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六十三章 首战刘家庙
  灌满泥沙的草包厚厚堆砌形成半圈,只在正面中间露出一尺宽的空隙,形成了临时的炮兵掩体内,炮位后面被平整的挖出一个斜坡,这样一来需要更换阵地时,就可以迅速拉出大炮进行转移。

  十八门七生五克虏伯野战炮一字排开,每门炮后面都蹲着十几位炮兵,一些还拿着纸笔,倒不是炮位需要那么多人,而是司令部准备借这次难得的实战机会,让新炮手们更加直观的学习如何使用野战炮。

  姜泰按住军帽,来回在炮位之间穿梭,无论是新炮手提出多么奇怪的问题,他都会解答,还会亲自督导让新炮手们进行实战射击。

  起义第二天他受邀张文景和宋子清的邀请加入了右路军,开始也就是因为当初三营的事情憋口气,加上起义当夜士兵暴乱像他这样的军官很多都被逼褪下军装,成功后他们居然还要临时找都督、眼看清军杀来不思立刻清剿四周却急着分派权力,就觉得很没意思。刚才誓师他也在场,不管杨秋这人如何,有句话说的没错,军人没那么多屁话,大炮才是说话的家伙。

  过了江后他就立刻被任命为炮一营营长,十八门德国产克虏伯七生五野战炮让他乐跳了起来,要知道湖北新军中大都是五生七山炮,这种新式野炮也只有几门而已。

  才一天时间,这支躲在汉阳集训了两个月的队伍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同,他们纪律严明、执行命令毫无折扣,尤其是在对岸内斗不断,三镇也刚刚光复人心不稳时,司令一说打杨家庙,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开拔,果断干练得的令人折舌!光是这种军人说一不二的作风,让他对加入这个团体也多了份期待。

  “开炮!”

  随着他的大喝,十八枚炮弹穿梭而出,眨眼间对面的刘家庙火车站上方就已经腾起了数团黑红色的硝烟,大块大块的砖瓦在爆炸下飞卷而起。

  由于炮手不足,这次行动只投入了炮1营,可足足一个炮营也不是对面仓促逃出来的残军能抵挡的,不到几分钟刘家庙就陷入了浓黑的硝烟之中。

  临时指挥所内,岳鹏放下了望远镜:“司令,是不是该让步兵进攻了?这么轰下去……。”闪了眼旁边脸臭臭的张文景,笑道:“怕是文景脸要更黑了!”

  张文景能不脸黑嘛,他是后勤总长啊!自己这边现在最缺的就是炮弹,枪炮厂仓库里缴获的大部分都是五生七炮弹,储备的七生五炮弹总计就三千多。这倒好,杨秋居然还要求进行二十分钟火力覆盖,按照每分钟三发计算,也要消耗掉七百二十枚,要这样打的话空不等和北洋交手就先陷入有炮无弹的窘境中了。等会得找枪炮厂沟通下,问问全速开工一天能造多少炮弹。思索间,岳鹏撞了下他的肩膀:“对了,文景,刚才你那个捐款箱到底弄了多少?”

  想起那个特大号募捐箱,四周响起了一片窃笑声,别的不说,光是胡瑞霖“捐”的5万,节省点就可以养活右路军小半个月了。面对这个“无理”问题,张文景直接给了他个后脑勺,转身问道:“司令,你说黎督他们会不会提供支援?要是没有的话,靠枪炮厂难度很大。”

  “怎么会不支持,黎督是知兵之人,怎么会看不穿汉口最危险。”

  “那也难说,现在可不是黎督当家。”

  问题惹来了大家的议论,宋子清偷偷看了眼杨秋,他是想得到支援还是得不到支援呢?得到支援,两军自然会慢慢融合。可如果得不到?让滚刀肉过江无非就是要借他的嗓门和脾气,但这样一个人出马拿不到的可能比拿到还大!他难道会不知道?或许他就是希望两军出现些小裂痕,只要等大嘴巴失望回来宣扬一下是如何遭到刁难,这边刚打赢的士兵就会心生怨恨,这可比嘴巴宣传更好!兵就是这个样子,越是有外部压力就越团结,等时间一长……大家自然而然就拧在一起。

  细处方能显手段,这个人的心思似乎比之前又深沉了不少。

  杨秋似乎没看到宋子清的目光,他的心思都集中在这第一场仗上,虽然对手弱小可怜,可却决不能有闪失,哪怕是太大的伤亡都不可以有!所以才强行规定20分钟火力覆盖,只是……看着黑烟滚滚的刘家庙,他对民国初年只冒烟不发威的炮弹实在是“愤恨”无比,要换成后世黑索金装药的155毫米榴弹炮,别说18门了,1门就可以宣告刘家庙从此成为平地。

  炸药也要改进。杨秋在随身携带小本子记录了一笔后,扭头命令道:“重机枪进入战位,斜射掩护步兵,重点压制铁轨正面开阔地,轻机枪伴随步兵冲锋,冲锋时尽量散开,压低身体,互相之间要有掩护。”

