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一八章 工商先行

第一一八章 工商先行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隆隆的枪炮声还在扬子江沿岸蔓延,南方各省依然烈火汹汹,北方也传出了吴禄贞被害的消息,可就在这种背景下之前还大战连天的湖北却忽然安静了下来,但安静下却是一场无声无息的较量。

  首先是北洋军。收到湖北三省联合发出邀请孙文入鄂共商国事的通电后,袁世凯立刻凑请朝廷将25营才拿起枪没多久的湖北巡防营改编为武卫右军调至信阳,还从第二镇抽一个协赶往武胜关协防。湖北境内剩下的四协北洋军也在王士珍的统领下收缩至孝感固守。同时他还不忘记对津浦线实施压力,一面电告驻守南京的张勋铁良让他们死守待援,一边从最精锐的第三镇调集两个标进驻徐州,防止苏浙沪联军北上山东。

  同样国防军也毫不示弱,在杨秋的指挥下,除了一师部署在新沟和王士珍部对峙外,二师一个旅也被部署到安陆,随时准备横插截断入鄂北洋军回家的道路。同时三师的新兵和四师也加紧训练,做好开赴前线的准备,剑拔弩张的气氛丝毫不减。

  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数,湖北今年内再次爆发大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第四镇被围歼损失上万对北洋打击太大,南京告破只是时间问题,津浦线一旦糜烂没半年时间北洋根本无法两线作战。此刻虽然是北洋军最能打的阶段,可数量毕竟太少。面对国防军已现疲态,何况下游江西、两淮、浙江据说已经武装起超过三十万大军,广东、福建的军队还在源源不断北上,所以在炮口相向的同时,南北议和声开始逐渐响亮。

  在与杨秋沟通后,黎元洪电告袁世凯,要和谈就必须先让王士珍部撤出湖北,并且将武胜关交给国防军。袁世凯的答复也委婉了很多,先继续他的“立宪”主张稳住北京同时表示只有待南北议和结束后才会撤出北洋军。

  就在这个微妙-的时刻,从止海传来的消息却让人感觉到了一丝不安。陈其美和伍廷芳开始呼吁将各省都督代表大会放在位置更好的上海,同时也发出电报要孙文尽速归国赴上海商讨国事,而且这份呼吁也得到了李烈钧(前文手误打错谢谢书友紫薇大帝指出)和胡汉民等人的支持,蔡锷虽然没有表态,但他派出的代表却也滞留上海迟迟不愿来汉口。

  清廷依旧、北洋横刀、革命还没成功时,扬子江上下游关于国家中心的争夺大战却已经硝烟弥漫。就连袁世凯都通过唐绍仪表示,上海更加适合谈判来故意打压湖北和国防军势力。除此之外,是否北伐也引起了大量口水之争,以上海为代表的党人势力不断要求国防军率先北伐做出表率。国防军参谋部讨论则认为大战损失严重第三师目前只有一个旅可以执行任务,第四师也需要时间训练,五师鞭长莫及,新建的两个旅又都才开始,所以应该等孙文回来统一领导三路北伐,否则将陷入孤军作战的危险。

  杨秋坐在办公桌前,一边结合前世记忆编撰陆军速成学校教材,一边听宋子清的汇报这几天的情况听到他说完后抬头问道:“这是你们参谋部的意见?”

  宋子清说道:“是的,大家都不赞成现在北伐,至少在名分未定前不愿意。”

  “名分未定?看来我的身份问题你们还是讨论很激烈嘛。”杨秋暂时搁下笔微微一笑:“三师和四师你们准备怎么解决?”

  杨秋一直希望蔡济民专职当参谋,借这次停战后者已经答应,所以三师和四师师长的位子就空悬出来了。本来是准备从三师熊秉坤等旅长中挑选,可现在来看这几人都带不了一个师,所以宋子清建议道:“我的意见是让张廷辅出任三师师长,调石小楼任四师师长,邓玉麟任参谋长。此外,湖南杭志的新建六旅新兵已经招募完毕,但湖南那么大光靠一个旅可不行,我的意见是调三师一旅先期入湘稳住局势二旅和三旅训练完毕后也派往那里。四师留在汉阳加强训练,作为一师和二师的预备队。苏小虎的第五师募兵已经完成,除了一旅外剩下全都是四川镇军,滇西边防军也挑选出千人,总体实力比起四师强。但镇军恶习太多,所以他希望能尽快派些军官过去。马奎的七旅全都是农家子弟新兵现在想加入我们的年轻人很多,预计最迟三天后就可以征募完毕。”

  宋子清已经隐隐有了总参谋长的架势,说话时语气稳重快速,这让杨秋很高兴:“三师、四师就按照你的安排。五师留下一个旅驻守成都,剩下两个旅暂调重庆和马奎的七旅一起训练接受思想教育。荣县和自流井那边怎么样了?眷诚先生的铁路公司昨天已经在汉口挂牌,等米下锅呢!”

