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二一章 漫天风潮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决不退缩?!”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呢?

  目送葛福离去的背影,黎元洪脸色有些不自然。英国人的压力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尤其他们此刻明里暗里还站在袁世凯后面,要真闹僵了该怎么办?胡瑛更是满肚子怒火,他作为正牌的军政府外交部长,谈判中几乎没插嘴的机会,反而是王正廷等到了杨秋的重视,频频充当翻译和联络员,此刻危机沉沉也不禁怒道:“杨司令,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现在扬子江是英国人说了算?要是他们封锁大江,用军舰轰击我们,那该一.。”[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住嘴!”

  杨秋丝毫不给这位外交部长面子,冷冷瞪了他眼:“黎督,汤部长。俗话说,外交无小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寻找一位读过西学堂,熟悉洋人,不至于在洋人面前唯唯诺诺连话都没几句的点头虫。”

  “杨秋,你一混账!”这几句毫不客气的话气得胡瑛浑身发抖,手指哆嗦半天骂不出话来。

  什么叫读过西学堂?这不明摆着要捧王正廷嘛!他这个外交部长可是黎元洪钦定的,怎么轮得上一个只懂得拿枪杆子的匹夫来管。

  正在担忧湖北与英国关系的黎元洪和汤化龙原本就有些不满杨秋刚才那番挑衅的话,现在又见他拿胡瑛出气,甚至想替换他,顿时脸色难看了很多,后者说道:“辰华,敬吾这段时间工作也是很认真的,若非他周旋才使得洋人中立,我们恐怕也未必会那么顺畅光复三省。”

  洋人中立和他有什么关系?杨秋冷哼一声:“辰华出任总司令以来从未过问过政事,今日多了句嘴还望黎督见谅。”说完后起身避:“儒堂,去租界找德国公使特劳恩阁下,转告他,我现在需要一些外交上的支持。”

  德国!外交上的支持?王正廷早就猜到杨秋和德国人有联络·要不然他怎么能买到那么多德**火,还有四五个德国保镖,立刻点头而去。黎元洪和汤化龙同样暗暗震惊,别看只有一句“一些外交上的支持”·如果德国真能在外交上帮衬一下,那么情况或许还不会那么糟一.想到这些,两人看向胡瑛的眼神有些变了。

  胡瑛更没想到杨秋居然能说服德国获得外交支持,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滚落下来。杨秋也不看他,继续说道:“黎督不用太伤神,您和汤部长还是尽快拿出办法挽回和谈这件事吧,袁世凯有英国帮助·明摆着要压制我们才让唐绍仪调头去上海,我们这个要是再不拿出点东西,可真要到头了!至于英国这件事,辰华会处理好的。”

  “那就好,那就好。”黎元洪连说两句,又像个弥勒佛般坐了下来。汤化龙却还是很担心,追问道:“不知辰华有何良策?说出来也让我们放心放心。”

  “良策没有.一。”杨秋一开口就差点让人昏过去,起身淡淡一笑:“兄弟是个行伍粗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枪杆子!”

  枪杆子?!

  我的哥哥哎,这回可是英国人啊?

  汤化龙和黎元洪对视一眼,全都愁起了脸。可他们有什么办法?现在三省之内除了武昌都督府有百来号卫队能掌握外·其余军队全都是他杨秋的人。人家现在是名声在外,军队内更是地位稳固,所以也只能看他告辞快速而去。

  杨秋走出咨议局后,看向了对岸占去了汉口小半城镇的租界区,目光肃杀。这些大小不一的租界就像是一颗颗毒瘤!自己要忍受到何时呢?不将这些吸血的管子拔掉,三省还有国家的未来,能顺畅起来吗?要不干脆把氧气鱼雷技术出售给德国,弄死英国海军彻底改变世界历史了事?

  他一边走一边在脑海里反复过了遍世界局势和国内情况,等渡船抵达汉阳时,闻讯赶来的宋子清和张文景还没开口就被他阻止了·下令道:“命令!即刻起三师停止入湘,全部拉到新沟配合一师,做好进攻孝感的准备。二师二旅、三旅即刻出发,沿京山北上汇合一旅向武胜关进发。四师立刻进行长距离拉练演习,追上二师一起做好进攻武胜关的准备!五师除有任务的部队外,其余立刻前往重庆和七旅做好南下支援准备!即刻调集可以抽调的炮营·沿江部署24小时待命!命令海军营出动,随时注意英国舰船的举动,但绝不能先开火!

