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十八章 整编
  走在龟山脚下的僻静小路上,申树楷胸口仿佛被塞进了七八面大鼓咚咚乱跳,尤其是见到带路士兵竟然一头扎入了夯道,更是吓得脸色发青。等步入夯道才发现这原来是个隐秘的军火库,先看到的就是成堆成堆的长条状木箱,然后是木箱中央那个正举着一支汉阳造的步枪的熟悉背影,旁边萧安国和另一位军官笑谈甚欢,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巧合,当他刚迈入库房,背影猛然一转枪口直指过来。

  见到枪口忽然对准自己,申树楷吓得双膝一软差点跪倒,豆大的汗珠一滴滴从两鬓落下。杨秋也早就满肚子怒火,如果不是现在手上实在没有金融人才,他这一枪肯定是打出去了,但现在也只能暂时忍下冲动,假意飞速收回枪笑道:“申大哥?没吓着你吧?呵呵,一时兴起都忘记你要来了。”说完还飞速一拉枪栓,丢给张文景笑道:“别怕,这枪没子弹。”

  张文景接过枪重新放回了木箱后笑道:“久闻申经理大名,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对了这些兵痞没吓唬您吧?”

  “没有,他们待我甚好。”申树楷已经是全身发抖,刚才面对枪口才终于明白乱世是真的来了,想好的说辞到了嘴边也全被枪口给堵了回去。

  “刚才听董掌柜说,船已经到了谌家叽下游?”杨秋背过手扫了眼他,问道:“要不要我派人去迎接一下?”

  “不用,不用。我来前已经命他们立刻赶来,应该马上就可以到。”申树楷连忙摆手,哆哆嗦嗦从怀里摸出了保存许久的花旗银行存单:“我已经按照大人的吩咐,以您的名义将钱全部存入了美国花旗银行,我见这次交易中德国大使甚为满意,恰好他们手上又有存货,就先采购了18门七生五山炮,只可惜没有买到炮弹。”

  杨秋接过存折扫了眼故意问道:“不是说好的四六分成吗?怎么。”

  “此次生意能成全都是大人的功劳,树楷怎么还有脸分红。”申树楷低着头哆哆嗦嗦,明显是吓坏了,哪还敢提分红的事情。萧安国在旁边听到他居然提前买了18门大炮,一下子脸色好了很多。可张文景却偷偷瞄了眼脸色平静,背后双拳却越握越紧的杨秋,这个动作其实已经将这位因为将分号开到日本和南洋而名燥全国的人物的命运已经定格。

  这个申树楷或许在金融上是个人物,可惜在政治上却是不折不扣的白痴。他以为提前买大炮就能邀功逃过一劫,以为能换来保命机会?殊不知越是这样越是让人觉得他早有预谋,即使随便说几句编个瞎话或许还能比此刻好一些。只看他的模样也能知道晋商时代结束了!这些发迹于明末清初的山西,习惯了左右逢源的人物终于走到了终点。偏偏是面前这位还没有明白,应该说到目前为止这个国家的商人群体都没有明白即将发生什么!这是个决不能站错队的动荡时代,就和历朝历代开国前的乱世一样,要么你就赌一把,即使是刀山火海也不能皱眉,要么你就干脆别插手!哪怕是天大的财富也绝不沾不手。不过话说回来,这些商人那个不是这样呢?从胡雪岩到盛宣怀,无不自以为是上下其手,可结果呢?

  只是目前这个人还是需要的,毕竟自己能管钱却无法让钱生钱,一旦等到自己这边站住脚跟,就需要巨量的资金投入,需要有专门的人来整合控制区的每个铜板,而这些都是自己办不到的。但可以肯定即便申树楷能在金融上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体系,只要等到继任者成熟起来后他也肯定是完了!因为昨天的杨秋和今日已经完全是两个人,现在这个时候别说他,就连自己也不能再有第二次抉择,这条路再难也必须走下去。

  杨秋的拳头张了又合,似乎在反复斟酌申树楷的命运,片刻后才慢慢松开,让张文景松了口气,立刻说道:“还是申经理心细,知道我军急需大炮,依我看大人应该好好奖赏他才对。”

  “说的不错。”杨秋脸上眸子里寒芒一闪而逝,即便张文景都没注意,笑道:“我们现在却是需要一位懂得管钱的人,依我看申大哥不如来帮帮我吧。”见到申树楷脸上似有拒绝,继续说道:“申大哥放心,我一不会让你辞去合盛元经理的位子,二来嘛我给你个保证,满清被推翻前我们的关系仅限于此地几人知道,如何?”

