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七七章 一战定西南 七
  @@@疯狂的炮击声让江水不断掀起涟漪,同时从三面进攻的国防军遭遇了唐继尧部的顽强抵抗。这支由滇军、黔军和土匪组成的军队已经彻彻底底进入了半疯狂状态,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一路过来的恶行足以让他们死上几十次,就算国防军不杀他们,桂林城和广西的百姓也会宰了他们,所以全红了眼睛死撑到底。

  趴在船头的邱文彬明白,这种疯狂更像是歇斯底里的呼喊,只要打开一个缺口,溃败将不可避免。但他还是不敢大意,因为现在他已经知道,利用这一年的和平,国防军疯狂大采购的同时,盘踞广西财税稳定的陆荣廷也在半年前掏出血本向日本订购了16门75毫米野战炮,16挺哈乞开斯重机枪和六千支步枪以及足够弹药,现在这批军火全落在了唐继尧手中,疯狂的敌人配上足可装备一个满编师重火力,稍有不慎就会演变为一场消耗战。

  其实不光是广西,全国有点钱的省份都在进行大宗军火交易,广东一口气下了100门大炮的订单,还在广州制造局重启了仿麦德森牛角式旱机枪的制造。北洋不仅学习湖北扩大的大沽制造局的规模,还向德国增购了上百挺马克沁机枪,并且模仿国防军采购了五百支麦德森轻机枪和大量毛瑟手枪,同时还没忘记向近邻日本采购大批军火。

  由于己方一路过来都是山路,所以四个师的精锐炮团一个都没来,五师又因为改山地师,未装备克虏伯野战炮,发射药的化工原料和自造工厂设备要到下月才能从美国运来,所以实际有效射程才800米左右的迫击炮在这种对轰中很吃亏。反观唐继尧部反而仗着自己弹药充足,把大炮全拉了出来,尤其是部署在城中凤凰山上的16门75毫米野战炮威胁最大,同时购买的填装下濑火药的炮弹一刻不停地倾洒而下,弥漫的黄色烟雾呛得很多士兵跑着跑着就摔倒了。

  剩下士兵就算跑近了,也要面对几十挺轻重机枪的交叉火力,所以战局目前还僵持着。缺口,必须要打开一个缺口!指挥部认为最好的缺口就是贯通全城的漓江,所以特意让他带领警卫连抢占码头。本来警卫连不受前线指挥部指挥,他的连任务是监视唐继尧直至包围就算完成,但他还是接受了任务,不仅仅因为警卫连是国防军的精华,更因为他的连装备了一种新枪。

  想到这里,邱文彬立即开始检查新枪,刚刚将长条状的三十发弹匣插好,就看到旁边前来带路的滇军小战士望着枪直发呆,不由笑道:“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报告,叫欧阳楠,17岁。”现在的欧阳楠不会想到,因为从小父母双亡混迹桂林街头,非常熟悉地形而接到这个吓得他哆哆嗦嗦一夜没合眼,差点想当逃兵的任务,会让他的人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个变化,就因为邱文彬下面这句话:“小了点,胆量不错,敢和我们一起行动,想不想加入警卫连?”

  胆量不错个屁啊,小爷我是被逼的。欧阳楠腹黑一句,壮着胆子问道:“警卫连是什么?有多少月俸?”

  “月俸?哈哈。”同船的十几位警卫连战士差点笑出眼泪来:“连长,我看你是白忙乎了,这小子简直就是榆木脑袋。”

  邱文彬也笑了,一拍欧阳楠的脑袋:“小子,机灵点,等打起来跟着我别跑散了。”“嗯嗯。”欧阳楠被笑的不好意思,腼腆的挠挠头问道:“长官你们这是什么枪?这么短?样子还这么丑?和管子似的。”

  “这个?”邱文彬扬扬手里后世著名的斯登冲锋枪,介绍道:“这叫冲锋枪,是司令设计,咱们湖北自己造的,连洋人都没有。”听说洋人都没有,欧阳楠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在他印象中手上的汉阳造也是仿造洋人的啊!邱文彬微微一笑没再解释,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警卫连也才分到几十支,而且上次司令在他们试用时还说,这枪不是拿来装备而是准备过两年卖钱的。

