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九零章 财政和潜艇
  杨秋三人担忧日本的时候,武昌同样灯火未熄。

  昔日的湖北咨议局已经被西南联合议会霸占,所以新的政府大楼已经在修建中,目前唐绍仪只得把政务部搬到前湖广总督府内,至于巡使府则暂时安置在了张彪以前的巡抚衙门,总参谋部回到了汉阳原42标大营办公。

  夜间的政务部门口卫兵每两小时换一次岗,士兵换岗时总不会望一眼还亮灯的小会议室,暗暗惊讶为何这几天灯火总要到凌晨才熄灭,难道又有大事发生了?

  会议室内唐绍仪神色有些疲倦,他毕竟是50岁的人了,旁边除了章太炎外还有申树楷和张文景等人,虽然张文景穿着军装,名义上是国防军后勤总长,但大家已经猜到他恐怕不久后就要脱离军队任财政部长,连他自己也做好了准备,不仅恶补这方面的知识,还四处寻找在国外学经济的人才组成专门团队,最近更是从奥匈和俄国监狱内挖出了十几个据说在欧洲都小有名气的经济人才,其中还有好几位是最善于理财和赚钱的犹太经济顾问。

  唐绍仪点上一支烟提提神,问道:“文景,战事怎么样了?”

  张文景毕竟还在军队挂名,所以比在座的人更清楚些,介绍道:“西南已经无大碍了,陆荣廷和蔡锷全面合作后,西南各军已经被我们全部收编,除了云南剿匪行动比较大外,贵州、广西两省的治安和后期工作警卫团就可以胜任。目前在西南的军事行动耗资也全部由收缴的资金和物资支出,暂不会影响我们这边的财政运作,等到三月就大致能将财政并入我们目前的系统中。

  武胜关方向继续对峙,新县被我们占领后北洋暂时停止了军事行动,司令也没给我们继续进攻的命令。不过最近情报显示河南的北洋军调动非常的频繁,大有卷土重来的架势,而且陕西这几天似乎也频频有动作发生,袁世凯收编的第七师已经整训完毕,宋子清那边担忧他们会翻过秦岭直接进攻四川,所以目前四师将会在几天后进行一次大演习,并借演习机会进行预防性部署。”

  章太炎听说北洋要卷土重来,担忧问道:“几支新部队组建工作呢?”

  张文景翻开记事本,看一眼后说道:“香圃(蔡济民字)正在负责六个旅的组建工作,听他说目前滇桂老兵已经组建了3个旅,但其中滇军两个旅并不满员,所需士兵和剩余3个旅的士兵正在三地征召,预计下月底前可以全部就位开赴长沙进行训练,款项可以从(安民)行动收缴拍卖的钱款中筹集。两个警卫师所需的老兵也正在赶来汉阳,装备采购我已经下了订单,不过这两个师花销挺大的,预计全部组编完毕需要600万,这样算来(安民)行动中剩下的钱需要全部拿来组编部队。”

  章太炎还有些不放心,追问道:“这些部队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处?我听说袁世凯那边的部队规模已经快有小二十万了。”

  “警卫师应该很快,半数都是老兵,剩下半数新兵也都是预备役再训的,最迟三月底就能完成全部训练,目前就看装备了。其它问题不大,主要是机枪刘庆恩说他每月撑死了也就100挺的样子,这回两个师就需要700,就算拿出存货也起码要等到六月底才能完成,所以我估计完全能拉出来也要等到七月初了。”张文景说完又想起了什么,打开记事本翻了几页后说道:“飞行队上午来电报了,我们自己仿制的第一架飞机前几天已经试飞成功,等下月德国的发动机到货后就能开工,这回总计要建造50架左右。”

  唐绍仪明白章太炎担心什么,呵呵一笑:“炳麟不用太担心,我认为一年内恐怕很难打起来。”

  “为什么?他袁世凯又不姓唐。”章太炎还是那股子疯劲,言语无忌道:“总长你都被扫地出门了,说了可不算。”

  “嗨!”说到疯言疯语,十个唐绍仪都比不上一个章疯子,所以被噎的嘿了声后连他自己也笑了:“他的确不信唐,而且以我对他的了解,这回他是铁了心要打了,只是他没钱!”

