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九二章 祸心 下
  “中山君,很高兴能再次见到您。”

  头山满拄着拐杖向几人微一点头步入了房间,以他的地位能点头就已经很客气了,所以中山樵连忙客气的为他倒上茶。

  空气中的一抹烟土味道让他坐下时停顿了一下,他极不喜欢鸦片,但最后还是坐了下来。四周完全日本式的风格让他很满意,这说明一些人已经被强盛的大日本帝国“俘虏”,当然这还不够,他认为日本应该继续输出大亚细亚思想,才能真正实现亚洲共荣。

  中山樵和他是老相识了,出任临时大总统时,头山满就和犬养毅去南京拜访过,当时他们主张继续北伐,极力反对南北议和,这是因为袁世凯曾在朝鲜和日本作战,所以内心极不喜欢日本,他们担忧袁氏当国后会影响到中日友好,当然内心也是希望南方长期统治中国,利用与日本亲近的关系将满蒙割让给日本,而非现在这这样只能龟缩在南满地区。

  负责对华情报的犬养毅甚至还派人接触过国防军,却被挡在了外面,随着汉冶萍事件爆发,杨秋已经被列为了观察名单。是的,观察!日本虽然既不喜欢他,但有些人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立云(日本头面人物也是有字号的)先生,您亲自来实在是我们的荣幸。”中山樵亲切的替他斟满茶、来自福建的乌龙茶香飘荡在室内,让近六十岁的头山满再次感觉到了远东那片沃土的博大精深,当人还有富饶。

  蒋志清是第一次见到头山满所以有些局促,反倒是后者居然知道他,向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你是忠诚的革命先锋,浙江是你带人打下来的,推动了扬子江下游的革命,如果在日本我想你可以获得一枚天皇陛下的勋章。”

  以他的地位,这句话甚至可以被认为是恭维,所以蒋志清也连忙学日本人跪在地上鞠躬到底:“谢谢先生的夸赞,志清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非常好。”头山满说了句,也不知道是在夸他的人,还是夸他的态度,扭头看向了中山樵:“此次来除了叙旧外,我想听听中山君对未来远东局势的分析。”

  他的问话很直接,虽然说远东可其实大家心里都有数,对此中山樵有些无奈,端起茶敬了口说道:“不瞒先生,我非常担忧目前的情况,虽然我们推翻了满清,但军阀割据却已经出现并且还在飞速壮大,北方发出的信号也非常的模糊,他们口头称要和谈,但军队的调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连军队调动都知道,说明面前这个人并没有甘心放下权利,这对日本来说还比较好,所以头山满略微沉吟了一下,问道:“民党和国社党的联盟已经完成了政治上的逆转,中山君为何不回去领导全局呢?”

  陈其美急促道:“非我们不想回去,而是目前民党已经被一些叛徒控制!他们已经忘记了当初的誓言,勾结腐朽的旧势力,还和军阀走到一起。”

  蒋志清面色正常不像是吸食鸦片的人,而中山樵除了喜欢女人外也没听说过有这种嗜好,所以头山满能肯定吸食鸦片的是陈其美,从心底看不起这个人。而且他当初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将高昌庙制造局出售给杨秋私人,至今那100万都在他口袋里没拿出来,这样的人不是他需要的,所以连眼睛都没有斜,继续问道:“难道中山君就愿意看着局面这样糜烂下去吗?虽然我身为日本人,但我一直认为日本有义务帮助你们,欧美鬼畜侵害亚洲的时代应该结束了,他们应该向俄国那样被打回去,而不是继续在远东横行霸道,掠过属于我们亚洲的财富。”

  头山满毫不掩饰自己的大亚细亚梦想,声音苍老却格外有力:“上次你们做的很好,却并不成功,但我希望你们能坚持自己的梦想!而不是遇到挫折就轻易放弃,那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应该做的。中山君还有支持者,而且数量还很庞大,所以你应该回国去,用影响力去改变国家的命运。”

  陈其美见到他说话时连眼角都不扫自己,心底暗暗骂了句后无趣的退到了旁边。蒋志清却格外积极,说道:“先生,非中山先生不愿意回去,而是我们缺乏资金和自己的武装力量。”

