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五五章 分崩离析 下
  军营内,空气凝固。

  操场中央,摆放着七具冰冷的尸体,军医也正在为剩下四位受伤的士兵包扎,四周挤满了眼睛赤红,捏紧拳头的二旅士兵,牙齿打磨的格格声隔着老远都能听到。人群一角,黄克强和蒋作宾等匆匆赶来的南京政府陆军部的官员们面无表情,既想安抚又怕事情越大。

  十几位闻风而来的中外记者不停按动快门,越来越多的各地援军的军官们也赶到了这里,他们小心翼翼屏住呼吸,望着这支已经处于暴怒边缘的部队。在南京城内,更大的调动已经开始,一门门大炮被拖拽出来,紧急召集起来的士兵们躲在沙包后面伸出枪管,望着因为骚乱被焚毁的商铺和民居,茫然四顾,纷纷询问这次的敌人是谁。

  总统府二楼的一扇窗户后面,一个身影悄然望着远处二旅驻地,此时此刻他是开心还是担忧?是希望彻底动乱继续延续政治生命,还是希望尽快化解危机?没人知道。

  所有目光都凝聚到了余德海身上,他缓缓放开牺牲连长的手,将胸口的黑骷髅胸章上的血迹擦干净又摆放整齐。四周的战士们眼角含泪,一个小时前他们还活蹦乱跳,抢自己的烟卷,说荤段子,对每位经过的女人品头论足,可一个小时后,却已经天人相隔。他们都是战斗英雄,本该死在战场上,可现在!却死在了那些口口声声自称革命同志的枪下!!

  余德海站了起来,目光徐徐扫过四周的将士后停留在了黄克强等人脸上,充满血丝的眼球让几位胆小的官员下意识退后了两步。声音呜咽,如同一只受伤后独自舔舐伤口的野兽:“从起义夜晚起,我们就是兄弟!打刘家庙他冲在了最前面,和我一起北进光复湖北!武胜关上我们并肩血战七天!他亲手打死了十几个北洋兵,他和我们一起拖住了北洋的脚步,和我们一起打败了第四镇!让北洋重挫退兵,为革命胜利赢得了时间。”

  “你们谁来告诉我!他为什么躺在这里!为什么!”声嘶力竭的怒吼声让人害怕,要不是边上两位军官拉住,恐怕他已冲入官员之中将那些人暴打一顿。

  话语激起了士兵们的怒火,纷纷挥舞着拳头怒吼起来,更有年轻军官站了出来:“我们国防军从起义以来,安三镇,复全境,血战武胜关,孝感保卫战,小仓山歼敌定湖南,战四川!我们拖住了数万北洋精锐,让他们腾不出手南下,我们付出了一万六千军民死伤的代价!他们的鲜血可以染红江水,他们的白骨至今还无法收齐!没有我们,你们能有今天吗?没有我们南京能光复吗?你们能坐在这里高谈阔论吗?满清政府会这么快退位吗?

  我们得到命令,星夜赶来支持北伐!我们不要你们提供军粮,不要你们的军饷!我们带来了机枪和大炮,可你们做了什么!派人去杀我们的司令,又来抢我们的军粮,现在还杀死了我们的袍泽,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这位军官怒吼刚完,另一位年轻军官再次站到了中央。赶来的中外记者们全部把相机对准了他。“我们洒热血,抛头颅,为了推翻满清,为了建设新中国,我们无怨无悔!即便拿枪指着我们的脑袋都不会皱眉!但你们做了什么?两个月了,政府依然一片混乱,报纸上每天都是吵架,民生凋零,工厂停产,南京码头来往船只少了一大半!

  我们知道,那些抢东西的兄弟都被逼没了活路,所以我们无恨我们只怪自己瞎了眼睛!因为临时政府根本就是在玩弄我们!你们没钱吗?不!都被你们捞光了!你们把铁路抵押给了日本人换了贷款,你们发行军票用枪口逼着老百姓认购!到最后居然还想把我们湖北的汉冶萍也抵押给日本人!你们这是在卖国!

  甲午的耻辱还未洗去,你们就准备把国家命脉全部卖给日本!更可气的是,卖掉这些东西的钱呢?钱呢!近千万款子握在手里,为何不出饷,为何不出伙食?到最后!你们还居然还不顾那我们这些为你们打生打死的士兵,要把南方出卖给袁世凯那个野心家!早知这样,我们还和北洋打什么?那是整整一万六千条生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和亲人!”

