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八八章 张孝准的担忧
  @@@袁克定匆匆赶到卧房后见到,袁世凯靠在床头从丫鬟手里接来参茶在喝,脸色比刚病倒时好了很多,连忙低低唤了声:“爹,您找我有事?”

  见到他来,袁世凯放下杯子挥挥手让丫鬟们都出去后,说道:“克定啊,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现在我们有难也该承担起来。”他说完后指了指杨度:“皙子和杨秋见过几面,所以我派你一起去,请他和宋钝初来天津共商国事,另外那位汪公子为人机智才学不错,就让他和你一起去,他是民党身份,有他在其中周旋也好说话些。”

  袁克定点点头答应下来后问道:“为何不请他来北京?”

  这句话才问完,袁世凯就瞪了眼:“愚钝!你说杨秋要是愿意来,是会选天津还是北京?”杨士琦见他被骂也连忙解释:“天津是洋人的地界,大家都不能带枪入内,此次会晤是大总统倡议的,所以必须让两人都觉得安全才有可能北上。”

  袁克定其实早知道选天津的意思,只是见到这回老爷子又要妥协,不忿道:“爹爹,我觉得实在没必要多谈了!上回您邀孙文他们来还不是什么都没谈出来?这回我看也悬不如直接打算了。”

  “胡闹!国家大事动不动就开打成何体统?何况你可知一旦开战需要多少银子?我和你说这样的仗没个两三千万款子兵都动不了,现在我们去那里凑这笔钱?”

  听见老爷子在担心钱,袁克定想起刚才赵秉钧他们的话,连忙说道:“王揖唐上次不是说日本人愿意借钱吗?我看干脆让赵总理和日本公使商量,反正他们也和杨秋有仇,借笔钱应急实在不行就用汉冶萍作抵押。”

  杨度听得不舒服,汉冶萍事关重大,杨秋好不容易拿回来,自己这些人要是再抵押出去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戳脊梁骨呢?何况这关乎到国家的重工业发展,是动都不能动的大事!袁世凯也好像没听到他的话,摆摆手:“此事你无须多管,燕荪已在和四国商谈善后大借款的事情了,说不定很快就能拿到日本暂不急。”

  没一口堵死让袁克定总算是松口气,和杨度一起退出去后,袁世凯看着儿子背影却叹了口气:“杏城,你说他们会不会来谈?老夫也是真不想打仗。”

  杨士琦明白说的是反话,只是苦于动干戈没钱才不得不邀请两人前来希望先用政治手段拖延一两年,连忙说道:“他们来不来卑职不知道,我只知道用兵先用礼我们做到仁至义尽,将来谁也不敢说闲话。大总统不妨安心养病等待消息,一会我去叮嘱燕荪把朱尔典给我们的第三笔款子先压在手上,另外我觉得萨镇冰那边也应该去活动活动,刘冠雄虽被委任海军总长,可大部分军舰都在上海杨秋手中,我们手上只有一艘海圻舰和几艘小船,实在是不让人放心。”

  “还是杏城考虑周到,萨老头是福建人,这点可以利用一下。此外你先去知会芝泉一声,让李纯出任4师师长调往淮北听用。听他安排的面面俱到,连海军都想到了,袁世凯也趁此机会安排道:“我准备让陈宦出任第一军军长,统辖2师,5师、陕西7师、新建19师,将信阳的武卫军(辛亥时组建的25个湖北巡防营)编为第8师交由吴佩孚指挥,再将驻保定第二路备补营改编为第8混成旅、和第2、第29混成旅全部调至陕西河南一线。

  再让段芝贵出任第二军军长去徐州、统辖曹三疯子的3师、4师也重建差不多了由李纯接手也调过去、再加山东济宁的第1混成协、新编第3、4、5混成协。调张勋任长江巡阅使,倪嗣冲任副使,两人的江防军和武卫右军配合第二军镇住津浦线。把23师调回来,这样就有1师、6师、23师和几个混成协拱卫京畿、奉天关外有20师、张作霖的新建27师和两个混成协,可保关外安危。”袁世凯一口气说完脸色有些发白,问道:“杏城以为如何?”

