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九章 杀人不用刀 下
  

  0月26日傍晚,杨秋搭乘的火车姗姗开进了孝感车站,让张景良等人惊喜万分的是,除他和警卫连下车外,剩下两个营因为需要休整居然继续向后面新沟驶去。(看文字小说就到‘’)

  随着他抵达的消息传开,很多军官都想听他说说武胜关的详情,想知道关隘究竟是怎么丢的,可杨秋和警卫连对此都三缄其口,只说先要禀明武昌后再做决计。越是糊里糊涂的消息就越容易引发料想,武胜关丢失的消息已经恍如在每个人胸口都压上了块大石,所以等晚饭过后军营更是恍如炸开锅,士兵们聚在一起悄声嘀咕:“哥几个,你们说我们能盖住北洋吗?”

  “有什么挡不住的?不都是一颗脑袋两条腿,老子就算死也能咬下几块肉来!”

  “我看大伙还是小心着点,枪子不长眼睛,咱们也犯不着拼命。”

  “玛德,要我说都是那个张景良误事!要是他早两天让咱们去支援武胜关,又怎么会丢呢?人家杨司令带兵死守了六七天,听说死了好几千人,也算是难得了。”

  “是啊!要是早知道这样,老子干脆扒了衣服去右路军,起码也能痛痛快快打一仗!”

  “***张景良,还有那个孙武!就是他举荐这个王八蛋来的!”

  “对了,为何今日不见吴协统呢?他不是也在武胜关上吗?也没有说他死的消息啊!”

  “会不会在孝昌?杨司令不是说了吗,大军队停在了孝昌配合何协统呢。”

  张廷辅经过军营门口时,被这阵嘀咕引得停下了脚步。他也很奇怪,武胜关之前还好好地,怎么会说丢就丢了呢?何况他比士兵清楚,抵达孝昌的只有右路军两营,南下两营也都是右路军。吴兆麟呢?一协呢?总不成能都死绝了吧!想到这些他就隐隐觉得不对,难道杨秋借北洋之手把他们给一.。

  他已经不敢想下去了,但焦心吴兆麟和一协的安危·所以咬咬牙赶往火车站准备问个清楚,等抵达后忽然发现,杨秋和败军之将完全不合,换了身新军装,精神焕发也看不到任何颓色,正在煤油灯下写着什么·见到他眉头紧锁只得压下性子,和领路的雷猛站在边上耐心期待。(看文字小说就到‘’)

  静静期待的同时,他也在暗暗打量这位年轻得几乎不像话的司令,虽然右路军成立有投机取巧之嫌,但谁也不得否认后来几场仗打得干脆漂亮。并且他也是支持北进的军官之一,对京山刘氏兄弟被强行缴械的事情更是双手赞成,先不说缴了他们后增进了湖北全境光复,光是在北洋抵达前打失落一切不安本分因素就已经很成功了。何况一路拔萝卜似的收编下来还白白得了支军队,使得北洋入关后无法迅速绕过大洪山沿天门、汉川南下·对阳夏形成两面夹击之势!光这点就体现出这个年轻人的眼光比一般军官更加深邃。

  他这辈子酷爱兵法,要是没有吴兆麟和一协的事情,说肯定愿意和这位坐下来聊聊眼前的大战,可现在却没有任何心思,见到杨秋还没有抬头的意思·只得轻咳了一声。

  清脆的咳嗽声打断了杨秋的思绪,抬起头见到张廷辅也有些意外。

  平行世界里这位28岁的年轻党人军官也算是个小传奇了,父亲是光绪年间邯郸县最后一个贡生,自小对军事感兴趣,时常偷偷购买兵法阅读。性格刚毅、胸有大志、卓尔不群。后来他父亲没辙只好把他送到保定武备学堂念书。因为是独子,规定不允许参军及投考军事学堂,最后还费了好一番手脚才被录取。结业后分派到鄂军担负见习士官时加入了社,从棚目干到排长、连长·阳夏战争时期打响了名声后·成为和吴兆麟相当的军中砥柱,但最后却因为群英会事件进会和社的龌蹉被暗害在家中·不得不让人扼腕叹息。

  “清澄来了,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杨秋刚起身,性格耿直的张廷辅立刻追问道:“杨司令,下官是来问问武胜关究竟是怎么失守的?还有畏三他们为何不见踪影?”

