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七四章 一战定西南 四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南岭山脉五岭之一的都庞岭发源于湖南西南,止于广西东北。湘桂边界一刀将都庞岭切成了两半,这一岭一界的十字交接处就是永安关。广西狼军声名鹊起的年代里,无数壮家儿郎从这里启程,奔赴中原携手汉家子弟共抗外敌。

  蒙蒙天色中,既有没有雾锁城堡的美景,也没有炮台的遗迹,昔日的永安古战场已经布满了苍翠。每天这个时候卵石铺成的关隘大道本该看不到人影,毕竟湘西土匪威名太响,哪怕已经被国防军打得烟消云散,即使残存少部分也躲入大山深处自生自灭,但商旅也不敢轻易冒险。

  但今天有些特殊,近千军装不整,垂着头、咬着牙,一言不发的桂军士兵向关隘走来,五十多的陆荣廷骑在马上满眼血丝,神情疲倦,旁边数十位fu孺家眷中还不时传来哭泣之音。

  陆裕勋满脸泥灰,军装上也血迹斑斑,一场恶战反倒让他多了几分他爹当年的野xing。见到永安关就在前面,用袖子一抹脸:“过了永安关就是湖南了,杨秋在湘西剿匪时怕土匪窜入广西,在上面驻扎了一个营,要不要派人先去通禀声,免得误会。”

  陆荣廷点点头,让陆裕勋亲自去联络,自己翻身下马看一眼家眷,走到士兵中间:“大家就在这里休息,将来我陆荣廷若是能东山再起,碧旎会忘记诸位相随的兄弟。”

  士兵们应了声后席地而坐,一起逃出来的陈炳焜见到连警戒都没有,就要让谭浩明带人去前面部署。陆荣廷见状摇头:“部署个屁,跑了一夜就让大家休息吧。别瞎折腾了。”

  陈炳焜凑过来担忧道:“都督,不是我说您,防人之心不可无!唐继尧突然来广西您没觉得很蹊跷吗?而且杨秋的部队才开始围剿,还没打一仗他就来了,这里面”

  陆荣廷又不是傻子,能在广西越南纵横那么多年,没点手腕怎么能行?所以心里跟明镜似的,就算杨秋没搞鬼。唐继尧也肯定是他故意驱逐入桂的,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目前唯一能救自己和广西的就只有他和他那支赫赫国防军了。所以老眼一瞪,说道:“记住我的话!唐继尧擅入广西,滥杀无辜,人人得而诛之!”

  陈炳焜跟了他这么多年。自然听出了意思,旁边谭浩明也连忙点点头不敢再提此事。片刻后,整齐地脚步声从永安关方向传来,谭浩明搀着陆荣廷起身后见到,一队全副武装的国防军士兵跑了过来。

  作为拿枪mo爬滚打了几十年的老军人,即便没受过正规教育和训练,这队士兵也让陆荣廷感觉扎了下眼睛,尤其是他们武装带上的刺刀皮囊居然全部佩戴整齐。有些明白为何杨秋能强势崛起了。

  年轻时抓到过一个法国商人,那个商人以前是陆军军官,至今他还记得法国佬说的话。一支军队好不好就看刺刀,因为刺刀很小,平时除非进行刺杀训练基本不会佩戴,所以每当紧急出动士兵最容易把刺刀忘记,而一支仓促赶来的军队如果刺刀完整,那么必定是经受过最严格训练的精兵。

  永安固旎过是湘西边陲一个小地方。一支被派驻偏远的部队再接到命令突然出动后依然能保持军械完整,说明这支部队的基层军官非常扎实,才能做到没监督情况下日日训练不息,始终让士兵处于保持最好状态。

  “国防军第18步兵旅少尉营长戈承元见过陆督。”二十二岁的戈承元是当初和邱文彬一起离开的士兵之一,回武昌后见到不被重用,孙武等人又争权夺利所以也和他一起回归投奔杨秋,参加过北进和孝感保卫战。后来进入国防大学军官速成班第二期学习,湘西剿匪后连长调任由他接替,因为表现出色不久前又被任命为营长。

  其实他已经得到了师部的命令,早就在这里等着陆荣廷了,见到后立刻说道:“都督到此尽可放心安全。我部已经得到授权,将尽一切力量确保都督安全。”

  陆荣廷当然不知道他早接到命令,只以为杨秋对四周各省监视严密,一夜间桂林的事情就传到了这里,点头道:“那就谢谢戈兄弟了,不知杨司令他?”