  “他们死的太冤枉了!”青年军官叫喊着,任由泪水滂沱,最后再也支撑不住缓缓跪倒在地,很多战士都知道,他的哥哥正是在武胜关血战中倒在了北洋炮口下。悲愤到了极点的伤心之态让那些外国记者都落下了眼泪,只有两位日本记者神色阴霾,笔尖刷刷的记录着什么,但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激怒士兵。

  闻讯赶来的各地援兵的军官们集体失声。一些人陪着落泪,一些人咬紧牙关,更多人摇着头,叹着气默默看着一位又一位国防军士兵和军官走出来,叱责,叫骂最后泣不成声。

  黄克强微微张着嘴巴,身体颤抖脚下趔趄,蒋作宾和李书诚等陆军部的军官们纷纷垂了下头,至于那些文官们,已经开始脸色苍白,他们看到了另一种东西正在滋生,正在呐喊、指责和哭泣中疯狂蔓延。叫骂和激昂的话语让他们胆战心惊,恨不能让大炮把这里轰平可谁敢?密密麻麻的拉栓声如同魔鬼的呼啸从所有人耳旁掠过,一些人甚至开始后撤准备找地方隐蔽,谁还能挡住这些暴怒的将士?四千多历经血战,能把北洋第四镇打残的精锐士兵,足以把整个南京城掀翻!

  难忍,害怕,担忧!但谁也无可奈何,只能任由着声音传向四方,任由记者们添油加醋的描述,谁都知道等明天这些话,这些事情见报后,南京政府将喟然倒塌,整个南中国也将分崩离析一发不可收拾。

  余德海噙着泪,走到了中央高高举起右臂:“弟兄们记得我们穿上军装时,对军旗许下的誓言吗?司令正带着三省百姓们建设新家园,数千万百姓还需要我们去保护在贵州!在西南,还有我们的袍泽在司令的指挥下为了国家奋战到底!我们的希望不在这里,我们回家!回家和大家一起建设三省,建设西南!”

  “回家!”

  “不再替这些狗养娘的卖国贼干了!”

  “。”

  余德海目光紧锁,牙缝里冒着寒气:“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忍让,从此刻起!我们不再受这种窝囊气,如果你们对付我们,我发誓会把子弹打进你们的屁眼!请转告大总统,满清倒台,北伐终止,北伐先锋旅自请撤离。”说完后,他举起了手臂。

  遗骸被缓缓装入了棺木,最上面被覆盖上了阙红狰狞的飞虎战旗,数十位士兵走了出来,将棺木扛在肩上向码头还未离开的运输船走去。第二旅的士兵开始启程,他们宁愿住在码头上等船,也不愿意再留在这里。

  等第二天紧急从江西等地征召来的船只抵达,国防军一师二旅,北伐先锋旅带着满腔怒火对南京的失望离开。他们的离开让继续留守在此的部队愈加混乱,越来越多的士兵带枪悄悄踏上了返程,而一部分没拿到遣散费的士兵更是纵火戒劫掠,肆意抢劫,南京城一下子成了人人厌恶之地。

  随着报纸刊登出这个消息,全中国再次一片哗然,大家刚经历了北京城一场突乎其来的骚乱,却没想南京也无法幸免,而英法美等国在华报纸更是捅出了二旅那些年轻军官和士兵的讲话,南京政府和会党人的形象完全垮塌,各种各样的贪污和舞弊案件也被记者们挖掘出来。在南京临时政府的最后岁月里,人民从崇拜、高兴,仰望一下子变成了唾弃和咒骂,最终崩裂。

  著名的纽约时报记者发回了这样一段评论:过去的四个月中,我们见证了这个世界最大民主体制的诞生,但仅仅一个上午,它就轰然倒塌。我想每位生活和工作在这片土地上的美国人都应该认识到,有些人已经不值得信赖。

  在只有日本例外,当二旅将士指责南京是卖国贼,将国家卖给日本,还屡次提起甲午雪耻的言论后,日本政府立刻指责杨秋故意破坏中日友好,要求国防军向日本道歉。

  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宣誓接任临时大总统的同一时刻,回到武昌的杨秋立刻接见了二旅将士,除了表示每位牺牲将士会都按照烈士标准得到助外,还表示三省和国防军将不会放弃梦想。当有外国记者问道他对南京城的现状作何感想时,他脸色铁青。

  “这是背叛。”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