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一六章 大借款
  辛亥年11月18日。

  袁世凯关于湖北停战答复还没回来,以湖北为中心的扬子江中上游再一次发出全国通电,湖北、湖南和四川临时军政府发表联合通电,邀请避居海外的孙文先生尽快回国,前来武昌共商国事。

  虽然这份电报最终在言辞上稍作修改,没有直接说请孙文来武昌出任大总统,但明眼人一眼就知道这是杨子江中上游三省是想在未来新国家中获得更大的政治地位。而且大家都很清楚,无论是黎元洪还是谭延闿,亦或者是有杨秋背景的邓孝可,都不可能携手发出这份联合通电,这里面明显就是杨秋和国防军在撮合。

  可现在大家能说什么呢?乱世来临,枪杆子最大!现在三省除了土匪和豪强外,所有枪都在人家手里捏着。小仓山一战更是奠定了杨秋的无上名声,风头甚至盖过蔡锷等老资格军官。成都光复也是人家先锋旅打下来的,湖南“谭婆婆”干脆把一个小小的国防军团长当成军务幕僚!短短一个多月从无到有,国防军正在形成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这个以杨秋为首的军事集团通过于清军和北洋鏖战,逐渐捏合到了一起。虽然内部还有各式各样的问题,但随着以先锋旅为班底组建国防军第五师,同时在长沙和重庆再组建两个旅,一个新的军事集团开始浮出水面。

  这股来自上游的烈风实在是太迅捷了,快如闪电势不可挡,当汉水江畔一曲《精忠报国》遍传神州大地,不知道有多少热血年轻人梦想着加入这支军队,他们有些人沿江而上,有些人在地方上鼓吹应该让国防军迅速南下解放南京,激进者干脆认为应该果断北伐。

  借这股旋风,短短几天内,杨秋就从军队、各地来投的陆师学堂甚至海外归来的年轻留学生中挑选出数百人进入湖北陆军速成学堂继续深造。让负责训练和军官培训的萧安国喜得抓耳挠腮,每天都要跑几遍训练场和速成学堂,亲自把关国防军的未来。

  也就在这天,通电影响还没完全扩散时,黄克强和宋教仁比历史提早半月黯然钻入了船舱。田桐等跟随而来的党人也纷纷上船,本来邀请加入参谋部的李书城考虑再三后也一起跟随离开,至于居正则作为湖北代表,前往上海邀请各地代表来湖北共商国事。

  唯一出人意料的是,历史上率军舰起义博得了大好名声,现在却一无所获的汤芗铭也跟随南下。杨秋明白他应该是汤化龙派往下游的代表,对胃口越来越大的汤化龙来说湖北已经太小了。随着他们一个个登上江轮,正式宣布党人在扬子江中上游一败涂地!反倒是之前的“满清巴图鲁”,因为国防军再度拿下成都,一跃成为了中南部最耀眼的政治新星,他一系列的战绩甚至让整个南中国都为之侧目。

  平行世界里黄克强败退湖北回到南京后,在安排新政府成员时仅提名黎元洪和汤化龙,内里的含义不言而喻。这回他离开后会不会放过湖北呢?站在码头上来送行的杨秋不知道,当那些“伟大人物”的光环开始逐步消散时,他的面前已经没有任何阻拦,心思也逐步从战争转向加速巩固三省上来。

  北洋已经撤回了孝感,冯华甫提前卸任回京,能否继续当禁卫军统制都难说。有北洋之龙称号的王士珍辞去了湖广总督职位后暂时接管前线军权。至于段祺瑞因为在北面处理吴禄贞等人的事情迟迟未到,对那位赫赫有名的士官三杰之一,杨秋不想要也不想管,因为这个人水太深,蔡济民等人和他比起来实在是小儿科,就算是利用先知先觉招揽进来将来也会很麻烦,死掉或许还是件好事。

  宋教仁走在后面,想想后忽然走到杨秋身边:“辰华。无论如何,我和克强还是要谢谢你,若非你率兵苦战一月有余,或许北洋早就能腾出手来进攻两淮,也不会有今天的大好局面。”

  “先生客气了,当日誓师大会杨秋就发过誓要保卫湖北,保卫革命!此刻北洋还没退去,袁世凯依然左右卖乖,还望先生能尽早督促苏浙沪联军拿下南京,这样等孙先生回来后,我等就可以分三路北伐尽早推翻满清,统一国家实现共和!”