  头山满向他笑笑:“明治天皇在世时,我们也缺乏资金和自己的军队,为了从满清手中解放朝鲜,我们在海陆军都实力差距明显的情况下还是出发了,我们退缩了吗?何况在我看来,你们并不缺什么,江西、广东、安徽、福建和浙江还有支持你们的军队,数量大约在七个师左右,用得好它将是一股庞大的力量,至于经费。”他也知道面前这位最窘迫的恐怕就是经费,但却暂时收住了话舌。

  其实他心里明白,民党不缺钱!就像身边这个让人厌恶的烟鬼,他的腰包里就至少有三四百万财产,革命开始后还有很多很多的民党官员趁机大肆敛财,犬养毅手下的情报人员甚至预测,如果他们这些人愿意全部把钱拿出来,甚至可以购买五到六艘超弩级战列舰了!北方一直没有发动的袁世凯也同样有这种问题,就以盘踞在皖北的倪嗣冲来说,情报员亲自查到他在阜阳、阜南一带光土地就有三万亩,加上开矿和他自己办的银行,资产绝对超过5000万!

  这样的情况在对岸比比皆是,无论是民党和北洋,都已经烂到了根子上,反倒是不被日本喜欢的杨秋地盘上这种情况比较好,并非说他下面没有人贪污,而是他上任后立即颁布了新政和严格的财税法案,政府官员想要捞钱最起码在法律上被限制,除了法律外他手下还有一个在(安民)行动中悄悄建立起来的财税监察司,这个部门里全都是激进且出生农村地区的年轻人,很多还是军队里退役下来忠于他的士兵。

  这个部门或许还有很多连字都不认识几个的人,但权力却非常大,并且直接听从他的指挥,可以随时以任何名义检查辖区内任何官员包括他自己的收入是否合法!他们的触角还已经伸向了农村。更加重要,甚至连西园寺公望都夸赞过的是,在强行推行的厘改税的新法中,他用枪口强行接管了本该由各省管理的赋税,将财税部门与政府隔开,形成了法律、政府、军队和税务四家独立运行的局面。并且将各地收上来的税直接转入西南银行,他控制下的西南各省都没有独立财政权力,各地政府需要的开支每三个月拨付一次,而且拨付前地方政府那必须拿出预算,如果预算无法在议会通过就要重做,为了保持这种制度,已经发生了好几次因为预算含糊导致拨款被延迟的事情。

  虽然很多人认为这种制度效率低下,反对的声音也曾有过,但他为了坚持这套制度,就派人搜集反对者的违法行为,然后将他们几乎以各种各样的名义抹杀掉!

  日本政府很清楚,甚至西南人也很清楚,在他光鲜的外衣下是一颗冷酷至极的心脏,他屠刀下被杀害国人不比湖北大战时少,他利用国社党煽动了那些懵懂者,将党派作为实现他独裁的工具,虽然在外面还有层让欧美感觉不错的自由和民主外衣,但日本认为那就是独裁。

  当然,他也没忘记给地方政府甜头,失去了财政权的地方官员却得到了最大程度上的民政权利,只要不超出新政和法律范围,西南联合议会和西南政府都不会干涉他们行使权利,这种自由的权利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加入地方政府,希望一展所长为家乡造福。

  所以谁也无法否认,他这些手段保证了一支较为廉洁的政府团队,免费教育和铁路、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他用军事行动遮掩的土地改革和国家农场建设,虽然没实现土地均分,但却为他和国社党统治打下了坚实基础,因为在那次行动中,已经有总计约有300多万户家庭分到了土地或者被搬进了国家农场,300万户!就是近两千万他和国社党的虔诚支持者!

  作为一位经历过美好的明治时期,参与了甲午、马关条约和日露战争等等事件的老人,他比很多日本人都忌惮杨秋,他能感觉到发自内心的不安。因为时间关系,他的新政还很年轻,辖区内国民的思想还未彻底进入他的轨道,但如果给他十年呢?

  作为个人他无法阻止杨球崛起,只能用自己的影响力去游说政府和军部,但让他失望的是,刚刚登基的大正天皇和西园寺公望内阁显然不愿意介入太深,对此他有些失望,但也知道日本目前处境困难。

  日本穷,每年三亿多的收入中有三分之一要用于偿还外债,而且最近日元持续贬值更是加重了这种负担,海军每年也要占去数千万的军费,陆军也需要更换更好的装备,所以分摊到五千万国民头上的资金已经非常非常的稀少,如果卷入海对面的内战中,会付出多大代价他也无法计算,虽然他认为即使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但如果能用最小代价换取最大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他今天来了,面对眼前这位摊开的大手,他放下茶杯想说出自己的条件时,刚才那位来汇报学生又走了进来:“先生,唐继尧来了,他想见您。”

  “这个混蛋!他还有脸来!”中山樵几乎立刻就皱起眉头,唐继尧在贵西南和桂林的所作所为在报纸的渲染下,已经是声名狼藉,这样一个人自己怎么还能见他,立刻摆手道:“不见!让他离开,我不。”

  “等等!”

