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六章 开打
  不管自治学社仅剩的一千余黔军是不是想打,战斗在双方早早吃完晚饭后与贵阳城西门率先开打。国防军和滇军,杨秋和蔡锷,已经开始铲除旧派为新政治思想铺路的三省和立宪派元老梁启超秘密提出的大西南计划,在这一刻被浓缩撞击,争夺贵州,争夺整个西南主动权的战役爆发。

  晚霞中率先发起进攻的是唐继尧率领的滇军第三混成协炮兵,八门汉阳仿造的五生七大炮不停地向城楼和城内开火,绚丽的烟团从西门大街向内延伸,轰隆隆的爆炸声让黔军士兵很紧张,可他们现在不敢走,国防军已经是最后一根稻草,要是不能抓住的话,不仅贵州完蛋他们也会沦为流寇乱匪。

  对缺少重武器仅有四门老式过山炮的黔军来说,滇军一下子拿出八门大炮已经属于无解级别,但对经历过数百门北洋75毫米管退炮覆盖式炮击,自家也正在快速换装的国防军将士来说,这种炮弹爆炸的威力还不如手榴弹厉害。

  铁生蹲在临时掩体内,面对从总督府翻出来的贵阳城地图一个劲抽烟,反倒对外面的炮声充耳不闻,这种级别的炮击他还真不看在眼里,让他真正担忧的是人数劣势。

  经过侦查发现,滇军此次进入贵州准备还是蛮充分的,不仅带来了一个炮营,步兵也有一个协,总兵力大约三千余人。再加上刘显世和戴戡等人逃走时的一千余人,足足五千多号人马将贵阳城半包围了起来。如果五师任何一个旅在这里,别说这点人马,就算把滇军都拉过来,依托城市他们也未必能啃下来。但现在他手里只有一个营,把邱文彬他们全加起来也还不到七百人,要想守住这么一座大城实在是太难了,至于自治学社的一千多黔军残兵他是根本没算在计划内。

  “文彬,你先走!老子今晚就在这里和这些滇军狗崽子耗上了!”铁生发起狠来准备玩命,邱文彬却不愿意,说道:“滇军人数多,肯定会同时进攻四门,夜晚天黑视线差,我们不可能守住四个方向!我的意见是先挫挫滇军锐气,然后佯装不敌撤至北门固守,如果北门还守不住那就干脆退回朱昌古城,走之前用炸药包把南门和北门炸开几个大豁口,这样的话滇军短时间内也修不好,等明天苏师长他们到了也方便进攻。”

  铁生想了想点点头:“也行。不过那些浮财必须先派人送走,可不能便宜了他们。”他说的浮财自然是白天刘显世等人没来得及带走和抄家所得。虽然贵州贫困,不像成都一个藩库就抄出八百万,但好歹也有几十万的款子,运回去可以养活一个师两三月了,所以立刻把明昭叫来,让他带两个班再加一百黔军,押送这些钱向北去迎主力部队。

  明昭虽然年轻,但深悉大局,别看钱不多却足够支持五师两个旅在贵州小半年的吃喝花销,安全送到师长手里就等于减小了对后勤的依赖,所以得到命令一点都不含糊,扭头就走。

  “这小子,干练。”邱文彬对明昭的背影刚赞了句,西边就传来了织密的枪声。冲出掩体时滇军已经发动了第一波进攻,让人奇怪的是,望远镜中居然出现了不少类似的麦德森机枪,铁生立刻问道:“他们哪来的麦德森轻机枪?”

  邱文彬并不感到奇怪,说道:“这不是咱们用的麦德森,是广州制造局仿的轻机快炮,广东又叫24发粤造牛角式旱机关枪。苏洪生师傅和司令说过,广东制造局三年前就开始仿造轻机快炮,大概仿造了八十余挺。这批枪除了北洋拿走几支外都交给了广东新军,后来广东新军因起义被遣散后,大部分都分给了广西和云南。听苏师傅说,他们汉阳厂去年头上还派了师傅去昆明教滇军维修保养的办法。”

  “他妈的,不会是全带来了吧?”看到左边又跳出来好挺轻机快炮,铁生一边大骂一边让自己的轻机枪火力压制。

  苏洪生说的没错,滇军的确有三十几挺轻机快炮,这也是宋子清为何说滇军有不少机枪的根据。但历史上它们直到护国战争才发挥作用,主要是因为子弹消耗太大,滇军也养不起。可现在不同了,湖北大战尤其是小仓山战斗中轻机枪立下了赫赫功劳后,先是财大气粗的北洋下了几百挺的订单,蔡锷也立刻将睡在仓库里这批枪分发装备给部队,还咬牙以高价向越南法国商人采购了一批尖头子弹。

