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七九章 把地图改了
  湖北枪声又起的消息经过无线电报员不懈努力,终于在桂林大战落下帷幕前一刻送到杨秋手中,这个消息也让蒋方震有些失神,想不通为何袁世凯会在大选前一刻突然发难?以他在北方多年对这位的分析,这非常的不寻常。纵观整个中国政治人物,此人最擅长的就是隐忍,这从他隐居河南彰德直到革命爆发才动手就可以看出。

  难道是北洋下面的人故意为之?一个大胆的假设忽然从他脑海中跳出后立刻去看杨秋,后者也皱皱眉头,刚要开口旁边已经传来了欢迎声。

  “陆荣廷见过巡使大人。”

  杨秋手腕一翻,将电报塞进了口袋,暂时忘记此事笑着走向了前来迎接的陆荣廷:“陆省长您太客气了,杨秋后进晚辈,怎敢劳您大驾亲自来迎接。”

  陆荣廷身材矮小却非常壮实,一身白衣让杨秋想起电影中来谈判的黑帮老大,年少贫苦的经历在他脸上留下了磨不去的沧桑,虽然手握大权却没有北洋那股子骄奢的傲气,笑容里反而透着股平易近人的味道。

  能人所不能,当是非常人。

  平行世界里最让杨秋无法升起踩扁心思的军阀或许就是这位了,除了贪财好曲喜欢建庙外,在他身上能看到壮家最朴实的一面,他们没有穷兵黩武的社会基础,更喜爱过平静生活,但偏偏处于四面夹击中,所以他们既不畏强权,豪勇异常,就像名震中原的广西狼军,却又朴实无华,安于现状。面前这位恰是他们的代表,加上年少时的经历,还让他具备了足够的手腕。

  所以桂系一直是军阀中纪律最好的,也正是因为这种治军风格,使得桂军不断壮大,以一地对抗北洋数载,最终还孕育出了“李白”这两位军事大家。

  陆荣廷同样在细细观察这位身材硕长,据说连23岁都不到,却能抗北洋、踢会党,还利用唐继尧来抢自己老窝的年轻人,而且还越活越滋润的年轻人。手段,野心,实力都不缺,还比自己年轻哎,翻身难了。不过一声“陆省长”,还是让他大松口气,这说明杨秋还没起换了自己的心思。

  在他身后的陈炳焜和陆裕勋几人听到这句话也暗暗松口气,兵权肯定保不住了,看湖北三省就可以肯定,但起码吃香喝辣能继续就行了。壮家小富即安的心思纷纷涌起时,两人又互相寒暄了几句,陆荣廷见到杨秋身后的苗洛,忽然眉梢一挑嘴角耷拉,见礼道:“陆荣廷见过夫人。”

  夫人?!苗洛俏脸从没这么红过,但还不等她摆手,陆白衣已经瞪了眼身后:“一个个都哑巴了?没见巡使夫人吗?见礼啊!传出去还以为老子不会教人呢。”

  陆裕勋等人不明白老爷子是怎么了,连忙弯腰行礼还大喊:“我等见过夫人。”

  这下苗洛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不断用眼去看杨秋希望他解释,可杨秋不仅没解释,反而微笑着拉住了她:“洛儿,你在美国长大或许不清楚。陆省长可是大名鼎鼎的抗法英雄,与唐景崧老将军一起打败了法国的入侵。后来满鞑子昏庸,明明被陆省长打得丢盔弃甲,却要卖国求和订立屈辱条约。罢兵之后又屡屡犯我边界,屠杀边民,陆省长看不过就联络绿林好汉以一己之力独抗十几年,让法国殖民者始终不敢踏过镇南关,打出了国家的尊严!功在千秋。”

  陆荣廷脸都笑歪了,难怪人家能一夜崛起,说话的确是有水平!自己那时哪有什么民族大义,无非是被解散后混不下去了,只得抢法国佬糊口,可经人家一说呵呵,好像应该在多修两座庙让子孙们记住自己的“丰功伟绩”。

  苗洛虽然害羞恨不能立刻躲起来,可听完这些话后也敬佩的赞了两句,陆荣廷更是左一句夫人右一句夫人挂在嘴上,在他这种攻势下连带和杨秋的关系也明显拉近,让旁边的蒋方震暗呼厉害,这些老油条还真是懂得见缝插针。明知两人还没到这一步,却故意捅破这层,别看苗洛姑娘脸上羞涩,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感激他呢,将来有个什么事恐怕也会“美言”几句。

  这个老官痞子!蒋方震的腹黑中,大家向桂林城走去,随着一路上的血迹越来越多,大家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尤其是苗洛已经忘记了羞涩,小脸惨白死死拽着杨秋的胳膊。

  听完蔡济民的介绍后,杨秋还是为能这么快拿下桂林庆幸。要知道和平行世界里沈鸿英夜袭桂林城,围城足足七十九天的惨烈相比,虽然桂林城此次遭难不小,但还算没彻底丧失元气,不过这也是因为唐继尧缺乏根基,自己行动迅速在他占领四天就完成了合围,反之要是让他在桂林经营哪怕两三个月,结果恐怕也会大不相同。

  想起唐继尧,杨秋问道:“唐继尧可抓到?”