  通知申树楷,准备好继续扩军的资金。再联络一下日本,我可以解除对汉冶萍铁矿区的军管令,但炼铁厂并非日本最切身利益,所以暂不会解除。此外转告日本公使,我希望能就未来汉冶萍地位问题进行一次有建设性的会议!”

  从这些命令就可以看出,杨秋是不相等和谈结束了。所以宋子清立即赞同道:“英国人在远东就两条狗,日本和北洋!日本的利益在满洲和北方,南面除了汉冶萍外还插不上手,炼铁厂的低碳钢也不是日本最急需的,只要能在矿石出口上稍稍让步,以他们整日宣传的连亚抗欧的思想未碧旎能达成协议。”

  杨秋同意道:“你这个分析不错,现在我们最关键就是要逼迫袁世凯撤出部队!戴天仇马上就会将新闻稿发往上海,趁准备和谈的机会,把声势闹得越大越好,他朱尔典不是想帮助袁世凯压制我们,故意安排把和谈地点放在上海吗?那好,我们干脆就不参与了!只要把声势造起来,把英国的无理要求宣扬出去,袁世凯再要和我们打,就会让大家觉得他是要做英国走狗!不打一.北洋一撤,英闹就断去了一条威胁我们的胳膊。”

  “那下游呢?万一我们真和英国起冲突¨.他们未必会插手。”张文景有些紧张的看向了江面上的英国炮舰。

  杨秋狡黠的笑了起来:“我又不在下游入海口一.真打起来,他们恐怕比我还急呢。”

  出发,出发!

  平静了半个月的湖北大地再次沸腾喧嚣起来,当南北和谈要前往上海进行的消息被曝出,一直认为首功后会成为国家心脏的湖北感觉到了背叛的滋味。随着接到命令的部队如呲牙猎豹纷纷开拔,小仓山大捷后士气已经达到了顶点的国防军再一次用雄壮歌声直接撕毁了和北洋达成的临时停火协议。

  除了陆军外,海军营也再没有闲着。楚豫三舰将新炮弹塞满弹药库后生锚%『』%,缓缓开到了汉口租界区外的水道里·每位水兵都得到命令,就算是睡觉也必须睁着一只眼睛。

  同时为了配合水师,龟山炮台、蛇山炮台进入高度戒备,四个炮营被抽调出来沿汉口和武昌江面沿线部署。

  这次部署顿时让所有眼球都惊爆了·陆军出动可以说是对付盘踞在孝感的北洋军,可水师这个举动一.就已经彻底超出了内战的范畴!列宗列宗在上!杨秋到底要干什么?!

  规模浩大的调动让一些人睡不着了,尤其是黎元洪和葛福,前者是担忧会激怒英国导致一场对外战争,后者则根本没想到杨秋居然会采取如此过激的行动。当他得知消息时,华区和租界交汇的歆生路已经彻底被戍卫营和警卫连封锁,大大小小的沙包和掩体让才恢复了几天安宁的汉口又一次陷入了战争阴霾中。

  等第二天戴天仇的最新报道见报后·大家才明白湖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篇全部用白话书写的会谈纪要,详细记录了葛福作为英国代表提出的无理要求,字里行间那种作为中国人的屈辱和痛心连刚识字的孩子都能感觉得到。已经隐隐有国防军喉舌架势的戴大记者这回发疯似的在文章中抒发自己的爱国热情,激昂文字的引导下,反对列强继续横行的声音从涓涓细流逐渐响亮起来,最终慢慢向整个中国弥漫。

  “该死的!里尔!站到你的位子上去,锁定他们!”

  “菲利特,你在休假吗?带上你的人!必须确保拥有第一时间击沉他们的充足弹药。”

  扬子江上风云突变·四艘昆虫级内河炮舰纷纷将炮口扭向了停靠在江对面的两艘楚字级和一艘江字炮舰,两种炮舰吨位相差不大,但英国多一艘·而且全都是六英寸大炮,优势更大些。

  米字旗下信号旗手不断挥舞旗语,舰桥内的王光雄和刚学会旗语的秉文默默念着:“立刻无条件离开这片水域,不然我舰将进行拦截炮击,必须服从我们的命令!”

  “他妈的,又是一个必须!老子在自己的扬子江里怎么开,管英国佬鸡毛事!来人,把炮口转过去对准了,比老子多一艘了不起吗?大海上老子见着你没辙躲着走,江面上?!干你娘!这个距离上老子死之前也能拖上三艘垫背的!”大胡子王光雄怒火冲天·满口粗话下达命令,旁边秉文也是拳头攥紧,终于明白什么是炮口大就有理的舰炮外交了。

  “上′校,他们也将炮口转过来了!”