  远处骑在矮小滇马上的唐继尧摸了摸光头,剪去辫子已经有三个月,将士们都蓄起了短发,唯有他却一直保持光头形象,所以大家私下里都叫他(唐光头)。旁边刚才还狼狈不堪的刘显世见到滇军居然也有那么多轻机枪,故意对旁边戴戡等人拍马屁道:“不愧是我西南强军,进攻整齐张弛有道,依我看比之北洋都不逞。”

  刘显世最后“多让”两个字还没开口,眼珠子就鼓凸出来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抱着轻机快炮的滇军机枪手还没打热枪管呢,就被对面一连串子弹压在地面抬不起头,这幅景象也让唐继尧很生气,骂骂咧咧发狠怒道:“磨磨蹭蹭干什么?老子给你们机枪是当玩具的吗?给我打回去!告诉前面,谁先冲进城老子赏他五百大洋!谁的营先进去,赏一万!”

  唐光头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事实上重赏也的确有效果,几百号滇军在金钱的刺激下扒光了上衣,发了疯般向城门冲去,但他们距离城门还有几百米时,一道长长甚至是刺眼的火焰陡然钻了出来,连天上的晚霞都相形见绌。

  教导营的马克沁机枪手是战后从第二师调来的,参加过武胜关血战和小仓山围歼战,前前后后打了近万发子弹,论经验别说对面的滇军菜鸟,就算在国防军中都排得上号。所以最清楚面对这种冲锋,最好的办法就是死死扣住扳机,然后用力压住颤动的机枪左右晃动枪口。当快慢机被拨到百发连射上的马克沁就是死神代名词,尤其是这种防御战,只短短十分钟两个五百发的弹药箱就被扫空,皮管连接的循环水箱内更是冒出了热气,等新来的机枪班小战士肉疼的将纯铜子弹壳一枚枚扫入布袋准备带回去回炉再利用时,几百疯狂冲锋的滇军已经成了一具具开始变冷的尸体,甚至还有很多直接被子弹扯烂了身体,鲜血沿着洒满了老城西门外的空地。

  这一幕对滇军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谁也没想到足足三百多冲锋队竟然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抗住就被打成了筛子,刘显世等人更是双脚不住的颤抖,旁边很多准备趁滇军打赢杀回贵阳城的立宪派士绅干脆找借口悄悄逃走。

  唐继尧冷着脸,终于明白为何连北洋和南京政府看到杨秋都那么头疼了,几十挺这种重机枪不用打,只要公开往营门口一摆,估计全国上下就没有不害怕的!出征前的激动、兴奋也全被这阵猛扫打灭了,有些后悔因为运输限制,为了带大炮和足够炮弹没带几挺被他认为太消耗子弹的法国造哈乞开斯重机枪了。

  但他还是不明白,就算带了重机枪滇军也未必能突破国防军老机枪手的防御线,说白了目前的中国除了北洋手上有专门训练的机枪手外,也只有国防军这帮完全靠子弹喂出来的实战派。所以目前国内能养得起重机枪手的只有拥有规模最大的汉阳兵工厂的国防军和拥有外购便利、还有大沽兵工厂的北洋军了。就连拥有金陵制造局的南京政府都养不起那么多机枪手,因为这完全就是烧银子行为,就拿刚才那通猛扫来说,光子弹费用就需要一百块现大洋,而要让一位机枪手稳稳操纵马克沁这种怪兽,需要花上几个月,消耗子弹至少三千发以上的代价。

  轻机枪同样是如此,拥有实战经验的国防军机枪手本来就技高一筹,装备的又都是清一色是原装麦德森和技术更好的汉一型轻机枪,所以正面进攻的滇军完全没有任何机会。

  还好,唐继尧手里有八门57毫米山炮,还占有人数上的巨大优势,眼见天黑立刻下令部队绕道从其它三个城门同时发起进攻。

  吃一亏长一智的滇军开始不和国防军拼火力,西门方向只是不断用大炮猛轰,步兵绕道从其它三个门发起进攻,所有轻机快炮都被派往支援步兵作战,为了加强火力唐继尧甚至还把带来的两挺金陵仿造的六管神机炮也拉了出来。

  战斗一下子陷入了胶着状态,滇军虽然拥有两倍于国防军的各式机枪,可机枪手却素质太差,夜晚缺乏视线的情况下更是不敢轻易开枪,使得部队无法扩大战果。兵力太少的国防军五师直属营同样也攻不出去,只能依托民居的墙头、屋角、台阶甚至是搬来桌椅棉被构筑简单的掩体,组织起火力与敌对射。

  总督府外的战斗最激烈,一个连的国防军和五百多黔军死守三个路口,利用手榴弹和轻机枪封锁坚守,沙袋掩体前后都已经躺满了尸体,这么大的消耗下教导营也有些吃不消了,随着伤亡开始扩大,滇军渐渐占据主动,整个夜晚贵阳城内都是激烈的枪炮声。

  到了凌晨,总督府和咨议局相继失守后,铁生迫不得已下令撤往北门固守待援。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