  戈承元微微一笑:“请都督放心,我们杭旅长昨夜已经从湘西星夜赶来,只要都督您一句话,我18旅将立刻入关直取桂林!”

  一个小小的少尉就敢放言直取桂林,让陈炳焜都觉得有些狂妄了,唐继尧部虽然进攻桂林中损失也不小,但有城内留下的物资,一夜时间就能恢复七七八八。柳州的王芝祥和黔军部队也肯定会北上汇合驰援,一万多士气正旺的士兵,又背靠坚城,靠一支至少需要两天后才能赶来的步兵旅

  他心底的冷哼余音还未结束,就听到永安关方向又传来一阵沙沙声。这声音非常的奇怪,就想有什么东西在沙地上摩擦,但又不像马车轱辘那么沉重。还没等大伙想明白是什么东西,就见到关隘上忽然又出现了大批士兵,更让大家瞪眼珠子的是,这些士兵居然每人都骑着一辆洋人制造的自行车。

  由于这段是下坡,所以这些骑车的国防军士兵如利箭似的刷刷从桂军士兵眼前飞梭而过。陆裕勋前几年还从洋人手里买过一辆自行车,所以立刻察觉到了这批车子很不一般,不仅样式改了而且材料看起来也结实不少,后面还多出一个货架。为了便于骑车,长长的步枪一律都插在横杠处向下倾斜的枪囊内,连机枪都做了专用行囊,行军用具也全被放在了车尾的货架上。

  “***,我怎么没想到还能怎么用呢?”陆裕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额头,不料前额头还没疼完。后脑勺又被陆荣廷拍了一巴掌,气呼呼道:“你要是有这本事,老子怎么会丢了桂林城!”对话惹得四周一阵窃笑,连戈承元也承认两父子身上这股丘八痞子的味道很对军人胃口。

  骑车士兵大约有一个加强营的规模,他们迅速抵达山脚平地后才停下车开始列队,此时后面又来了一只运输驮马队,马队前两位军官快步走来。

  “蔡济民(杭志)见过陆督。”

  自报家门后陆荣廷被吓了一跳,杭志出现还不意外。毕竟戈承元刚才就说他亲自带队,可蔡济民是国防军总参谋部的高级参谋啊!他虽没有其它几位那么闻名,但也是湖北大战和杨秋并肩作战的中坚之一。

  “岳父,你看。”刚刚寒暄两句,陆荣廷就被女婿悄悄拉了把。斜眼看去几匹战马正在从旁边走过,战马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些马居然驮着炮管和炮架,连轮子都架在了上面!可以拆分,几匹马就能驮一门的大炮?有这利器,高深峡谷还有何惧?

  见到陆荣廷这些桂系军官看着带来测试的三门70毫米山炮发呆,蔡济民和杭志相视一笑:“陆督,我让戈营长保护你们去长沙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您尽可放心,司令已经下令动用一切力量解放桂林和柳州,一定为您和广西人民讨回公道。”

  现在去长沙还能回得来吗?连西洋的自行车都拿出来了,还带来了可拆卸的大炮,自己还是乖乖合作算了!陆荣廷当即气呼呼瞪一眼蔡济民:“老子还没到七老八十呢。”扭过头一把抢过谭浩明手里的步枪,对一起逃出来的桂军喊道:“杨大人来给我们报仇了,他唐继尧怎么打老子,老子就怎么打回来!不怕死的就跟老子杀回去。”