  话都说成这样了,申树楷知道再拒绝就是翻脸,可又担心朝廷大军来伐后自己会跟着遭殃,所以想了又想后才重重一点头咬牙道:“申树楷已经和大人一条心,只要大人吩咐,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见到他脸上有种悲壮之色,杨秋笑了笑:“申大哥你也不必要生要死的,事情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打仗是我们军人的事情,如果没有把握我们也不会白白送死。”

  “大人果然是做大事的人,申树楷佩服。”申树楷抱拳道:“大人您还是叫我培植吧,大哥二字卑职当担不起。”

  这家伙现在倒是机灵了!杨秋心底冷笑,转移话题道:“培植,现在有两件事要你帮忙,第一帮我立刻稳住晋商商会那些人。告诉他们,昨夜丢的钱我会帮他们找回来,但现在这段时间杂事太多等需要等等!第二就是汉冶萍公司的底细你知道多少?”

  申树楷就猜到杨秋没那么容易把到手的钱拿出来,但只要有还的意思,稳住那些人还是可以办到的。可第二件事却让他挠了挠头,汉冶萍明面上是盛宣怀生金蛋的鸡,可实际上大部分资源都被日本人倾吞了,所以连忙说道:“大人,恕我直言,此刻想动汉冶萍恐怕您还不够格。”

  见他如此直接说话,张文景和萧安国倒有些佩服了,暗道难怪杨秋会选他合作,其实杨秋也知道自己此刻动不得汉冶萍,但这座大山他必须搬掉,而且是越快越好。

  也不是刚回来的小白了,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他也逐步清楚,汉阳兵工厂之所以开工不足连年亏损,实际上和原材料被掐死有很大关系!这其中主要是两大原因。

  一是张之洞当时选错了设备,搞得旁边炼钢厂只能产低碳钢,无法用于军工。二来就是因为汉冶萍的存在,使得黄石产出的铁砂大部分流入了日本,苏洪生他们不得不靠外购价格昂贵的原材料维持,加上洋人拼命打压国内军工,造成了现在的困局。所以不解决原材料问题,即使买回最好的设备重新打造汉阳兵工厂,最终也会因为价格奇高装备不起而化为泡影。

  “培植有空的话帮我去汉口美国领事馆问问行情,看看能不能联系上美国钢铁公司,我想采购一套炼钢设备。”

  “大人想重新打理枪炮厂?”申树楷一下子就猜到了杨秋的用意,因为汉阳还容不下两家钢厂,采购炼钢设备肯定是要给枪炮厂用,这样既可以摆脱钢厂的限制,但问题是,原材料呢?

  “一会我让人把详细资料和型号给你,此外你也筹备一下开银行的事情。”开银行?!大人诶,您这思维跳得太快了吧?申树楷暗暗苦笑。

  “时间到了你就知道了。”杨秋也不解释,从兜里掏出一张清单:“筹集这些东西需要多久?”清单都是些原材料,比如铜、锡和软钢(弹簧钢)之类的,有些国内就能买到,有些却要外购。说道:“铜、锡这些没问题,可软钢国内基本没有存货。”

  “汉口招商局缺个人,培植你就辛苦点兼起来吧,然后以招商局的名义去采购,能买多少就运多少来汉阳。不过软钢你必须采购瑞典的,只要质量好价格贵点也没事,但数量最少要五千吨。”弹簧钢是制造武器的必需品,这年头别说国内连很多欧美国家在此项技术上都要依赖瑞典,所以才特意关照几句。

