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三四 南北双刺 下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楚豫舰在汤化龙紧张不安又有些期待中向码头驶来时,北龘京东华门外的风雪中,三位北方会党激进派年轻人也在埋头整理炸龘弹。

  “献文,你亲眼看到袁世凯入宫了?”

  “肯定!一会准从这里走,这回老子非炸死这个活曹操给绥卿(吴禄贞字)他们报仇不可。之萌,再给我一个捆在一起,威力大点。”

  忙着捆炸龘弹的年轻人叫李献文,问话那位是他们这次行动的大哥叫张先培,窗口旁埋头放哨的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董之萌,三人都曾经是北龘京陆军贵胄学堂的学生,武昌起义后就积极推动北方独立,没想到袁世凯回来后不仅先派人杀害了吴禄贞,最近还对山西大打出手。

  眼看同志们死伤无数,最大才23岁的张先培坐不住了,立刻提出了暗杀袁世凯的计划,经过大家一番策划,决定由他带两人组建暗杀团,带炸龘弹来东华门伏击袁世凯。

  董之萌一边放哨一边说道:“对了,你们又没有觉得杨秋和那个活曹操很像?都是二十几岁发家,也都是靠了打仗。”

  “胡扯!杨秋是反鞑龘子的大英雄,要不是他在湖北挡着北洋,还干掉了王占元和第四镇,两淮和南京能那么快打下来?”李献文反驳完,羡慕的说道:“可惜我当时不在小仓山,不然非抓住王占元扇他几耳光。”

  “大英雄,谁封的?很多人不是说他要挟持三省自立为王吗?依我看,还是得小心点。”

  “这可是黎副总统亲口说的,何况他的巡阅使也是孙先生昭告了天下的!”

  “行了,南面的事情有孙先生呢,轮不到我们来操心。”最近大家对杨秋这个人的意见一直不统一,张先培怕两人吵起来惊动了外人,打断了这个话题。

  董之萌闭上了嘴巴,过一会后又不安的问道:“张大哥,孙先生要把总统位子让给袁世凯,是不是真的?”

  “说多少次了,那是缓兵之计!今天老子炸死他,看他还做什么梦!”李献文捆好炸龘药,拿在手上掂量几下试试重量后,点上烟不再说话,安心等待那辆马车的出现。

  紫禁城内袁世凯不知道外面已经有炸龘弹在等他,虽然小张德早早在外候着等,可现在他哪有心思?

  杨秋当了三省巡阅使,孙文干脆在南京自封大总统!两个消息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五雷轰顶!尤其是后者,之前说好大总统的位子要留给自己,现在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就自己坐上去了!这不是耍人玩吗?憋屈,窝火,五脏六腑都要烧起来了,连带把唐绍仪和杨度都给恨上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谈的,居然成了这个结果。虽说孙文一个劲来电报说让位,大总统只是临时的,可谁见过哪有大权到手又轻易让人的?

  下有南京十几万乌合之众,上还有杨秋那支不容小觊的国防军护着,现在想拿回来都难了!所以他现在无比后悔,早知道这样还坐看什么?直接点兵二镇、三镇一起杀入湖北,弄死杨秋后在顺江而下平定南方得了。

  眼看时不待我,再不动手估计只能回老家钓鱼,也干脆横下心咬牙让杨士琦等人写好劝说退位的奏折,挽起袖子自己上了,所以顾不得边上还有良弼等人,走进殿见到裕隆太后就一头跪了下来,大呼道:“太后臣这回办砸了!”

  裕隆现在可全指望着他了,没想到一见面就大呼砸了,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带着哭音说道:“慰亭快起来。这又怎么了?难不成乱军杀过来了?”

  生怕演戏过头起了反作用,袁世凯不敢起身,先说道:“启禀太后、皇上。这几日微臣想尽了办法,还派大军征缴,可都被挡在了徐州外面,武胜关也快要丢了!现在那些乱党气势大盛,停止了谈判。臣探知他们已整军五十万余!火炮千门,水师战船百余艘!不日即将北伐,那个孙文恐怕是再也不会退位谈判了。”

  五十万北伐大军?千门大炮!裕隆哭得更大声了,旁边的良弼等人也吓得脸色发土连连大骂:“袁慰亭,要不是你迟迟不发兵征缴,怎么会闹到现在这般境地,老子告诉你,要是大清没了,老子第一个拿你陪葬!”

  袁世凯早看不惯良弼的嚣张了,仗着拉拢了些老不死弄个宗社党就敢胡言蜚语,还多次扬言要杀掉自己,也毫不客气回敬道:“我怎么没出兵?一万多忠骨埋在湖北,这是假的吗?倒是某些人,大炮一响就从南京跑了!要不是铁良丢了南京龘城?那些乱党连个窝都没有,还怎么自封?”