  大权旁落生气也正常。何况从他话里看出已经有臣服之心,所以杭志也没生气,悄悄撞了下蔡济民:“陆白衣的脾气还真不是吹的。”

  “此时能做到只骂几句出出气,已算是难得人物了。”蔡济民微微一笑,唤来了戈承元:“陆都督他们的家眷暂交给你保护,后面电报员抵达立刻让他发报联系司令,就陆荣廷正在随我部前往桂林。”

  戈承元敬礼后。两人大步流星向陆荣廷追去。

  陆荣廷抵达永安关的同时,杨秋和蒋方震也赶到了柳州城外,紧咬住刘显世屁股追击的14旅在做进攻准备,15旅也有一个团抵达北面,开始构建阵地切断柳州和桂林的联系。电报线在昨晚合围还没开始就被先期赶到的士兵切断。

  望远镜里的柳州城城墙上几乎看不到任何战斗的痕迹,四周也没发现大量尸体,这说明有王芝祥做内应后,昨天的战斗都集中于城内,桂军猝不及防下导致全线失守。

  柳州城和桂林一样,城墙全都是用一米长的青石砌成,这给了躲在城后的王芝祥很大信心,拍拍厚实的青石:“如周不用紧张,大炮轰不开这么厚的城墙。区区一个混成协就想撒野,门都没有。”

  刘显世自然不会这么认为,贵阳城大王旗变换那一幕至今还记忆犹新,所以悄悄对心腹使了个眼色,让他去做好一旦有变立刻从北门撤退的准备后,指着远处正在架设的迫击炮脸色凝重:“铁老说得有理,不过还是小心点为好,他们那种小炮很厉害。”

  王芝祥只当他被吓破胆了,大炮自然是越大越厉害,几根炮筒子能干吗?重九后他把都督位子让给陆荣廷那个丘八,带两千多心腹士兵避往南丹不就为了今天嘛!北面已经联系上了,就算为了儿子的前程也应该搏一把。

  替儿子在袁世凯面前谋前程的美梦还未开始,就被几声剧烈的爆炸陡然撕碎。率先开火的是已经被定位旅团支援火力的六门120毫米迫击炮,近15公斤重的炮弹威力已经超过105毫米榴弹炮了,进口的tnt黄色**威力更是巨大。

  炮兵观察镜后的严凯也是当初炮一团的老资格炮兵了,炮兵为王的心思根深蒂固,作为第一批学习使用迫击炮的军官,从第一次看实弹射击就爱上了迫击炮。甚至还建议搞200毫米的超大型号。见到首发偏离目标,立刻修正:“距离733米,方位47,风向西南、左偏斜修正发急促开火!”

  重新修订完坐标后,六门120毫米迫击炮以每分钟10发的速度猛轰桂军,稍后九门80毫米迫击炮也加入进来,短短5分钟内就向躲在城墙后面的桂军和刘显世黔军投掷了600枚炮弹!以至于阵地后面的空弹药箱都垒成了小山包。

  同编制单位时间内火力密度已经傲视全国,要不是考虑到柳州城内居民众多。发射药问题也还待解决,单靠炮兵就能彻底解决问题。所以蒋方震看到还在被打开的弹药箱,也不禁转头询问:“巡使,你不觉得浪费吗?”

  杨秋没回答,淡淡说道:“我的要求是10分钟火力覆盖。”

  10分钟身后的雷猛吐吐舌头还没算清楚。蒋方震一巴掌拍到他肩膀上:“别算了,打满的话1500发,城墙都融化了!”

  蒋方震找了个地方座下,他明白杨秋这是要借此立威,见识过这顿炮火后,将来收编桂军会轻松很多。柳州已经毫无悬念,唐继尧如果聪明现在就突围或许还有一条生路,可惜电报线断了后他无法得知这边的情况。等明晚合围完成这场仗也就结束了。现在广西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南京和北京怕已经乱手脚了吧?

