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九十八章 杨士琦的主意
  当夜。

  卫店镇外的隆隆炮声和杨秋会见刘承恩的消息很快传到武昌,黄克强和黎元洪刚刚送走北面来的王洪胜,听闻杨秋当面拒绝了袁世凯出任大总统的消息后,狠狠一跺脚:“胡闹!太胡闹了!袁世凯手握重兵,此次出山又得洋人资助,还被授予了挟制全国兵马大权!我们这边刚刚说让他效仿拿破仑、华盛顿,拉拢与他尽早结束大战,可他却当面拒绝!到底是何居心?!”

  宋教仁也叹了口气,难怪黄克强会不满,他们刚刚暗示只要袁世凯反正,就可以考虑让他当大总统,没想到那边杨秋却一口驳了,这不是给袁世凯误会迫使他不得不靠向满清嘛!

  黎元洪想利用两人,但孙武之事告诉他决不可小看杨秋,此刻落井下石反而不妙,假意斟酌后才说道:“辰华最后不是说这是他个人的想法吗,依我看此时还有回旋余地。”

  “那也不能由着他胡来,若是搅乱了全局岂不是坏了革命大业!”黄克强没有任何私心,只是当年兴中会分裂,导致革命力量被极大削弱的事情让人痛彻心扉,黄花岗一役其实也有分裂后力量不足的原因在内。现在武昌首义后抬出黎元洪和汤化龙这些立宪派已经很打击他了,没想到崛起一位无党无派的杨秋执掌了最重要的兵权。而且从刘氏兄弟事件中看出他为了胜利根本不考虑其它,所以害怕革命后国家陷入持续分裂,立刻拉起了宋教仁说道:“不行,我们必须去前线看看。”说完后,两人拜别黎元洪,带着刚回来的苗氏兄妹准备搭火车连夜去孝感,可等到了大智门后才被告知火车要等到明早。

  两人焦急等待天亮的时候,却并不知道袁世凯的专列已经悄然驶抵了信阳府。

  天气开始越来越冷,年仅六旬的袁世凯也逐渐耐不了严寒,所以只得把行辕放在了火车上,随行的无线电电报机滴滴不绝,百余位亲卫身背夏利曼骑枪,腰里挂着德国产自来得,将整辆火车围得水泄不通。早早闻风从信阳各地赶来的官员士绅见到他们,连靠近火车的胆量都没有,只能裹紧衣服等待传唤。

  车厢内升起了红彤彤的火炉子,刚从武胜关赶来的冯国璋站站在旁边用眼睛一个劲询问杨士琦,两人关系不错,后者悄悄撇了下眉角,提醒他小心应对。

  “杨秋,杨秋!”

  坐在皮椅上的袁世凯没见到两人使眼色,他正捏着两份截然不同的电报喃喃自语,犹豫不决。一份是王洪胜从汉口租界内发来的,电报上说他已经探出了黎元洪和黄克强的底牌,两人都表示只要他劝说满清退位,就愿意推举他任大总统,这个消息暗暗高兴。可另一封刘承恩连夜发来的电报却泼了盆冷水,先是陈家坳被夜袭损失五百余众,连带一个炮兵连都被民军缴获,紧接着见面后杨秋又当众表态大总统位子只能留给孙文,让他隐隐感觉此事还有波折。

  换做以前他不会在意杨秋这种小辈,可自从报纸上连篇累载宣传武胜关战报,黎宋卿也不知哪根筋没对上立他为总司令后,事情就一下子不对劲起来,似乎做什么事情都绕不开这个年轻人。此刻他掌握兵权,军中将领又大部分被他蛊惑,士兵气势正盛,实在是有些头疼。

  “华甫啊。”袁世凯把两封电报往桌上一摆,伸出手烤火问道:“你也是随我从小站出来的老人了,给我透个底,这回有多大把握?”

  杨士琦还首次听到他这个口吻,心眼一下子拧了起来,以他对袁世凯的了解,知道这回他是动真怒了!这也不能怪他,武胜关下四千余死伤的结果北洋这等庞然大物也牙疼不止,要知道六镇除了第一镇是旗人禁卫军外,总计才七八万,区区一个武胜关就丢掉四千,真要推进到汉口还不知道要死上多少呢。

  何况与杨秋只需要死守不同,他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一条京汉线,南面的津浦线同样生死攸关,江浙沪一带已经是独立潮起,尤其是南京,更是百倍重要于武昌!即便把禁卫军算上才六镇,不仅要兼顾两条线、北方还有吴禄贞和蓝天蔚这些人,兵力已经是捉襟见肘。如果为了打下汉口耗资无数死伤遍野,就非常不妙了!

