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四章 都不想干了
  汤芗铭揣着支票回到了海容舰,刚上甲板就看到如同一头老雄狮般站在甲板上凝立武昌的萨镇冰,心底有鬼连忙走上前去:“济武参见统制大人。”

  “回来了。”萨镇冰去却奇怪的没有任何表示,扫了眼他后问道:“东西都采办好了吗?”

  “都是些吃食,简单。”汤芗铭招呼水兵开始搬运补给品,自己则走到萨镇冰身边悄声说道:“卑职在租界遇上了黎督派来的人,他让我将这封信转交给您。”

  “这个宋卿,前几日才来了封信劝老夫反正,此刻又来,还真是有点出息了。”萨镇冰接过信后也不看,塞入口袋问道:“你此去可联络了济武?”

  有些事情汤芗铭知道瞒不过他,所以很干脆的说道:“济武的确带了信给卑职,不过我已经回他说,水师都是萨统制做主。”

  “我做主?你们能听我的便好。”萨镇冰登上飞桥,后面是包括刚抵达的海筹、海琛在内的由十三艘军舰组成的舰队,可他望着这支舰队却总有种心有余力不足的感觉。

  他已经在海军服役四十年了,北洋初创到大东沟的血雨腥风,一路走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波折,岂能不知道汤芗铭抢着去租界采办后面的事情。现在这支水师是他的全部希望,寄托了血洗大东沟耻辱的梦想!但还没等逐步壮大起来,就被拉来打内战,把炮口对准自己同胞,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吹着江风,萨镇冰叹了口气,一生的梦想、执着和忠诚难道都要化为泡影了?

  萨镇冰扭过头,望着身后的汤芗铭刚要说话,电报员急匆匆走了过来:“统制,载涛又发来了电报,要我们速速进攻切莫耽误良机,还说。”

  “说什么?”

  “说是再不进攻,便要撤换管带。”

  “撤管带?”萨镇冰苦笑一声,大清国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个载涛更加没胆量,连说撤换自己的勇气都没,自己故意在阳逻磨磨蹭蹭消极怠战,不就等把自己撤职,不趟这趟浑水了吗?!现在湖北光复,九江被锁,号称国内第一的北洋居然在武胜关被无名之辈杨秋打得灰头土脸,加上枯水期又快到来,水师已经一天天不利,要是两淮和南京也闹起来,恐怕还真是要糟糕了,看来还是要想其它办法打几炮应付然后避开再说,所以立刻说道:“回电,江面狭窄,龟山失守不利水师单独进攻,务速速让北洋赶来配合。”说完头也不回就钻入了船舱。

  见到他继续不战,汤芗铭心里暗暗高兴,立刻以送东西为名去找海筹舰找帮带黄钟瑛策划反正之事。

  徐世昌下了轿子,见到奕劻和那桐问道:“王爷,出了什么事?怎么又要召开内阁会?”

  奕劻撇撇胡子,嚷嚷道:“还不是萨镇冰!磨磨蹭蹭不进攻,荫昌又被堵在了武胜关外不得寸进,载沣气不过又要找我们消遣!”他这一路上,嚷嚷叫叫浑然不把身边的禁卫军士兵和几位其它大臣放在眼里,气的一贯看不上三人的载泽直吹胡子。

  走到大殿门口是,一抹金阳从琉璃瓦上折射刺了下徐世昌的眼睛,这光华实在是太美,只可惜这座庄严雄伟的紫禁城恐怕南方不能再乱了,今日也是时机抬出那个人来了!想到这里,立刻朝奕劻和那桐时刻个眼色,才迈步走了进去。

  大殿内载沣正是坐立不安手足无措,好不容易袁世凯开口,可死伤三千人了,荫昌居然还没拿下武胜关,听说北洋内已经闹闹哄哄,说要是再不撤掉他就不打了!这边还没杀入湖北呢,那边湖南焦达峰,陈作新党人和新军作乱,攻入长沙逐走了巡抚余诚格,成立湖南军政府,与武昌遥遥相望。

  如果仅仅是湖广也就算了,可前几天又是噩耗传来,接陕西急报,那里的新军联系了哥老会这等帮派也造反了,不仅杀死了西安将军文瑞,还屠杀旗兵数千,上万旗人家属或投井、或上吊,或集体自焚,死者数千,满城余下旗人也皆被那些冲入街巷的、乱党所杀,旗人死伤多达数万之众!

  紧接着九江又开始闹事,江西独立或许就在眼前,一连四地宣告独立,让他这位摄政王寝食难安,看着坐在龙椅上,头戴龙冠,满身明黄的儿子是恨不能他立刻长大,卸下这份快要把他熬干的重任,直到太监来报各大臣都抵达后,才勉强连忙收摄心神恢复了常态。

  还不等他说话呢,刚进入大殿的奕劻就直截了当的喊了起来:“禀皇上、摄政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刚刚接到电报,南昌南昌告急!”

