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九一章 祸心 上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袁世凯想举行三方会谈的消息让杨秋有些小意外,但也说明北方的确陷入了内忧外患之中,国会被卡死,想打却没钱,而且还不一定能赢,所以他也不得不寻求谈判来拖延的手段。

  不过他也没急着回武昌,先是秘密联系萨镇冰,从南洋水师学堂和海军中挑选了二十位素质较高的年轻人,由同样是萨镇冰推荐的陈绍宽带队赴德进行8个月的潜艇操作训练。为了打破福建帮垄断海军的问题,他再次向致公堂伸手,招募自愿加入海军的华人子弟,前往德国接受一年的水兵训练,汇合秉文和陈绍宽组建海军第一支潜艇部队。

  德国潜艇烧的是柴油,卡车需要汽油,拖拉机目前都是燃煤蒸汽动力,但未来趋势也是汽油,为此他又不得不委托汉格尔,以江南厂的名义进口几万桶储备。还好目前石油还不是战略商品,汽油和柴油价格不算很贵,真正的石油消费热潮要等欧战开始后才会猛增,而且大宗采购还能打折,但缺油的现实让他不得不考虑提前进入陕西,控制目前还处于荒废状态,也是唯一比较浅的延长油田。

  把这几份采购合同发回武昌后,他也得到了发来的财务简报,张文景很是严肃的在报告最后写了两个字。

  破产。

  12月10日搭乘海容号巡洋舰踏上回程时,袁世凯邀请杨秋和宋教仁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中国政治圈。无论是国社党还是民党,亦或者是看似无关的立宪派共和党和进步党,都趴在桌上仔细研究此次邀请会谈的含义。报纸开始分析讨论。认为这是政治解决目前国内纠纷的最佳良机,每个人似乎都看到了真正和平统一的希望,就连戴天仇带领的国社党话筒们也表示看好此次谈判。

  宋教仁为首的民党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表示将出席会谈,武昌也释放出了积极的信号。但对于杨秋是否出席会议,武昌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必须等到和中央特使会面结束,确保杨秋个人安全的情况下才会考虑出席会议。为了促成此次和谈。连英美等国也积极的干涉了进来,就如何确保谈判地安全和三方进行沟通,尤其是美国最为积极,大有借此机会成为远东重要参与者的架势。

  就在大家就杨秋会不会去天津激烈讨论时,连续三个爆炸般的消息从北京传出。

  12月12日,中央政府正式答应了将雷州半岛除湛江外等以西地区交给广西省管辖,同时还答应了杨秋西康建省的提案。而最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正式任命杨秋为西南巡察使,全权督管包括西康、西藏两省在内的西南八省市。这个巨大且让人不敢相信的任命如核弹般席卷了整个中国,以至于让其后任命张勋为扬子江巡察使。督管两淮和江西的消息都变得无足轻重。

  只有少部分人明白,袁世凯这招是在已经无法夺回西南控制权后干脆拿来做人情,换取在国内的好名声以利接下来的谈判,而且西藏这几年一直不太平,又和英国人有联系,明显就是要让杨秋去解决这个烫手山芋。所以这三道任命也让深悉他心思的唐绍仪等人愈加担忧,因为他们都明白,活曹操可从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越是甜蜜的东西或许后面就隐藏着更多的毒药!

  这次任命的确让袁世凯得到了好名声,以至于他在国内的支持率分速暴涨。而对杨秋来说虽然拦下了西藏这个**烦。但最起码名分有了,所以人还在江上就发电报给唐绍仪。正式组建西南联合议会,同时派人秘密通知驻扎在西康的十七旅,做好入藏平叛的准备。

  同样,这股风潮也漂洋过海抵达了日本。

  日之丸号甲板上,水手们忙碌的准备靠岸。这是一艘排水量4120吨的远洋运输船,它的任务是来往于吕宋、台湾和东京之间,为日本带回急需的各类原材料。

  陈浩辉穿着普通的日本学生服,靠在栏杆上静静看着日本水手工作,远处那艘炮管闪烁着锃亮光芒的庞然大物让他眼眉稍稍抬了下。起义以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语言、情报和看照片的他认出了这艘在照片上见过的战舰,日本人称它肥前号战列舰,原来是俄国的列特维赞号战列舰,被缴获并修复启用。

  对日本国民来说,它代表着丰功伟绩和国家强大,是日本海军荣耀的象征,以前他也这么认为,但在接受培训后却知道了这种光鲜和强大下的另一个解释。负担,承重无比的负担!