  这番慷慨激昂的话没让宋教仁露出微笑,反带来了浓浓地忧心,问道:“辰华当真拥护孙先生出任大总统?当真拥护共和?”

  那双真挚的眼神让杨秋也心头一震,面对这位辛亥年难得的理想派革命家,他真心不想欺骗,这片贫瘠的土壤上数千年来信奉的都是强权政治。从人治到法制谈何容易?就算是后世自己的年代也还是人治,所以不经历几代人根本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共和,但此时此刻他却只能违心道:“先生您会看到的。”

  宋教仁上船后,杨秋看到了苗洛还有她身边的芮瑶,即使以他的眼光也得承认这位帮主长得很漂亮,一米六的身高,比例很匀称,没有那种身长腿短的不协调,此刻穿了身旗袍更让原本就动人心魄的身材愈加火辣。

  芮瑶狠狠剜了眼毫不知趣的杨秋,其实他也想和苗洛说上几句,可到嘴边的话却不知该从哪里说起。自己逼迫黄宋、变相驱逐党人,已经让两人之间产生了一道看不见的鸿沟,将来的事情恐怕只有老天爷知道了。

  想到这些,杨秋心底忽然讶然失笑,难道自己需要一个女人了吗?不然为何会有这种想法?

  苗洛美丽的眸子从杨秋脸上溜过,两人在四川相识,经历了刺杀事件后她就一直在想着这个男人,当那天看到他班师回来,恨不能立刻抱着他一起庆祝,可接下来他逼迫宋教仁和黄克强离开,隐隐排斥党人的事情却又让她陷入了迷惘。

  “苗姑娘保重。”

  很想他和说几句情话的苗洛没想到却只等来一声保重,顿时眼眶微红,半晌后才咬着微微颤抖的嘴唇,低低说道:“你也保重,以后不要亲自赴险。”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可走了两步后又飞快回来,往杨秋手里塞了个东西才消失在舱门后。

  展开手是一方白色手帕,四角上却各自绣着一朵醒目的红梅,花瓣阙红惹人注目,微风中甚至能感觉到丝丝沁香扑鼻而来。杨秋握着柔软暗暗苦笑,莫名其妙回来已经那么久,他已经不是当初懵懂的“傻瓜”,苗洛对他的情谊怎么会看不出来可先不说自己的未来有多大不确定性,光是两人对待民党的态度就已经是道巨大鸿沟。

  船缓缓离开码头,杨秋也将手绢塞入口袋,随着黎元洪等人纷纷离开,芮瑶忽然杏眉倒竖挡在面前:“你这人怎么回事?师妹对你好你难道不知道?还司令呢!我看你根本就是陈世美!。”

  芮大帮主不愧是混江湖的,一番话又急又快让人无法还嘴,等骂完后旁边护驾的雷猛已经连退几步。杨秋望着她,不知为何想起前世那些自己问题一大堆,却还喜欢为小姐妹出头爽朗辣妹们。嘴角悄然一歪,顽皮心起故意唬起脸:“芮帮主,贵帮既然承接了军事运输任务,为何故意拖延?直到现在还有十几船没回来,去哪了?我希望日落前你能给我个合理的答复。”

  芮瑶性子爽直,就是想替苗洛出口气,忘记了杨司令现在可是湖北最大的人物啊!自己为师妹出头居然把他骂了!还骂成了陈世美?完蛋了,这下可怎么办?万一他秋后算账长江帮岂不是没了?所以连忙看向了常四。常四也更苦脸了。暗暗嘀咕,帮主姑奶奶,您骂人也看着点啊?