  能保住小命已经是偷天之幸了,申树楷哪还敢不答应。可等他走后杨秋却忽然脸色变冷,指尖一转一颗子弹立刻出现在了掌心中,递给张文景后说道:“这颗子弹你留着!我们总要有个人来管后勤和资金方面的杂事,所以很多事你现在要主动负责起来!另外申树楷恐怕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回上海了,你派人去把他家人接来这边吧。”

  这么明显的暗示萧安国怎么会听不出来,所以也动了恻隐之心,但还不等他说话杨秋却已经走出了库房,本来他还想追上去,却被张文景拉住摇了摇头:“萧大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悬挂美国国旗的军火轮也终于靠上汉阳码头,杨秋心底最大的阴霾也逐渐散去,18门克虏伯七生五山炮、20挺马克沁机枪、100挺麦德森轻机枪和30万发尖头子弹,有了这些东西至少算有了自保的底气,当然光靠武器还不行,他还必须尽快把这支部队在首义中的地位确立下来。

  等装备被运入军营后,俘虏们更是被这么多军械吓到了,暗暗庆幸没和人家死较劲,要是在多拖一天恐怕自己就要被打成渣滓了,就连岳鹏听闻后也连忙从汉口赶回来,但片刻后又苦起了脸:“大人……你让我去哪里找那么多机枪手?我们总不可能人手一挺机枪手不要步兵了吧?”

  杨秋也知道难,但现在没得选,说道:“20个马克沁机枪班立刻要挑选出来,先学会怎么用再说,轻机枪先拨48挺装备到各步兵连,机枪手先用汉阳仿造的尖头子弹连夜训练。马克沁可以使用圆头弹,对子弹要求也不苛刻,但轻机枪使用汉阳仿造的尖头子弹时可能会不合膛,先要一枚枚筛选后才能用,这点一定要注意,千万别满鞑子没来就把机枪都打坏了。”

  杨秋不放心反复关照了即便后,才继续商讨扩军的事宜,即便不怕武昌的威胁,想到几天后就要开始源源不断抵达的大军,他现在恨不能每天有一百个小时给自己用。

  按照之前建团的决定,标统的称呼自然不合适了,所以他立马被岳鹏等军官直接升格为了司令。立下了第一功的萧安国被拥护成了副司令兼军训处处长,至于马奎虽然加入了参谋部,但他自己要求继续掌管辎重营,考虑到现在两个团都是纯粹的作战部队,后勤辎重营的确需要个能担当的人,所以杨秋答应了他。何熙和岳鹏分别出任了一团和二团团长,宋子清被推举为了参谋长,张文景还真出任了军需后勤总长。

  根据编制,每个团都编入三个步兵营,一个炮营和一个教导连,由于目前部队还比较混杂,士兵们的心性没完全确定下来,所以教导连只能由一些较为忠诚老兵组成架子,主要是建设目前的两个团。其中一团由原来的一营和苏小虎的独立营为主,虽然独立营不是科班出生,但小伙子们原先就和42标一起训练,又经过2月的集训,所以还是能委以重任的。季福成出任三营营长。二团由二营和三营为班底,营长由原来的队官升上来担任,三营由杭志带领。

  两个缺省的步兵营由原来混成协工程连和反正的士兵组成,不足就从降兵中招募,为了保证战斗力还从两个团中抽调出100老兵编入其中。

  每个步兵营都是满编550人,清一色汉阳造,每个营配备3个马克沁重机枪班,6挺轻机枪,至于德产尖头弹杨秋暂时没让发下去,因为德造尖头子弹工艺好更适合轻机枪使用,必须到关键时刻才能动。

  范良山也没闲着,他的辎重连被并入了马奎的辎重营,自己则带选出来士兵和收编200江防营组成了两镇独立戍卫营,负责龟山炮台和汉阳、汉口两地的江防。剩下俘虏中除了一些抽大烟或者特别不好的,杨秋也都基本留了下来,全部交给马奎随着辎重营一起训练,毕竟即将到来的大战中多一个人就多分胜算。