  他的话还未说完,头山满却忽然打断竖起了手:“麻烦去请他进来吧。”

  中山樵有些诧异,还以为头山满不清楚西南发生的事情,刚要说话却再次被截断:“中山君,我国政府已经答应了唐继尧阁下政治避难的申请,何况我认为他是一位忠诚的将领,或许你们会觉得他手段血腥,杀人如麻,但我想问你,你知道整个西南有多少人死在了国防军的枪口下吗?有多少人被强行驱逐离开吗?没有鲜血的革命就如同没经历过严寒和大雪的樱花树,永远无法孕育出最美丽的花朵。”

  蒋志清很认同这句话,中山樵目前需要日本伸手援助,所以只能改口道:“先生教诲的很对,是我太执着了。”

  他的弯腰鞠躬中,唐继尧一瘸一拐走入了房间,跟在后面的陈浩辉见到中山樵心底一颤,当看到他居然向一个日本老人鞠躬,脸上还挂着谄媚笑容时,更是猛震了一下。

  这个老头是谁?居然能让曾经的临时大总统都如此恭敬,甚至是奴颜婢膝!

  “继尧见过大总统。”唐继尧一进屋就称大总统,明显想拉关系投靠。虽然中山樵对他还有怒气,但碍于头山满的面子请他坐了下来,介绍道:“这位是日本黑龙会创始人头山满先生,先生一直支持我们推翻满清,给予过很多帮助。”

  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留过学的唐继尧怎么会没听说过这位,他的大亚细亚学说影响了陆士很多学生,不少人甚至认为他才是日本最伟大的思想家,甚至还以坚持他的梦想,以建设大亚细亚共荣为平生最高目标。没想到一来就能见到这位,所以比中山樵还快,即使跪下时疼的额头出冷汗,都咬着牙鞠躬。

  陈浩辉也连忙跟着鞠躬,但心底里却已经如火山爆发了般沸腾,他从未想到刚来日本就能见到这位,他虽然不太了解这位,但培训时一本据说是司令亲手撰写的对日情报手册中,这位已过花甲的老人排名可是非常非常的靠前,甚至排在了日本军部高级官员前面!要是现在有颗手榴弹,会不会就此改变日本政坛?或者找机会投到他门下!!这两个念头,让陈浩辉的心脏都猛然紧缩了一下。

  头山满没注意道陈浩辉这种小角色脸上的细微的变化,或许就算注意到了也会以为他是被自己的“威名”吓到了,见到唐继尧忍痛下跪鞠躬不仅没制止,反而露出了一副赞赏的表情:“蓂赓君是位真正地勇士,你的伤好些了吗?”

  唐继尧没想到赫赫有名,可以影响日本政坛的头山满居然知道自己的字号,还关心自己的伤势,兴奋地忘记了疼痛:“谢谢先生的关心,能聆听先生的教诲,再让继尧挨一枪也是值得的。”

  这种阿谀奉承的肉麻话并不讨头山满喜欢,但他也没有表现出反感。唐继尧虽然破落,却是日本渗透西南仅存不多的人物,而且他的凶名在西南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养着他对日本来说花不了多少钱,但却能留下一丝干涉西南的机会,何况他在陆士学习时表现比蔡锷差不了多少,是位不错的军官,所以才会答应让他避难。

  刘存厚也是陆士毕业生,一样激动地见礼,当唐继尧介绍道陈浩辉并说出了他是湘西子弟,还说让他进入桂林的也是这位的主意时,头山满眼眸忽然深沉:“蓂赓君,他害了你,为何还要留着他?!”