  见到她吓得俏脸发白,野丫头的气焰转瞬被灭掉,杨秋反而乐了,带着很久都没出现过的愉悦向司令部走去,脚步也变得轻快很多。

  回到司令部后,可怜的保镖舰长哈坎正在和特劳恩聊天,述说这段时间来的所见所闻,大概是不满被派上岸保护一个小猴子,所以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虽然他对杨秋也很佩服,但佩服和发泄完全是两回事,听得旁边陪坐的岳子清暗暗发笑,还不时翻译给张文景当笑话听。

  杨秋进来后哈坎的火苗到了顶点,这家伙一大早让自己找特劳恩来,自己却到现在才出现,脸色忿忿瞪了眼后自顾自点上雪茄猛抽。没辙谁让15英寸舰炮资料太重要呢。

  特劳恩依旧是一副高傲的欧洲贵族风范,对杨秋晚来也没生气,不紧不慢问道:“尊敬的司令官阁下,您今天让我来是准备交易了吗?”

  “哦?”杨秋将大衣挂好后坐到面前,问道:“贵国这么快就筹集好了所有我需要的东西?”

  “还没有。但第一批已经抵达上海,剩下的未来一个月内也将陆续抵达。”特劳恩实话实说:“银行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您完全可以放心,德意志是讲信誉的国家。”

  “公使阁下,12月中旬我会前往上海,或许。”杨秋看了眼哈坎,微笑道:“还需要搭乘贵国海军的军舰,我想那个时候交易是最好的。”

  特劳恩对杨秋去上海有些诧异,问道:“司令官阁下,您今天不是已经发出了邀请,请你们的海外领袖来武昌吗?为何还要去上海?”

  杨秋笑笑,就算黄克强和陈其美愿意让孙文来,江浙下游就愿意了?广州江西就愿意了?估计连袁世凯都不愿意放孙文来武昌,那样就等于帮自己拿到了中央军权。说道:“公使阁下,关于我国未来的政治构架,总督大人正在和各方面协商,今日我请您来是想谈一笔新交易。”

  “新交易?”特劳恩皱皱眉,还以为杨秋又要借机索取更多,不悦道:“不!请恕我直言,在完成这次交易前,我觉得不应该有任何新交易。”

  张文景和宋子清也有些诧异,不明白司令又打什么主意,所以竖起了耳朵听他说道:“公使阁下能听我说完吗?四川自流井我相信你一定了解。”杨秋拿出一份资料放在桌上:“这是过去三年四川盐税的收入,每年都保持在600万左右,我认为这个数字还可以继续上升,所以我希望能以它作为抵押20年,向贵国银行贷款。”

  “另外!”不等特劳恩说话,杨秋继续说道:“相信您已经得知汉川铁路将重新动工的消息,而且我可以告诉您,这条线会进行一次大的改动,将不走复杂艰难地巫山等地区,绕道由湖南然后走贵州,进入重庆,最终还会将成都也联系起来。这样算来这条铁路会将湖北、湖南、贵州北部和四川都囊括进去,这将是一次将四个省份联系起来的大机会!相信任何商人都会感兴趣。”

  作为老资格外交官,在长江中上游多次考察的特劳恩很清楚老汉川铁路规划有多艰难,一直认为很难成功,所以听说要避开北线走湖南、贵州北方入川,就知道杨秋这回重启汉川铁路恐怕不是口号和心血来潮。正如他所说,这样一条可以连接四省的铁路的确算得上真正地大动脉,光是四省超过一亿的人口量就足以眼红死任何商人,但他为何对自己说这些呢?

  杨秋解答了他的疑惑:“公使阁下应该清楚,虽然避开了北线,但贵州以北同样高山峡谷多多,以我国目前的技术能力恐怕无法顺利完成,所以我希望得到贵国的帮助,至于报酬我愿意在铁路建设完毕后,出售30年的营运权给贵国商人!”

