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六十二章 雷猛求援
  “连长。”

  武昌码头通往咨议局的官道上走着几位士兵,他们背着步枪、胳膊佩戴着全新的飞虎徽章,走几步就扭头看几眼,眼神里更似有无尽幽怨。

  “弟兄们都去刘家庙了,咱们跑来这里干吗?”

  “来执行命令!”烈日下,雷猛额头上青烟袅袅,一路上双手都放在了m1911枪柄上,对这件事他也早就是满肚子火气,要不是司令亲自命令他肯定开骂了,现在士兵这样说不更加火上浇油嘛!

  “快看,海军营出动了!”

  虽然极不想看,可雷猛还是禁不住诱惑偷偷看了眼,只见到海军营的楚豫、楚谦三舰正带着其它几艘小炮艇一路吞吐黑烟从鹦鹉洲绕到了扬子江上,向下游的刘家庙杀去。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看看你们像什么样子!别给司令和我们右路军丢脸!”雷猛借题发挥:“快点办完事,说不定回去还能捞上抓张彪!”

  “什么人。”还不等雷连长训完,几个端着枪的士兵迎面而来。

  原本就是一个战壕里吃饭的兄弟,所以雷猛倒也客客气气拱手道:“诸位兄弟,在下右路军警卫队队正(对外暂用原有编制名称)雷猛,奉司令命来见大都督有要事相商。”

  “右路军?”

  几个拦路的士兵你看我我看你,昨天傍晚起对面出了个右路军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武昌城,这还没消停呢,人家就派人杀上门来,一想到这个自封的称号士兵们就哈哈大笑:“什么右路军司令,不就是满鞑子的巴图鲁走狗吗?走吧,黎督很忙,没空见你们。”

  真要不见也就算了,可听这几个家伙语出嘲笑,早已满肚子火气的雷猛也学杨大司令厉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既然身穿军装、手持钢枪,难道不懂军中的规矩吗!”

  他天生一副大嗓门,模样也凶神恶煞,还真把拦路的士兵给镇住了,见到对方不敢再说话,更是得意骂道:“革命了,就可以把军规都忘了吗?!右路军到底算不算,岂是你们说了算的!老子可没闲工夫和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一会还要去打刘家庙呢!”

  “哼!下次见到长官记得要先敬礼!”雷猛冷哼一声,迈着正步斜瞪了眼士兵,才大摇大摆的带着自己人继续往前走去。

  几个老兵看着对方军装整洁,崭新的飞虎臂章和整齐划一特有的军人步伐,又看看自己因为这几天没个消停后留下的满身皱褶,心底叹了口气跟随了上去。

  一路走来,越来越多的士兵见到了雷猛一行,等到了咨议局后四周已经围拢了不下百人,士兵们指指点点,既有对右路军不屑的,也有对飞虎臂章的好奇。雷猛可不管这些,人越多他越是来劲,到了门口后更是扯着嗓子大喊道:“右路军队官雷猛,奉命求见黎督!”

  汤化龙和吴兆麟等人正在会议室开会,由于黎元洪还被羁押在楼上不吃不喝,大家正焦急万分,所以这一嗓子直接勾起了大家的心火,顿时呼啦啦全都冲到了外面。

  “谁在这里喧哗?不知道正在开会吗?”外间的李西屏第一个冲了出来,见到后也不询问就大声斥责,这下可把雷猛惹毛了,出来个平级的队官训斥自己也就算了,连根毛都没有的军校生就敢对军官大呼小叫,这还成什么体统!

  “滚蛋!”

  滚刀肉直接把手指头点到了李西屏脸上,唾沫横飞:“你是什么人?老子是来见鄂督的!你个没毛的军校生也敢对军官大呼小叫,是不是没有军规了?没有王法了!”

  李西屏到底是军校生,接受的是正规军队训练,一时竟被骂得说不出话来,四周看热闹的士兵中有不少是正目以上的军官,他们对这个随意进出咨议局的军校生早就不满了,纷纷嚷道:“我就说嘛,革命了也不能没大没小啊,军校生都敢吆五喝六了,要都这样,我们这些人将来还怎么统领士兵!”

