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七十二章 同盟会的大腿

第七十二章 同盟会的大腿

  北面的“渔翁”手握雄兵稳待价而沽,南面的老狐狸看起被党人架空无权无势,可除非党人废掉他不然谁也动不了,有蔡济民和吴兆麟这些人在,八镇的实际控制权还在他手里。孙武等党人携首义大功气势正盛,占据大义起码能支撑到满清退位。

  至于自己杨秋凝立在窗口,望着大校场内还略显凌乱的新兵方阵,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因为他也正在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飞速壮大!

  经过一夜劝说,武胜关送回来的俘虏中有七百余人答应反正,两镇征召的首批三千新兵也全部完成。为保持部队本质,此次招募的全都是工农子弟兵,将那些党人最爱的会党、帮派和无业游民全部排除在外。和复杂的老部队相比,这些心性未定的年轻人才是这个团体的未来,他们从此刻起需要和反正士兵一起被打散接受一个月的强化训练,训练计划和方案均为他亲手编纂的新训练大纲,此外还需要反复接受思想教育,这些重要事情都将由萧安国亲手安排。

  何熙抢功后,岳鹏也不甘人后送来了好消息,先是连夜拦住正在回武昌的41标两营说服大半加入了右路军,然后马不停蹄赶往汉川强行收编了梁氏兄弟的义军,剔除不安分因素后将他们和41标老兵打散重新组建了三个营,目前已经和胡老三分开行动。

  摆在他面前的是最大难题不是襄阳等地的几个清军巡城营,而是京山的刘英!平行世界里刘英兄弟以鄂军政府副都督名义飞速壮大,横扫汉江两岸气势很盛,还参加了二次革命是党人死忠,能否不流血拿下来关系到是否能继续维护湖北的表面和平。

  宋子清还没那么快,沿江而上抵达重庆需要四天,再加上追赶入川鄂军怎么算也要到月底了。现在最让他揪心的就是军械,守着汉阳却没有足够军备,说出去或许会让人笑话。

  原本储备大概有九千支汉阳造,可岳鹏带走了三千至,下面校场也需要近四千支,何熙这回缴获的又都是弹药不通用的日本三十式步枪,等到北进中大量新招收的新兵回来,就要面临没枪可用的尴尬。弹药相比稍微好些,申树楷加大采购力度后暂时缓解了材料紧张的问题,尖头子弹的产量随着工人熟练开始逐步增加,工艺和质量也在苏洪生的亲自监督下得到了提高。经过几天试验后,昨日开始手榴弹进入了制造阶段。至于火炮就不想了,就算德国能再交付一批,也凑不出那么多炮兵来。

  现在何熙守武胜关,有雄关为屏机枪做辅,只要北洋继续出工不出力,继续镇守半月毫无问题。这就意味着最需要的时间在经过连续不断,甚至让人喘过不起来的部署后终于争到了。

  好好利用这段时间,快速拿下长江以北占据了湖北大半的地区,最好能按计划拿下重庆和广安,自己就有了个很好的根据地,如果德国那边可以早点回复并且完成交易的话,闭锁的未来就能透出一丝曙光!

  只是最终自己能将这个团体带上怎样的一条路呢?这点他还没有把握。北面虎视眈眈,老狐狸没多少容人雅量,孙武不会甘心被人摘走桃子,何况还有即将前来的黄兴和宋教仁这些大人物!不过他们现在恐怕也在头疼自己吧?

  杨秋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可以稍稍撬动天下大局,可他很快就放弃了继续幻想,放下窗帘拿起了构思良久的国防陆军士官速成班的计划。

  陆军士官速成班是民初时期很普遍的一种快速、大批量培养基层军官和技术兵的手段,部队扩大已经势不可挡,越来越大的基层军官缺口使得他不得不加速建立速成班。

  还好,比起两手空空起家,湖北的优势实在是太多了。培养过吴禄贞等军官,在全国都很有名气的湖北武备学堂就是最好的资源。由于武昌首义后学堂里的学生大都参加了革命,老师和教官在党人看来又属于旧军官体系,一时间全部断了生计。他得知后立刻让张文景以每人每月100大洋的高薪拉拢了大半,此刻这些人已经全部抵达了汉阳,被安排在正在新建的墨水湖七里庙驻地内,现在需要决定的是集中力量攻关那几个科目。

  指挥、炮兵、测绘、工程兵和战场医疗是目前最急需的,重机枪想开班也找不到教官,至于猎兵之类的更是提都别提,想了想后他还加上了个通讯和政务培训。

  通讯班将由海军营抽调来的无线电操作员来传授这门课程,而政务培训班不是为了眼前,他可不想一辈子被立宪派节制,只是这个班不能放在汉阳,否则被汤化龙知道肯定能猜到自己在着手撇开他们。等到他在国防陆军士官速成班筹办文件上签下字后,张文景恰好进来见到,眉头又深了几分:“司令,再这么折腾我可真没钱了!”