  “吴玉章及所部已经答应放下武器接受军政府整编,自贡等盐井密集处马奎都已经派人接手,所有盐商都已经得到了我们的合作通知,大部分都表示愿意接受,只有少部分一。。”宋子清刚停顿下来,杨秋严肃道:“没有少部分!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月前了,既然我们是革命军,那么打击对满清死心塌地的顽固派就是我们的责任。抄家!所有财产充公,所持有盐井拿出来拍卖给支持我们的商人!我们需要给三省国民清晰地概念,现在是新政府!这件事就让苏小虎去干,派两个营进驻自贡尽快稳固,此外把他的教导团拉出来前往宜宾。”

  宜宾?宋子清皱皱眉:“司令担心蔡松坡?”

  杨秋点点头,蔡锷可不是泛泛之辈,历史上就曾派兵入川趁乱抢先占了盐井区,为滇军壮大打下了基础,甚至后来护**的精良装备和四川的钱有关系。现在自己抢先拿下四川,但以他的能力不会不知道四川的重要性。何况就算他不出手,唐继尧和刘存厚这些人哪个是省油灯?所以尽快抢占宜宾,迫使滇军无法北上非常关键。

  宋子清也赞同尽快控制川西,但有一件事需要确认,问道:“司令,要是教导营遭遇滇军一。该怎么办?”“打回去!”杨秋毫无顾忌的挥手道:“#阝孝可发出的军政府令已经说得很清楚四川境内所有武装都必须缴械,我们国防军是唯一的军队!”

  “我明白了。”

  解决完军队和四川的事情后,杨秋忽然把身子往后一靠,问道:子清蒋方震这个人你熟悉吗?”

  “百里兄?”宋子清愣了下,不知杨秋为何忽然提到他,说道:“在德国留学时见过他,之后就再无音讯,直到去年年尾八镇挑选军官去观摩禁卫军和北洋操演才又见到。他这个人是难得的理论家,有才华,就是¨¨¨。”

  看他的脸色杨秋就能猜出两人估计没擦出火花,笑道:“就是太骄傲了,对不对?子清你不会和他吵过架吧?”

  “何止,就差打起来了。”说起当年的丑事,宋子清莞尔笑道:“您是不知道,当时他看完两军操演后就破口大骂这是演戏,我们几个去劝他还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我们白穿了军装。现在想来他说的其实有道理留学德国不就是想强军为国吗?可惜回来后我和岳鹏却浑浑噩噩虚度几年,若非司令你提醒军人当争,恐怕一。已经退役了。”

  宋子清好奇道:“司令你为何提他?”

  没想到两人还有这么一段故事,杨秋说出了想法:“萧大哥为人不错,但任陆军学堂总教习担子有些大了,我听说蒋方震现在在浙江都督府任军事参谋,就想请他来出任我军教习处主任,子清说有没有希望?”

  “百里兄理论扎实,是难得的军事人才,教习处的确是发挥他专长的地方。而且现在江浙乱的很,汤寿潜根本弹压不住,以他的傲气必然看不惯。司令您现在名声在外想挖他正是最好时机,只是如何让汤寿潜放人,如何堵住党人的嘴巴¨一。”

  “这样吧。”杨秋想了想说道:“你写封信让人即刻带给蒋方震,就说我准备将三省陆师学堂合并,成立湖北陆军大学,邀请他任总教习。你对他说凡军校事宜均由他节制,我绝不干涉!另外再派人联络汤寿潜,只要愿意放人,把蒋方震送过来,我立刻支援他24门五生七山炮、四千支日本三十式步枪和子弹,再加一3挺法国哈乞开斯机枪。”

  24门大炮?四千支枪!呵呵一。这是一个加强混成协编制了,司令您可真大方。”宋子清笑笑并没有阻止,自从一师和二师几天前正式换装后,国防军的眼光一下子刁了很多。现在军队里有一百多门这种已经无法适应未来战争需要架退炮,别说24门,只要他肯来全送出去都值了。何况通过援助革命同志也能告诉别人,国防军依然是革命的最坚定支持者。

  记录完毕刚迈出两步,宋子清忽然停下来看看大门:“司令,申树楷带了晋商代表和几位商人在外面,您看。。¨。”

  “好久没见他了。让他进来吧。再让果夫叫上张文景,把准备好的东西拿来一会要用。”杨秋说完后重新拿起笔,继续撰写教材。其实他想邀请蒋方震也会因为这份教材,虽然他有后世的眼光,却不是正规军校出生,在某些方面很不足。萧安国为人好但军事能力不行,岳鹏和宋子清又没办法抽身,所以就想试试招揽。