  “对,我们打下了武昌,到让一些毛还没长齐的抢了功劳。”

  “骂得好,军校生就该回军校安心读书,免得满鞑子笑我们无人!”

  四周的哄笑让李西屏脸上挂不住了,伸手就要去摸枪,早就在防着他的雷猛猛然暴喝:“你敢!对长官拔枪者,格杀勿论!”

  连长发话了,跟在身后的士兵立刻举枪对准了李西屏,旁边围观的士兵也没想到情势会急转直下拔枪相向,本来也想举枪,但枪到了手上才发现人家的话句句在理,学校生企图杀害队官,放到哪里说都是死罪,所以举到一半的枪又放了下来。

  “住手。”

  眼看就要闹成流血冲突时,吴兆麟和汤化龙等人赶到了,雷猛认识吴兆麟,见到他后立刻一抬手,士兵收枪立正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让在场的军官都眼睛一亮。

  雷猛先是一敬礼,然后自来熟道:“吴大哥,我是来见黎督的,这位是。”

  “哦,这位是咨议局的汤议长,这位是张。”

  雷猛连眼角都没瞅张振武等几位党人,冲到汤化龙面前敬礼道:“右路军队官雷猛,见过议长大人。”汤化龙已经从胡瑞霖那里得知杨秋示好,但没想到这块滚刀肉居然也如此识趣,顿时也大感脸上有光,摆谱问道:“何事要举枪相向?这里是咨议局,为何喧哗?”

  雷大滚刀肉本来就是颠倒黑白的主,察言观色更是麻利,见到汤化龙语气维护自己,立刻将李西屏说成了无故阻拦军情大事,又企图拔枪谋杀军官的“没毛兵痞”,添油加醋、火上浇油!就差没说他是满鞑子混入人民内部的汉奸了,由于此刻李西屏手还按在枪柄上呢,更是坐实了谋刺长官的事情,直让四周那些围观的将士憋得脸红耳赤。

  吴兆麟看了眼已经气得浑身发抖的李西屏,心底暗暗一叹气,他才不相信这些话是滚刀肉自己想出来的,何况人家还句句扣住了大帽子。

  汤化龙早就看不顺眼这些“暴发户”了,尤其是那天李西屏代签安民告示的事情实在是无法无天,一个军校生就敢在那么多大员面前放肆!长此以往,他这位议长还怎么树立权威,所以立刻扭头对吴兆麟说道:“畏三,这是军中的事情,我不管。”

  吴兆麟这两天肚子里也是憋着团火,首义时大家还听他的,打下了武昌城后却个个好像开国元勋似的桀骜不驯,操也不出,灯也不熄,所以指着李西屏就大喊道:“来人,下了他的枪,禁闭三天!”

  张振武在旁边一听就急了,李西屏是他看好的年轻人,立刻跳出来说道:“凭什么相信他一面之词?一个满清走狗的狗腿子,就能冤枉革命好同志吗?”

  “你是谁?”雷猛牛眼一瞪:“怎么没见过?职位?军衔?”

  黎元洪都还没正式登上都督职位呢,张振武自然也还没有正式的名分,加上他又不是军中的人,所以这句话倒把他问得一愣,连忙斥道:“我叫张振武,是革命委员会的。”

  还没说完呢,早已听杨秋交代过此人的雷猛立刻打断道:“我管你是什么,先问问他们。”手指一扫四周的士兵:“什么叫军规重如山!”

  说完就不再理他们,扭头对汤化龙说道:“议长大人,我是奉杨司令的命令来见黎督有要事禀报的。”

  “什么杨司令,谁封的?自说自话!”被噎得差点没背过去的张振武眼睁睁看着李西屏被士兵带走早已火冒三丈,此刻听到杨秋的名字更是开口骂道:“他在四川杀我们同志的事情还没算呢!”