  命令下达后,担任进攻的一团二营、二团一营和二营各三个机枪班,总计9挺马克沁机关枪迅速架到了炮兵前方,帆布弹带被迅速塞入了机枪。马克沁机枪特有的哒哒声从三面同时响起,从指挥所的方向看去,三挺马克沁互成犄角,以斜射方式对准了中央铁轨正面急速开火,密集的火点在刘家庙火车站正面拉出了三道死亡火线。

  只是……他玛德!机枪手居然全都把快慢机掰到了全自动连射上!火力是猛了,可子弹……张文景脸更黑了,就连杨秋也暗暗挠头。不过他没有阻止,毕竟这边现在能拉出来的全是靠两挺坏轻机枪操练出来的半吊子,需要不断喂子弹才能成熟起来,为了抓住这次难得的实战机会,他才狠心投入了9挺重机枪和30挺轻机枪。

  “大帅,是是德国赛电枪(国内早期马克沁的称呼)!”李襄麟总算有些见识,见到对方推出马克沁后头皮就猛然炸开,他怎么也没想到杨秋手上居然会有连八镇都没有装备的德造重机枪!可才喊了一句,索索的子弹就似暴雨般打在了充作掩体的火车头前,钢铁车身也挡不住如此猛烈地火力,眨眼间就变成了马蜂窝。

  “大炮,大炮对准机枪!”

  张彪眼睛都出血了,他也是大清朝钦封的“巴图鲁”绝非贪身怕死之辈,暴乱当夜他手下不是没有一拼之力,可总督府被破,瑞澄失踪后部队士气全失,他也无可奈何只好被亲信簇拥着,仓惶逃到这里,本以为仗着一营多残兵,又有好几挺机枪相助能支持到援兵抵达,可没想到杨秋手上有那么多大炮,还有北洋才开始装备的德国重机枪,要是早知道42标有这么强火力,他早坐火车北上汇合荫昌去了。

  此刻后悔也是晚了,三面都被围住只剩下沿江一面,这是明显要把自己全歼啊!所以不顾飞梭的子弹,跑到藏在房子里的四门五生七山炮后面,拔出刀指着对面的机枪班跳脚大喊。

  “轰。”四门山炮浑身一震,震荡的烟尘中炮弹径直落在了一个机枪班前方不远,炸起的烟团让岳鹏心里一抖。

  幸好炮弹还是远了些,而且五生七炮弹威力不大,所以机枪缓了一下后又开始嘶吼,此时姜泰也捕捉到了火光发出的位置,立刻下令六门炮调转对准那栋二层洋房。仅仅三轮房屋内张彪的炮兵就被掩埋起来,杨秋见状立刻一挥手:“一团三营的轻机枪班交替上去,掩护步兵进攻。”

  头次真正打仗的杭志早就按耐不住了,听到命令后立刻冲出了指挥所,对做预备队的三营暴喝几声,六个麦德森轻机枪班在重机枪的掩护下迅速向前跑去。

  轻机枪的优势终于显现了出来,一个机枪手,一个副机枪手就是一个机枪班,多编入一位副机枪手则是为了将来扩编机枪手考虑,轻便且移动迅速的轻机枪很快就抵达位置,抢过了重机枪班的掩护任务。

  在杨秋记录要为重机枪安装脚架小轮车的同时,二团一营的战士们也已经跳出了掩体,散开后向正面突击,从士兵们奔跑时的姿势来看,湖北新军到底是新式部队,加上现在都是受训多年,强化了两月的老兵,所以士兵们大都能娴熟的压低身子跑之字,步兵线散得也比较开,跑上一段后就会卧倒为后面的战友作掩护。

  开始时以连为单位冲锋,以哨声为号,跑到400米左右散开改班编组,迅速卧倒匍匐推枪前进,这个距离上没有光学瞄准镜连杨秋都很难打准匍匐前进的敌人。等到爬行约百米后,随行的轻机枪率先散开依托石堆或者树木开火,剩下步兵继续爬行,等到120米距离后哨声猛然尖锐,大家才跃起发动冲锋。

  交叠冲锋的士兵很快就抵达了车站正面,由于刘家庙是一个乡镇,地势开阔易守难攻,所以即使有机枪掩护还是能看到不时有士兵中弹倒下。

  投入步兵意味着争夺进入了白热化,机枪此时为了避免误伤也不敢随意开火。

  杨秋皱了皱眉,新军总体实力不错,战术跑位也算比较到位,但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步兵线还是结构太紧,士兵们因为紧张冲锋时总有停顿,步炮结合上做得也很不好,机枪手更是全无经验,没有很好抓住机会为步兵突击提供很好掩护。

  但这些都不是杨秋头疼的,最头疼是士兵大都有个很坏的习惯!那就是在打完一枪重新退弹上膛时,总是习惯性压下枪口,而不像欧洲熟练士兵那样抵着肩膀,一边动作一边寻找下个目标,可别小看这个这么点空隙时间,面对精锐士兵时足以被秒杀几遍!