  张文景最近头发愁得长不出来了,首义夜的确是发了笔财,可最近花钱也和流水一样,饷银翻倍、部队扩编,新兵安家费、采购急需原料和刚刚开始的汉阳厂运作费,光这些就已经耗去了近三百万,如果特劳恩答应出售军火的话又是一大笔,钱袋子越瘪他这位后勤总管的压力逐渐增大。

  何况此刻完全是只投入不产出!

  北进才刚刚开始,后面还有面对精锐北洋的战斗,最乐观估计控制区赋税也要三四个月后才能收上来。海关这边也同样暂时收不到钱,洋人现在联合起来说要等到战争结束后才能重启海关厘金分配,所以这几天他做梦都再想挖个金娃娃。

  这番诉苦让杨秋也撑起了额头,除了赋税外,他现在就希望宋子清能尽快发来好消息,然后以重庆为基地向川西平原发展,那里是整个四川的精华所在。资中、内江的糖;泸州、宜宾的粮;更有堪比扬州的自流井盐区,平行世界里四川军阀1916年的总军费不过600万,可十年后就达到了骇人的4360万之巨!十年间增加了七倍几乎都靠自流井。除此之外还能想起的一笔大财就是成都藩库内的八百万库银,只是这些钱目前为止都很难拿到。

  德国会不会答应还未可知,自流井绕不开被党人控制已经独立的荣县,杀入成都还是绕不开袍哥和党人!想到这里,他也不免有些沮丧,为何道路怎么难走呢?自己是不是太心软了?直接和党人开战是不是个更好选择?为了直至目前都还没完全得到的正式名分,努力克制是不是太委屈了?

  “司令,汤议长来了,他还带来一位叫居正的人。”

  “居正!总算是回来了。”

  秉文敲开门,带来了居正和谭人凤终于从上海回来的消息。杨秋立刻将成堆的拨款文件塞回了抽屉,这位少数几位在湖北发展的同盟会大佬,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呢?

  当他步履稳稳走向会客厅时,居正也端着茶杯好奇望着大校场上正在接受训练的新兵,见到他们列成整齐的兵阵,每人都错开数米左右,正在练习刺刀拼杀,每出一刀还暴喝一声,其中好多士兵明明已经累得摇摇欲坠身形不稳,可却还在咬牙坚持,旁边督练的军官也不说休息,反而一个劲高喊“军人当以命令和服从为天职”“我们是国防军”“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为民为国苦练杀敌”这些激励话。

  可这幅热血激昂的画面却没让他感觉兴奋,反而有些茫然。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因为刚去了趟上海反而错过了最重要时刻,工程营的一声枪响让整个中国都快速旋转起来,作为同盟会的资深一员,首义能成功固然可喜,可是漩涡中心让人措手不及的变化却让他举足无措。

  其中最大变化就是杨秋的意外崛起,这位之前因为成为满清最后一位“忠勇巴图鲁”谤满天下的年轻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了革命先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了搞清楚这些,他也顾不得旅途劳顿,立刻让谭人凤去见黎元洪说服他正式接任都督后,自己则就拉着关系不错的汤化龙赶来汉阳大营,希望能亲眼见见杨秋。

  “辰华来晚了,还望居正先生,济武兄见谅。”

  听到声音居正连忙起身看去,只见到一位二十出头,样貌英武、身形硕长、军装笔挺的年轻人带着一位军官出现在了门口,随着两人进来一股扑面而来的硬朗军人气息竟让他微微一滞。

  汤化龙当然巴不得杨秋永远当个纯军人呢,亲昵的笑道:“辰华百忙中还能来见我等,应该为兄说句打搅才对。”

  “济武兄真会说话。”杨秋的眼角始终没离开过面前这位闻名遐迩,后半生还顶着反红顽固派头衔的男子,见到他微微错愕心底暗暗一笑,这位和此刻大部分党人一样,还未经受过民初动荡的政治洗礼,远没到宠辱不惊的地步。

  “在上海时就听遁初多次提及辰华,说你本领过人身手了得,没想到还精通练兵之道,让觉生羡慕得很呢。”

  “居正先生夸奖了,兄弟我可是正宗的红顶子巴图鲁,前几日还有人当街刺杀恨不能食我肉呢。”杨秋微微一笑,刚要招呼两人坐下,居正却忽然一鞠躬。

  杨秋有些惊诧,刚要伸手去扶他已经起身正色道:“先是在成都救遁初一命,又顺应大义揭竿而起,擒瑞澄、抓张彪、首战刘家庙、飞堵武胜关、在武昌群龙无首时为巩固革命成果争取了时间!此等功劳别说鞠一个躬,就算要居正三跪九叩也是应当的。”

