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二一二章 序幕伏击战
  三门峡南岸的晨雾中,两千多骑兵躲在被风的山坳内休息,连续赶路后大家有些疲倦,但一想到这里已经是敌区,却又兴奋无比,恨不能立刻遭遇敌人大干一场。

  梅生将一囊拌上盐巴的豆子喂完后,拍拍心爱的战马坐回几位同伴之间。

  他来自甘肃,父亲当年是赫赫有名的大刀王五的徒弟,追随王五参加了庚子年的拳民运动,事败后心灰意懒干脆带了百余位兄弟居家乔迁西北干起了镖师买卖,由于功夫好,信誉佳所以在当地颇有名气。

  所以他自幼学武,练得一手好刀法,又时常听父亲说关内的混乱,早就有心来关内看看。辛亥年枪响的消息传至甘肃后,他立刻带上近百位甘肃汉家年轻人奔赴陕西参加起义,并和部队一起打下了西安,但在张凤翙夺取都督,驱逐民党还勾结北洋后,他们这些人也受到迫害,只得收拾东西重回甘肃。

  没想才到家没多久,安国梁就来挑人,加上在陕西时他就听说国防军不同其它部队,所以又带着大家来到四川。到四川后恰逢安民行动,见到国防军军容整齐,对待百姓也秋毫不犯,一心打击豪强恶霸还百姓太平,就下决心要在这里干一番事业。由于他身手好,马上功夫比在马背上长大的蒙古骑手也差不到哪去,所以很快就被提拔为了连长。

  看看太阳渐渐升高,他和大家一样打开枪袋开始做准备。

  骑兵用枪袋是特制的,防水防尘,里面还用帆布隔开多层。打开枪袋首先取出的是一支模样奇怪的短枪,样子和警卫连在桂林使用的斯登冲锋枪有些相像,但枪管上却多了个套筒,套筒上还布满了如梅花花瓣状的散热孔,大家根据这些散热孔亲切叫它花机枪。

  花机枪正式名字叫13式冲锋枪,是国防军正式装备的新式枪支之一,其实它早在12年年底前就和准备拿来外销的斯登冲锋枪一起制造了出来,但考虑到新式步枪也是12年定型,所以就改称为13式冲锋枪。

  和至今都没正式定名,准备在几年后拿来赚钱的“黄油”斯登冲锋枪不同,13式冲锋枪是国防军的正式装备之一,全都被安排在重庆制造,模板来自后世大名鼎鼎的mp18的改进型mp28冲锋枪。

  杨秋当然不会死搬图纸,他用自己对枪械的了解对mp28进行了较大改进,最重要就是重新设计了机匣,将被人诟病、且在密林和狭窄地区不易使用的侧供弹改为了更符合后世的下方供弹,还改进了保险和快慢机。除了这些外,考虑到mp28奇差无比的精度,还修改了膛线,并且使用内壁镀鉻技术增加枪管硬度,同时稍稍加长了枪管,使得枪长从原型的815毫米,增加到了835毫米。

  无论是mp18还是28,火力持续性都不是最好,除非使用奇特的蜗牛状弹鼓,所以杨秋又配套拿出了历史上芬兰设计师为索米冲锋枪特意研制的双层弹匣,使得弹匣在长度不变的情况下可以一次容纳32发九毫米子弹,大大提高了火力持续性。

  当然,这样一改价格就高了很多,而且新技术也使得制造麻烦不少,尤其是双层弹匣,在国内冲压技术和模具不如国外的时候,几乎都是纯手工制造的。好在他未想过要大规模装备冲锋枪,几千支的量这种生产方式还是可以接受的。但为了确保质量,这批枪全部由奥匈帝国引进的高级技术工监督制造,凡有不合格立刻报废,枪管和双层弹匣更是他们亲自动手。

  引进这批奥匈政治犯实在是赚大了,光从梅生手里这把枪的做工就能看出,就连不重要的散热孔也考虑到中国人的审美观换成了精致的梅花状,让第一眼看到这枪的杨秋直挠头,甚至怀疑“政治犯”们是不是闲的蛋疼了。不过他也没阻止,反正也不是大批量建造,工人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性能达标就行。

  在杨秋眼中不算什么的花机枪却是梅生等人的最爱,简单、易维护、火力强持续长,几乎从一上手就成了宝贝疙瘩,只可惜弹药消耗实在太大,三发状态时扣十次扳机就没了,所以训练时部队都舍不得装满子弹,而且整个骑兵团两千多号人,也只装备了300支而已。