  由于头山满一直用东北话交流,所以陈浩辉能听得懂,见到他针对自己还吓了一跳,以为被看穿了身份,顿时有些坐立不安。这种举动却没引起唐继尧怀疑,反而觉得他是怕了眼前这位,笑着解释道:“事到如今继尧不敢隐瞒先生,进入桂林其实我早有打算,浩辉的建议仅仅是将计划提前了而已。只是我们的运气不好,如果能多给我半个月时间,我就可以将桂林城完全控制住!那时无论是谁都会在坚固的城墙前撞得头破血流。”他说到这里,还夸赞了陈浩辉一番:“浩辉能通过一丝细节就判断出杨秋大军的走向,看破当时战局仅有的一线机会,已经非常难得,而且他还未学过军事指挥就有这种能力,还在关键时刻救了我的命,我认为他是可造之材。”

  头山满听完全部介绍后点了点头,看向陈浩辉缓缓问道:“看得出,蓂赓君很器重你,而且你刚才还能拿出全部积蓄给他,可见你是个真诚的人,那么你能告诉我将来如何帮助他返回西南吗?”

  陈浩辉没想到唐继尧对自己的看重会引来这位的问题,心里还真有些慌张,努力让自己平静些后先是和大家一样状若虔诚的鞠躬行礼,才说道:“长者问,不敢不答。浩辉其实只是湘西山中的普通子弟,虽然在巡城营服役过,但这种大事我实在没有发言权,不过。”他说到这里,故意停顿勾起了大家的好奇,才继续说道:“如果可以选择,我会先赚钱。”

  “赚钱?”头山满也被他这个想法勾起了好奇,在他看来这个年轻人应该立刻帮他主子伸手要钱,可现在不仅不伸手,居然说要自己赚钱,难得露出一丝微笑问道:“能告诉我这个选择的原因吗?”

  见到他居然对自己微笑,陈浩辉大松口气:“想要杀回西南找杨秋报仇,就必须有强大的武装。因为杨秋已经将西南视为了自己的大后方,他绝不会容许任何人插手,所以想要建立一支可以撼动他统治的军队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没有钱一切都是虚无的,所以我才会想到赚钱。”

  陈浩辉心里暗暗在想,要是被司令和伙伴们知道自己这么干,会不会先把自己当叛徒宰了?头山满当然不会知道他居然在想这个问题,继续问道:“那么你有赚钱的计划了吗?”

  “有了点眉目。”陈浩辉把早就想好,本来准备用于忽悠唐继尧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觉得应该先去安南或者南洋发展,最好是能买几艘船跑海运,这个挺赚钱的。南洋有橡胶和铁矿,我们可以运来日本交易。如果这个行不通,那就干脆去种植烟土,或者去暹罗和缅甸,那里有数不尽的黄金和玉石!操作顺利的话,只需要几年时间就能赚不少钱。”

  说道烟土和黄金玉石时,他还故意目露凶光,让人觉得他是打算靠武装收钱揽财,而说运来日本交易却又让人觉得他有些心机,想借此拉近与日本的距离建立起良好关系。头山满也听出了弦外之音,对他不直接要支援,绕道迂回的做法频频点头,奇怪的是中山樵脸上居然也毫无反感。

  抱着要给头山满留下好印象心思的陈浩辉咬牙继续说道:“选择南洋除了富饶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杨秋现在正在西南大开杀戒,很多良好商人和地主的财产和土地都被没收,家人也被都驱逐到了南洋等地,这些人对故土的眷恋正是我们需要的,所以只要有钱,就可以迅速拉起一支队伍,而且因为大家有共同的目标,团结也没太大问题。只要有几年时间我们就可以从安南反攻广西和云南,我们或许无法胜利,但却可以破坏他的大西南后方计划,如果联系上中央政府,夹击也是有希望的。当然如果能有海上支持,从杨秋割据的广西沿海登陆就更好了。”

  他再次不着痕迹的寻求了日本的支持,这回连中山樵都觉得他是个人物了,唐继尧更是得意自己刚才没放走他。唯有头山满继续问道:“一个很好的想法,但是你觉得英国会任由一支武装在他们的殖民地内自由行动吗?”