  对这点他也搞不清楚,虽说这枪样子难看了点,但威力很厉害,和民元式手枪使用一样的子弹,扣住扳机三十发弹匣几秒内就可以打完,瞬间的爆发火力直接干倒一个排都不是问题。而且刘庆恩副厂长也说,这枪不仅好而且造价比新的12式步枪便宜几倍,工艺简单连学徒工都能制造。这么好,威力大又制造简单的军械,搞出来不装备居然拿来卖,还要等几年想不通。还好警卫连因为有特殊使命,装备了一小批测试型,让大家能过过干瘾。

  眼中的桂林城开始迅速放大,啾啾的子弹声开始从耳旁掠过,不时还有几发炮弹带起冲天水柱。还好敌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其它几面,这边的敌人并不多,靠轻机枪就可以压制住敌人。小船缓缓绕过大榕树后,青石码头豁然出现在了眼前,邱文彬刚刚拉开枪机,就看到小巷内突然窜出十几个滇军,掀开几捆稻草后两挺硕大的哈乞开斯机枪猛然出现。

  “该死的,重机枪。”

  叫喊声才响起,对面的哈乞开斯重机枪就开火了,这么近的距离直射小船,几乎就是一场大屠杀!哒哒如风暴般的子弹从船上横扫而过,十几位措不及防的警卫连战士立刻倒在了血泊中。

  “跳船!”邱文彬大喊一声跳下了江,欧阳楠也轱辘一下滚到河里,还趁机从死去的警卫连士兵手上拿了一支冲锋枪和子弹囊。等到邱文彬游到岸边靠码头青石挡住了机枪射角后,他们乘坐的五艘小船已经被打成了筛子,附近的江水都被鲜血染得通红通红。

  “各自找掩护机枪想办法架起来,各自为战!各自为战!国防军进攻。”接受最严格训练,久经战火考验的警卫连战士立刻散开各自为战,即使齐腰深的江水都没能延缓他们的动作,欧阳楠暗暗咋舌时只见到邱文彬和几位士兵弯着腰,一路躲在码头边的死角向机枪处摸去,等到能看清楚滇军士兵的长相后,他们连看都不看,就猛然伸出手高举样子怪异的冲锋枪,对重机枪方向一阵猛扫。

  猛烈地火力让透过石缝看的欧阳楠惊呆了,根本没见到他们有瞄准,拉栓的动作,只是手指扣了几下扳机前方就仿佛下起了暴雨。滇军机枪班也没想到敌人会有这种火力,密集的子弹吓得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更别提开枪了。

  掩护我!邱文彬换一个弹匣,暴喝一声飞速扔出一枚手榴弹后双手扒住石阶就要往上爬,可大概是常年泡在水中,青石板上长了层厚厚的青苔,手指一滑眼看要重新落水,眼疾手快的欧阳楠连忙用手拖住他腰,用力往上一举。

  借着这股劲头,邱文彬终于爬上码头,来不及感激就在血浆里翻身一滚,迅速躲到墙角里趴在地上对准滇军猛烈开火。借他的掩护,剩下的警卫连战士也纷纷爬上了码头,三十几支斯登冲锋枪全速开火,这两个滇军机枪班瞬间就成了一堆烂肉。

  看到欧阳楠上来了,邱文彬感激地拍拍肩膀,留下几个人想办法把遗失的冲锋枪找回来,又按照预定计划让大家向河道中间连扔三枚手榴弹,用水柱通知后面部队跟上来后转身冲入了城内。跟在他后面的欧阳楠总算是开了眼界,只见在这种威力惊人,每次打起来就像泼水般的冲锋枪面前,闻讯赶来的敌人几乎才照面就被扫的七零八落。

  “小心。”欧阳楠正沉浸在加入这支部队的憧憬中时,耳旁陡然响起一声暴喝,身体也猛地被推了出去,还没等撞到地面眼前的砖块就猛然炸开,一枚57毫米炮弹从前方十字路口坚固的街垒内打出,击中了他们旁边的民居。

  “绕过去,绕过去用手榴弹!”被炮弹压在街角,机枪手又找不到好位置,邱文彬急的扔了枚手榴弹给欧阳楠连连大喊。欧阳楠刚才学过用手榴弹,知道事情紧急连忙抓起来向后面屋子里跑,可当他撞开窗户后眼睛却猛然红了。

  屋子里横七竖八躺着七八具女尸,这些女尸无一例外都光着身子,原本诱人的身子上到处都是枪眼,血肉模糊惨厉无比,一看就是被奸污后再打死的。这一幕让欧阳楠觉得肺都燃烧了起来,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往外喷,连危险都顾上了,就这么笔挺挺冲上二楼,用尽力气将手榴弹扔进了街垒内。