  出售铁路权!张文景差点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虽然是营运权,铁路还在自己手里,但国人对外国控制铁路一直很反感,要是被人利用将会很可能是下一个保路运动!所以立刻就想起身制止,但很快被宋子清拉住了,摇摇头悄声说道:“等等。”

  20年四川盐税抵押,起码可得到一亿马克约合五百万英镑贷款,按照各国目前对华贷款实际只发放九成来算,撇去成本和一些手续,光是立刻可以到手的利润就高达八百万马克,算上利息的话整个贷款最少能获得五千万马克的利益!这已经隐隐让他坐不住了,没想到杨秋又抛出一个四省大动脉30年营运权!就算铁路所有权无法属于德国,但按照比利时拥有的京汉铁路计算,30年营运权最起码也可以获得两千万马克直接利润!这还没算铁路带来的隐形效益,按照最低五倍计算那也有一亿马克!

  更为重要的是,威廉陛下一直对德国在远东无法获得英国式待遇很不满意,所以多次督促远东外交官们加速拓展中国市场,为德国获得更多利益。现在这个年轻人抛出这么大的蛋糕,就等于让德国获得了一个绕开英国控制的下游,向扬子江上游甚至整个中西部扩张的桥头堡。

  上帝!自己要是把这个消息送回去,会不会立刻被晋升为伯爵?!

  “对了。”还没等特劳恩从巨大的利益中缓过神来,杨秋忽然脸色严肃:“我国民众对外资的不信任相信公使阁下非常了解,所以贵国在获得经营权后铁路沿线驻军权我不可能给您,但我想贵国在汉口、长沙和四川等地的租界军队可以保证铁路安全,同时我也会派出足够军队确保贵国利益不受侵害。此外所有贷款和交易的偿还我想都以马克结算,而且必须在一个月内给我回复!因为美国政府同样在等待我的消息。”

  美国政府?!特劳恩没想到杨秋居然同时向美国提出了报价,他对整天嚷嚷门户开放的美国可没什么好感,他们早就眼红各国在华利益,这么大一笔可以独吞的生意,足以让那些目光短浅的美国政客和托拉斯们作出退出银行团的决定了!

  当然,他也不会立刻答应,因为这里面的确有些问题。首先就是驻军权,还好杨秋说的没错,只要签字德国根本不怕赖账,说白了就算他倒台,无论是袁世凯还是南方党人政府,都不敢得罪德国否决协议!就像英国在扬子江的利益一样!倒是全部用马克结算让他稍稍皱了皱眉,这意味着杨秋将来还款时,需要先把白银或者自己的货币在国际市场上兑换成马克,然后再还给德国。

  他就不怕麻烦吗?远东除了白银和黄金,可没有其它硬通货能兑换马克,而且随着德国国内经济蓬勃发展,马克已经变得越来越坚挺,光是20年的货币差额就很大了。当然贬值也是有可能的,但贬值的幅度不会很大,因为马克也是和黄金挂钩的,金本位时代除非黄金储备没了,不然很少有货币会发生重大贬值。

  德国黄金储备会全部消失?这根本不可能!

  特劳恩信心十足,但能否达成这笔大借款还有两点绕不过去,第一就是德国目前还必须遵守四国银行团和公使团做出的各国在华行动一致条约。第二就是杨秋现在还只是个司令!虽然他的话现在在三省畅通无阻,但这还不够!因为他不是领导者,无法代替政府在合约上签字!所以要想达成这笔交易,他至少要拥有一个当地政府最高领导人的身份,即使是伪政府也必须拥有。所以他立刻委婉提醒道:“司令官阁下,关于您提出的新交易我会立刻转回国内,只是您现在的身份,还无法作为政府在合约上签字。”

  “公使阁下,您会看到那一天的!”杨秋胸有成竹,自信而爽朗笑了起来:“而且我相信,我的新身份会很快到来。”……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