  大副紧张的呼喊声让正在悠闲喝咖啡的福莱中校气急败坏。即使不用望远镜福莱也知道对面三艘最近很活跃的炮舰的火力配置,所以心里暗暗对比双方的实力。三艘中国炮舰有5门47英寸舰炮,还有5门3英寸速射炮·自己这边是8门六英寸舰炮和十几门一磅炮,速射炮吃亏一点,但自己有几艘小巡逻炮艇支援,主炮优势巨大。打起来一.他妈的,距离太近了!即使中国人训练水平差,在这种狭窄水域,就算出动巡洋舰和炮艇对轰也恐怕极为危险!

  作为一位四十多岁才成为炮舰指挥官,胸无大志每日享受丰厚的远东津贴的中校,他讨厌对面这些黄皮猴子,也讨厌那些该死的婊子政客。骂骂咧咧:“该死的白痴,他到底给我们惹来了什么麻烦!”

  大副苦着脸摇摇头,这个高深的问题不是他可以知道的,所以无法回答中校。但他总算比福莱多一颗“勇敢的纳尔逊心脏”,压低声音说道:“中校,不管葛福阁下做了什么,我们都必须警告这些白痴,我建议向他们前方炮击进行警告,让他们明白这里谁说了算!”

  福莱忽然间很羡慕那些在外海执行任务的远东同行·因为在海面上,即使刚刚赢得对马海战的日本海军见到米字旗都绕着走,可自己¨一却需要面对三艘小蚊子的挑衅!或许是大副终于激起了他内心的骄傲,说道:“非常好的建议·准许炮击警告。如果他们还击,那就全力开火……干掉他们!”他说完后,将咖啡放在指挥台上,拿起一份英文版报纸。这是他的习惯,一个自认临危不乱的白痴举动!大副腹黑一句,代替下令进行警告炮击。

  四艘昆虫级大炮艇同时炮口闪烁,隆隆的炮声吓了秉文一跳·正扭过头想问王光雄是否还击时,发现他的脸色其黑无比,用力捏着栏杆:“别怕,炮口方向不对,是警告!来人,告诉弟兄们,只要炮弹没落在舰上,就决不能先开火!”

  突然响起的炮击声·彻底卷起了风潮,无数正在租界内享受远东美好生活的白人都被吓了一跳,各国公使更是第一时间冲上了最高处查看情

  一滴滴汗珠从三舰官兵鼻尖上滚落·进行完警告炮击后英国舰炮已经重新转了回来,双方都已经互相锁定,英国水兵们还不断吹口哨挑衅。这让眼睛都发红的海军营炮手暗暗发誓,只要对面炮口闪耀出火光,自己一定要以最快速度打出最多的炮弹。

  扬子江上的空气近乎凝固了起来,就在此时秉文忽然指向了日租界方向:“管带一¨日本人!”

  王光雄扭过头才看一眼,脸色变了,只见到三艘日本炮舰气势汹汹冲了过来,炮口居然也全部锁定了自己!多了三艘日本炮舰,形势顿时急转直下·二对一的情况下,英日两国绝对有把握在遭受严重损伤前击沉自己。

  该怎么办?撤退?!不,老子甲午就输过一回,这回他妈的死也要撑下去,何况岸上还有四个炮营的陆军兄弟在支持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日本炮舰打出旗语后靠近了英国编队后方·形成了一跳整齐地炮击线。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暂驻阳逻的水师杨敬修也得到了扬子江对峙的消息。之前在内战中保持中立的结果,导致水师和国防军关系不仅没转好反而变差了很多。因为国防军参谋部认为,正是因为海军不提供炮火支援,才导致三道桥快速失侍祛点危及汉口。最严重的是当时指挥的是同盟会二当家,如此一来水师也算把党人也给得罪了。虽然他发了几份电报给江西和两淮,但此刻谁敢要他们?就算要也养不起啊!每年几百万花在三心两意的水师身上,还不如武装几个师合算呢。所以这段时间除了王光雄的海军营奉命时常接济些银子和补给外,他们的给养全断了,眼看快要到关饷的日子,很多士兵都愁得不想干了。

  所以得知王光雄被英日两国堵住了,杨敬修和水师舰长们立刻意识到这是个修补关系的好机会,何况再怎么说扬子江也是中国人的,大海上打不过,难道江面上也要避让三尺?于是立刻下令海容舰率三艘炮舰前往支援。

  海容舰和三艘炮舰的抵达,顿时引发了最剧烈的连锁反应,王光雄跳着脚哈哈大笑水师没忘记兄弟情谊时,汉口租界内也乱作一团。

  望着对峙的江面,站在窗口的特劳恩若有所思,他已经将贷款和汉川铁路营运权的消息秘密发回了上海和国内,反馈回来的信息自然是让他无比高兴,但也没想到才短短几天局势就会如此恶化,一旦杨秋和英日恶化,德国是应该插手管这件事,还是置之不理等待事情终结呢?