  杨秋猜到吴兆麟没回来肯定会有料想,转身拿起刚才他写的工具交给张廷辅:“先看看这个。”

  这是一份详细的镇级军队改制、作战,火力配属以及训练的计划书,以前八镇也有过类似的工具,但却远没有这份那么详细。依照计划书中的放置,除把镇改为师外,还采取了三三制,即每个师细分为三个旅,每个旅下设三个团,依此类推直至排才分为九个班,每班总计1=。另外每个师还将编入四个自力单位,有炮团、工程营、辎重和首次见到的教导团,火力和步兵也划分很详细,旅团都有各自的炮队和机枪连、甚至班的装备都详细列出了详细清单。(看文字小说就到‘’)

  虽然没留过洋,但张廷辅眼光却不差,换做之前或许会视为珍宝,可现在他却没这个心思,焦急地追问道:“杨司令,如此详细地军队改制条例简直是下官平生仅见,可我还是想问问畏三的消息。”

  到这个时候杨秋也不隐瞒了,走到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前指着说道:“他去了大洪山汇合岳鹏,一协和我军停留在那边的9个营城市依照这份计划改编为国防军第一师,固守大洪山避免北洋绕进深入襄阳、天门等地,并且呵护孝感侧翼。畏三兄已经承诺出任副师长一职!”

  “畏三加入了右路军?”张廷辅愕然动了动嘴唇,似乎不敢相信,虽然刚来的时候何锡藩就和他说杨秋要求军队听他指挥,邓这么快就生变故还是让他心底不太舒服,他性子又直,刚开口要说话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声喝止,然后就是一串清脆的枪响!

  啪啪一.的枪声连成了密集的声线,张廷辅冲到窗口见到,黑黑暗不知从那里冲出来几十位身着左路军军装的士兵正在朝杨秋的警卫连开火。

  “敌袭!一¨。”

  “呵护司令!”

  还不等明白怎么回事,外面又接二连三传来嘶喊,紧接着哈坎和几位德国警卫就猛扑冲进了房间·不容分辩就将张廷辅按倒在地,还搜走了手枪。

  张廷辅更是纳闷,没想到杨秋身边还有洋人警卫,幸好及时喝止了砸向他的拳头,把他扶起来后杨秋才明知故问道:“是谁袭击我们?”

  “都穿戴左路军的衣服,天太黑没体例辩白面貌。”雷猛大喊了起来:“司令·你必须立刻退却!”

  “欠好了,快看一.!”一位警卫发现了外面的异状,顺着他的手指大家都看到,储蓄军粮和弹药的仓库标的目的忽然蹿起了火苗,张廷辅脸色陡然就变了,他清楚要是那边出意外,恐怕孝感就守不住了!

  杨秋瞥了眼火光,心底也不知道什么滋味,可既然做了就必须即刻控制局势·所以一边在哈坎等人的呵护下往外走,一边大喊道:“文彬!带人去救火,凡是有阻挡者格杀勿论。(看文字小说就到‘’)雷猛,给你十分钟清场。记住,留下几个活口!”

  获得命令后警卫连霎时酿成了另一支军队·几挺轻机枪被迅速架了起来,张景良派来的这些刺客根本不是敌手,很快就被逐步挤压到了死胡同里。

  杨秋离开的同时,突然从火车站传来的枪声也让孝感如同炸了窝的蜜蜂群,不明状况的士兵还以为北洋杀来了,纷繁向拿起枪冲出营房,就在这个当口储蓄了一万多将士的粮仓和军火库也冒起了火焰,由于事态慌忙谁也不知道该先消灭仇敌还是先救火。

  “来人!北洋打过来了!转过炮口·瞄准车站!”炮队里·张振臣激动地浑身颤栗,立刻指挥几门五生七山炮失落头·正昔时夜家要向车站开炮时,几个宪兵冲了过来大喊道:“住手,情况未明,不得乱动!”

