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八章 转折
  二十五岁的董用威没有如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那样赶时髦套上洋装,依然是传统的中式打扮,神色焦急等在电报室内。

  他原来在湖北都督府出任秘书,黎元洪出走南京时还邀请他一起前往,最终他还是决定留在湖北。新任湖北省长李石星虽然是詹天佑先生的学生,典型地欧美实干派,但对他还是蛮器重的,原本他也想留在省政府,却没想到被调来三省巡阅使府出任办公室主任。

  从省秘书处到三省巡阅府,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人,要知道如今想来国防军系统的年轻人不知凡几,连很多海外留学生都跑来三省谋事,尤其是汉阳等工厂的大规模兴建,汉川铁路超乎寻常的全面开工,免费教育的提出等等,让那些在国外看惯了欧美良好教育和工业的年轻人看到了希望,然而只有他们这些从开始就处在湖北的人才明白,和那些外在的变化相比,很多细节上的改变在被人忽视的同时,却默默改变了三省。

  就比如面前的无线电。

  或许是根深蒂固的信息化建军思想,杨秋领导下的国防军在军械上改进因为制造限制还没大规模开始,但在部队指挥信息上面却毫不吝啬追赶时代潮流,除了德国前前后后提供了四十台无线电外,还在国防大学开设了专门的电报学科,而且为了指挥顺畅,还咬牙以高价向美国购买了五套战场电话系统。其实这些东西资料机里都有完整地制造工艺和流程,可现在的国内条件造不出来,所以只能花钱外购。随着一台又一台无线电投入使用,国防军各师旅之间的联络畅通远远超过目前国内各军。

  董用威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现在三省的联络畅通了很多,除了军队外连三省省政府都配发了一台专用,弥补有线电报不足。但今天他等在这里不是为了政府联络,而是在等贵阳的消息。本来这应该是军务秘书陈果夫的工作,可那小子陪巡使去参加长沙大学开学典礼,所以他就来这里接着等待。

  贵州大战牵动了很多人心,自治学社一夜间被屠戮殆尽的消息让他们这些人都红了眼睛,一个得到中央政府认可的省级政府,就这样被毫无征兆被血腥瓦解,让人心痛的同时也让大家深感巩固革命是多么艰难的时间事情,所以对出兵贵州大家都表示认同,就算最后不能纳入国防军体系,也必须重建一个稳定的政府。

  电报室很繁忙,尤其是这回出巡三省,所以特了两台无线电随行,分别用于军方和政府。进进出出的人都认识他,见到他今天坐在空闲的军用电台前,就能猜到在等什么,总会问一句:“有消息了吗?”

  董用威摇摇头,按时间计算本该昨天就收到电报了,可时至现在五师一旅的电报都没到,会不会出意外?听说蔡松坡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高材生,可即便吃亏也不会败到连电报都发不出来的地步吧。眼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新大学开学典礼都结束时,一阵轻微的滴答声猛然将他从激的跑了过去。

  电报员先是回复了几个简单音节,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开始认真聆听,这是项并不简单的工作,两个月来国防大学从海军调集电报员和译电员后才勉强培养起一批,所以每位电报员都是国防军中的精英。电报员飞速记下音符后,从贴身小袋里掏出密码本,这项工作本该由译电员来做,可现在译电员不足,所以暂时有他兼职。

  等电报被翻译出来后,电报员已经率先激动起来,将纸条递给董用威时,狠狠捏了下拳头:“主任,贵阳拿下了!”

  一句贵阳拿下了,霎时如狂风般吹散了大家心头的阴霾,好些在场的军官击掌相庆,董用威更是一路小跑冲向马厩,他要在第一时间将电报送给杨秋。

  他的速度的确很快,刚刚参加完将白鹿书院改为长沙大学典礼的杨秋才结束剪彩,就拿到了迟到一天抵达的消息。事后得知贵阳电报站被炸后一直没得到修复,所以对外联络很不畅,而且贵州多山无线电信也迟迟联络不上,足足花了一天时间才找到适合地点发出这份电报。

  根据苏小虎的描述,教导营抢在了滇军抵达前先拿下贵阳,当还没站稳脚跟唐继尧就到了,战斗从傍晚一直打到第二天早上一旅抵达,唐继尧才慌忙撤出了贵阳,目前正驻扎在贵阳西南的平坝天台山,同时另一个滇军旅在刘存厚的带领下抵达了惠水,对贵阳形成了半包围态势,不过唐继尧部损失不小,足足有上千人丢在了贵阳城内,所以两人暂时也无力继续进攻。同样一旅从成都一路南下人困马乏,暂时只能坚守贵阳,等待尹昌衡的第二旅和大部分辎重抵达。

  拿下贵阳是西南意味着进军大西南战略迈出了最坚实的第一步,虽然贵州贫困,但和这个时代大多数省份一样,资源和财富大都集中于此,占领这里就等于拿下了半个贵州。然而剩下半个却实在是太头疼了,这也是杨秋并不愿意那么早开始西攻的主要原因。

  蒋方震见他回到办公室后还对着电报直皱眉,隐隐猜到一些他的想法,说道:“拿下贵阳巡使应该高兴才是,为何愁眉苦脸的?”