  “那还不是你迟迟不发兵两淮?”良弼仿佛被踩到了尾巴般跳了起来。

  袁世凯冷哼一声:“发兵,那什么发兵?国库空虚,光是湖北就耗尽军饷,没吃没喝就让将士仓促上阵,万一倒戈相向如何是好?”

  眼看两人越吵越厉害,大臣们纷纷相劝,裕隆此刻还要靠袁世凯呢,也连忙劝开问道:“慰亭。今日你敞开了说吧,不管什么话哀家都恕你无罪,现在哀家只想知道,这大清国到底还能不能保得住。”

  袁世凯就等这句话呢,连忙跪倒:“太后明鉴,只是军中将士要我带来的奏折,非臣不敢说,太后您自己看吧。”他停下了后,把杨士琦等人拟好的奏折递给了裕隆。

  “环球各国,不外君主、民龘主两端,民龘主如尧舜禅让,乃察民心之所归,迥非历代亡国可比且民军亦不欲以改民龘主而减皇室之尊荣。读法兰西革龘命之史,如能早顺舆情,何至路易之子孙,靡有孑遗也。民军所争者政体,而非君位。所欲者共和,而非宗社。我皇太后、皇上何忍九庙之震惊,何忍乘舆之出狩,必能俯鉴大势,以顺民心。”

  裕隆轻轻读完奏折,大脑一片空白。

  这哪里是奏折,分明是在劝说大清国退位书!说什么环顾全球,共和是潮流。开战以来,朝廷已经入不敷出,洋人更是虎视眈眈,一概言之就是打不下去了,大军就杀到家门口都挡不住了。所以劝说主动退位,免得叛军北伐杀到北龘京落到被撵到荒山野地,爱新觉罗被杀光的下场。河马散人吧首发

  袁世凯一边观察裕隆,一边陪着落眼泪,最后见到她好不容易缓了些过来,磕头告退道:“太后,此事事关重大,臣今日也是豁出胆子才敢递上来,您和诸位亲王大臣们商量吧,若是不行我这便自行辞去总理衙门的差事回彰德老家。”

  等他说完退出去后,宫殿内已经传出了震耳欲聋的叫骂和哭声。他看了眼,心里竟然感觉一下子舒服了好多,直起腰向宫门外走去。

  在汉口,袁世凯陪着落泪的同时,苗洛在常四的陪同下来到了码头,望着甲板上的杨秋,美眸中亮起一丝说不清道不出的东西。

  常四在边上细细看着她,从眼睛里就猜到自家这位帮主可能有些喜欢上杨秋了,可苗姑娘那边该怎么办?何况自个这些人就算是和人家攀上了关系,说到底也是江湖混饭吃的,哪能配得上这么一位呢?所以心底暗暗叹口气,正要说话引开她注意力时,忽然发现金癞痢出现在了前面,本来想立刻出手,但想到陈浩辉的警告,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芮瑶此时也看到了金癞痢的背影,因为化了妆所以没一下子认出来,只是觉得这个背影很熟悉,所以注意力慢慢集中了过来,脚下也悄悄走近了几步。

  甲板上,雷猛悄悄点了点头后,杨秋这才迈步向舷梯走去。河马散人吧首发

  汤化龙没看到孙武等人,只能硬着头皮带官员们迎向了舷梯,见到杨秋下来立刻说道:“欢迎杨巡使回来,您可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您去了上海,我等都没了主心骨了。”

  杨秋握着他的手,微微一笑:“汤部长太客气了,辰华年轻,将来还是要多多靠大家帮衬的。”

  看到他脸上毫无异样,汤化龙大松口气:“巡使年少英杰,去了趟上海就能买回来这么多洋机器,看来我们湖北要过好日子了!能得您领导我们三省,实在是我等之幸,湖北幸事。”

  “汤部长不要取笑我了,黎督要去南京当副总统了,将来三省民政还要靠汤部长和诸位多多帮衬。”

  “是啊,铸新你可是民政上的能手。”汤化龙正要再客气客气时,忽然看到舷梯上又走下一位四十多岁,戴着眼镜样貌儒雅的男子,杨秋介绍道:“我来为诸位介绍,这位是章炳麟先生,他已经答应出任我的咨政幕僚。”

  章炳麟?章疯子!汤化龙立刻想起了因《驳康有为论革龘命书》名满天下,差点还上了断头台的人物。这位可是出了名的言语无忌,听说当初在日本时还和孙文吵过,言语激烈大骂党人不干正事,虚假革龘命!所以对他被杨秋招为幕僚怎么也想不通。

  章太炎呵呵一笑,其实他答应杨秋做幕僚也就是想来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会走到什么程度,见到汤化龙愣住哈哈一笑:“铸新老弟,难道不欢迎我这个疯癫之人来湖北?”

