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五零章 国家农场和特区

第一五零章 国家农场和特区

  袁世凯又是安慰又是保证,直到下午才出宫回到家里,还没等哈哈大笑几声抒发心情,宝贝儿子袁克定指着杨度嘟嘟囔囔走了进来,一见到他就喊道:“父亲,出事了!”

  这句话让袁世凯心头咯噔一下,就连刚踏进书房的杨士琦和梁士诒也都愣住了,拉住杨度问道:“晳子怎么了?难道滇军被打败,贵州被杨秋占了?不会那么快吧。”

  在两人心里现在最大的意外就是西南,袁克定生气的往沙发上一座,骂道:“西南,西南十万八千里的能有什么大事?是南京!”

  “南京?南京怎么了?”

  杨度脸色也不好,虽然有唐绍仪在前面,但他毕竟也是负责和南面谈判的人之一,今天突然被人家打脸,怎么会心情好,哼哼唧唧说道:“张季直发了电报来,说南京那位虽已答应退位,但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要定都南京,第二要大总统去南京任职,第三。”他说到这里,扫了眼心急如焚的袁世凯,才硬着头皮说道:“要改国体,采用议会制。”

  “哐嘡!”

  刚刚端起茶杯的袁世凯直接摔了杯子,这算什么?清室刚刚退位,就要搞自己了!他孙大炮当总统时独揽大权搞总统制,轮到自己却重回狗屁议会制,这不是耍人玩吗?!

  张季直发来电报也有他自己的打算,这份临时约法说白了就是民党出尔反尔不愿放权,所以妄图控制议会架空袁世凯,但对他们这些立宪派来说这三个条件捞不到任何好处,所以干脆先捅到北京来示好,让袁世凯早做准备。

  袁世凯砸了杯子就骂道:“唐绍仪呢?让他来见我!老夫倒要问问你杨晳子,你和少川都是机灵之辈,怎么谈出这么个鸟东西来?!他们南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居然如此卑鄙出尔反尔!是不是觉得皇帝倒了老头子没用了?!老夫先前就说干脆打到底算了,大不了拼完几万将士!你们一个个都劝老夫不能打去和谈。现在倒好,谈成了这个样子,还不如打呢!

  去,让段祺瑞、冯华甫都来!让陈宦也来,老夫这回豁出去了。既然他们不要脸,老夫也不要脸了,打!打到南京去,把曹锟和第三镇全调到徐州去,五镇,六镇全拉上去往南打!让王士珍放弃武胜关往安徽走,打光了老夫就回河南老家钓鱼去!”

  北京城内袁世凯大发雷霆吵着闹着要再打时,杨秋已经抵达了四川的第一站重庆。噼里啪啦的鞭炮和锣鼓声不仅仅在欢迎他这位三省巡阅使,更是在庆贺清室退位。一路走来尽是欢庆的人群,尤其是年轻人更是激动地满大街乱窜,传递这个重大消息。

  抵达重庆警备司令部时,不仅军官和地方士绅名流云集而来,连四川省省长邓孝可和民政兼议长蒲殿俊也早早等在门口。杨秋一身没有军衔的军装走进大门,落落大方的风度让四周宾客暗暗赞佩,见到两人他立刻加快几步,上前亲热的握手道:“当日匆匆一别甚为遗憾,今日再见,孝可先生风采依旧,可喜可贺。”说完后又转向蒲殿俊,当众敬礼高声道:“杨某代三省千万国民感谢先生!若无先生发起保路运动,动摇满清根基,就不会有后来八镇调兵入川武昌空虚,更不会有全国响应势成燎原,先生当革命最大功臣也。”

  蒲殿俊老脸一红,没想到杨秋竟然把他推到如此高度,旁边的耳朵们也一下子全竖起来。这段时间四川最热的话题是什么?除了满清退位外就是三省联合议会!湖北议会因汤化龙牵扯刺杨案被逐名存实亡,湖南议会抵制厘改税被(安民)行动被杀得差点闭门,现在就剩下四川议会还算完整。邓孝可是省长,又和杨秋有旧不会动,那么忽然拔高蒲殿俊,会不会是想把他抬到联合议会议长的位子?这可是个惊人的消息,要是蒲殿俊掌管三省联合议会,岂不是四川在三省内的地位要高很多了?