  “肯定不会愿意,所以我们需要一些外部支援,需要能在英国面前说得上话的人帮忙,当然我们也会保证绝不影响英法在那里的统治,还可以向他们缴纳必要的保证金。”这句话就是明显的希望日本支持了,因为谁都知道日本是英国的盟友,加上杨秋对待英国态度也不好,一个不友好的势力横在东南半岛外围,肯定也会引发英法两国的担忧,所以这个想法也并非是奢望。

  “你的想法有些天真。”

  正在等回复的陈浩辉一愣,没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口水,拟定了这个可以让司令枪毙自己的计划居然得到了一句天真的回答,难道这个老家伙看不上自己吗?想到这里,他的神色顿时黯淡了下来,鞠了个躬退到了旁边,却没注意到两道深沉的眼神从他脸上扫过迅速消失。

  “我知道中山君有困难,至于经费我也没有太多的办法,但我可以帮您去游说内阁和军部。但是!”头山满收回目光转向了中山樵,回到刚才话题后忽然猛地直了直腰,苍老的背影顿时变得肃杀无比,让陈浩辉有些明白为何他会被列在小册子前面了。知道他肯定要提出日本支援的条件,连忙竖起耳朵听他继续说道:“满蒙曾受俄国的侵略,日本在帮助贵国驱逐洋人鬼畜上作了很大的牺牲,所以我认为日本应当获得满蒙的特殊权利,这点中山君必须牢记。”

  早已不耐烦的陈其美听到这句话,顿时忘记自己不受欢迎,扑前一步激动地说道:“先生请放心,只要您能支持我们,我们愿意将满蒙完全交给贵国管理,汉冶萍也可以实行共建,如果这还不够的话,我听说杨秋的人最近在当涂买下了一座铁山正在兴建钢铁厂,那里距离南京并不远,我们也可以与贵国共建。”

  他这番话差点让陈浩辉拔地而起来一招搓颈断头!满蒙是中国的,怎么能让给日本!而且汉冶萍和当涂事关国家重工业发展,是司令五年工业计划中最最重要的一环,甚至他还听说军队里有传闻,宁愿付出十万牺牲也要保住两个钢铁厂说法。

  一边是宁愿自己牺牲也要保住,一边却是为了得到援助将国家出卖!怒火猛地让他眼睛变得血红,幸好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头山满身上等答复,所以并未注意到他的异状。很快他的眼睛恢复了正常,甚至忽然变得冰寒阴冷,连血液都有些凝固起了,因为他发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他还怀有好感的大总统,居然对这项提议没有任何表态!!反而眼中还有期盼之色。

  他终于明白为何司令要对控制区内的民党采取血腥严厉的镇压手段了!

  一群披着自由和民主外衣的,卖国贼!

  当他悄悄捏紧拳头的时候,头山满也发话了,却是对中山樵说话:“中山君,优秀且有信用的政治家从不会相信嘴巴上的保证,您知道我们需要什么吗?”

  中山樵脸色猛然大变,明白这是头山满要让他立下字据,但这种条件要是写下来,一旦泄露不仅他将就此身败名裂,而且民党也将从此人人喊打!但他能不写吗?头山满是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国家、名誉,私心和政治前途从他脑海里一遍遍洗刷而过,不仅脸色变得苍白苍白,甚至外面天寒地冻,额头却还都渗出了汗滴。

  “不能答应!决不能答应!”角落里的陈浩辉心底不断地叫喊着,但当那个曾经高大的身影轻微点了下头后,血色猛地从身体各个部位消褪,剩下的只有浓浓杀意。

  “很好,请诸君在东京多待一些时间,我会让人来陪你们好好浏览一下美丽的日本,这里有你们想要的一切,金钱,地位和。”虽然没有任何言语,但头山满很满意他的表现,看一眼陈其美和唐继尧,又看看陈浩辉,笑了起来:“女人。”

  “谢谢先生的款待,为了亚洲共荣,我们愿意为此努力。”陈其美再次鞠躬感谢,连唐继尧和刘存厚都面带兴奋,虽然陈浩辉也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但连他自己也知道这个微笑有多假。幸好头山满还来不及看破他,外面走来的浪人为他解了围。

  浪人急匆匆在他耳旁说了几句后,陈浩辉忽然见到,这位据说已经很久没有动容的老人居然眉角狠狠拧了一下,然后在浪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诸位,非常抱歉,出了一些小事情,我需要提前离开,过几天我会让人来接诸君去我那里小住几天。”

  他的忽然离开让中山樵等人有些纳闷,但心细的陈浩辉看出一定有重大事情发生了。他猜得没错,半小时后一个消息传来,西园寺公望内阁因为无法满足陆军部要求增加军费,并且被揪住汉冶萍丢失的小辫子与两小时前向天皇提出了辞呈。

  谁也没想到,当中国暗流涌动最激烈的时候,日本政坛却也忽然风云色变。面对这种大潮,陈浩辉知道自己现在还不可能起作用,所以他只有一个想法,尽快把这里的消息传回去,让司令知道那个人的真面目!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