  “草泥马的!北洋都打上门来了,还不让开炮!你们这些家伙肯定吃里扒外投靠了满鞑子!弟兄们,打!”张振臣已经完全疯了,知道要是再不开炮一旦让杨秋溜走,那就全完蛋了,所以立刻拔出向了宪兵。

  炮兵队的新兵很多都是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会党,很多人都认为武胜关失守是因为张景良不支援,所以被张振愤一激纷繁举起枪,顷刻间炮兵队内就咕亻乍一团,张振臣趁机跑到一门大炮前,猛然向火车站开出一炮!由于事出慌忙,炮弹偏差了很多,于是他又抱起第二枚炮弹准备继续开火,就在这时却忽然觉得脑后一凉。

  “大哥你该走了。”

  “小六砰!”

  混乱中,这位平行世界里因为化名混迹于民军中,在冯国璋进攻汉阳时叛敌,致使美娘山和扁担山接连失守,民军不得不退守无险可守的十里铺并最终致使全盘皆输,还让袁世凯白白获得汉阳枪炮厂的小人物最终还是瞪大眼睛歪着脑袋倒在了炮位上,临死前他手里死死抱着的第二枚炮弹的画面,更是成了这场战争的分水岭。

  炮响声让孝感变得愈加混乱,新兵们都以为北洋炮兵杀来了,又看到仓库开始着火,吓得撒开脚丫就往新沟标的目的逃窜,一路上还产生了数起军官阻止致使的流血事件。忽然从不远处耀起的火球也吓得哈坎浑身一颤,旁边的张廷辅已经急得满头热汗,求教杨秋:“司令,现在该怎么办?”

  “先不急,等搞清楚情况才能做出判断。(看文字小说就到‘’)”杨秋刚说完,雷猛就拖着几个浑身颤抖的家伙走了过来,根本不消费口水,张廷辅就已经认出了里面两人,脸色猛然阴沉斥:“我认得这两人,都是张景良的亲卫

  杨秋暗暗松口气,有了张廷辅的指证后面事情就好办了,于是立刻下令捉拿张景良。一百多警卫连士兵立刻以班为单位散开,一边大喊“不要慌,北洋没来。”等稳定人心的口号,一边迅速向大营冲去。

  口号声终于稍稍稳住了局势,很多原来的八镇老兵首先停止了忙乱,等杨秋带张廷辅赶到仓库时,邱文彬也已经抓住了纵火的罗家炎等人,正率领士兵们救火,但火势实在是太大了·最后也仅仅是救出部分军火弹药,其余几乎全被付之一炬。

  比及天快亮时,雷猛率领抓住了化妆准备逃走的张景良等人,自知必死的张景良还是挺有骨气的,见到杨秋立刻破口大骂,气得后来赶来的几位军官恨不得将他立刻枪毙。

  杨秋眼角也没扫这些“死人”·一举拿失落军中两大隐患才是最关键的,何况心里还恨不很多骂几声撇清关系,所以立刻阻止了他们:“诸位,现在最重要的是立刻稳定军心!粮秣和军械我会立刻禀明黎督运来,这几天内大家务需要团结一致,不要让北洋趁虚而入!”

  眼看杨秋开始摆设抚慰任务,然后又让人带张景良等人即刻回武昌向黎督述说,迅捷和果断的命令让忙慌乱逐渐平息了下来,军官们都把他当作了主心骨·旁边的张廷辅也有些头皮博些发麻。他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刚刚收编了吴兆麟和一协觌′在张景良就叛变了,致使他成了孝感前线的最高军官!

  “难道。”

  张廷辅看着被士兵拖走,一路上还对杨秋骂骂咧咧不竭叫嚣的张景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他性子耿直但又不傻,从现在看这事明显就和他没关系·但怎么解释种巧合呢?并且张景良是孙武指派来的,这事谁都知道,现在张景良叛变还烧毁粮秣,引发炸营,孙武哎!一口长气叹了出来,或许做个纯粹的军人才是最好选择。

  窗外的天色已经渐白,咨议局小会议室内的紧急会议也到了最后时刻,熬了一夜党人和军政府官员都有些发困·只有孙武依然精神奕奕·说道:“天快亮了,我想大家也应该有结果了吧?武胜关失守已经严重挫伤了军队的士气·幸好我早已让张景良在孝感摆设了防地,我认为现在必须对失守军官进行核办,才能杜绝失败溃逃之事!”

  蔡济民再次站了起来,不合意道:“北洋善战天下皆知,要是仅仅打了一次败仗就核办杨秋,将来谁还敢在统兵?何况他有功在先,为我们争取了那么多天时间,此事万万不成!”