  “什么!”这下载沣真的急了,火急火燎从冲到了奕劻面前:“此事当真?”

  “摄政王觉得这种事也可玩笑吗?”奕劻早看不顺眼载沣了,鼻孔一扭继续说道:“荫昌督军作战不利,袁世凯已经让北洋相助,他却还打不下区区,此刻阵前已经有军士叛变,湖南、陕西已借此暴乱,武汉乱党更是增至了四五万众,还请摄政王早作决断!”

  决断个屁啊!

  载沣恨不能抽这个鼻孔朝天的老家伙两耳光子,从开战起他就每天絮絮叨叨要自己让袁世凯出山,最近更是满大街宣扬南边战事不利,非重臣不得平定,现在让自己决断,不就是想给袁世凯捧臭脚嘛。

  奕劻不管怎么说都是王爷也动不了他,载沣只得寒着脸去问徐世昌,徐世昌不疾不徐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奏折呈上说道:“这是英国大使朱尔典倡议,美国大使、法国大使、德国大使及四国银行团,驻京公使团的倡议书,他们希望摄政王准许袁宫保出任总理大臣梳理军政,代皇上巡狩东南,打击乱党,恢复稳定。”

  载涛年轻气盛,见到徐世昌拿洋人来压他们,讥讽道:“偌大一个朝廷,莫非只有他姓袁的不可?我们这么多王公大臣就都成了酒囊饭袋了?按我说,直接让我率禁卫军和第一镇出战,就不信对付不了几个乱党!”

  “拿禁卫军去对付乱党,你臊不臊得慌?禁卫军南下了,京畿要地谁来拱卫?”奕劻反唇相讥:“现在武汉民军七,八万人,也只有袁宫保的北洋军能够对付,袁公之才,胜你载涛何止十倍!要是再不叫袁世凯出来总理湖北军事,时局将更不可收拾!

  刚才那句还四五万,转眼就七八万!善耄对奕劻这种眨眼间吹出几万人不折手段抬袁出来的方法实在是忍无可忍,怒斥道:“奕劻,亏你也是镶蓝旗爱爱新觉罗氏子孙,却去捧一个汉人奴才的臭脚!他袁宫保是有“才”,而且还是发了大财!听说回乡这几年可是肥得很,每年孝敬给你多少银子?值得你这么卖命?!”

  奕匡脑羞成怒,直指善耄怒骂说:“你是说老夫我受了袁世凯的贿赂罗?我敢打包票,我与他一清二白!你今天不说清楚,老夫与你没有个完!”

  善耄向来口不绕人,脸一扭冷冷道:“抓屎糊脸,欲盖弥彰!”

  “你!!”奕匡气得全身发抖,眼看是要上演全武行了,众人连忙拉开,载沣更是头疼欲裂,值得再问徐世昌是否真到了非袁世凯不行的地步。

  徐世昌老谋深算,知道此刻再给袁世凯说好话反而不好,假装沉吟片刻后说道:“湘,陕宣布独立,江西继九江之后南昌又生枝节,不管怎么说总该有个人出来统领大局才行。现在前方可战之兵,多为北洋旧部,荫昌统兵经验不足,军不成军队不成队,区区一个武胜关被搞得灰头土脸顾此失彼,实在不是统兵人才,要是摄政王要能找到一位取而代之调度有方的人,我看倒也未必请他出来。”

  “那就你徐世昌来!你也是北洋老人了,总可以镇住那些兵痞了吧?”善耆立刻跳出来建议,可还不等他说完,徐世昌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封折子,说道:“摄政王,世昌身为协理大臣,眼睁睁坐看鄂、湘、陕等地暴乱独立,现如今江西又陷不稳,说不定还会波及江浙苏一带,微臣实在是有愧皇上,所以今日特请辞官告老还乡。”

  还不等载沣等人明白过来了,奕劻和那桐也立刻弯腰低头:“微臣也请卸去重任,颐养天年。”

  载沣怎么也没想到,三人居然直接以辞职威胁来逼他做决定,气得浑身发抖,恨不能立刻让禁卫军将三人拉出午门斩首,善耆和载涛等人也是怒目相视,大有立刻打群架的架势。就在此时,殿外传来校尉的叫喊,禁卫军校尉不待抬头,就已经单膝跪地捧着一份电报急喊道:“禀皇上,湖北急报,昨日半夜,乱党纠集万余之众以大炮机枪开路襄阳,正在那里等待援兵的襄阳巡防道谢宝胜,刘韫玉等五营人马竭尽抵抗依然寡不敌众,损失战船34艘,大炮十余门,两千余将士被俘!枪弹损失无数,现乱党前锋已经向武胜关而去!”

  噗咚,载沣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吓得身后小皇帝猛然大哭了起来。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