  “黎督封的!你有意见?再说了,要是你们这些“同志”为了个拦路抢劫的地痞,就躲在街角里暗杀偷袭士兵,别说司令了,老子也会先宰了再说!”雷猛故意把同志两字咬得极重,又大声道出了王天杰为何会被杀的真相,顿时让四周的士兵全都惊讶起来。

  “玛德,躲在角落里暗杀,这要是我也会下手。”

  “我说呢,原来杨大人是为了自保。”

  吴兆麟知道雷猛就是杨秋故意派来的滚刀肉,要是再闹下去估计军心更乱了,连忙岔开道:“雷兄弟,这事都是误会,现在大家都是同志,杨司令都不追究了,你也消消火算了。”

  汤化龙也不想事情太糟,毕竟还需要这些人挡住清军呢,何况人家也真打下了汉阳和汉口两地,加上昨天自己这边告示刚出,那边也立马跟上,右军司令的名分抹都抹不掉,所以也说道:“雷队长,黎督正在休息,有什么事你和我说也一样。”

  “议长大人,这个别怪我多嘴,司令交代一定要亲口对黎督说,卑职也是没办法。”

  没想到杨秋居然能把这块滚刀肉调教成如此模样,汤化龙只能用眼睛去询问吴兆麟,后者想想觉得杨秋应该没道理来杀黎元洪,说道:“走吧,我带你去见黎督。”

  张振武虽然不甘心就那么让雷猛见黎元洪,可右路军告示早已满天下都是,甚至全国通电都发了,黎元洪的大都督之名也摘不掉,最后也只能一咬牙跟了上去。

  二楼窗口,说是保护实则被软禁的黎元洪早已看到了这一幕,见雷猛把几个党人训斥的脸红耳赤无话可说,也是微微一笑,这才重新坐好脸再次苦了下来。

  “右路军队官雷猛参见黎督!”

  雷猛腰比刚才更直了,自被软禁后就没说过话的黎元洪见到他也是首次张开金口笑道:“我记得你,42标头号滚刀肉呵呵,都成队官了,不错不错!”

  “那都是都督大人栽培,司令赏识。”听到黎元洪夸奖自己,雷猛也摸着后脑勺傻笑了起来,张振武见到黎元洪居然为了这个混人开口说话,心底更是暗恨。

  “杨秋他。”

  “禀黎督,司令已经带领我们光复了汉阳和汉口,还抓住了瑞澄,现在已经收押牢中,正等您过江看怎么办呢。”雷猛虽是混人,但刚才进来时看到岗哨重重,也知道黎元洪这是被软禁了,立刻瞪起牛眼,环视四周已经被消息惊呆而色变的众人,狠狠说道:“黎督,要是你想现在过江,雷猛可以保护您!”

  这句话可把吴兆麟和汤化龙等人吓坏了,之前听说杨秋已经抓到了瑞澄就够惊讶了,没想到他还想强行带黎元洪过江!这可是大事,万一真被带过江去,这边恐怕立刻就会四分五裂,等到清军一来大家都是死无全尸。

  黎元洪也知道此刻自己即使想走也不可能走,挥手笑道:“你想多了,这几日我实在是有些忙,他们这是怕别人来打搅我休息。”

  听到黎元洪这么说,就连张振武都松了口气,雷猛还是不信大声说道:“黎督,杨司令让我转告您,您是他的上司,一日是,一辈子便是!吾辈身为军人,既然选择穿军装扛枪,就没那么多矫情,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他说,即使那天您不穿军装了,也是他的老上司!”

  不管这些话里有多少虚词,黎元洪还是听得心头一暖,笑道:“难为此刻他还能想到我。”

  “司令说了,若是没有当日黎督举荐之功,也无司令他今日光复两镇的成功,所以出来前还让我问候您!哦,对了。”雷猛立刻从怀里摸出一个红布包,当着众人的面缓缓打开后,一只全新的m1911手枪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说道:“司令说,上次黎督您在会中说喜欢这种枪,所以特别找来苏洪生师傅订造了一把,让我带过来交给您。”

  杨秋的两把新式手枪早已传遍三镇,刚才见到雷猛别着两把就有很多士兵心生羡慕,此刻看到这把枪明显修饰过的精美手枪,也是暗咽口水。

  黎元洪缓缓拿起枪,把玩了两下后忽然看到握手护木上还刻着一行小字,连忙眯起了眼睛,旁边汤化龙也凑了过来,一字念道:“中华第一督”!

