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四零章 双雄争西南 一

第一四零章 双雄争西南 一

  @@@昔日热热闹闹的长沙四牌楼厘金盐茶局前门可罗雀,也不知是哪个缺德货,故意把三省巡阅使撤销厘金的布告贴在了大门上,用以嘲讽这些搜刮民脂民膏的恶吏。王二麻子刚从码头回来,扛着横幅向衙门走去,见到灰暗大门上的布告,撕下后狠狠啐了一口。

  世道变了!一纸厘改税的通电,他这样的厘金局衙隶一下子成了人人唾弃的对象,昔日集市上那些如绵羊般的商贩也变得桀骜不驯起来,根本不把他们这些人看在眼里。而且没了厘金抽水后,平常大手大脚惯了的他和同伴们生活都成了麻烦,好多人已经动起了另找事做的打算,可往日横行霸道惯了,现在求人谁还愿意搭理他们。

  眼看实在是没了活路,所以他今天特意抽了两口大烟壮胆玩命亲自玩命去码头闹事,还以为必死没想到当兵的居然看都没看他们,反而没了主意,只能回来再看看风声。进入局子后,早就等他回人立刻涌过来,除了和他一样的衙隶外,剩下也都是长沙府附近也因为撤厘损失严重的乡绅地保,见到他后立刻叫了起来:“二麻子回来了快说说,码头上怎么样了?杨秋有没有动手抓人?”

  王二麻子将码头的事情说了遍,挠头道:“老子还以为这回必死无疑,没想杨秋连屁也没放一个就跑了,诸位说该怎么办?”

  众人也是一愣,本来他们打算把事情闹大,最好死几个人这样就能借机煽动起全省的士绅,新政也就没办法执行了,没想到人家居然当没看到,一位厘金局刀笔想了想率先说道:“干脆回去把大伙都带来长沙,把事情闹闹大得了。”

  “闹大?这个现在外面都是兵呢?”

  “是啊,这个杨秋坏透了,把我们湖南的兵调到四川,把湖北兵调来压我们,闹得太凶的话恐怕不好收场?”

  “杨秋杀起人来可不眨眼,连会党都照打不误,还是悠着点的好。”

  “怕个球!有本事他开枪试试?抗议又不是要造反。老子明天就去咨议局门口闹,你们要是害怕了就回去钻老娘们裤裆等死吧!王二麻子激动地跳到前面,大喊道:“他要是敢开枪,老子就算是闹到南京也要把他拉下马。”

  刀笔先生有些政治经验,说道:“二麻子说的不错。杨秋要改税就离不开咱们,没了咱们这些人难道他要让泥腿子来收税?所以只要我们联起手来,弄个几千人抗议也不怕,他要是敢杀手无寸铁之人,要是他敢杀人,咱们就去南京找克公,找孙大总统!”

  “对,这个主意好。”

  “老六你不是和洋人熟吗?找几个洋人记者来,有他们在那些当兵的肯定不敢胡来。”

  厘金局内鼓噪抵抗新政的时候,杨秋已经回到了下榻的驿馆。章太炎刚进屋就说道:“巡使,情况不太好。”由于杨秋三省巡阅使兼国防军总司令,所以军方系统依然称呼他司令,显得更加亲近,只有官员才称巡使,他脸色忧忧继续说道:“刚才我问了湖南税务司的人,通电发出后他们那边已经陷入了停顿,下面乱作一团全都死撑着不干活。”

  章太炎继续说道:“厘改税干系太大,仅湖南一地影响就有数万之众,现在除了湖北还算正常外,湖南和四川的税务司基本都停下了。这些人也不从哪里听到消息,说您要把它们全开除回家喝西北风。”

  “怎么,炳麟先生也着急了?”

  “我看炳麟先生不是着急新政,是着急他的教育资金。”宋子清哈哈一笑打趣起来。章太炎现在满脑子都是免费教育,也不脸红,乐道:“我就是要钱,这回趁着巡使来长沙,先把岳麓书院改为长沙大学,再去四川和重庆也建两所大学,这样就可以先把三省高等学学堂建起来。”

  宋子清一愣,说道:“炳麟先生,你不能厚此薄彼吧,我们湖北没大学?”

  章太炎看一眼杨秋,笑道:“不是我忘记,是巡使有了打算,准备学习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建设汉口理工学院,还要在武昌建立湖北工业大学。”

  杨秋微微一笑:“湖北三镇有足够好的工业底子,理工和工业大学更适合。”

  宋子清在德国留过学,深知国内教育存在很大片面性,尤其是不重视理工、农桑和商业这些学科,所以还特意关照道:“司令这个想法不错,我们不能光建设文科,必须加强农桑、理工和化学,德国之所以能强大,离不开这几个大科目。再加上蒋百里的陆军大学,农工商兵士就都全了。”

  杨秋见两人居然讨论起了大学建设,哑然笑道:“你们就真一点都不担心厘改税的事?”

