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九十五章 夜袭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

  第九十五章夜袭

  闺女今天小学报名,晚饭时才回来开始码字,抱歉

  收到张文景电报时,杨秋已经抵达了卫店镇,这里紧邻澴水,京汉线从中间穿过,自古就是武胜关南下孝感的通道,地势上来说也是附近的唯一制高点,所以除了何锡藩二旅两个团外,一旅二团也部署在了这里,阵地以铁路线为中轴向两翼展开,除了三个步兵团外还有一个装备了12门五生七山炮的炮营、四个重机枪班和一个骑兵连协助。首发

  寒风从阵地上刮过冻得人瑟瑟发抖,因为担心对方的探子和炮兵,所以阵地上黑压压的看不到任何光源,士兵们挤作一团互相依偎,但却很少有人说话。杨秋的抵达立刻引起了一阵小sāo动,大家都没想到他会亲自来前线视察,很多军官和士兵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总司令,只知道他之前打了几场漂亮的仗,但是过分年轻的样貌让不少人隐隐担心,很多人干脆直接流露出了不信的眼神,让他额头的皱纹又深了很多。

  孝感事变、粮秣被焚、阵前换帅、两军融合、改制整编几天来政治上的巨大*动也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了前线将士,后方动荡不安让大家心底充满了迷惘和担忧,虽然及时补充了粮秣弹yào,每位士兵也都拿到了三十发子弹补充,可北洋飞速抵达加重了这种不安和紧张。

  趁夜幕视察完阵地后杨秋回到指挥所,这是一个设立在不足三十米高的山窝子后面的窑洞,唯一的炮兵连也部署在这里,只有一盏煤油灯还在闪烁。地图被摊开在桌子上,看样子白天的炮击影响到了这里,所以地面和桌子上还能看到尘土的痕迹。

  何锡藩白天得到消息后就赶到了这里,正在和几位团长商议明日的作战计划的见到杨秋也有些惊愕,后者敬了个礼后走到地图前一刻也不耽搁,问道:“少岳,战斗是在你这里先打响的,你先说说白天的过程吧。”

  听到询问何锡藩立刻指着地图说道:“第一枪的位置在卫店镇西北,时间在早饭后,首先接敌的是骑兵连,当时他们正在沿澴水北上巡逻,遭遇了北洋一个马队,后来我派人去敛尸看标志,应该是第四镇马标。

  北洋骑兵全部都是夏利曼骑枪,巡逻队不敌后立刻向我们卫店镇撤退,三团率先接敌,炮连和机枪班迅速相助,他们没办法突破机枪扫射后就向北撤退。至中午时去而复返,还带来了一个步标和六门七生五炮。主要战斗从午饭后开始,北洋炮兵很厉害,接连命中我掩体和阵地,步兵在炮兵开火后随即发动了冲锋,大约打了一个时辰才撤退,我军总计伤亡177人,损失五生七炮一门,大部分都是被炮弹炸死的。北洋伤亡114人,没有发现军械损失。”

  “敌人机枪队没来吗?”

  “有两个机枪队,但打了一会后就撤了。”

  介绍很简单,但也透露了一些信息,比如北洋前锋速度很快,炮兵依然是最头疼的问题。其次武胜关京汉线的破坏的确给冯国璋调兵带来了很**烦,要不然也不会只有一个炮兵连抵达。但战争就是这样,本来就是鲜血和生命交织成的遏制与反遏制游戏,所以当炮兵优势暂时没法发挥出来后,就出现了两小时死伤不到几百人的拉锯战。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敌人现在在哪里?”

  “这个位置。”

  二旅三团团长楚南也是湖北武高学堂毕业的学生,在学校里就经常接触**思想,之前是八镇副连长,起义后担任了标统,改制后标统一律都成了团长,加上今天正是他的阵地成为了主攻点,所以最清楚北洋的部署情况,立刻说道:“在我们西北十里外的陈家坳,我派去的探子回来说没有发现挖掘工事,只在村子外设了几个岗哨,两个机枪队布设在祠堂门口,炮兵连也在旁边空地上,这里应该是指挥部。”

  看了眼这位二十五六岁矮矮瘦瘦的军官,杨秋继续问道:“有没有后面北洋部队的消息?”