  “这个杨秋,胡闹。”黎元洪嘴上说胡闹,可枪却没有放下的意思,反而似极为喜欢,比划两下后刚要说话,就听到对岸陡然传来一阵激烈的炮声。

  汤化龙就没打过仗,听到炮响吓得浑身一颤,张振武也是脸色煞白,只有吴兆麟还算镇定,大喊问道:“怎么回事?谁在打炮?”

  “打响了,打响了!”就在所有人紧张不安时,雷猛却箭步冲到了窗口,像个孩子般跳着叫着兴奋起来,那些留在楼下的警卫连士兵也高兴地击掌相庆。

  黎元洪立刻走到窗边,见到刘家庙方向黑烟四起顿时明白了,指着那边问道:“雷猛,这是。”

  “禀黎督,为了庆贺黎督上任也为扫荡四野、防止清狗里应外合,司令已经亲率42标全体兄弟攻打刘家庙,今日定要歼灭张彪残部,解汉口之危!”

  攻打刘家庙?!

  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昨日得知张彪盘踞刘家庙后就一直被视为心腹之患,刚才还有人建议大军应该立刻过江打掉他,只是因为军心不稳,又找不出一个适合的统帅所以才没动手,却没想到那边杨秋竟然毫不犹豫投入全部重兵杀了过去,此等决心实在是让人咋舌。

  汤化龙看着炮火脸色却不是很好,自己这边还没点章法,那边杨秋不仅把最富庶的汉口揽入了怀里,最重要的海关大楼上都插上了飞虎旗!还把枪炮厂这个庞然大物直接放进了口袋,先不说海关每年就有近300万的进项!光这个汉阳枪炮厂可不是一墙之隔被盛宣怀折腾的欠款无数、受日本人摆布的炼钢厂,那是完完全全的大清帝国的财产,算钱的话起码值几百万!现在他趁自己这边不稳又去攻打刘家庙,要是再被侥幸赢了,简直就是名利双收!

  三镇之内谁还能和他平起平坐?

  黎元洪从硝烟中收回了目光,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问道:“雷猛,你刚才说有事找我?就是这事?”

  “还有一事。”雷猛从兜里摸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清单:“黎督,司令已经得到了确切的情报,满鞑子已让荫昌为统兵,带领北洋军两镇三协,河南巡城52标为先锋正在星夜赶来,萨总制的水师也已经从上海启程赶来!”

  不等众人消化完这个骇人的消息,雷猛已经继续火急火燎道:“黎督您是最清楚的,我们42标兵力不足,大炮等重械更是严重缺少,汉口又肯定是主战场,所以司令希望能黎督能看在对面百万汉口百姓的份上,拨付100万军资、2万支步枪、200万颗子弹、100门大炮和炮弹急用,再调五千精兵入右路军,以保卫汉口!”

  什么!

  两镇、三协再加水师!大家还没缓过神来了呢,这边张口就是100万军资、2万支步枪、200万颗子弹、100门大炮和五千精兵!

  别说汤化龙和张振武了,连吴兆麟都跳了起来,楚望台是有储备,但也仅有五万余支步枪,其中万余还是北洋淘汰下来的日本三十式步枪,大炮也只有120门。何况自己还没捂热呢,就要被先拿走一半!而且之前打下藩库后大家才知道,瑞澄早就把刚收上来的秋税秘密转走了,现在只剩下不到80万现银,可杨秋倒好,张嘴就是100万!

  这明显就是挟寇自重,太无耻了!

  黎元洪皱皱眉,对杨秋这么大胃口也有些不满,但如果情报是真的,真有那么多北洋军来恐怕这点军械还不够!而且42标也的确是太薄弱了,从军事来看汉口和汉阳又是首当其冲,首义大都督虽然能流芳千古,但他更不想死,如果不尽快修建些防御工事就真麻烦了,所以想了想后写下了几个字交给雷猛,刚要叮嘱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军械,不能动!”

  .

  .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