  他写的很认真,以至于门被推开都没抬头。申树楷推开门,见到他埋首疾书不敢打搅,连忙带商人代表站在旁边候着,静静看着这位如今已经名燥天下的年轻人。

  起义以来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因为上次的事情申树楷很害怕见到他,此刻细看发现他似乎又有些变了,如果说两人第一次相见是凌厉和神秘,第二次是煞气,那么血战一月打败了赫赫北洋后,他已经彻底变了另一个人!无论是沉笔思考还是星目开阖,都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直到张文景和陈果夫进来,这股子气氛才被打破,杨秋停下笔放在一旁,指了指沙发:“都坐吧。恰好手边有些事培植和诸位久等了吧?”

  “司令忙于军务国事,我们等也是应该的。”一位四十几岁头戴瓜皮帽、长相白净的男子拱手问好先拉开了话匣,几位晋商代表连连赔笑附和。看到杨秋注意他,申树楷介绍道:“司令这位就是汉口燮昌火柴厂和汉济水电公司的渭润兄。”

  杨秋想起了这个人。当初他初回武昌,看到电灯和自来水很好奇,询问后才知道原来几年前汉口就建起了电站水厂,建造它们的就是面前这位。宋炜臣号称汉口三镇第一华商,借张之洞的支持从洋人手里抢过了汉口发电厂和自来水厂的建设权,鹦鹉洲那边有个小机器局也是他的。和申树楷主攻金融不同,他是清末民初有名以实业起家的商人。其它几人也都是晋商票号和三镇商人的代表加起来基本上算把湖北商界都囊括了进去。

  “培植兄,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说起正事申树楷恢复了精明和干练,迅速将来意解释了一遍。原来转道重庆的八百万库银被连夜运回来后,他就想先把银行开办起来,由于之前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所以就把宋炜臣和三镇大商人都找来。不是说开银行要他们同意,而是开银行后肯定要发行纸币,如果这些大商人联合抵制新币就会让人觉得新币信誉不够反之他们积极推广的话,就可以迅速在三省推行开。

  银行是工业和三省发展的基石,对此事杨秋也很上心他的想法是等和德国人完成交易资本金雄厚后再说,现在听说要提早开业,担忧问道:“培植,800万准备金会不会太少了?”

  金融事情上,目前申树楷最有发言权的,解释道:“按照一个银元换一元纸币算,800万已经不少。何况我们手上还有300万余款。开银行除了准备金要充足外其实还要看信誉!如今司令名满天下又打败了北洋军,三省安定指日可待,完全可以不用遵守一两银子发一块钱的办法,依我看就算是一块大洋发行两块钱也是可以的如果能把三省财税这

  一千万看起来不多,但如果能发行两千万纸币那就可观了。而且申树楷明显是想借国防军和杨秋如今的地位,一步到位把银行定位为三省中央银行。如果真这样做,不仅可以监管三省的每笔税收,而且有数千万赋税做底子,新银行很快就能几声国内顶尖银行之列!

  野心!申树楷在金融上不愧是国内顶级的但这种野心也是自己最急需的,只是这种野心必须受到梅监刻炫行!所以他立刻看向了张文景。后者是国防军真正“大掌柜”,他自知这方面水平差,所以这段时间也招揽了不少专业人才,甚至还有落魄于湖北的洋人,恶补了些金融知识,知道申树楷在此事上没搞鬼,所以悄悄点了点头。

  得到暗示后杨秋当场定下道:“那就择日开张吧,银行名字就叫中华西南银行。文景你即刻以我的名义联络三位都督,商量一下银行的事情,这是我们三省自己的银行,大家都应该支持。”

  宋炜臣暗暗点了点头,申树楷提议之大胆简直是要用一家银行挟持三省,这要是换做别人恐怕就犹豫了,毕竟杨秋现在还是国防军司令,民政上完全不能插手,何况他也听说了武昌和汉口关系并不好,可他还是毅然决定开张,这种气魄真不像个二十几岁年轻人能做到的。

  那么大的计划,申树楷就怕引来杨秋的忌惮和猜测,现在见他通过后终于大松口气,指着晋商代表说道:“司令,这几位都是晋商行的代表,他们来除了谈银行的事情外,还有¨。”

  “我知道,那笔款子的事情嘛。要不是当初大家鼎力借贷给我们国防军,将士们也不可能打败北军。”杨秋落落大方毫不遮掩,一席话让那些晋商代表听得很舒服,摇身变成了支持革命的英雄。没等他们从飘飘然中走出来,手里就被塞入了一张张盖有国防军印章和杨秋签字的借据。