  “怎么会呢。章兄能来我们湖北,化龙高兴还来不及呢。”汤化龙连忙打了个哈哈,心里却已经急得要死,章太炎可不是一般人,要是误伤了他恐怕不比杀死杨秋麻烦大。

  杨秋微微一笑,看了眼武昌道:“杨某刚刚上任,还是先去看看黎总统吧。汤部长陪我一起去如何?”

  汤化龙现在哪敢和他走在一起啊,说不定一颗枪子什么时候就过来了,装作为难道:“不瞒巡使,汤某家里出了点事,所以。”

  “哦?什么事?要不要兄弟帮忙?”

  河马散人吧首发

  “一点小事,哪敢让巡使帮忙,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看到他脸色微变连连摆手,杨秋心底冷冷一笑:“那部长就先回去吧,等事情忙完辰华再来讨教如何管理民政。”

  汤化龙松口气,连忙告辞而去。这让四周还不知道要出事的官员们有些奇怪,不明白这位平日最善于拍马屁的家伙怎么避开了,但现在谁还管他啊。杨秋现在可是南京中央封的三省巡阅使,将来三省地界上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手上又有十万精兵,巴结还来不及呢。

  金癞痢和张振武站在一起,见到杨秋被一群讨厌的家伙围住迟迟不走出来有些着急,手指不由自主摸向了棉袄下偷出来的两枚手榴弹,慢慢用手拧开盖子,趁人不注意将拉绳勾在了手指头上。

  芮瑶眼尖,看到绳线就已经很奇怪了,当看清楚拉绳的手腕处那个熟悉的长江帮纹身时,立刻认出了这个背影是谁!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煞白,立刻就往腰上摸去。等手到了腰上才发现,出来匆忙根本没有带枪,抬起头见到杨秋在大家拥簇下慢慢走了过来,急得眼睛都红了,顾不上那么多猛然冲向了金癞痢,高声娇斥:“金明生!你敢!”

  常四知道今天会出事,但也知道陈浩辉那些人就在附近,他们肯定早就埋伏好了只等金癞痢几个出手坐实罪名立刻拿下,河马散人吧首发但没想到芮瑶居然也发现了金癞痢,阻止都来不及就看到靓影呼喊着冲了过去。

  突然响起的叫喊让码头乱作一团,陈浩辉见状更是傻眼。杨秋的命令是让他们趁金癞痢等人出手时立刻控制,这样才能落实对方要刺杀的证据,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横生枝节!金癞痢更是猛然打了个激灵,想也没想拔枪就往后打出一枪。

  “啪!”清脆的枪声,陡然打破了码头欢快的气氛,当早有准备的警卫们迅速挡在杨秋面前时,他只见到人群里,那位美女大帮主猛地栽倒,然后四周就像发了疯似的骚龘乱起来。

  张振武脑子快,知道已经没有退路了,立刻拔出枪扔出手榴弹大喊道:“南京有令!杀杨秋!!”

  “南京有令!杀杨秋!”

  “杀啊!杀死杨秋狗贼!”

  声音响起的同时,两枚手榴弹就猛然扔向了杨秋,由于距离还是太远,所以张振武飞速拔出枪一路开火向杨秋冲去,同时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十几位袍哥和刺客也纷纷拔枪乱打。由于这次采取的两人盯一个的做法,所以这些人一动手,旁边的警卫们也纷纷出手,霎时整个码头上都充斥满了叫喊和枪声。陈浩辉盯住的是最危险的金癞痢,但金癞痢不愧是在江湖上混了几十年的老油子,见到芮瑶冲出来就知道不妙,所以早一步跟随张振武冲了出去,一连打中了几个警卫后摆脱陈浩辉,发了疯般向已经被重重保护的杨秋冲去。

  说是慢实则快,其实从芮瑶冲出去到金癞痢连续开枪不过短短几秒时间,陡然响起的枪声让整个招商局码头都陷入了狂乱,哭喊,叫嚷和激烈的枪声一瞬间就将整个汉口卷了进去。

  轰轰两声剧烈爆炸更是将动乱推向了最**,张振武扔出手榴弹就知道距离太远了,所以竟然不顾横扫的弹片和金癞痢一起冲了过去,激烈的枪声中不断有人倒下,就连刚才围在杨秋身边拍马屁的官员都死伤不少。