  章太炎和宋子清对视一眼,哈哈笑道:“司令这不是还没拿出杀手锏嘛,杭旅长也该来了吧。”说完后,还故意仰起了脖子张望,没想到杭志还真进来了,三人顿时哈哈大笑。

  虽然没赶上大战,但因为拿下长沙有功,杭志不仅成了六旅旅长,还得到了一枚军功章,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很多,见自己刚进屋三人就哈哈大笑,连忙问道:“司令你们这是?”

  “炳麟先生刚说到你,你就来了。”杨秋摆摆手问道:“东西带来了吗?”

  杭志立刻命人搬进来抱来一叠厚厚的书信文件,摆在桌上说道:“这些是进入长沙后我们收集的,司令您通电中说凡向军队举报者可得一百元赏金,着实鼓舞了大家,所以这几天举报信跟雪片似的,要不是我让人筛选恐怕就要拿车推进来了。”

  宋子清随手拿一份读道:“湖南咨议局议员廖兴连私藏长枪两支,其父宣统元年强占六十亩水田。”这边刚读完,章太炎也那一份读了出来:“现长沙警察总长,前湖南巡城营管带陈明秋,革命夜打砸六家店铺抢夺钱财无数,私夺枪支十一支送回衡阳老家,其弟用这些枪组建保安队横行渲州,私设厘卡盘剥无数。”

  两人念完后,杭志说道:“这两个还是轻的,咨议局副议长唐振东上月才从广东买了200支长枪送回永州,在那里私自建了保安队,司令发通电后怕被查,就联合了几位议员找谭督,蒙蔽说那边闹土匪拿了一个保安团的名头。”

  “去转告谭省长和大家,明天上午咨议局开会我会出席,告诉他这上面的人,都必须到场。”杨秋拍拍厚厚的举报信和证据,冷笑道:“我记得今天就是自愿缴枪和解散私兵的截止日了吧?明天我好好陪他们闹闹!”

  随着杨秋抵达长沙,以厘改税为首的新政风暴开始发酵时,邱文彬也带大家抵达了贵阳东门。和繁华的武昌三镇相比,贵阳显得破落了很多,规模还不如重庆大。

  由于邱文彬一行全都背着毛瑟98,马背上还有一挺汉一型轻机枪,所以立刻引来了城门口站岗士兵的目光,一小队贵州兵立刻围了过来,枪口相向警惕道:“来者何人?”

  “在下邱文彬,从湖北来奉命拜访杨荩诚都督,还望通禀一声。”

  “湖北来的?”小队长看来还有些见识,盯着邱文彬胸口的黑骷髅胸章看了良久后,忽然想起了一支赫赫有名的部队,顿时瞪大眼睛道:“你你们是国防军的人?”

  被人叫出自己的底细,大家不但不紧张还显得很自豪:“不错,我们是国防军司令部警卫连的,还不去报告。”

  小队长神色一下的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怎么也没想到打败了北洋,统辖三省的国防军居然会杀到贵州,一边派人去传报一边偷偷暗示伙伴们警惕。不到片刻,又有两队贵州兵赶来,还在城楼上架起了一门山炮,这让士兵们一下子觉得很不正常,轻轻撞了下邱文彬:“班长,这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邱文彬也看出了异状,不动声色道:“告诉大家提高警惕,把机枪卸下来,记住了!不管出什么事都不能先打第一枪,还要把两位办事员保护好。”警卫连士兵们悄悄做好准备后,城门口也响起了一阵洪亮的笑声。只见一位戴着眼镜,四十许的军官走了过来,拱手道:“在下刘显世,添任贵州大汉军政府枢密院军事股股长、第四标标统兼西路巡防统领,不知诸位国防军兄弟到来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邱文彬还未敬礼,这个出来的刘显世就指着旁边士兵大骂道:“干什么?这些都是革命同志,你们这样成何体统,还不立刻散了。”刚才还警戒的黔军听到命令立刻收起了枪,邱文彬立刻说道:“文彬见过标统,在下奉命前来拜见杨都督,协商汉川铁路入贵一事。”

  “哦?铁路啊!好事,这可是大好事,我们早就在等这天了。”刘显世立刻神色亲昵的给大家带路,问道:“要说还是杨司令照顾我们贵州,铁路这么一绕,可算是把我们贵州和外面连上了,邱兄弟来是不是商量开工的事情?你可以放心,到时候我必定亲自带人征召一万民夫调用。”

  邱文彬没察觉异色,说道:“鄂、湘、川三省已经全部开工了,原本是准备这月贵州段也动工,只是大娄山一带土匪众多,司令希望能派兵进驻保护施工,所以特命我保护两位办事员来协商。”

  “哦?杨司令要派兵来?”刘显世眼镜后面寒芒一闪,干笑两声:“好,甚好。”

  走了十几分钟后,刘显世将大家带到了总督府,抱拳道:“这里就是都督府了,兄弟我还有些杂事,就不陪诸位了。”说完后,带着十几位士兵转身就走。等他离开后,都督府内才出来几个卫兵,看着他的背影暗暗松口气。

  这个细节,让邱文彬猛地皱起了眉头。

  贵州怎么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