  亲眼看到他躲进日本公使馆的陆裕勋咬牙切齿:“妈的,让这小子跑进了日本公使馆!要不巡使您发句话,我亲自带兵去剿了他为大家报仇!”

  陆裕勋有老爷子的猛,却没那份手腕,别说现在刚刚才因为汉冶萍事件被日本恨死,光是进攻公使馆的外交后果就会让杨秋很被动,所以陆荣廷连忙瞪他一眼:“胡嚷嚷什么?一点规矩都没!日本倒是不怕,可公使馆岂能是随便攻打的?”

  杨秋不是不知道后果,说实话要是自己发发狠,让日本放人也并非没可能,但他已经得知了陈浩辉的心思,无论如何这都是个好机会,说道:“陆兄放心,这等丧心病狂之辈即使逃得一时,又怎能逃得一世,总有一天我们会讨回公道的。”说完后,问蔡济民道:“黄金是建立国家金融储备的必需品,这个我们用得上,你让申树楷照价收购,款项和其他缴获的钱财都是广西人民的财产,你一会发电报给张文景,让他派专人来接手管理,用于桂林城的修复和广西建设,决不能滥用。”

  陆荣廷当初就没想过拿回这笔钱,却没想到杨秋居然到嘴的肥肉都不吃,有些明白此人为何能独霸一方,屹立会党和北洋之间不倒了。

  “陆老,此次桂林和柳州受创不小,您这里还有什么困难?”

  大概是夫人路子走对了,对杨秋换个称呼陆荣廷一下子没明白什么意思,幸好蒋方震代为解释他还需要什么,但现在他哪还敢要求,连忙摆手:“巡使大人专款专用已是广西之幸,老夫不敢再奢求。”

  杨秋也干脆摊牌道:“不瞒陆老,我准备将桂军编入国防军,建立两个步兵旅和三个国民警卫团,暂时将他们调往湖南训练,广西安全暂时由三师负责。”

  陆荣廷已经知道军权是肯定保不住了,但却对杨秋只保存两个桂军旅不满意,因为在他看来湖南和四川都编成了一师一旅,广西只编两旅总让他觉得有后娘养的感觉,说道:“两个旅少了些吧?巡使或许还不知道,广西别的没有,当兵的好苗子却不少。湖南、四川都是一师一旅,我广西。您看这样,要是相信老夫,我保证给你挑选出两万善战之士。”

  蒋方震有些明白他的意思,虽然放弃兵权,但这位拿了一辈子枪杆子的老人还是不明白新式军队的含义,在他心中将来桂系能在国防军中占多大份额,和广西能在杨秋心里占多大分量是成正比的。杨秋也知道广西的确是出好兵的地方,而且广西发展也需要陆荣廷配合,想想说道:“百里兄,一会麻烦你发电报给宋子清,新建两个警卫师改为两旅制并取消教导团,暂编25-28旅,这样节省的两个编制交给广西,在这里募集四个步兵旅调驻湖南长沙编练。陆老您看这样可好?”

  虽然没编师,但四个旅也能和四川、湖南平起平坐了,陆荣廷立刻保证将亲自按照国防军要求挑选最好的兵源送往湖南。解决部队的问题后,杨秋说道:“陆老,我已经准备着手把三省议会改为西南联合议会,希望您能推举议员前往一起为西南的将来出谋划策。此外武昌至湖南株洲的铁路已经开工,我会尽快派人来勘测着手修建镇安线(镇南关经南宁、柳州、桂林至永安关),并且把这条铁路接上汉郴线。北大线(北海经南宁、贵州安龙、昆明至大理)也可能会一起开工,铁路的钱都由统一后的西南财税支持,您看有什么困难吗?”