  “一镇师下午派人送来过信。”何锡藩和大家一样,对改制后的名字时常口误:“说有一个hún成协,还有两个炮营已经到了广水正在南下,距离我们这边大概有一百里地的样子。”

  一百里地也就是大概五十公里的样子,骑兵全速也需要一个半小时才能赶到。杨秋在心底默默估算时间,如果今夜不打那么最迟明天上午这个hún成协前锋肯定能下来,到晚上两个炮营也应该能抵达,这就是说最早后天上午北洋就可以发动旅级别的进攻以目前第二师的状态是很难打的。

  但夜袭是出了名的难题,对部队要求很高,何况驻扎在陈家坳的北洋有足足一个团,还有一个骑兵营和一个炮兵连,总人数大约2500左右,想要稳胜至少需要出动两个团。两个团能担负夜袭的团,除非让自己去北洋挑人才有可能办到,不过如果是sāo扰,鄙迫对方撤退的话也未碧旎行

  杨秋反复看着地图,又问楚南一些陈家坳的地形和北洋岗哨位置后,下定了决心:“雷猛,警卫连集合楚团长,给你一小时,挑选两连老兵配合我夜袭陈家坳”

  “司令你要夜袭陈家坳?”楚南立刻就跳了起来,就连何锡藩都被吓了一跳,从之前的命令和改制中他能知道杨秋做事很果断,可也没想到竟然干脆到刚来就要亲自出马夜袭足足一个北洋标的堤旖啊

  杨秋根本不给大家劝说的机会:“楚团长夜袭需要什么兵你应该清楚,去准备吧”

  楚南望了眼何锡藩,一咬牙冲了出去,不知为何心底隐隐有些喜欢这种说干就干的军人作风。外面的士兵一听说司令要亲自带队夜袭陈家坳几乎全涌了过来,争先恐后准备加入,气氛到一下子变得活跃了很多。

  夜袭是所有作战中最困难的,士兵必须严格遵守命令,由于没有通讯设备所以作战时必须按照提前商量好的线路进攻,需要极高的配合能力,好在这还是1911年,要不然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带一支没受过这种训练的部队出击。

  最重要的是,他有一支亲手打造的警卫连

  武胜关撤退前,警卫连就进行了调整,按照编制已经达到了两个连的标准,除了全都是和北洋交过手的老兵外,谵蒙这位和陈果夫一起来的南京陆师学堂高材生因为在武胜关上表现出色,在排长牺牲的情况下从容指挥打退敌人,也被调入警卫连任二连连长。

  等到警卫连迅速整装完毕后,大家终于知道人家为何敢发动夜袭了。两个连,全部清一色的德造毛瑟98和汉元式手枪,12挺机枪(其中6挺汉一型)每挺16个弹匣,士兵也都是每人200发尖头子弹,还配有首次填装了黄色炸yào的手榴弹四枚。这种装备别说是看了,连听都没听说过

  除了自身装备外,雷猛还迅速将额外带来的手榴弹分发给挑选出的两连老兵,并且还让警卫连一对一指导他们如何使用,为了增强他们的火力,杨秋还分出机枪配合,等到大家都学会使用后,杨秋立刻下达了出发命令。

  凌晨两点三十分,绕个大圈后杨秋带队抵达了陈家坳西面。

  陈家坳其实并没有山坳,唯一的屏障就是一堵半人高的土墙,土墙长约两公里,据说这是战国末年楚襄王逃到这里后修建的角城,用于拱卫后面的云梦楚王城。时间飞逝,昔日的楚王城只剩下了残骸,这座角城也没有了踪迹,只剩下了一道土墙。

  楚南第一次真正打夜袭战,望着黑暗中隐约可见的“黑线”呼吸逐渐急促了起来。杨秋拍怕他,递上了一条白毛巾迅速扎在胳膊上后笑道:“别紧张,这个时候人最困的。”

  杨秋很喜欢在战场上讲解战术,因为这样可以让听者更加深刻了解战术运用,这点上警卫连就幸运很多,就连很多士兵都听他讲过战术课。鉴于部队从未接受过夜战训练,又来自两个体系,所以这回他的战术非常简单。以陈家坳为中心从三面同时进攻,不做任何复杂的战术,连为单位直线突击,突击中心就是村子祠堂。

  “一定要小心重机枪不要蛮干轻机枪打正面牵制,第三队从后面绕过去用手榴弹强攻,拿下祠堂后立刻以机枪为引向四周散开清剿。”杨秋把军官和机枪手凑到了一起说道:“告诉每位士兵,万一跑散了找不到原部队也没关系,只要跟着机枪声跑就行,遇到敌人有组织抵抗也不用慌,机枪先压制然后立刻用手榴弹解决。千万记住没有必要,或者没有十足把握绝对不要贸然冲入民居、树林和地势复杂的地方,宁愿把他们困死到天亮也不要冒险进攻,明白了吗?”