  五师三旅对付杨秋、两师四旅对付江淮、明显可看出其中的含义。这么详细的部署说明想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所以杨士琦也无话可说,点头道:“甚好。”部署得到这位心腹的认可后,袁世凯缓缓闭上了眼,商量了这么久他也有些累了,杨士琦见状立刻起身退了出去,出门前身后传来了一声悠长的叹气。

  有人叹气也有人惊愕,上海十六铺码头旁张孝准和蓝天蔚一下船就被对面全新的江南厂场景弄得有些发呆,提着行李箱就往那边走。但到了厂门口见到五色旗旁还有一面美国国旗,立刻收住了脚步。

  吴禄贞被害后蓝天蔚就一直在关外纠集士兵等待北伐大军到来,可左等右等却换来了袁世凯的上位,心灰意懒来南京想谋个差事,但南京看守政府解散在即,无所事事就想干脆回日本继续读书,恰好见到张孝准来上海办事,就同行做伴。

  他早就听说杨秋用一个混成协的装备和支持陈其美出任浙督为条件,再加100万款子把高昌庙制造局盘下改为了江南工业公司,而且这笔钱是他私人出的,就是说江南已经成了他私人的企业。

  现在的中国,私人想玩那么大的造船企业可不是普普通通人能办到的,张季直算有钱了,但和他一比实在是大巫见小巫。这么大的厂,又经过明显的扩大和改造,所耗资金都够养活几个师了,所以他一直认为这笔钱是杨秋从三省剥削来的,冷哼道:“搜刮民脂搞自己的工业,哼!这也算救国?”

  张孝准没他那么偏激,摇头道:“季豪(蓝天蔚字)也别一棒子打死了,说不定真是他自己的钱呢。”

  “自己的钱?怎么可能!”蓝天蔚指着船厂说道:“当初我们在日本时也参观过横滨船厂,花了多少钱砸出来的?他一个普普通通的标统,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

  “为什么不能有?”两人还在争辩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扭头看去蒋方震一身国防军上校军装板着脸走了过来。三人都是老相识了,尤其是张孝准和他是日本陆士的同学,连忙走过去握手道:“百里你怎么在上海?”

  “闲着没事公费出差旅游,天南地北转了圈,怎么我不能来?”蒋方震瞪了眼张孝准,两人交情深厚,说起来话来荤素不忌,看他一身长衫笑道:“好端端在德国提前回来干嘛?听说你后来去了柏文蔚那里,怎么不穿军装,改任文职了?”

  张孝准看一眼船厂,深吸口气:“回来能亲眼见证一个大时代也算无憾了。”

  蒋方震深知他的本事,听见口气幽怨诧异问道:“怎么了?”

  “别提了。”旁边蓝天蔚帮他介绍起这段时间的经历。原来张孝准回国后立刻跑去南京政府,黄克强请他出任了陆军部参谋,但后来各军解散也就无事可做,本来想回湖南老家联络谭延闿,可国防军体系和民党不同,加之当时两派心生嫌隙所以就干脆和柏文蔚回安徽。

  柏文蔚也算知人善用,任命他为军政参谋,但安徽实际做主的是胡万泰和孙多森,两人把持军政不松手,所以练兵的事情根本无从谈起,心灰意懒就来上海办点事后准备回湖南老家养老,恰好见到蓝天蔚所以一起同行。

  蓝天蔚被人称为小士官三杰,对张孝准还是蛮佩服的,但对蒋方震却没那么客气,当初后者在奉天练兵时还因为那篇把日本陆军贬得一无是处的文章引起过口角,因为他认为中国陆军就应该全面学习日本,尤其是日俄战争后更是对这点深信不疑。想起他刚才为杨秋辩护,问道:“百里兄不是被委任为湖北国防大学校长了吗?而且北京还授予了少将军衔,为何还挂着上校?有闲心来帮杨秋管船厂?”

  蒋方震脾气耿直,性格火爆,逐渐了解杨秋后他已经铁了心要追随,因为他觉得杨秋的这套东西是对的,所以听到蓝天蔚讥讽冷笑两声说道:“走吧,我带你们参观参观。”

  张孝准怕两人吵起来,也想趁机进去参观顺便化解矛盾,可见到上面的美国国旗有些犹豫,问道:“百里,这里怎么会有美国国旗?”