  “守住,守住!”

  眼看对面的步兵上来了,张彪心里更急,拔出军刀一遍遍大喊稳住阵地,可对手机枪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暴雨般的子弹一遍遍从阵地前扫过,吓得很多士兵都不敢抬头查看。

  “谁敢跑,格杀勿论!”眼看一个士兵转身想逃,张彪怒从心起抓起军刀狠狠一刀,竟将这个士兵劈成了两半,这种行为是时代造成的,就连首义当夜黎元洪都劈死一人来壮胆。喷涌的鲜血和内脏吓得剩下士兵浑身哆嗦,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子弹开枪。

  “进大楼!”打头阵的柯韶带领一个连终于冲入了车站,见到正面有大量躲在战壕里的敌人,立刻冲入了旁边一幢房子,没等冲上二楼就看到几个敌人端着枪冲了上来,连忙举枪就射。

  一阵排枪过去后,几个张彪的亲卫倒在了血泊中,他又立刻带战士抢占了二楼制高点,架起一挺麦德森轻机枪从下往上对敌人阵地一通猛扫,居高临下轻机枪的威力被完全释放出来,不时有敌军士兵被从头顶打来的子弹击中。

  李襄麟也知道现在是拼命地时候了,见到楼顶被占立刻大喊一声跟我上后,带着一个亲卫队向小楼冲去。就在此时,张彪也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设伏在右侧的一个马队忽然冲了出来,向正面冲锋的二团一营直奔而来,铁蹄翻滚中二十几位猝不及防的一营士兵直接被雪亮的马刀挑断了脖子。

  “机枪?机枪呢!”

  鲜血喷洒和头颅落地的画面让张文景眼睛都红了,要知道二团一营原来是他带领的二营,所以不顾杨秋还在边上就大喊了起来,身边观战的宋子清连忙拉住了他,说道:“已经上去了。”

  顺着宋子清的手指,大家都看到一营的两个重机枪班终于抵达了预定的掩护点,两挺马克沁机枪稍事调整后就洒出了无数子弹,身后紧随来几位扛着弹药箱的辎重兵更是助涨了机枪的威力。此时三营的轻机枪班也看到了马队带来的危险,紧张下六挺麦德森也把全部枪口都转了过来。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是无法想象2挺每分钟可以打出600发子弹的重机枪外加6挺轻机枪全速射击有多么可怕,机枪手只需要死死扣住扳机,压住颤抖的把手保持平稳然后稍稍左右晃一下机枪,正面就会出现一片密集的弹雨。

  尤其是重机枪,装弹手根本不需要反复往机枪里塞子弹,只要将两个帆布弹带接口处的锁扣一锁,弹带就可以一直延伸下去,而且水冷式也不用担忧枪管太烫,除非是卡壳或者子弹没了,要不然就可以一直打下去。

  正是因为这种可怕,机枪大阵组成的斜线交叉火力就像是一阵狂卷而过的飓风,仅仅几分钟一百余骑兵马队就被打得抱头鼠窜,留下了满地的血肉。

  马队的悲惨却让李襄麟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由于机枪少了一大半,所以很顺利的带队冲入了被抢占的小楼。

  “堵住他们!”

  见到楼梯下来了很多清军,柯韶一边组织大家堵住,一边向远处挥了挥手,解决完马队的重机枪手见到了楼顶的手势后,立刻又向大楼泼洒起了子弹。厚厚的青砖和石板虽然挡住了大部分子弹,但还是有部分从大门和窗口钻了进去,张彪的亲卫队顿时死伤惨重,最后李襄麟不得不又从后面退了出来。

  眼看正面冲上来的对手越来越多,张彪的心不断下沉,此时噩耗又从其它两个方向传来,中路和左翼也分别被敌人凶猛的火力撕开,尤其是驻守在中路的巡城营更是一触即溃,使得不大的刘家庙地区到处是狼狈逃窜的败兵。

  “大人,江上江上!”

  亲卫的提醒下,张彪只见到三艘悬挂着龙旗的水师炮舰缓缓靠了过来,顿时高兴地跳了起来:“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打信号,告诉水师轰这里!其它人跟我去江边!”

  早已军心全无的士兵得到命令后立刻撒开脚丫子向江边跑,都希望能早点躲到舰炮射程内,可谁也没想到,冰冷的钢板后面,悠闲摸着胡子的王光雄对娃娃脸秉文眨了眨眼睛。

  “炮口降三寸。”

  ---

  ---

  ps:大家知道什么是码字的最大障碍吗?那就是刚开始学小提琴的小河马,每天和“电锯”般的音乐对抗一小时,河马才知道什么是悲哀!

  。

  。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