  楚豫、楚谦两舰都是一个型号,排水量780吨,最大航速13节,拥有两门英国产120毫米速射炮,2门75毫米速射炮,哈乞开斯机炮和瑞典费尔德机炮各两门。江汉舰差了点,只有一门120毫米舰炮,两门76毫米速射炮,缺少机枪,所以杨秋拿出缴获的哈乞开斯,又从枪炮厂找来师傅加装上去,毕竟沿江封锁时机枪还是很管用的,由于三艘炮舰是目前他手上最强火力支援力量,所以找到放心的带领人选一直是问题。

  楚谦舰管带王光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胡子,这年头似乎海军留胡子是时尚,从初步接触来看他不算太有才能的人,但毕竟是陈德龙被抓后第一个自发投诚的,加上又没有人代替,只能让他继续带领,为了保险秉文需要继续在舰上服役一段时间。

  为了掌握唯一一支机动火力,也是他海军梦的起点,所以三舰和几艘武装巡逻艇都被编为海军营,被杨秋揽入怀中直接指挥。

  至于炮营则是愁死了杨秋和军官们,除了三舰和江防营炮兵外,整支部队只有六位懂得操炮的炮手,就在大家最急的时候,宋子清给他送来了惊喜,不仅带来了四十多位年轻军官,三百多较为中立的士兵,还把姜泰和他的炮三营右队全部拉了过来。

  杨秋立刻就把组建炮营的任务交给姜泰,还选了些老兵充实,终于是把两个主力炮营的骨架搭起来了,每个营18门七生五克虏伯,火力已经等同同编制的北洋,剩下的五生七山炮按照岳鹏的想法,全部堆到龟山上,以主炮台为核心在修建两个临时炮台,加强对扬子江和三镇的火力覆盖。

  不过他还是担忧火力问题,要知道历史上的阳夏之战,光北洋就来了两个炮标,每标3个营、每营都是清一色的18门克虏伯或者日产75毫米野炮,炮兵熟练凶狠不说,再加上其它的炮营,火力是自己的近十倍!

  机枪也同样如此,和北洋一个镇就拥有20挺马克沁机枪相比,自己这边重机枪还是太少,麦德森轻机枪数量倒是足够,但轻机枪覆盖面小,还要频繁更换弹匣,不可能和重机枪对着干。何况机枪在大炮面前具有天生劣势,而且这种机枪的枪管换起来很麻烦,战场上几乎没办法,所以每次打完200发都要休息,只是这些他目前都解决不了。

  考虑到此刻局势复杂,为了保护杨秋的安全,大家提议将原来的执法队150精锐士兵改为了警卫连,雷猛这位新任大连长喜的差点想磕头,随着最后定下警卫连,部队的规模已经达到了6个步兵营、2个炮营,1个戍卫营、1个辎重营和1个海军营,不算跟随训练的俘虏,总人数已经达到了4627人,达到了之前21混成协的标准,火力和装备也更优。

  骨架起来了,人数增加了,但战斗力却下降不少,这是因为各营都编入了很多新兵,至于军心和思想更是无从谈起,所以此刻决不能停下脚步,因为停下来军心就会乱掉,所以必须利用战争和鲜血把部队聚成一块铁板!

  加上张彪盘踞刘家庙已经成了心腹大患,如果不能尽快解决,那么等到北面大军沿铁路和他会合,就会更加被动!更重要的是,这支部队还没有被汉口和汉阳的百姓们承认,更急需一场骄人的战绩。打下张彪,率先解除汉口的威胁,声势和部队的凝固力自然就起来了。所以他果断下令,让二团和一团二营即刻赶赴刘家庙周边设伏,其余部队立即在汉阳基地进行高强度的整合训练,海军营也将于明早起程前往汉口集结,做好围歼张彪部的准备。

  等忙完这些后已经是下午四点,最忙碌的24小时眼看快要到终点时,岳鹏等人全都看向了他,现在是时候给对岸一个惊喜,也应该给这支部队一个准确的定位了!

  ;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