  “居正先生过奖了,前日汉口誓师时我就说过,军人当服从命令保家卫国,只是。”杨秋心底暗暗觉得奇怪,这个居正把自己抬得这么高想干嘛?连忙朝汤化龙使了个眼色:“武昌那边黎督虽已通电全国,可却迟迟没有命令下来,兄弟心急这才不得不出手。”

  “是啊。”汤化龙趁机说道:“首义以来兵不操练,将不奉命,一些人还专横跋扈争权夺利,明知都督之位已定还心存侥幸,若非辰华主动出击恐怕哎!”听到他故意叹了口气,张文景听得暗暗好笑,谁不知道最想争权的就是他们这些立宪派了,要不是黎元洪这个总督位子还没完全定下,加上北进开始的大半个湖北民政权诱惑,恐怕也不会来捧右路军的大腿。

  杨秋也加火继续说道:“满清无道洋人横行,辰华生于湖北,自不希望家乡继续混沌,才顺应大义带领兄弟们投身革命,可如果继续这样将士们的心恐怕都要寒了。”

  两人的你一言我一句让居正暗暗皱眉。他虽然才回来,可也并非一点不了解这边的事情,孙武和张振武几人对黎元洪出任都督很不满,一直找机会想替换他,只是缺乏德望之辈才没有实施,所以两人这番话与其说是吐苦水,还不如说是在告诫都督会引发大变。

  居正当然不想换黎元洪,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湖北人,也不希望首义成功后还要看他人脸色,何况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小心思,那就是同盟会是否能重新领导群雄的地位!

  其实杨秋刚才的话也是故意在激起他心底这点火苗,平行世界里居正被汤化龙忽悠弄出了《武昌军政府组织条例》,这种加强都督实权排挤共进会和文学社的条例,除了他政治上还太稚嫩外,也有想借此让同盟会重获主动地意思。其实他最后差点就成功了,可惜黄兴不争气,兵败如山倒,导致了最后同盟会不得不远赴上海和湖北争夺国家话语权。所以见到他脸色阴晴不断,继续煽风道:“要是孙先生在国内就好了,这样我们就可以举他为大总统,由黎督出任兵马大元帅,再以湖北节制全国,号召有志之士揭竿而起彻底推翻满清,也省得别人总拿名不正言不顺来说三道四。”

  居正听得心口砰砰乱跳,故作冷静问道:“辰华要推举孙先生出任大总统?!”

  杨秋微微一笑,这次武昌首义几乎没有同盟会什么事,现在自己抛出这么大个甜头,居正再没经验也该能听懂,点点头:“除了孙先生外,天下还有谁能担此重任?若是有人想篡取哼哼!”故意冷笑两声:“先要问过兄弟我手上的几万条枪!”

  几万条枪?!张文景在旁边肚子都快抽经了,此刻右路军满打满算也不到一万支枪,到司令嘴里一转就成了几万,这速度比欧洲刚开始盛行的飞机都快了。不过他也真心佩服杨秋,只要能拖住居正,绑上同盟会这颗大树,让他担忧的右路军未来问题就等于全部解决,弄得好的话,或许还能成为中央直属军!

  居正更是心花怒放,黄花岗后孙文出走,黄兴灰心避居香港,使得同盟会势力衰退,逐渐失去了领导群雄的话语权。就比如这回武昌首义全都是文学社和共进会的功劳,现在连兵权都被他们控制,时间一长谁还愿意听同盟会的?本来同盟会内部就对分裂很不满意了,一直认为全国上下应该一个声音,现在湖北率先起义,而且还将南军精锐的八镇和21混成协全部收揽,使得同盟会更处于绝对弱势,这对于将来能否掌权有很大影响,所以杨秋现在等于抛来了天大的绣球!如果把杨秋和他的国防右路军拉到同盟会名下,这岂不是说!

  这回他的心真有些乱了,甚至想立刻和杨秋斩鸡头烧黄纸把他介绍入会,强压惊喜试探问道:“辰华,我听人说你好像没有加入任何党派,为何.要推举孙先生出任大总统?”

  杨秋摆出一副最狂热粉丝的架势,起身用力地挥手说道:“不瞒先生,辰华平生最敬佩就是孙先生为了推翻满清、振兴中华锲而不舍的精神,只可惜一直无缘相见,要是小子能知道先生现在何处,千山万水也必要追随。”

  “辰华真的想见孙先生?”