  激动啊!

  蒲殿俊却不敢多想,先不说几万国防军还在境内猛扫猛打,光是湖南厘改风暴就已经警示他们这些人,要么乖乖听话好好办事,要不然连回家养老都没机会。邓孝可更是感慨良多,怎么也没想到那天匆匆一面拿枪指着自己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手握十万雄兵,还成了三省巡阅使,连贵州也近半落入其手,崛起之快世所罕见,赞服道:“当日没能听巡使多说两句,实乃平生遗憾,今日要好好聆听教诲,把四川建好不负重托。”

  杨秋客气几句后招呼大家落座后,端起酒杯:“今日是举国欢庆之日,清室退位,压在人民头上的大山终于被搬掉了,所以杨某的第一杯酒要敬那些为国捐躯的志士。”

  众人纷纷举杯泼地敬告英灵后,他也换了副笑脸:“各地战事眼看都要停了,我等革命初成却还没到享乐之时,四万万同胞中还有很多人挣扎与贫苦之中,所以我们还是要继续努力把家园建设好,起码要让百姓吃饱穿暖,才不会让别人戳我们的脊梁骨。杨某添为三省巡阅,但一己之力未免力有不逮,所以三省建设还是要靠大家,兄弟这里有个想法还望邓省长和诸位斟酌。”

  难道又有新政了,这也未免太快了吧?大家再次竖起耳朵时,董用威走了出来将一份重庆改制的文件分发给大家说道:“巡使的意思是,既然已经改颜换天,那我们也应该革除旧习进行民生改革。改革并非一蹴而就之事,所以巡使准备先成立汉口和重庆特区进行试点。”

  董用威的解释中,众人将计划书翻得哗哗作响,很多人看完后既担忧又兴奋。担忧的是要改革土地!强制规定三省要在三个月内普查人口和土地分布情况,即日起对土地转让征收百分之三百的高额税金,对搁荒三年的土地立刻强制没收,改建为国家农场,引入无土地者进入耕种,每年除上缴规定粮食外其余皆为自己所得。此外要对境内的佃农、雇工实行最低保护,增加农田水利建设投资,财政上要给予农业更大倾斜。

  鼓励农桑,促进水利是好事,但引入国家农场就比较麻烦了。他们这些人不少都是大地主,各家各户哪没有闲置的土地,再加上最近那么多人被抄家强行没收家产,转瞬间就弄出上百个大型农场来。那些苦哈哈本来都是自己的佃户和雇工,现在忽然有了农场让他们免费耕种,缴粮还比自己低,谁还愿意给地主工作?这就挖断了根子!想要稳住工人就必须提高工资或者减少收租。这可就大大影响到了自己的钱袋子,但此刻谁敢反抗?湖南厘改税的事情说明,面前这个小年轻可不是好说话的主,谁要反抗新政或许明早开门就会被大兵抄家,据说湖南已经有数千之众连根屁毛都不能带就被赶出了原籍。

  至于高兴的则是根据这份计划中说,要把重庆和汉口将作为两个改革样板区,推行更多工商新政。

  以重庆为例,要利用重庆作为通商口岸的优势,以规划中的四川工业公司、合成氨化工厂、自行车厂和水泥厂为龙头,建设水电站和自来水厂,带动特区经济建设。此外还要组织考察团赴汉口、上海等工业发达地区,引进包括面粉和食品加工,机械、化工等一批实业项目。利用四川手工业发达的基础,扩大纺织、刺绣、茶叶等传统行业规模,制定政策鼓励民间作坊和投资,凡进入特区的中外企业都享受低税率,享受西南银行的优惠贷款扶持。

  为了鼓励工商引进,当地士绅们愿意去考察的,费用一律由政府包办,凡引进回项目者不仅可以得到政府颁发的奖状奖金,自营者还可以免税两年。在销路上三省也会给予便利,优先扩大自造商品的份额,还可以帮助向邻近省份乃至全国出口。

  蒋方震心里只有他的陆军大学,所以没来四川。随行的章太炎听到要实施这么多新政,又搞农业又要引进工商,轻轻撞了下宋子清:“子清,改革是好的,农场一建上百万穷人无土地者就能安生,还能逼迫那些大地主降租,可工商是不是脚步太快了?即便士绅们自行引进部分,算起来政府起码每年要拿出500万款子,有那么多钱吗?”