  等到两人冲过烟雾眼看就要冲入码头时,两跟碗口粗的棍子借机同时向他们脚下扫来,没等明白两人就被扫得连连趔趄,早就待命多时的警卫连士兵立刻飞扑上去将两人死死按在了地上拳打脚踢。张振武用力避开一只拳头,看一眼后面顿时目次欲裂,原来那些本应该一起冲过来的同伴已经全被打死倒地,不远处大批大批佩戴黑骷髅胸章的士兵开始荷枪实弹的冲进了码头。

  等到他扭过头时见到数百警卫后面的杨秋正冷冷看着他时,终于明白原来人家早就有防备了!顿时气得眼睛血红想骂上几声出出气,一只枪托就已经迎面砸来。

  码头的枪声一响,汉口的好几处地方也同时响起了爆炸和厮杀声,密集如炒豆子般的枪声将刚刚才恢复平静没多久的汉口卷入了恐慌和尖叫中,无数人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小楼二楼,孙武举着望远镜见到码头和同时发动的几处地点都响起了爆炸和枪声,还以为已经成功了,兴奋地连连挥拳。方维等几位当初共进会的军官立刻拔出手龘枪准备回去把士兵煽动起来,但他们才刚下楼,院门和围墙就被猛然炸开,数百位如狼似虎的士兵冲进了进来,根本不容分说就是一阵排枪。

  “孙武很高兴见到你。”

  等鼻青脸肿的孙武被士兵架起来后才发现,岳鹏和张廷辅已经悄然站在了面前,胸口的黑骷髅散发着冷冽的寒芒。半死不活的方维等军官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些黑骷髅标志,国防军最精锐的一群人回来了!

  外面,枪声还在响个不停,数以百计被纠集起来的袍哥、会党杀手和军中败类听到爆炸激动堤炫冲出大门,就看到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然后数也数不清楚火点开始在眼前闪耀。

  武昌都督府最高处,王安澜心有不忍放下望远镜道:“都督,这是不是太过了起码有好几百人呢。”

  黎元洪却摇摇头:“静波,你也跟我好多年了吧?”

  王安澜不明白为何黎元洪会忽然问这个,诧异道:“都督,您这是?”

  “老了。”黎元洪叹口气,望着汉口升腾而起的狼烟,说道:“你现在该知道杨秋为何非要跑上海,走南京去要这个中央委任的名分了吧!此人心机之深,手段之狠恐怕也只有北面那位能和他相比了。”

  王安澜眼皮乱跳,指着混乱的汉口惊道:“都督的意思是,他其实早就猜到了,所以才要这个名分?”

  “猜没猜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无论哪朝哪代,暗杀中央大员都是死罪!这些人闹啊,杀啊,却都忘记了他这个三省巡阅使可是南京那边刚刚昭告了天下的!你说等到他把这件事捅到南京去,会党还敢再踏入三省吗?”黎元洪缓缓闭上了眼睛,表情有些痛苦:“自作孽不可活!这回怕是给了他口实,要彻底清洗三省了。”

  “清洗三省!!”

  王安澜瞪大了眼睛,望着汉口杨秋真要冒天下大不韪清洗三省官场了?!

  一场几乎注定的风暴眼看就要从汉口席卷三省的时刻,北方刚刚拐入东华门的马车顶上,也猛然落下了三枚炸龘弹。“小心!保护大人!”

  袁世凯正眯着眼睛盘算下一步该怎么走,就听到外面先传来了暴喝,然后耳旁就陡然传来了一声巨响,炽热的气浪几乎瞬间就将马车给掀翻了过来,身子肥胖的他还没做出反应就被狠狠甩出了车外,磕的整个人都七荤八素。

  侍卫们吓得脸都白了,全都涌了过来。

  等到尖锐的铜哨声响彻北龘京,满大街都是抓乱党的呼喊时,惊魂未定的袁世凯在重重保护下回到了府上,幸运的是医生检查后发现,这么剧烈的爆炸也仅仅是将衣服撕开了几道口子而已。

  “王八蛋!这些乱党全都该杀光!”得到消息赶来的段祺瑞站在袁世凯床头怒气冲冲,可还没等他想出报复的办法,杨士琦已经拿着一封电报,目光涣散的走了过来。

  “杏城,你这是。”

  “大人。”杨士琦咽咽口水,半晌后才回过神:“一个时辰前,杨秋也在汉口遭到刺杀!”

  “什么?!”

  袁世凯惊得猛然坐了起来,猛然咽咽口水低低问了句:“他死了没有?”

  谁也不知道,1912年1月16日南北几乎同时发生的两场刺杀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唯一能知道的是,当共和与民龘主之声绕梁未散时,丑陋的暗杀却将强人政治重新带回了中华大地。<!--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