  “那是当然!辰华还想坐下来好好听孙先生的教诲,可惜听此刻满清还没被推翻,唯有我湖北率先光复,也不知道哎!是不是有机会了。”

  居正终于按耐不住心头激动,笑道:“辰华也不必可惜,孙先生已经从美国启程,他准备先去英法访问寻求支持,再有一段时间就该回来了,那时。”

  “这是真的吗?孙先生要回来了?”杨秋故作惊讶,打断后狠狠挥臂道:“太好了!只要先生回来,那我们就请他来湖北,九省通衢之地,正是统辖全国号令群雄的好地方!以我湖北的繁华,只要安稳住湖南和四川,必定能率先发起全国北伐,彻底推翻满清!”

  汤化龙在旁边听得眼睛里都是小星星,他对于争夺大总统什么的从未想过,可如果能把武昌定位全国首都!那岂不是说?连忙附和道:“辰华此言不错,既然革命了,就应该有些新气象!北方满鞑子余孽众多,不适合定都。武昌九省通衢,又是天下闻名的富足之地,还有汉阳军械产出,何愁大事不成!”

  杨秋心底暗笑,北洋不除,何来中央?但现在他确确实实要个大靠山,所以也激动地说道:“济武兄真知灼见!既然革命了,那么自该有一番新气象,既然孙先生正在回来,那么我觉得应该即刻通电全国,由黎督暂任天下兵马大元帅,节制全国革命力量,统筹规划以实现首义推动全国,并最终推翻满清的目标。”

  看到居正一个劲点头,汤化龙即刻拿出了自己让黄中凯起草的《武昌军政府组织条例》,杨秋看完后稍微冷了下,这个条例如果通过就预示着南面的老狐狸正式翻身!但他现在不能犹豫,所以借故提出要加入阳夏军政府分府和国防右路军的内容外,还建议改名为《中华民国湖北军政府组织条例》,这样更加名正言顺。

  居正自然愿意改这个名字,中国文人的地域观念根深蒂固,何况他还想借此抓住杨秋和他的右路军,让同盟会重掌全国话语权的好机会。

  等到三人商谈完后,居正想了想说道:“辰华,右路军和武昌那边互相不通实在不是办法,明日黎督便要举行祭天大典以告天下,恢复汉室江山,你可一定要来出席。”

  杨秋笑笑,瞅了眼陪坐的张文景,后者立刻将一份口供递了过去:“居正先生,议长,你们都是军政府的柱石,此事可要为我们司令做主啊,要是无法保证司令的安全右路军绝不过江!”

  汤化龙抢先接过翻看,等看完后心中更是大喜,这简直就是一份天大的厚礼!所以故意狠狠一拍桌子:“胡闹!简直是胡闹!如此卑劣行径与土匪青皮有何区别!”

  居正看完后也是暗暗皱眉,没想到这里面还有那么多事情,蒋翊武和张振武也是失策,怎么会任用金癞痢这种无赖呢?要是因为此事使得杨秋对同盟会也有了隔阂,之前的商议岂不是全白费了?所以也说道:“辰华放心,当日四川的事情遁初已经都和我说了,我同盟会必将还你一个清白公道。”

  杨秋微微一笑:“得先生保证,兄弟我总算可以扔掉满清狗贼的帽子了。只是这金癞痢假借革命名义肆意屠杀汉口百姓,破坏商户千余,实在是罪不可恕!一介帮派小混混,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还有炸药可用!不知道是谁给了他胆子和军械?”

  居正和汤化龙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口供就是份大礼,只要借此事堵住孙武和张振武等人的嘴巴,那么这份条例通过将毫无难度,所以立刻保证道:“辰华放心,你尽可过江,我和济武都可以身家性命担保再无此事。”

  “那兄弟就在这里等两位的消息了。”杨秋端起杯子又敬了一杯后,忽然嘴角一勾问道:“对了,还有一事要麻烦两位,现在我右路军军械奇缺,不知道。”

  “辰华明日自可派人去楚望台领取所需枪支军械,若是再有人阻拦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这件事来之前居正就已经想好了,说完后又故作为难道:“只是我也知道汉口是主战场,可武昌那边总得给黎督一个面子,辰华你这边是不是可以适当减少一些?”

  “先生都这么说了,杨秋哪有不遵从的道理。”说完,扭头正儿八经的说道:“文景,你一会派人取汉阳造1万支,子弹150万发,大炮30门、炮弹、火药和军需保障品若干。”杨秋佯装突然想起拍了下额头,看向汤化龙:“差点忘记了,还有30万军资和一百位熟练炮兵!”

  “哧。”

  汤化龙一口茶差点喷到居正脸上,可他现在需要杨秋,最后只能咬着牙答应等军政府彻底定下来后立刻拨款。

  推荐:穿越成为捕快‘临时工’,大侠倚剑行天下,李漠仗剑捉大侠!

  (,《天下第一神捕》)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