  除了刚来时两人有过一番交流外,蒋方震抵达湖北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国防大学,对于政治和军事并不插手,只有在要求拨款建设新校园等事情上来过几次。见到他这回来长沙居然主动开口,杨秋也放下电报揉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苦道:“百里兄大老远从湖北赶来,不会就为了来说一句话吧?”

  蒋方震摘下军帽握在手心,做到旁边凳子上答非所问道:“贵州狭小,但却不太平。山高林密,民风彪悍,还有众多土司家族割据自治。境内缺良田,少耕地,除了有几处煤矿外基本上没多大价值。都说穷山恶水多刁民,贵州就是最好的例子,境内土匪横行,枪支泛滥,最严重是鸦片成灾!这些都给了唐继尧和刘存厚长期盘踞贵州的便利。

  司令您在三省强行禁烟卓有成效,但在贵州却很难,当地老百姓都把种植鸦片当成唯一生活来源,要被您断了恐怕唐继尧他们会开心死,所以要想禁烟就必须先让老百姓种植其它作物,而且还能看到很好的收入,但此项没一两年不能解决。

  云南虽不富裕,但也并非穷困潦倒。重九之后他蔡松坡又是扩军又是拉拢士绅,颁布新政还扬言要扶助川黔,唯独对禁烟不做表态,就是怕断了财路,所以光靠鸦片收入滇军每年就能获得好几百万,足够撑起一支相当规模的军队。此外英法在西南和半岛利益重大,肯定也不希望您杀过去,所以拿下贵州后他们定然也会多支持云南。”蒋方震说得嘴干,倒了杯水才对自己的话做出了总结:“您的麻烦有三个!第一,至少一年内国防军需要在贵州维持三个旅左右的军事力量,投入大约400万经费,可以重新组建并武装起一个精锐步兵师。其次在张百麟等人被屠杀殆尽后,目前根本找不出有威望的人来出任贵州省长。第三除了军费外,想要让贵州长治久安,发展民生至少需要每年拨款500万才够用,这还没算免费教育的费用!”

  蒋方震一口喝完水后,咂咂嘴吧:“用一句德国谚语来说,您意志坚定的冲向敌人,却一脚踏入了沼泽。”

  一直坐在旁边的宋子清哑然失笑:“既然如此,百里兄你为何早不提醒司令,还看着我们往沼泽里踩?”

  “有利自然有弊,好处我这不是还没说呢嘛。”蒋方震呵呵一笑:“万事开头难。贵州是西南中枢要道,拿下这里国防军进可攻云南广西,守可稳住湖南、四川。现在西南主动权已经牢牢捏在巡使手中,之前那些代价看似沉重,但通过贵州不仅可以锻炼出一支善战的部队,还能为拿下整个西南做好准备!广西有足够大并且安稳的出海口!!”

  杨秋心头微微一震,还真是不能小看这个时代的牛人,蒋方震或许带兵真不行,但理论上的功夫遍观中国都很少有人能媲美,一眼就看出了出海口对自己的重要性,故意笑道:“我听这些话,百里兄怎么好像在怂恿杨某打内战呢?”

  蒋方震瞥了眼杨秋,说道:“内战还少吗?既然避不开,那么就干脆大打,早打。只有这样才能尽早结束,保住国家元气。”

  宋子清头次露出了凝重神色,之前大家打得也是内战,但国防军基本都是被动应战,可现在这个蒋方震居然提出了主动去打的思想!这是不是太危险了?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能明白杨秋的心思,但主动去打和被动打完全是两码事,会不会太激进了?

  蒋方震似乎一点都没有太激进的自觉,看着杨秋的眼睛,对视道:“以前的三省是一张写满了各式各样字废纸,所以巡使您需要用(安民)这种大行动强行洗掉墨迹!现在这张纸已经渐渐白了,您该开始写字了。”

  如果说之前的话让人佩服蒋方震的眼光的话,那么这几句就完全是看穿了(安民)计划的核心,连杨秋这种心思深沉的人都瞳孔猛然缩了起来,良久后才平静的望着他说道:“百里兄可知道,我不是很喜欢政治。”

  蒋方震毫不客气的回答道:“可您必须学会用政治!因为军队需要明白他们为什么打仗,人民需要有一个清晰的奋斗目标!”看着他赤忱的目光。杨秋明白他这是在提醒自己尽早拿出政治纲领,如果说拿下三省仅仅是出于自卫的连锁反应,那么出兵贵州意味着国防军正在慢慢又防御转入进攻!一直没有目标和思想的军队是无法承担进攻任务的。

  平行世界里从不涉及政治的杨秋突然发现,已经不仅仅是自己需要,下面的人也已经急迫的需要一个政治纲领来带领他们。

  2月10日,在满清政府退位前两天,汉口《湖北日报》、成都《蜀报》、长沙《新报》等三省十余家报纸同时刊登了三省巡阅使杨秋的一篇署名文章。文章不仅对发生在三省的(安民)行动和进军贵州进行了详细解释,还首次提出了《国家社会民主主义》这个新概念,认为国家是绝对物,任何民主进程都首先不得违背国家原则,致力于制定更有力的劳工法、对关系国家民生的主要产业实行国有化,同时认为应该取消各民族界限,提倡民族大联合,并且倡议组建三省联合议会,统一思想,发出共同的声音,为三省八千余万国民争取合法利益。

  一块巨大的试水石,被扔进了民国初年乱象纷呈的政治池塘里。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