  这个问题也让冯国璋暗暗皱眉,换做以前的老八镇他有十足把握铲平三镇,可杨秋的突然出现却带来了隐患,尤其是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那么多机枪和大炮,一下子补上了南军的劣势,武胜关一战就可见这些新装备的作用。不过他没有袁世凯那么多顾虑,立刻说道:“李纯已经率11协到了卫店,正连夜攻打那里。司丞(王遇甲字)也已经过了王家店,明日一早就能到卫店,两协之力当可拿下卫店,只要破了这里,孝感再也无险可守十日内国璋就有把握推进到汉口!”

  冯国璋说得傲然,可袁世凯也听出了线外之音,京汉线被断后的确给运兵带来了很大麻烦,要不然怎么会现在只有两协抵达卫店呢,但这件事他没办法,只得说道:“既如此华甫你就去吧,后面三个协两日内也必须赶到卫店,这回可千万别再出差错了。”

  袁世凯说完又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怕他忘记了之前的吩咐,拉住他沉默一会叮嘱道:“华甫你要记住,有武昌才能显得我们的重要,所以此事你必须拿捏有度,万万不要心存杀光杀绝之念!现在津浦线也不太平了,就算我们取了三镇,到头来丢了南京也是空欢喜一场,要是我们陷在这里太深,党人势必会从津浦线北上。一旦两淮出乱,山东必不可幸免!现在我们兵又被拖在北面,所以你要事事小心,谨记为帅之道,须洞察全局,能战能和,方为大将。”

  冯国璋有些为难地看着袁世凯,这位的心思他清楚,可现在是打仗!战争哪有能说控制就控制的?何况武胜关一战已经让下面将士打出了心火,强行压制只会折损士气。心底不禁叹了口气,北洋已经非往日的北洋了,掺杂了太多念头的军队还是军队吗?

  袁世凯不知道冯国璋心中的想法,见到他点头离开,以为他听进去了这才重新拿起了电报,问道:“杏城,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杨度去北京打前哨后,杨士琦又重新拿回了首席幕僚的位子,看到他对两份电报发愁微微一笑:“宫保若是不怕闹出事来,不妨将两份电报都送给英国报纸吧。”

  袁世凯先是一愣紧接着眼睛雪亮,哈哈笑道:“杏城啊杏城!你就是老夫的子房!就连后院也是一般无二。”

  杨士琦尴尬笑了笑,他惧内的事情人尽皆知,却没想到袁世凯会拿这个来开玩笑,不敢接话继续说道:“杨秋不愿举宫保,恐怕也是形势使然。他现在说得好听掌握数万大军,可后面还有黎宋卿,现在又来了黄克强和宋教仁,总司令之位未必安稳。他把人心看得太简单了,自以为一战成名天下便有他一席之地,却忘了树大招风!党人策划那么多年好不容易出了个武昌,岂能容他摘了桃子得势而上!现在上海那边报纸上还在每日吹嘘他,隐隐已经把他抬成南军第一人。正所谓树大招风,他越是如此党人对他越不安心,只要我们把黄克强和他的话都宣扬出去,两派之间必起龌龊。前几日已经得知湖南那边要派兵援鄂,明摆着就是来给黄克强撑腰的,杨秋现在做大,黄克强再有量恐怕也不敢把湘军给他,如此一来定然会起冲突!那时候看他还如何化解。”

  袁世凯一个劲点头,笑道:“既然他们用报纸,那我们也不妨用一用,你一会发电报给克定,告知他等报纸消息出来后让他把风煽起来,看善耆那老小子还能奈我何!”

  杨士琦见他说起善耆时咬牙切齿,知道心里那点旧怨还没放下,笑道:“宫保尽可放心,华甫这回是打出了真火,回去后定然会发起猛攻。只要拿下孝感,宫保就可回身北京好好当您的内阁总理了,至于党人一盘散沙,成不了气候,只是天下没有了他们,又怎么显宫保重要呢?”

  袁世凯微微一笑,正要扭捏几句,车厢通道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杨士琦挡住人来接过电报看一眼后连忙扭头:“宫保,昆明。”

  “可是蔡松坡?!”

  袁世凯豁然而起,见到他点头又慢慢坐了下来,手指在桌上来回敲。蔡锷的名气他是知道的。虽然昆明地处偏远暂时还威胁不到他,但云贵一旦独立,广东、广西和福建就被江西和云南夹在了中间,党人定然会趁势而起。长江以南肯定无法在保全!南面再无大碍后党人必定要在上海和两淮动手,抢夺津浦线,所以立刻稳住北面就关键了!想到这里他立刻起身道:“去找周符麟,花些银钱,许他统制让他尽速去办吧,别等南北牵上了线就晚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