  “我们也没钱。”唐绍仪刚说完,申树楷也愁眉苦脸起来,他主理下的西南银行因为各地赋税都要走这个环节流通,以便让政府更好监控,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未来中央银行的雏形,所以这家银行收归财政部已经势在必行,但这件事要等杨秋回来才能决定,所以目前他还负责监管。不过因为目前西南政府的大宗生意全部由他理,所以外界认为他很可能在辞去行长职务后成为商业部长。

  他是在坐中仅次于张文景的西南财政第二号人物,目前还监管银行所以非常有发言权,说道:“从起义开始大人就命我加强硬通货储备,之前德国提供的贷款我们已经在国际市场上换成了美元储备,大人也有1200万美元存在我们手里,加起来目前我们这边的储备总计有5300万美元左右,还有黄金30吨,这些我们已经全部用于发行民元纸币。

  目前市场流通民元纸币有9000万左右,通过纸币回笼,以及我们在安民行动中查抄和缴获的,白银储备已经超过了三千万两约合1500吨,这个速度小于我们之前做出的3000吨预期,主要是因为国民很多人还喜欢使用白银,尤其是农村地区更甚,而且为了配合市场,我们也发行了2000万的银元。(安民)行动中收缴的浮财总数约4000万也正在逐步变现。此外各地缴纳的税款上增长较快的是盐、矿、商和关税、农税整体下降趋势明显。第四季度还未全部统计完,但从税改后的两季度来看,今天6000万可以肯定,这还不计算西南三省的税收,照这个势头最迟明年底突破亿元非常有可能。”

  “不过。”说完喜讯后申树楷皱皱眉,看了眼张文景,大家也知道两人要说支出了,所以都竖起了耳朵,后者也是愁眉紧锁:“今年我们在铁路这项上支出近4000万、教育3000万还未算西南三省明年也要开始免费教育、军队正处于换装期,前期我们兴建工厂、开矿造成向国外采购设备太集中、加上国内军工和政府订单、养军等实际已经支出7000万,农业水利等建设2500万,促进工商和特区建设的贷款已经发放2700万,再加上政府开支等费用,实际上今年已经支出高达2.2亿!”

  张文景苦笑一声:“加上获得的贷款全部用完外,实际我们已经倒贴了1000万进去,而且把大人的私房钱也花完了,这回估计他办婚礼都要找人借钱了。”

  众人沉默片刻后,猛地幸灾乐祸哄笑了起来,申树楷笑完忍住道:“其实也没那么悲观,我们还有笔钱没算,那就是政府主导的贸易收入。”

  大家都知道,武胜关保卫战开始后由于担心战火会蔓延至三省,加上四川保路运动烽火燎原,使得桐油等产品价格下降了近三成,商人们都急于出手变现,那时杨秋就和申树楷一起策划囤积了不少,后来他和德国达成交易拿到钱后更是疯狂囤积,这批货后来都被源源不断从德美赶来的货轮带回了欧洲出售,光利润就达到了1500万,撇去支付给杨秋的一半利润,政府实际收入也有800万,而且杨秋一直没动这笔钱。此外还有因为日元对白银持续贬值,熟知日本市场的申树楷利用西南银行手中的硬通货数次高买低卖赚取了近2000万的差价。

  2800万民元,折合美元约560万,够一次较大的战役了,但如果这笔钱花掉等明年滇黔桂三省财政并入,财政预算将面临可能超过5000万的巨大赤字!而且就算工业集中采购减缓,以今年百分之十五的财政增长来算,要等五年后才能抹平赤字收入!

  虽然杨秋之前预测在前期巨大投资后,三年内必将迎来一次工商赋税大爆发,但大家却有些担忧,如果爆发没有出现,或者说出现后远远小于预期,那么等到地盘再扩大,赤字规模将成倍的增长!除非只拿江浙粤这三块肥肉地区,而且把洋人控制的关税能自主定价,否则十年内都可能都看不到抹平赤字的希望。

  所以这个数字别说章疯子了,就连老辣的唐绍仪都倒吸口冷气!撑着额头问道:“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

  张文景看了眼申树楷说道:“办法倒不是没有,美国公使兼美国银行团在华代表司戴德先生已经向我们转交了一封“美亚协会”的信件,华尔街表示可以以关税作抵押,只要将我们控制的关税每年定额五成交给美国,就可以向我们提供五千万美元的贷款,但大人已经否决了关税押抵,因为他坚持认为三年后财政收入会出现一次大爆发,少了五成关税控制权会造成巨大损失,所以他坚持用财政收入抵押,这样就不会影响到关税收入,我们上月已经将条件告诉了美方,但现在还未得到答复。”

  对杨秋坚持说三年后财政收入会出现大爆发唐绍仪和大家始终有些怀疑,他们此刻毕竟不知道还有两年欧洲就要开打,但拿剩下的关税股份作抵押大家也不是很愿意,毕竟就算没有大爆发,小爆发总会出现的,关税增长速度也是目前最快最稳定的财政收入,白白给美国五成不合算。