  “有功就能遮盖失守溃逃的罪了?功过相抵原本就是错的!值此很是时刻就应该用很是手段,我赞成孙武对他革职核办的建议。”张振武瞪着眼睛起身亮相。

  “不可!且不说杨秋此刻还在孝感继续督战,就算是回来了,我们这样做也只会让将领们寒心!”

  “那倒未必,大战大治自古就有,唯有严查杨秋才能显示我军死战的决心。”

  “不可¨一。”

  见到熬了一夜居然还是不合重重,孙武冷冷扫过蔡济民等几位不支持核办杨秋的军官,干脆把难题交给了黎元洪:“都督,此事你来决定吧。切切要以军心为重!”

  最后这句让居正很不满意,他对孙武最近不竭排除异己的表示也很窝火,立刻说道:“黎督,此事干系重大,还是谨慎为上。”

  上次对汉阳的釜底抽薪致使人家先一法度走军队,已经让黎元洪升起了警觉,知道杨秋早就在提防他了,所以这些天也很后悔决定,可既然已经做了就必须做死!要不趁着这个机会除失落杨秋,恐怕他这个都督位子真会拱手让人,所以扫了眼居正,又看了看孙武后,强压疲倦直起了腰。

  这个动作让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他身上,蔡济民等人更是暗暗着急,以现在他的地位加上独揽大权的孙武,要真动杨秋哪怕是他们这些人说死了都没用,于是纷繁起身准备趁话还没出口相劝,就在这时,外面却陡然传来了叫嚣声。

  “武胜关没有败!黎督,武胜关没有败!”王安澜挥舞着一份报纸叫着冲进了会议室,大喊道:“都督,这是刚出来的报纸,昨夜有记者从武胜关率先回来了,说杨秋故布疑阵主动退却,用炸弹一举炸死了三千余北洋兵!”

  “真的?!”

  眼看就在最关键的时刻,却没想到传来了这个消息,会议室内马上炸开了锅,居正和蔡济民更是急得挤到扯过报纸,一眼就看到了硕大的头版题目。

  北洋猛攻、惨死三千!

  或许是受了杨秋爱用白话的影响,戴天仇这篇报导中完全用白话描述了几天来杨秋率部死守武胜关的惨烈,活灵活现描绘了那些为革命牺牲的英雄,尤其是最后主动退却,埋设**,一举坑杀三千北洋精锐,还炸断了入鄂道路更是被形容为了最成功的回马枪战术。

  房间内轰然欢呼了起来,先不说杀死几多北洋精锐,光是炸断道路,就可以为孝感拖住至少四五天时间!有了这四五天,自己这边完全可以完善孝感防地!

  满屋子沸腾的声音中,黎元洪却缓缓坐了下来,脸上也说不出是喜还是忧,毫无疑问!这份报导一出要是再严惩杨秋就不是普通惩办军官的事件,而是打压残杀革命英雄了!如此意外的战报,已经大出意外,并且先不发还武昌却让记者写出来,这自己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办他个延误战报的罪名?要是失利的战报倒也说得不过,但现在明显是胜势,稍稍延误和挠痒有什么区别?何况人家完全可以借口通讯不畅,道路难走来搪塞自己,想到这里他就心乱如麻,立刻扭向了同样满脸震惊的孙武,后者知道要是此刻不得稳住,恐怕就完全动不了杨秋了,连忙重重一拍桌子:“这个杨秋简直无法无天了!拖延战报已触犯军法,居然不遵命令主动弃守武胜关,此等卑鄙行径必须严惩。”

  他已经有些慌乱了,不得不强加上这些罪名,但还没等居正等人辩驳,军务处秘书唐子洪已经脸色僵白的走了进来:“孙部长¨一孝孝感急报,昨夜张景良携张彪之子张振臣等人策动叛变,暗害杨秋未果后就一¨烧失落了全部粮秣!”

  会议室内陡然恬静,而孙武更是身躯猛震重重跌坐在了椅子上,等扭头看向黎元洪时,射来的两道目光已经变得冰冷冰冷。

  就恍如在看一个死人!

  。

  ·(.)|为你提供<strong>辛亥大英雄</strong>下载,言情小说、玄幻小说、武侠小说、亿万先生官网等各类小说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