  他刚查完枪将弹匣装好,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就从外传来,几位伪装成山西大同镖局的伙伴策马奔了进来,见到安国梁后神色激动指着东面叽叽呱呱喊叫。虽然隔着较远听不真切,但看战友的脸色也知道来大鱼了!所以大伙全都兴奋起来,身边的掷弹兵还迫不及待拿出了同样新装备的掷弹筒,那副模样好像敌人已经在眼前了一样。

  片刻后,梅生也换上了一身镖师装束,十几辆堆满了麦秸的马车被油布裹得严严实实,看起来就像是一车价值昂贵的货物,几十支花机枪也被塞入了车底特制的枪架上,从外面看去这就像一支押镖队伍。

  “小心些。”安国梁的叮嘱中,梅生点点头,一挥马鞭带突击队和伪装马车率先向东面迎去。

  摇摇摆摆的马车内,赵倜眯着眼睛打盹,可手却一直放在旁边的小箱子上,这里面是他毕生的积蓄,不仅有百余根金条,光是日本横滨正金银行、英国渣打银行的支票就有好几张,价值几百万之巨。除了这些私产外,跟在马车后面长长地车队也堆得满满,日本三十式步枪、子弹、还有上百箱没来得及处理的鸦片,都是将来他和毅军能否立足西北甚至新疆的资本。

  为了保护这些东西,也为后面的大部队做准备,他这回特意带了两营近三千士兵亲自做前锋入陕,要不是炮兵无法迅速赶来同行,说不定干脆架起大炮开路了。不过他也没太担忧安全,毕竟这里还是北洋的控制区,何况身边还有那么多毅军士兵。

  毅军也算是活跃于晚清时期的一支军队了,打过长毛,鏖战甲午,也参加过庚子年绞杀拳民,但每打一次这支部队就丧失一分精神,随着北洋等新军崭露头角,他们也渐渐被摒弃在了国家核心力量之外。虽然也全部换上了日本淘汰下来的三十式步枪,甚至还有不少曼利夏步骑枪,但脸上痞气十足的士兵还是按传统配发一柄朴刀挂在腰间。

  “三哥,你说我们这回是去哪?不是说土匪在西面吗,怎么我们却往北走?过了三门峡可就是潼关了。”队伍里一位上次赴陕西和民军打过的士兵认出了路,瞅了眼赵倜的马车不断皱眉。

  “鬼知道,也不知犯了哪门子邪劲要我们来剿匪!这信阳不是有好几万北洋军吗,哪轮到我们来。”

  “信阳?能自保就不错了,我听说南面这回要出动五十万大军来打信阳。”

  “胡扯,他杨秋总计才二十来万人马,还要兼顾西南哪来五十万。”

  “这不是还有民党吗?他们手里也有十几万。”

  “管他呢,反正打起来也没咱哥几个什么事,有北洋在前面顶着呢,看到了吗?”一个士兵朝队伍中间百十辆包裹严实的马车挤挤眼睛:“装车时我可看到了,全都是子弹和烟膏,他妈的看来这回赵大脑袋是玩命了,老子头次见到这么多子弹和烟膏。”

  “这有什么了不起。听直隶那边说,这回我们毅军是全体出动,姜大人还特意问大总统要了几挂火车皮来运军械,依我看这回我们可能要在陕西长住一段时间了。”

  “难怪又是烟膏又是子弹的,感情这回是让咱哥几个替他赵大脑袋搬家了。”

  “管它呢,陕西也不错,听说那边现在种的都是烟土,说不定我们过去还能捞一票,弟兄们也富裕富裕不是。”

  “呵呵。”

  队伍里响起了一阵窃笑,跟随姜桂题和赵倜这些年他们也没少弄烟土的钱,别看这玩意在内地贱卖,但运到东南就是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利润,所以外界早有传言毅军是大烟军,白天为军夜间为匪,还公然动用军队走私鸦片,但碍于袁大总统的面子,加上本身也有几万条枪,所以才没人敢动。

  士兵们眼馋的看着长长马车,纷纷暗想这里面到底值多少钱时,前方队伍却忽然躁动起来,一声声吆喝更是惊动了赵倜,猛然拔出手枪掀开车帘问道:“怎么回事?”