  所以他想想后也说道:“关税不能动,要是美国不答应那就想办法把贷款金额减少些,反正拿到贷款我们可以按照两倍来发行纸币,渡过目前的难关就行了。”

  大家都点点头,正准备商量一下从那里能挖出些钱应急时,顾维钧敲门走了进来。他上月才从美国回来,唐绍仪得知后立刻请他出任自己的秘书,加上他和唐绍仪之女唐宝玥相恋多年,所以果断抛弃了原来想服务的北洋政府来到武昌。其实杨秋挖唐绍仪有一半理由是想把他弄到手,所以他到来后杨秋还亲自为他和同时回来的十几位留美年轻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酒会,还借酒会主持了他和唐宝玥的订婚仪式。

  “总长,各位部长,这是北京刚发来的电报。”顾维钧语速并不快,但却很有节奏感,停顿一下后将电报摆在了唐绍仪面前,还将其它几分抄录的副本分发给大家,仅从这个小心思就可见这位年轻人做事很有条理。分发完电报后才继续说道:“总统府已经委派杨度、袁克定和汪精卫来武昌,希望邀请巡使和宋钝初先生赴天津参加三方会谈。”

  唐绍仪认真的看完电报脸色微微变了下,摘下眼镜放在旁边扫视一圈大家,语气低沉:“我跟他也几十年了,这回恐怕是决意要开打了,所以才会试图借会谈稳住局面一段时间。”

  章太炎也嗅到了电报中的异味,叹口气:“他本不善政党操作,总长您和陆征祥走后更无人来操作政党,他这是自作自受,现在逼得要动手哎,不知道这回牵连多广。”

  “不管牵连多大,也不管会不会打,我们准备要提早做好。”唐绍仪说道:“培植(申树楷字),你把刚才的财政情况做份详细报告,等大人回来给他定夺。文景你那边多和军方沟通一下,我们虽然管民政,可一旦开打如不能密切合作会很糟糕,其它人也要做好准备,这段时间尽量想办法压缩开支,争取多攒些钱下来。”

  他说完后,将电报还给了顾维钧:“立刻发电报给上海,这个消息要尽快告诉大人,耽误不得。”

  顾维钧快步前往电报站时,杨秋和张孝准也在侍从的带领下走入了上海德国公使馆。巴伐利亚风格的会客大厅内充满了德国韵味,如果说特劳恩已经够死板的话,那么这位德国驻上海公使根本就是面无表情,一脸大胡子反倒让他有些像著名的德国海军之父提尔皮茨。

  阿尔佛雷德-冯-克劳兹的名字说明他是德皇册封的贵族,如果说除了胡子外还有什么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话,或许就是那双褐色的眼睛,也这双眼睛最终看到了申树楷第一次带来的图纸的价值,让杨秋赚到了第一桶金。

  特劳恩多看了两眼张孝准后又寒暄几句,等印度侍从端来咖啡后,杨秋笑着端起了杯子:“或许应该换成巴伐利亚黑啤酒才更适合现在。”

  这年头啤酒在中国还很少见,即使有也都产自美国,所以杨秋这句话一下子就拉近了几人的距离,克劳兹也有些惊讶,据他的情报这位年轻人并没有在德国的留学经历,怎么会知道巴伐利亚的黑啤酒呢?不过他也没太惊讶,毕竟他身边现在有不少在德国留过学的人,笑道:“司令阁下一定是位爱酒的人。”

  “不,我不太喝酒,但我敬佩威廉五世大公,因为他让那些该死的黑心商人终于不敢再往酒里掺杂可恶的红糖了。”

  威廉五世大公于1516年下达了著名的纯度令,至此巴伐利亚啤酒除了水、啤酒花和大麦以外再也没有了其它添加物,使得啤酒品质和口感好了很多,奠定了巴伐利亚美酒的名气。这件事在欧洲或许爱酒的人能说出来,但远东不得不说这位年轻人真是不简单。所以克劳兹也首次动容微笑道:“司令阁下真让我惊讶,纯度令让我们品尝到了真正的美酒,也让德国拥有了最重要的信誉。”

  张孝准在旁边听得暗暗赞佩,杨秋对德国的了解已经让他惊讶,克劳兹能从酒迅速扭向德国信誉,不愧是资深外交官。

  “信誉和严谨孕育出了最好的商品,所以我再次被吸引来了。”