  他猜得不错,南京的确是乱了。

  从首都到继续沦为作陪,交出实权后的城市仿佛被抽走了什么东西。总统府成为了笑话般的摆设,临时议会更闲得发慌,用看门老人的话来说,南京城这口王气自打明朱棣年间搬迁后是再也惶旎来了。

  和半年前十几万大军闹哄哄相比,此刻的城市已经恢复如初。金陵兵工厂因为袁世凯的拨款总算是勉强维持着,唯一多起来的东西就是四个轮子喷黑烟的洋汽车,一位位革命暴发户们用这种方式来炫耀和显示自己的地位,大选后就将结束使命的南京看守政府得到北京拨款后,更是一口气购买了三十辆用于政府要员来往办事,据说听到自己的钱被这样糟蹋后,袁世凯气得一天都没说话。

  从不落于人后的张季直也买了一辆。他现在已经辞去了南京政府实业部长的位子,作为江浙立宪派领袖,袁世凯也不忘拉拢这位提醒了自己孙文开出三大条件的“好人”,让他出任了农商总长兼全国水利总长。但他才刚刚推开黄兴办公室的门,就看到这位身材高大的民党中间人物脚下趔趄。要不是李书诚眼疾手快扶住说不定已经栽倒。

  旁边身材矮胖的黎元洪也忙不迭起身相扶,这个情景让张季直觉察到有大事发生了,等他被搀扶坐下后拉住李书诚问道:“晓圆,怎么了?”

  李书城长叹口气:“广西出大事了!”

  “广西出什么事?”张季直虽然心已经不再南京,但对天大事还是很清楚的,诧异道:“杨秋不是去打贵州和云南了吗?”

  黄克强缓过气来跺脚道:“就是贵州闹的!唐继尧被杨秋几万大军吓得扭头往南机打下了广西桂林和柳州!陆荣廷现在全家身死不明。”

  “什么!”

  李书城继续说道:“消息是杨秋昨天先发出来的,今早驻在桂林的各国公使也发出了电报,还说唐继尧他”

  “怎么了?还不是和贵阳一样!”黎元洪怒气冲冲冷哼一声。他加入了国社党后对政治的积极xing一下子高了很多,副总统的架势也起来了,明显是准备发挥余热。李书城点点头:“英国公使给发消息给我们,昨夜唐继尧下令全城搜捕,借此机会抢劫商户无数,被糟蹋的fu女更是数不胜数!今早他还下令将广西咨议局的三十多位议员全杀了!杨秋已经来电,要求授予国防军动用一切力量确保广西安宁的权利!”

  “给!必须给!就算是顶破天了,也要抓住这个唐继尧,押回南京公审以正国法。”黎元洪浑身肥肉发抖,也不知道是真生气还是替杨秋要权。只有黄克强迅速反应过来:“不可!此事因为杨秋先动干戈而起,他自己都摘不干净怎么能再去广西?晓圆,你立刻发报给展堂(胡汉民字),他应该已经到了广州,让他和陈炯明、龙济光商量,即刻派部队去广西抓捕唐继尧。”

  这番话让黎元洪有些不满,都说他大公无si,可此刻明明是杨秋的部队更近,他却要舍近求远调广东的兵。何况龙济光本来就是广西人,和陈炯明关系很差,只因为他手握兵权所以才奈何不得,让他回广西这和放虎归山有什么两样?而且陆荣廷和他也颇有恩怨,这一回去势必掀起广西内战来!

  但他也没有表示异议,因为他已经隐隐猜到唐继尧突然掉头向南去打桂林和杨秋肯定有些关系,说不定这正是杨秋的算盘,广西一乱国防军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至于政治上的压力唐继尧的罪行见报后,恐怕全天下的老百姓都巴不得国防军杀进去呢。

  只可惜面前这位太天真了,或许做人他没问题,但做事哎!黎元洪叹了口气,瞅了眼交代李书城的黄克强,摇摇头走出了办公室,张季直望着他圆滚滚的背影,心底渐渐发寒。

  天色又要变了!

  。!。<!--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