  庞大的联合舰队是日本的荣耀,却也是日本最大的负担,吞噬了太多太多的资源,在国家逐步迈入工业化的今天,严重受限于资源匮乏的日本在继续维持如此庞大的海军时,居然再次开启了两艘更大战列舰的建造,不得不说是某些心理在作祟,正是海军的鲸吞,导致了陆海之争愈发分歧严重,原本可以提供给国民的资源又因为新的战舰开造愈发紧张。

  尤其是不久前控制汉冶萍的美梦告吹后,日本不得不依靠这些轮船四处搜罗原材料,还挤出宝贵的外汇学习杨秋到处购买废旧钢铁,再次加重了国家的负担。然而就连他也觉得不可理解的是,日本宁愿选择造一艘艘庞大的战舰,却没有多少类似欧洲万吨轮那样拿的出手的大型运输船,反倒是司令一口气向江南厂订造了六艘轮船,又向英德订购了六艘,虽然都是三四千吨的近海轮船,但可见司令对大海和航运业的重视。

  当他一遍遍在脑海中回忆、分析时,身后响起了一阵硬邦邦似敲击重物的声音。拄着拐杖的唐继尧在刘存厚等人的拥簇下走出了船舱,见到他陈浩辉立刻低下头,装出一副破落的模样:“都督。我们到了。”

  一个多月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生活让唐继尧瘦了很多,人也变得邋遢不少,眼睛里更是布满了血丝,让身上的凶狞味道又加重了几分。看到熟悉的东京再次出现在眼前。狠狠一把推开护卫:“不要搀,老子还没成废人呢。”护卫咽咽口水躲到了旁边,眼神有些怨恨,自从惨败并且受伤后。唐继尧性子变了很多,对身边人动辄打骂,而且还迷恋上的女色,至今船舱里仍有在桂林避难时日本人送的两个舞姬。

  见他这副模样,陈浩辉从贴身衣兜里掏出一张支票:“都督,桂林之事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哎!多说无益。托都督的福让我能逃过一劫,这是我多年的积蓄五千英镑,权当是兄弟的赔罪的,下船后兄弟我立刻离开。从此再也无颜见都督了。”

  唐继尧见他拿出私房钱也有些感动,他心里最清楚,这件事怪不到陈浩辉,因为即便没有鼓动他也是要走这一步的,在他看来那仅仅是时运不佳而已。何况陈浩辉是个人才,此刻又能拿出仅存的积蓄足见可用,所以拍拍肩膀道:“浩辉说什么话!我唐继尧岂是那种不要兄弟的人?上次在桂林要不是你拼死相救,我早就去见阎王爷了。别的我不敢说。但你放心,只要有我唐继尧一口吃的。就不会少了你的!至于杨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迟早能杀回去!”说到最后他牙关紧咬眼珠更加红了。狠狠用拐杖跺了跺甲板:“他要老子死,老子偏不死!你们放心,老子在日本留过学,还有些朋友,迟早我们能回去!”

  陈浩辉这招故擒欲纵起了效果,当然是猛拍胸脯追随的拍马屁说好话,还主动把钱塞进了唐继尧手中,说充作将来杀回去的经费。阿谀奉承的景象引来了日本水手们一阵嘀咕,等到船靠岸后,知道放下舷梯后才忘记这一切,准备好好享受归来的喜悦。

  唐继尧带着大家下船后,陈浩辉故作挠头:“都督,日本这么大......我们。”陈浩辉的钱让唐继尧脸上厉色似乎都少了很多,还笑了起来:“别叫都督,从此我们就以兄弟相称。”他一瘸一拐似乎非常熟悉道路,继续说道:“浩辉第一次来日本吧?尽管放心,别的我不敢说,但这里肯定有人需要我们。”

  陈浩辉追问了一句:“我们现在去哪?”

  唐继尧忽然一收脚,招招手喊来一辆人力车,坐上去后嘴角渐渐勾起,娴熟的说了一窜日语。陈浩辉听到日语心中一震,他早在张彪手下时就苦学日语,当时是为了争取来日本留学,组建情报部后又进行了专门训练,所以说起来不比唐继尧差到哪去,但他却从未显示过,他震惊的是唐继尧居然准备大摇大摆去民党在东京的活动处,心里讶异他凭什么还敢去见民党?要知道他现在可臭名远扬。不过脸上他依然装出完全不懂的模样,还故意挠挠头:“都......唐大哥,你和他说了什么?”