  “500万?那可不够。”宋子清微微一笑,张开巴掌摇了摇:“三年3000万,这是司令给申树楷和张文景的死命令。”

  “3000万?!”要不是涵养到家,这个数字差点让章太炎跳起来,连忙拉着宋子清避到角落里:“不行,你必须给我说个实话,这些钱从哪来?决不能耽误了教育!”

  章太炎现在满脑子都是免费教育,生怕自己的教育资金被挪用。宋子清知道他刚来时间短,还不清楚和德国交易的事情,介绍道:“炳麟先生您就放心把,再苦也不能苦了学生,倒是我们军队要苦上一年半载了。”

  “行了,别学蒋百里故作玄虚,快说钱从哪里来?”

  宋子清把杨秋和德国交易,以及用盐税作担保的事情说了一遍,但铁路经营权没说,主要是怕他反感,最后说道:“发电厂、工业公司和合成氨化工厂设备都是现成的,德国正在往汉阳运呢,再有一个月就可以全部交付完毕,我们要做的是想办法尽快运来重庆开工。其它设备也都已经向美国采购,最迟三个月后可以交付。要不是四川没有好的铁矿,司令还想在这里建设一个大炼铁厂呢。”

  章太炎眼睛都花了,用四川盐税作抵贷款他想到了,只要是当政者就不会放过这块大蛋糕,但没想到德国会答应一亿马克这个天文数字。而且第一笔交易的内幕更是让他好奇,不明白杨秋到底拿出了什么东西,居然可以让德国免费援助那么多工厂!那可是足足两个多汉阳的规模。

  两个改革样板地区的新政很顺利,(安民)行动已经吓破了很多人的胆子,何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特区建设能促发多么庞大的利益,所以很多人还在招待会中就提出了自己要搞实业。

  陈果夫进来看到杨秋被一群士绅和官员包围住问这问那,不好过去打搅所以走到两人身边,低声说道:“参谋长,炳麟先生,黎副总统发电报来了。”

  “哦?”两人对视一眼,黎元洪出走南京后这可是第一次发电报回来,到底是什么事情呢?章太炎看完后,顿时嘴巴都气歪了:“小人!一帮出尔反尔的小人!”

  宋子清也有些生气,南北之争虽然已经很难影响到三省,但南京这回的确有些过分,这不是逼着袁世凯开打吗?即便不打,北面也肯定会对民党心存忌惮,将来议会和总统之间必起龌蹉,闹起来肯定是互相翻脸最后四分五裂。为何就不能和和气气交权,顺顺利利过渡到新政府,尽早放下政治争执促进国家慢慢恢复元气呢?非要到最后自己人弄死自己人,让洋人得利吗?!

  一边是三省开始民生改革试点,杨秋几乎是掏尽家底想要恢复和促进经济,一面是下游和北方的政治斗争,西南又还有贵州这个大泥潭,这些都让两人隐隐担忧。

  “子清,我问你。”章太炎忽然脸色很冷,严肃的问道:“这回你们安民行动,查抄了多少家产?”

  宋子清还以为他又在焦心教育资金这块呢,因为这笔钱本来就是答应拨给教育部的,说道:“田产这块不会动,都是要拿来建国家农场的,不动产拍卖要等全部行动结束才开始也算不出来,现金和浮财大概已经有四五百万的样子,等全部结束把不动产拍卖掉,撇去军队寄养消耗怎么算也有两三千万,教育资金您不用太担忧了。”

  “我才不担忧钱呢!”章太炎咬着牙,双目赤红很有狂化的迹象,说道:“你等着,一会我去和司令说,先拨一百万给你们军队!尽早赶走滇军把贵州弄回来,别跟着那帮小人受苦了。”

  宋子清哑然无语,章太炎的确是赤忱之人,所以见到南北之争愈演愈烈,就干脆帮着杨秋扩大势力范围,把更多的省份拉过来早点恢复民生,看来自己也要督促一下五师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