  部署完后已经是…,生理周期最困倦的时刻中杨秋下达了进攻命令,四个连全部被严令闭上嘴巴匍匐推枪一点点向陈家坳中心爬去,等到抵达土墙后,楚南亲自率领挑选出来的敢死突击队手持大刀向岗哨摸去。

  说是岗哨,其实就是一些背风的哨所,和料想的一样,守了大半夜的北洋哨兵见到快天亮后终于熬不住了,挤到一堆打起了瞌睡,细微的脚步声虽然惊醒了其中几人,可这已经来不及了。

  其实杨秋是想用匕首或刺刀的,可似乎楚南等人对小刀不感兴趣,所以也就由着他们使用大砍刀。

  “敌袭。”

  鲜血从数十位北洋哨兵脖子里飞溅而出的同时,一声凄厉的叫喊声也响了起来,杨秋毫不耽搁猛地豁然而起:“跑快跑冲啊”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士兵立刻越过土墙向村子中央狂跑而去,机枪手带队迅速散开寻找位置,片刻后几道交织的火线率先出现在了夜色中,此刻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早冲到祠堂门口,不然等机枪大炮一开,就全完蛋了。

  住”

  “上弹,距离太近了”

  被枪声惊醒的北洋机枪手、炮兵立刻从祠堂内钻了出来,联袂而出的还有几位北洋军官,良好的训练让他们第一时间就冲入了阵地,可当他们拉开炮闩,塞入弹带后才发现,几道密集的火舌已经陡然从黑暗中钻了出来。

  “嚯嚯嚯嚯嚯。”

  郝文宝躲在树根下迅速扣动扳机,汉一型机枪独特的二…射声比麦德森更加低沉,使用德国原产尖头子弹射击时非常流畅,独特的内置缓冲簧将后座力减至最小,让他爱不释手。

  第一目标肯定就是守在门口的两挺重机枪和炮兵阵地,北洋重机枪使用的都是老式三脚架,既不便于移动也没有安装护盾,所以当郝文宝他们抢占了先机后,居然一下子就压住了重机枪和炮兵,动能强大的机枪子弹打在钢铁上叮当作响,扭曲四散,形成了更加可怕而无规则的金属散射流,克虏伯七生五野炮同样缺乏护盾,所以被弹开后立即扎入了那些触不及防的北洋炮兵身体里。

  死伤惨重的北洋机枪队和炮兵还没缓过神来,祠堂后面也响起了密集的射击和爆炸声,几个胆大的突击队员爬到了祠堂屋顶上,将手榴弹从上面扔到了重机枪阵地内,闪耀的火球中,没有机枪威胁的突击队纷纷跃起低头猛冲,片刻后祠堂旁边的炮兵阵地也已经是惨呼不断。

  炮兵们遭到屠杀的同时,从一个个民居中冲出的北洋步兵也损失惨重,当他们衣衫不整的冲出住所后立刻遭到了最可怕的进攻,即便没有机枪,也肯定会迎来密集的排枪,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些凌空飞舞,往往是几枚甚至是几十枚同时而至的手榴弹。

  整个村庄内都充斥着喊杀声、惨叫声、哀嚎声,因为hún乱,很多时候双方士兵几乎都是枪口对准枪口开火最后措手不及的北洋13标不得不放弃了对射,准备采用白刃战想依靠人数优势扳回劣势。这时轻机枪终于发挥出了优势,虽然无法和马克沁相比,但轻机枪的灵活性却在夜袭中完全体现出来,每当有北洋士兵被军官组织起来准备时,总会引来一阵密集的弹雨,而战前简单的战术命令也起到了良好效果,士兵们几乎就是跟着机枪跑,所以只要机枪朝某个地方开火,他们也肯定会顺着方向打出一排密集的弹雨。

  经历过武胜关后的杨秋已经完全明白,以德国样板建设的北洋在日俄战争后开始逐渐变味,尤其是随着大批留日士官回来后日军元素开始深深融入这支部队,所以他们几乎印象中的日军一样都是典型的步炮结合打法,有炮兵优势时这是一支可怕的部队,反之他们并不比湖北新军强多少。

  hún乱中的13标现在没有炮兵支援,又缺乏重机枪后只剩下了被切割打散的命运。

  杨秋扛着一挺汉一型机枪冲在最前面,hún乱的战场和喊杀声让他内心仿佛着了火般,战斗**完完全全被释放了出来,这一刻他完全忘记了后方再次开始积聚的阴云,忘记了北洋的压力,全身心融入在了战斗和杀戮中。

  没有人比他更习惯使用自动武器了,他手里的汉一型机枪似乎活了起来,子弹不停将北洋士兵打乱,然后由身后的步兵进行手榴弹强攻一团团火焰撕裂了黑暗,爆炸带起了破选飞旋割碎身体,飞溅的血ròu铺满了并不大的村子,仅剩不多的骑兵好不容易杀出一条血路后,13标开始跟着他们向北逃窜,急促的撤退铜哨让战场愈加hún乱。

  血腥随着逃窜开始向村外扩张,东边也终于开始微微泛白。

  。

  。<!--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