  唐继尧虽然觉得他可用,但也不想这么快把自己的底细全暴露,哈哈一笑:“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

  陈浩辉满脸懵懂跟着唐继尧向民党活动处走去时,几位抱着武士刀的浪人也抵达了这座独门独院的木质小楼,几位华人学生刚要阻拦他们进入,就被浪人拔刀顶在了门框前。

  “无理,我们是来会客的!”冷哼从后响起,一身黑袍,长着细细倒八字眉的头山满从后走了过来,啪啪两个耳光让浪人收起刀后,鞠躬道:“请带我通禀中山樵(大家懂的,今晚炒河蟹吃)先生,他的老朋友立云希望能见见他。”他一口字腔正圆的东北话倒让几位留学生不敢乱来了,连忙派人去里面汇报。头山满也似乎格外有耐心,站在小院的樱花树下,欣赏雪压枝头的美景。

  房间内的榻榻米旁,陈其美一身和服席地而坐,还不断地吞吐大烟,蒋志清也坐在旁边默不作声,正在喝茶的中山樵先生见到他这幅摸样,恨铁不成钢道:“英士,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大烟这种东西不要再碰!”

  “好好,不碰不碰。”陈其美被迫辞去上海都督后,听说他来了日本也追了过来。把烟枪交给蒋志清后坐起来将报纸往桌上一扔:“您看看,现在国内做主的倒成了遁初,这次袁世凯办三方会谈连克强都没邀请!我倒是想问问,什么时候我们都由他来代表了。”

  中山樵在日本已经待了好几个月了,国内的乱局让他有些心焦力疲,听到陈其美抱怨皱皱眉:“遁初也是用心良苦,和杨秋携手是高明之举不应该责怪他,只有联合一切力量才能最终实现大一统。”

  陈其美最知道的他心思,听到这番话不以为然道:“得了吧,大总统位置怎么丢的?还不是我们内部有叛徒!现在这些叛徒反倒成了英雄,我们这些人却躲在这里过这种日子!这算什么?当初陶焕章那件事还不是......。”

  “住嘴!”话没说完就被暴喝打断。中山焦先生满脸怒容:“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不管如何,如此对待自己同志总是不对的。”这几句话让旁边的蒋志清微微撇了撇嘴角,这个动作谁也没有发现。

  陈其美见到自己说漏了嘴,也不好再提只得继续说要开始的三方会谈:“杨秋现在已经是西南八省巡察使了,以袁世凯这回肯定要动手!所以才故意抛出这个来让迷惑外界,我觉得您应该立刻回国参加会谈,一来不能把风头都给了别人,否则长期以往谁还会记得我们这些人?二来嘛......我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要是袁世凯动手,我们就联络李烈钧、柏文蔚和陈炯明以他挑起内战为由,联手杨秋在革命一次!”他两眼凶光毕露,咬牙继续说道:“也趁机把我们内部洗一洗!”

  “杨秋尤其是轻易之辈,万一他继续做大呢?”蒋志清担心问道。

  虽然自己侄子在杨秋手下做事,但此刻陈其美已经没了当初被杨秋忽悠联手的样子,狠狠道:“等平定北方,向日本买武器、换贷款,实在不行就把汉冶萍和满洲全部交给日本,换取联合出兵干掉他!”

  中山焦先生皱皱眉,汉冶萍和满洲的事情他是想过,而且对这次会谈也有些心动,因为这是他重新树立政治影响力的好机会,可贸贸然回国加入也不行。蒋志清看出了他要面子,说道:“不如让英士阿哥发封电报给北京,袁世凯现在政治上劣势明显,先生您要出席的话他肯定倒屐相迎,借此来压住其它两派。”

  这些话让他颇为心动,刚要说话外面忽然传来了叫声,蒋志清拉开门后学生走了进来,学日本人弯腰鞠躬汇报:“先生,外面有位自称立云的人带了几位浪人要见您。”

  “立云......!”中山焦先生和陈其美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和深处的那抹兴奋。

  。

  。

  .

  .<!--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