搏,哪怕撑两年,只要能把面前这关给过了,他就能安排好身后事。所以惨笑一声:“杏城不必劝了,都说我袁家男儿过不了六十,老夫这回到要争一争!”

  他用指甲挑起一点鸦片,又从床下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烟枪,审视良久后一咬牙慢慢点上火,对杨士琦说道:“发电报给香岩,命倪嗣冲动手吧!再去告诉龙济光,他回广西就是一辈子的阶下囚。让陈宦先守住,等到倪嗣冲解决安徽,就配合拿下武胜关!”

  他说完后,望一眼烟枪,在杨士琦焦急地眼神下缓缓凑了上去。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