  蔡济民和蒋方震等人并不意外这两条铁路,其实目前的汉郴线在预算时已经做好了横穿广西的准备,但陆荣廷等人却大为惊讶,没想到杨秋一拿下广西就要修一条贯通全省的铁路,全都激动了起来。只有陈炳焜挠挠头,问道:“巡使,镇永线不成问题,只要能拨款这是利民的好事,可北大线云南没啥问题,要是蔡松坡不答应卑职愿意亲自带兵去,可北海那是广东的地界,龙济光至今还驻扎在梧州呢。”

  蒋方震看一眼杨秋,呵呵笑道:“陆省长尽管放心,我14旅已经南下北海追击唐继尧残部!至于梧州三师7旅已经掉头继续南下,两天后三师8旅和17旅也会南下梧州。巡使已经准备和中央商谈将以湛江为界,将雷州半岛和以西的北海、合浦和钦州并入广西省,为广西争取一个入海口,这样就能促进广西的经济发展,将来咱们的货物也能直接走北海港出口,不用再走广东被人盘剥。”

  追击杨继尧残部陆荣廷众人终于彻彻底底明白人家的厉害了!一个半死的唐继尧都被利用到了极致!不过这件事却也的确让半辈子都在生死线上游走的他都动容了。多少年了广西一直渴望出海口,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不声不响就干脆派兵去抢,而且还准备一鼓作气把自己的眼中钉龙济光彻底赶回广东!这实在是太意外了,也太惊喜了!由此可见,这个年轻人之所以杀进广西,恐怕一大半都是为了这个顺畅的出海口。

  杨秋没说话,因为他已经把后世看惯的地图改了,这种滋味真是很爽!蒋百里继续代替杨秋说道:“论资源、人口,西南各省并不比广东差,甚至还超出良多,但为何不如广东富足?最重要就是都被限制在了内陆,所以巡使这回决心一定要拿到这个出海口。两条铁路虽然造价不菲,可一旦建成西南诸省就能被彻底联系起来,老百姓也不会再被大山困住手脚。而且巡使还准备在广西发展橡胶种植,苗姑娘也准备拿出五百万来广西投资建胶种植园!现在洋人对橡胶需求很大,可我们西南种植稀少,绝大多数钱都被吕宋那边赚去了,每年光是橡胶贸易吕宋和婆罗洲每年就有一万万大洋!咱们就算赚不到那么多,但要是能有几十万亩橡胶园,起码也能赚一半。这两件大事能做成的话,陆省长您的美名怕广西子子孙孙都不会忘记了。”

  陆荣廷食指大动,橡胶他听说过,也知道洋人如今在南洋不断扩大种植,广西也已经有不少人种,可要让他自己放手干肯定不愿意。但苗洛要拿五百万来投资这就说明真是一门赚钱的买卖!否则出钱的杨秋会拿钱不当事?所以也暗暗上了心思。而出海口的获得和铁路大动脉,对广西更是百利而无一害!所以不管杨秋最终心思如何,他是真心听进去这两句话了。毕竟他是从社会最底层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人,大道理懂得不多,却明白衣锦还乡,造福于家乡的道理,虽然是杨秋出钱,但要是能把事情办好,将来广西谁不翘手指夸一句陆白衣?

  唯有苗洛暗暗生气,虽然他明白这笔钱肯定是杨秋出,而且她也知道杨秋手上有几百万英镑的私款(第一次和德国交易是私人生意),但对他没提前告诉自己有些气恼。

  杨秋抱歉的向她笑笑后,见到陆荣廷不说话,还以为他对铁路拨款和橡胶园建设没信心,也没继续费口舌解释,反正目前只要他配合就可以了。

  但这次他看走眼了。

  后来才知道陆荣廷对于修铁路和种植橡胶多么用心,几乎把这两件事当成了后半生的事业,而且也低估了广西人民对铁路的热忱。因为1913年5月才开工的近八百公里镇永线原本计划用五年建成,但在陆荣廷一口气动用了三十万民夫、五千专职铁路兵的情况下到1917年9月就全部完成,和提前开始并修造完的武昌至郴州铁路并轨接通,成为了第一条贯通西南的大动脉。同时开工的北大线广西境内段甚至只花了两年就完成了,要不是因为云贵段施工难度大,甚至会赶在北桂线之前完工,最后也仅仅落后了半年而已,反倒是杨秋建设的第一条铁路汉川线,一直到1918年初才全线通车。

  至于橡胶园更是飞速猛增,从国防军进入广西时的不到五千亩,十年后就发展到了两百万亩的规模,而其中最大的“地主”就是苗洛和陆家一起搞的苗氏橡胶公司,通过自建和控股控制,将后来广西和云南两省超过半数的橡胶园纳入公司。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慢慢规划着广西的未来,等眼看要步入已经破损的都督府时,杨秋忽然眨眨眼睛,笑道:“陆老要是有空的话,帮我发份电报给松坡兄如何?”

  “哈哈巡使有命,老夫岂敢不从。”两人相视一笑,步入了都督府。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