  一些外交上的支持?

  特劳恩想起杨秋派人带来的口信,扭头问自己的参赞:“勒夫,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勒夫是旅华多年的德国商务参赞,据说他爷爷早在1830年就来到了这个国家,赚取了令人无法想象的财富,为此还得到了皇帝陛下的嘉奖。所以他是最坚定支持德国抢夺远东市场的外交官,听到询问立刻说道:“阁下,杨秋已经向我们开放了一个美好的大市场。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做出一些回报,如果他被消灭!那么我们将一无所获。”

  “我明白一¨。”特劳恩指着高高飘扬的米字旗:“但这会损坏我们和英国的关系,这件事太重大了!”

  勒夫说道:“我觉得应该告诉杨秋,如果能尽快将英国人的走狗北洋军驱逐出湖北·那么我们就可以提供更多帮助。而且您说的很多,我们还不具备在远东全面对抗英国的实力,该死的日本小猴子对青岛虎视眈眈,所以应该立刻将这里的消息发回国内·交给议会和威廉陛下处理。”

  特劳恩:“好吧,你去转达我们的意思,另外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将消息发回国内,告诉他们一.我这里需要得到一个准确而清晰地处理办法。”

  电波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香港转发站,经过层层转发飞速发往了欧洲,就连杨秋恐怕都没想到,这封电报最终搅起了多大的风潮。

  用了几个小时电报抵达德国后·号称欧洲第一神经刀的威廉二世撇下了满屋子的宴会嘉宾,用最快速度召唤来了他的大臣们,然后挥舞电报指着无忧宫外从圆明园抢来的猴首头像,叫嚣:“英国人在远东遇上了大麻烦!太好了,出发,去远东,我们的小猴子需要一些支援!”

  面对这位性格冲动从不考虑后果的皇帝陛下,大臣们连死的心都有了·小毛奇甚至有干脆辞职的冲动。去远东?上帝!现在已经不是十年前了,弥漫在北海两岸的阴霾已经让德国必须把注意力缩回欧洲而不是去一万里外进行一场战争。

  还好,勤奋工作的德国战略家和外交家们同样看清楚了英国也已经无力进行海外大作战·所以仅仅花了一个白天,就决定给予“小猴子”一些力所能及的外交支持,同时发出的还有一份数量巨大的武器清单。当然,这是要花钱买的。

  第二天起,德国报纸最先捅出扬子江上出现对峙的消息。德国欢欣鼓舞,日不落终于要被卷入第二场布尔战争了。法国忧心忡忡,面对德国巨大的压力他们需要英国帮助。格雷和白厅更是直挠头,到底是那个该死的在散步谣言?朱尔典不是说一切都在掌握中了吗?俄国打着饱嗝开始看远东地图,日本大正内阁互相矛盾,海军支持英国·可陆军却认为这是联合中国对付白人的好机会。

  当得到消息的德国公使敲开朱尔典的大门,询问各国中立和行动一致原则是不是已经被取消时,整个中国的目光再次被湖北的大手笔弄疯了!

  从香港至北京,整个中国都在讨论这件事。叫好者表示这才是新政府气象,反对者认为现在开罪洋大人是白痴行为。陈其美甚至公开唱起了反调,认为杨秋罔顾大局在新政府急需获得外国承认的时候,这种对峙是严重伤害到新政府,要求湖北国防军立刻撤回炮舰。与此同时各国公使团也在挠头中开始讨论,一边破口大骂杨秋自不量力,一边又对英国试图独霸中上游利益与湖北谈判感到不满。

  “疯了!这个杨秋彻底疯了!居然敢去对峙英国人!”袁克定跺脚中,袁世凯匆匆赶到了设在府内的机要参谋室,瞪了他一眼后询问陈宦:“二庵一.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陈宦恭敬地敬了个礼,这位在庚子年一举成名的将领刚被袁世凯从天津请来担任了军事幕僚。和垂垂老矣的北洋相比,他身上多了几分活力,站在地图前介绍道:“现在杨秋的两个师正绕开孝感向武胜关运动,剩余两个师已经抵达了孝感前线,聘卿发回来的电报说,他们正日夜开挖工事,最迟明天下午就能做好进攻准备。”

  袁世凯坐在火盆旁,随手拿起火钳拨了拨炭火,最近内忧外困让他看上去苍老不少,问道:“二庵,你给我说句实话,杨秋是不是真要打了?”