  “大人,前面有一队镖车。”

  赵倜向前看去时,一小队毅军骑兵已经挡在了梅生前面,瞅着镖师腰里的左轮枪神色不善,见状他连忙拱手恭敬道:“诸位军爷,我们是山西大同镖局的,还请高抬贵手。”

  梅生家本来就经营镖局,所以道上的切口暗语早就烂熟于心,糊弄几句后悄悄从袖子里掏出十几块大洋塞到了士兵手里。士兵掂量两下后脸色马上就好了很多,扭头道:“去,回报大人,是山西大同镖局的马队。”

  听汇报是大同镖局的车队,赵倜松了口气:“让他们过去吧,小心戒备就是。”

  得到命令的士兵挥挥手示意可以通过,梅生又点头哈腰塞了十几块银元,直把士兵乐的嘴角都歪了后,这才带大家赶马车迎向了毅军大部队。

  借刚才毅军骑兵来回通报的机会,梅生早就瞅准了打头的那辆马车。随着他的车队和毅军擦肩而过,很多骑兵团战士也紧张起来。不过他们这种紧张却并未引起毅军的注意,因为这种事他们见多了,还好这回赵倜下令别惹麻烦全速赶路,所以才没一窝蜂上来敲诈勒索。

  眼看距离马车越来越近,梅生悄悄向伙伴使了个眼色,已经被做了手脚的第一辆大车顿时轮子一歪倒了下来。

  “怎么回事?出门前不是让你们仔细检查了吗!这东西可经不起摔,还愣着干嘛?都给我下马检查检查!”毅军士兵还没从意外中清醒过来,梅生就开始招呼几十位伪装成趟子手的骑兵下马佯装要检查货物,此时赵倜也听到了他的叫喊,但就在掀开车帘的刹那,一声暴喝陡然惊刺而起。

  “动手!”

  梅生健步如飞第一个从车板底下摸出花机枪,还没等四周看热闹的毅军明白怎么回事,枪栓一拉就发出了笃笃的嘶吼,战友们也迅速拔枪开火,足足五十余支冲锋枪形成了一道可怕的子弹风暴,眨眼间近百位毅军就倒在了地上。

  原本冲锋枪并没有这么大的威力,就算改进了枪管和膛线也不可能提高太多精度,但现在梅生他们和最近的毅军距离不过几米远,距离被士兵隔开的赵倜也不到二十米,而且毅军队形还处于四排行军队列,所以等到一个弹匣打完,毅军队列中间直接出了个“大洞”。

  在战友掩护下咔咔几下飞速换好弹匣后,梅生健步如飞从早已乱成一锅粥的毅军中间冲向了赵倜的马车,剩下战友知道必须尽可能利用这个机会把毅军打散,毕竟人家有三千多之枪,所以发了疯似的一边追着四散的毅军跑,一边向还在拉枪栓的毅军猛烈扫射。

  凶猛火力在这一刻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从未见过冲锋枪,连机枪都没几挺的毅军哪见过这么强悍且不要命的打发,五十几个人加起来简直比几百号人冲锋还厉害,顿时吓得纷纷抱头鼠窜,难得有几个敢反抗的,也立刻被同时抵达的几发子弹打得满身鲜血。

  赵倜不愧是老军官,听到枪声响起就明白中计了,抓起手枪就想往外跑,可又不舍得箱子所以回身去抱,或许在他看来这几秒钟也误不了事,但却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首次大规模出现在战场上的近距离杀人利器!等到抱起箱子掀开车帘时,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

  “轰轰轰。”

  一连串炮弹从毅军队伍最后炸开,骑兵团仅有的两门80毫米迫击炮开始全速压制,片刻后黑压压如一道横江铁锁般的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下,短短几分钟就猛烈撞入了已经被突击队用冲锋枪打得毫无队形只顾乱窜的毅军中间。三百支花机枪联手猛扫,掷弹筒和迫击炮堵住了前后两端,手榴弹如雨点甩出,面对这种超乎寻常的狂攻,很多毅军最后干脆丢下枪跳入了不远处的滚滚黄河逃生。

  酝酿了许久的中原大战,在赵倜双手抱头瑟瑟发抖,梅生美滋滋清点战利品的画卷下,以一场兵不血刃的伏击战为开端,猛然掀开了大幕。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