  “很简单,有位美国股东。而且你不觉得现在扛块洋人牌子好办事吗?”蒋方震说话间带两人走进了船厂,警卫们都认识他所以没阻拦,何况现在厂里也没什么秘密。走进厂区后两人觉得处处新鲜,当听说杨秋投资了200万美元,而这里的设备才抵达五成后,连张孝准都吃惊道:“这真是杨秋私人投资的?”

  蒋方震没说假话,杨秋开始时的确公私财务划清不明显,但唐绍仪来了后察觉到这个弊端,觉得公私不分会有很大隐患,所以开始整顿官员的私产和公产,还准备建立美国式的官员财产监督制度,这得到了杨秋的大力支持。

  这样一来他当初和德国的技术交换资金都成了私人生意,只是因为西南银行缺少硬通货储备都存在银行换成民元纸币,还让他叔叔来管理这笔钱。照市价买下给送给陈其美的军火后,船厂理所当然就是私人的,而且与德国交易中价值百万英镑的设备冲抵了湖北和四川两家工业公司的股份,所以这两家新公司他也持有六成以上的股份。

  其实这些事蒋方震也是才知道没多久,加上长江帮改公司也是杨秋出钱,所以连他都嫉妒的眼红,还开玩笑说等哪天吃不上饭了,就来打劫这位天字第一号大财主。虽然他只说和德国最生意赚了几百万英镑,没提交易的事情,但这些听在蓝天蔚耳中就像被扇了个耳光那样难受,气呼呼道:“两位慢聊吧,我去买船票。”

  看着他的背影,蒋方震问道:“他去哪里?”

  “回日本,我估计是去找孙先生。”张孝准为他辩白道:“其实蓝天蔚这个人不错,就是脾气有点急,吴禄贞的死对他打击很大。”

  “太日本化了!总觉得日本都是对的,我不喜欢。”

  张孝准笑笑,他知道蒋方震不喜欢日本,所以没继续这个话题,不过却对杨秋实施官员财产监督制度很感兴趣,问道:“实施起来怕有困难吧?很多习惯改不掉的。”

  “有困难就不做了?一年改不掉就十年,十年改不掉就一百年,革命。”蒋方震白了他眼,指了指自己脑袋:“不是推翻满清就完事了,也不是建立共和就跑到日本去潇洒,而是要彻彻底底的扭转思想!”

  对他这些话张孝准很赞同,但想到目前的局势有些担忧,问道:“西南才拿下,三省也不过区区一年多时间,正是深化革命的时候,为何此时去挑动袁世凯的神经?我觉得他翻脸的可能很大,弄不好又是一场大战。”

  等几位擦肩而过的工人走远后,蒋方震点点头:“我不知道,此事是杨秋一手推动的,为何如此他还没说,但我觉得他是在害怕!”

  “怕?!”堂堂西南六省和西康的实际控制者,几十万大军在手,怕?张孝准觉得有些可笑。但蒋方震却极为严肃:“他怕北洋分裂!你可别看北洋看似树大更深,但这些结合都是利益推动!现在全国赋税七成都在南方,这笔钱北洋现在看得到拿不到,已经非常不满了!加之北面就几个省份,关外和蒙古插不了手,西北没人愿意去,下面那么多人的权力分配已经成了大问题。我们最近得到了情报,袭击襄阳的事情其实并非袁世凯做出的决定,可见北洋内部已经隐隐不稳!你再想想滇军和唐继尧这种所作所为如果发生在北洋身上,会出现什么局面?”

  桂林和昆明两件事的确提醒了大家,无节制地武装有多可怕,现在袁世凯还能稳住,可一旦出现变化几十万四分五裂的大军,光清剿就要耽误几年时间,如果军心散乱肆意妄为,整个北方都会被他们拉去垫背!!

  “我觉得杨秋的用意是通过外部压力让北洋没办法分散,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不让北方陷入割据!或许不停冲突会死人,会损失,但他的眼光已经超越了一城一地,他想的是。”蒋方震深吸口气,目光深邃的望着一座座巨大船坞,缓缓道:“最小的代价,换取整个远东格局的改变!”

  张孝准双肩一震。

  蒋方震是和等人?说难听点就是目无余子,狂傲不羁的狂徒,可刚才最后一句话时,他眼睛里分明是信服和狂热,这实在太让人惊讶了!杨秋真有这么大魅力?不过他也承认这是个防止北洋崩溃分散造成更大破坏的好办法,但他却有些担心民党这边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