  晋商代表们顿时傻眼了,五百多万就换来了这几张白纸?一些沉不住气的脸霎时阴沉了下来。张文景却不给他钔机会说话,抢先道:“这是借据,那笔款子算我们借诸位的,分期十年还干净。”

  换做以前借款也行可现在全国烽烟四起,短短一月来晋商在各地的分号损失严重,大家都等着这笔钱补漏洞呢,所以那位手上戴满了宝石戒指的代表立刻说道:“杨司令您当初不是说好的嘛?战事结束就归还,现在一¨。”

  “是啊,要这样我们还怎么和西南银行合作?”

  “不好交代啊。”

  “砰!”就在几位晋商代表嘀嘀咕咕的时候,杨秋却猛然拍桌子站了起来,一直在注意他的宋炜臣这才发现,面前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却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头,戎装笔挺俊朗而挺拔,站起来后更显不凡。

  “这是司令部,不是菜市场!”杨秋狠狠一扫唧唧歪歪的晋商代表们,斥道:“你们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革命一个月来,晋商在各地的损失起码三四千万吧?这里面有多少人向我这样给你们打条子了?跑到我这里来挑三拣四了!是不是还以为现在是大清朝?不和我们西南银行合作?哼!我倒是觉得和你们这些已经满屁股坏账,说不定明天就会倒闭的票号合作才有危险!”

  杨秋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和善,冷道:“是不是要我下令一。你们这辈子都不得出入三省?!”

  几位晋商代表脸都绿了,没想到几句牢骚就引来了这么大的恶果!自己多什么嘴啊!宋炜臣见状连忙起身弯腰道:“司令息怒这几位与我也有些交情,他们也实在是被最近的烂帐逼急了,所以一。。”

  “所以就以为我们国防军好欺负了?”张文景在边上的冷哼声让晋商代表门猛缩脖子。

  好不容易有个愿意写条子承认借款的真要闹僵别说钱命都恐怕都保不住,所以连忙求饶告罪。杨秋仿佛没有见到他们般,扭头看向了宋炜臣等几位汉口商人:“渭润先生,不知你们对洋灰厂和水电厂了解多少?”

  宋炜臣想不明白他为何说这两样,说道:“不瞒司令,渭润没弄过洋灰。倒是在建电厂时考虑过水电,还请了洋人来测绘,只是水电的设备报价太贵,拦坝筑路工程也大,不是我等能造得起的这才换了煤电。”

  张文景知道杨秋的心思,说道:“渭润先生,司令已经从德国购买了四台水电机,最迟两月初就可以到货,所以我们正准备在重庆和成都各建一座电厂,不知道您是不是有兴趣?”

  “四台水电机?”宋炜臣惊讶地站了起来这可是价值不菲的东西!没几百万根本买不到。但这真要是建好,不仅利国利民,利润也极为可观。一想到这么大生意就在眼前,他都恨不能立刻点头,但他也知道天下没白吃的午餐,问道:“司令为何选渭润呢?而且我一。也凑不出那么多钱来。”

  “大冶洋灰厂是满清财产,已经被我们收回,工人和机器设备全都完好,可以立即开工。水电设备都是现成的,建造和选址我们可以帮您联系詹天佑先生,要是您自己能请到洋人最好。当然这些也不是白给的,我们以设备入干股五成,这个入股主要是为了确保将来工厂运转顺畅。我们不会管任何经营的事情,但股权要想转让必须先告知我们,此外一。。”张文景看一眼晋商代表:“司令的意思是,诸位如今恐怕都知道乱世动荡,如果觉得我们三省不错,那么不妨各自回去筹款和渭润先生一起来共建三厂,当然也以用刚才给你们的欠款换取干股。”

  “以晋商富足,渭润的经营之道一。三省可不仅仅是电厂和洋灰厂。”张文景代替杨秋抛出了大蛋糕,刚才还差点闹得翻脸的晋商全都傻了,没想到事情会忽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说别的,光是可以用欠款换电厂的干股就足以确保资金安全了!何况这几天一直再传汉川铁路要重建,要是能一。。”

  “汉川铁路、电厂拦坝和将来三省所需洋灰都会优先采购大冶厂的货,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未来五年内最起码需要数万吨之多!”杨秋微微一笑,起身穿好大衣:“诸位,杨某还要去英租界会见葛福公使,这件事你们要是有心,就和文景、培植两人商量吧,告辞。”

  杨秋微笑着走出了办公室,他相信宋炜臣等人绝不会坐视这么大笔生意,只要先将这些商人联合起来,三省就算是真正纳入了自己的轨道……<!--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