  陈宦说道:“这个我也无法预测,不过他既然连英国人都敢顶着干,肯定是做好了决死准备。四川也传出消息,大概有一个师的兵力正在加速赶往重庆准备从巴东南下。照我计算最迟十天内这个师就可以抵达汉口.一。”

  “这个杨秋到底要干吗?他真以为靠几个半新不旧的镇,就真能称王称霸?居然敢朝英国仲爪子。”杨士琦怒道:“依我看,干脆打一打!反正他还要对付英国人被牵住不少力气,就不信咱们还怕了他。”

  陈宦多看了眼杨士琦,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些老北洋人太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了问道:“大人,从军事对比上看,我们有获胜的机会,问题是一¨您这回打不打!”

  “打不打?”袁世凯放下火钳,看着这位样貌清秀的新幕僚讶问道:“二庵你的意思是?”

  陈宦退了两步,他初来乍到不像杨士琦他们这些老人,所以说起话来一板一眼很恭敬:“大人如果要打那现在就应该立刻让王聘卿迎头出击,打一枪后立刻朝武胜关运动和段芝贵部汇合,否则一旦杨秋的两个师完成横插,孝感和武胜关就断了,只要能拖上十天半月,没吃没喝没补给的孝感不用打也完了。但如果打!大人一.。”

  见到他言语犹豫,袁世凯立刻摆手道:“直说无妨,我还没那么昏庸听不得意见呢。”

  陈宦继续说道:“这回再打我们在湖北的兵力倒是足够了,可大人想过没有?英国现在和杨秋对峙着呢。上海、江浙已经风言风语,沸沸扬扬。要是现在打一.大人和英国的关系就会被人家拿来说事!以宦看来南京不保已成定局,拿下南京党人必定气势大盛。您现在占着主动,只要护着朝廷一天,南面再阄也拿您没办法,所以他们必须捧着您和谈。可要是现在打一.英国就算拉日本配合,他们也会栽您一个勾结外寇的大帽子。万一湖北损耗太多,大人就被动很多了。”

  “我们损耗,杨秋难道就能好过了?”袁克定在旁气不过,眼看就要和谈了,没想到杨秋又开始发疯不仅和英国对上了,还拉出了全部部队要再次死战,咬牙道:“打废了他,党人还拿什么和我们争?”

  陈宦心底嘀咕,这位和袁世凯差距还是太大,拱手道:“克定兄所言极是现在南方党人和杨秋对不上眼,他倒台党人肯定高兴,可万一他钻进四川我们拿什么追过去?而且大人您别忘了,昨天德国公使还去见朱尔典,此事恐怕没那么简单一.。”

  袁世凯手颤了下,立刻假意拢袖子掩饰,不动声色追问道:“二庵你的意思是杨秋和德国真有什么联系?”

  “不知道。”陈宦倒是很干脆:“宦也是揣测罢了,只是觉得他没那么简单,那么多德国武器总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

  袁世凯千怕万怕就是怕这点,他为什么到至今都不担心南面?就是因为朱尔典在后面支持,南方闹得再凶,只要洋人不参合进去,他们就没有贷款,没有武器,这点兵就会越打越少,可要是有人支持一.那可就危险了,追问道:“二庵的意思呢?”

  陈宦先告罪一声,才说道:“我的意思是,如果不想打那就干脆撤出孝感,但不放武胜关,如此进可攻退可守,主动权还在我们手上。然后再让少川兄和子在上海那边压一压,迫使杨秋收兵。至于英国那边一.咱们最好是别插手。”

  袁世凯重新拿起火钳拨动木炭,他其实心底很想借机会打一打的,杨秋和德国那点朦胧关系让他很上心。但又怕真被陈宦说中落下个勾结洋人的口实,保路运动余火未消,国内对洋人霸道已经很不满,自己要是跳出来那帮党人恐怕会叫的更欢。

  就在他拿不定注意时,王揖唐忽然冲了进来,大喊道:“宫保,不好了。南京一.没了!”。纟<!--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