  爆炸让57炮瞬间哑火,几个警卫连士兵立刻翻身跃入沙包占领街垒,他们刚让吓得趴在地上直哆嗦的敌人起来去旁边,就看见欧阳楠狂嘶从屋子里冲了出来,邱文彬还没拉住他就已经叩响扳机,对准这些投降的士兵猛烈扫射,当一个三十发弹匣全部打完后,十几个降兵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中。

  邱文彬上前一把抢过没子弹的冲锋枪,让士兵看着他后走进了屋子,等进去看清楚惨状后才明白为何这小子一下子发了狂。可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必须立刻去城门方向打开局面,所以咬着嘴唇走到欧阳楠身边问道:“小子,我要一个向导去南门。”

  欧阳楠眼睛血红,用力点点头,带大家走小巷跑向城门。随着越来越多国防军士兵开始沿码头登陆桂林城,缺口终于被打开了,当邱文彬带几十支冲锋枪从后面猛扫滇军阵地,南门也乱成一团。

  南门打开意味着第二个缺口被扯开,但并非意味着战争就结束了,密密麻麻的街垒和火力点让战争进入了最残酷的巷战,爆炸和喊杀声开始从每个街道、每间房子里响起。

  “推过来,快推过来。”

  眼见一门70毫米山炮被几个士兵推了过来,邱文彬连忙指向了前方一座压得他们抬不起头的街垒,炮手迅速放平炮口,塞入炮弹锁紧炮栓后,地面猛然一晃后,尘土飞扬中只见到百米外全部由条状青石板垒起来的街垒已经被炸得四分五裂。

  仿造后世的日本92式70毫米步兵炮只需要几位士兵就能推着跑,身管被加长到12倍后虽然重量从增加到了320公斤,但射程也提高到了3800米,具备了与野战炮对轰的实力。当然它的最大作用还是无条件伴随步兵行动,尤其是在这种复杂巷战中更发挥出了最大优势,很多次炮兵甚至借掩护推到百米内在开火。

  七斤重的炮弹威力已经等同75毫米野战炮,所以带来测试的三门步兵炮很快征服了步兵们的心,成为了巷战开路主力,随着一个又一个防御支撑点被直射摧毁后,敌人的疯狂终于化为了恐惧,开始四散溃逃。

  一具具惨死的尸体,一幢幢被焚毁的民居,让国防军士兵咬牙切齿,尤其是当陆裕勋奉老爷子命令带残存的桂军入城后更是红了眼睛,当最后他们看到凤凰山山脚下数千被集体枪杀的昔日袍泽的尸体后,一场大屠杀就已经无法挽回。

  这些红了眼睛的桂军不仅冲在了最前面,所过之处更是不留一个俘虏。等蔡济民得知城内的消息想要制止时,桂林城的大街小巷已经被尸体铺满,如泉的鲜血顺着被挖得坑坑洼洼的道路流淌到河沟里,流到几里之外都没能被稀释掉。

  下午五点,当杨秋带蒋百里和苗洛抵达时,凤凰山最后一位滇军士兵也放下武器,桂林大战在经历了九个小时的血腥鏖战后落下帷幕,此役中唐继尧部一万三千多滇黔和土匪联军中有6000余人被击毙,其余全部被俘虏,等待他们的将是广西百姓的怒火和遥遥无期的劳教生涯。

  梅又臣率领的卫队在保护唐继尧前往日本公使馆的最后时刻被情报员带领士兵堵截,唐继尧本人脚部中枪,最后在刘存厚和几个死忠的保护下才勉强躲进日本公使馆,随身携带的价值400万的法兰西银行支票因为陈浩辉救援时故意失手扯烂衣服被国防军缴获。除此之外还在被击毙梅又臣身上也发现了价值五十万的日元支票,卫队中还查抄出从两省搜刮来的570公斤黄金。

  国防军死伤600余人,大部分都是开始阶段和巷战中牺牲负伤。而后来得知,未能随陆荣廷逃走的广西第一混成协和两个巡防营总计3213位士兵中除了战死和投降外,其余1917人被唐继尧集体处决。

  这场战争告诉世人,如果还无法实现真正的统一,那么随着那些经历过狂热的革命浪潮,野心更大的新一代年轻军阀们逐渐掌握大权,内战漩涡将很可能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残酷。这场战争同时也在告诉所有人,那就是随着广西被国防军控制后,云南已经成为了西南孤岛,一个统一的大西南已经跃然眼前……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