  特劳恩听说他是来采购的,还以为又提那天的水压机事情,先打预防针道:“司令阁下,如果您想采购水压机,我想此事我们也无可奈何。”

  对超大型水压机杨秋已经死心,摆摆手:“我不需要那么大的水压机,至少目前不需要,我可没钱去建造超级战舰。但我国舰队面临老化和型号单一的窘境,所以我想采购几艘贵国的u型潜艇和耐压钢技术。”

  潜艇?特劳恩看了眼克劳兹,微笑道:“毫无问题,耐压钢技术也可以出售,不过那需要订购足够的数量。”

  杨秋没意外他会那么爽气出售潜艇和耐压钢,实际上在一战开始前全世界都对潜艇的使用一片茫然,德国虽然发展比较完善,但在战术使用上同样眼黑,至于后来的潜艇绞杀战也是因为被舰队被英国逼在海湾里不得不采用,这才摸索出了世界最完善的潜艇战术,但也让德国海军走入了一个巨大的误区。

  事实证明,任何把海军制胜建立在潜艇上的想法都是错误的,核技术出现前潜艇只是一种辅助手段,他想采购潜艇也不是想借此打败现在还无法动摇的日本海军,而是希望能拥有遏制扬子江入海口的能力,尽量确保一旦历史轨道彻底改变后,日本舰队杀入扬子江不至于没有反制手段,同时也是为了让海军能提早摸索潜艇的使用和战术。

  本来他的想法是万一发生和日本战争,学奥斯曼仍几百水雷锁死扬子江水道自己困死自己算了,可后来觉得太异想天开了,估计那样英美都要打自己,所以最终只能选潜艇。

  “如果您愿意采购20艘,我可以为您拿到耐压钢的技术。”

  张孝准听的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他在德国留学时见过潜艇,也打听过造价,目前每艘造价约20万美元左右,20艘他看了眼杨秋,心道或许武昌会先破产。

  杨秋当然不会傻到买20艘,即使钱多也不会那么无聊,手腕一翻道:“6艘,作为贸易补偿,我再向贵国采购50辆履带拖拉机,300辆卡车。”

  拖拉机和卡车才多少钱?卖一条生产线也才大约30万美元,死板的克劳兹当然不愿意,摇摇头:“我知道司令已经为您的新式迫击炮注册了多国专利,连我国都没放过。这样吧,您采购10艘并将此项专利无偿提供给我国使用。”

  妈的,眼睛真毒!杨秋暗骂一声:“6艘,耐压钢技术、拖拉机和卡车维持不变,外加50枚训练鱼雷和200枚450毫米黑头鱼雷,这是我最大的能力了。至于迫击炮专利您知道,很多国家都有兴趣。”

  从未经历过涉外商业谈判的张孝准竖起耳朵,首次见到杨秋居然像无赖一样和德国纠缠,同样克劳兹和特劳恩也已经食髓知味,一点点讹诈杨秋手中的技术。经过几小时磨牙般讨价还价,最终杨秋以无偿让德国使用迫击炮专利换取耐压钢技术、50辆履带拖拉机和300辆卡车,同时还搞到了第二条拖拉机生产线,并且答应帮培训海军潜艇兵。

  至于潜艇和鱼雷最终以27万美元每艘的价格成交,杨秋还提出一些自己的要求,比如要使用自己提供的通气管,鱼雷管数量增加到前四后一,还需要能携带五枚备用雷,根据他自己算,排水量将达到500吨左右,他还要求潜艇和所有交易必须在8月前完成。

  对一个月能造几艘潜艇的德国来说,造6艘几百吨的潜艇对本国海军计划几乎不会造成影响,倒是特劳恩好心提醒了水兵的问题,建议他派水兵前往德国工厂一边将监督建造,一边训练摸索,这样最迟14年年初就能初步运用。

  这项交易说不上谁亏谁赚,德国得到了现代的轻型迫击炮技术,终于可摆脱目前使用的铁疙瘩,加上70小姐技术,德国陆军实力更强。而杨秋得到了耐压钢技术和第二条拖拉机生产线,虽然潜艇价格偏贵但起码海军的多元化不发能慢慢开始,最起码一旦有变,日本军舰肆无忌惮出入扬子江的局面能被稍稍遏制。

  当然,花那么多钱很不爽,所以他也没忘记缠着让德国送十几台柴油机说是备件,准备拿回来给工厂模仿和研究用,虽然他资料机里有更好的型号,但图纸取代不了实物,从低级仿制能培养技术部门的设计和改进能力。

  离开德国租界后,还没等他解决头疼的油料和水兵问题,袁世凯要和谈的消息已经到了手上。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